关于枪的问题,也看了这里的兄弟说了好多,下边我就谈谈我们警用枪到底用那种好?如何用更好?这只是个人的看法,希望论坛的兄弟们多多斧正。

枪,在我国来说,是禁止个人持有的,现在黑枪的出现,的确对我民警的威胁很大,说句实在的,制作枪支,有个好点的机床都可以搞出来,网上大把图可看枪支的内容。但如果用枪来作案的,那就不到我们巡警去缉拿了,这时就得上特警,刑警的哥们了。巡警和派出所的民警就是封锁现场的份了,这里就说到责任的问题,什么案子得什么警种来处理,是这必须的。如果巡逻发现这样的事,那应该怎么办?硬碰硬?硬上?错了,发生这样的事,就得首先通知指挥中心,第二就是对其包围,如何包围?现在巡警巡逻机制比以前人少了,这个我就很不解,我多在街上看到的是一个民警带上几个联防队员,治安员,协警之类的兄弟就上街了。有时民警都没有带队的,在几年前,通常是5人组合的,3支64,77之类的手枪,2支79微冲来武装巡逻的。由于现在和谐社会啊,加上现在犯罪份子太牛了,我们的民警的枪支要不就几年没见过枪的,要不就是有枪没子弹的,装样子的,从领导的角度来看,没枪少出问题,他安心,可就寒了我们民警的心了,由于现在的暴力拒捕的人大有人在,好像抽了大麻一样兴奋,嚣张到敢说:打的就是警察。为什么他们敢这样,因为我们民警手里没枪啊,有枪也要受太多的制约了,像我舅舅一样,除非真有大案才去申请枪支,平时绝对不拿枪,为什么呢?领导不放心,要是自己开个枪,W一伤着人民群众,问题大啊。这里就是制度的问题与社会现实的问题。

现在就来说说我们民警的警种用什么枪好?我个人认为,合理的配置应该是(手枪问题):特警,刑警92手枪54手枪。因为他们面对的不是普通的犯罪份子,是暴力犯罪份子,巡警的配枪,就要做到像3人组的,就要2支64,77这样的手枪,一支转轮手枪转轮手枪的作用就在这时体现出来他的优越性了,民警可以放心用枪来制止普通的犯罪,枪一响,你对普通犯罪份子来说是一个心理打击,起到震慑作用,就算开枪打中,也不会是致命伤,除非你是要枪枪爆头的高手那就没办法了,用橡胶子弹的好处体现出来了,如果还敢拿刀拒捕的,64,77手枪上,这没什么好说的,对付这样的不法份子,不击伤是不能制止他的犯罪行为的了,那就要看用枪的兄弟的枪法了。治安,交警(如要配枪的话),派出所的民警,用转轮手枪是最合适的,因为他们相对来说,用枪比较少,多为是震慑用枪多,我们这边的民警都是前几发是橡胶子弹,后边是金属弹头的。这就是我对警用枪的配置问题。

说到用枪,不得不说说我们现阶段的民警的枪,真的管得太死了,现在像我们这里的广州,深圳的民警用枪现在相对宽松了一点,但说明了一个情况是,我们这边的治安也就不咋滴。大家看看这个案例,关于用的,这里是从网络上拿来的,不是我个人所原创,这个还是说明一下:关于广州警方用枪权的讨论的:2008年01月10日03:07 新京报 2007年12月31日,遭警察枪击死亡的广州副教授尹方明,遗体被火化,接近事件的相关人士称,“听说是赔偿200多万”。目前,广州市成立的联合调查组权威结论还未公布。探寻这起枪击案背后,可以看到一个变迁起伏的警枪生态图谱。作为国家暴力机器的警察,手中的枪曾经管理松散;2003年公安部出台的“五条禁令”,在一些地方一度被简单浓缩为“刀枪入库,喝酒开除”,警枪成为一些警员手中的“烫手山芋”;而在严峻的暴力犯罪形势下,广州警察被鼓励“敢于开枪”,让持枪警察开始“心里有了底”。而此次枪案,又引发人们对“开枪权”的讨论。警枪生态的变迁,伴随的是法治的进步;而需要的是“开枪权”的进一步补充和细化。

“03年”枪——被讥不如烧火棍

背景:2003年2月1日,公安部五条禁令施行,规范枪支管理

声音:“上街巡逻没人愿意带枪,怕丢,怕开枪出错”也许,失控的不仅是情绪。“现在看起来有些荒唐”,李斌(化名)说,上世纪90年代,警察佩枪后,一般一次领10发子弹,手枪就可以带回家,自己保管。李斌是广州市公安局一位分局领导,从警20多年。

他记得,虽然那时也要求枪在人在,但这种松散的管理一度让警枪失控,出现了一些警察因个人私事、感情纠纷开枪伤人的案例,还有警察拿枪帮人追债。警察开枪出事,曾经屡见报端。2003年2月1日,公安部五条禁令施行,治了一下枪动不动就“发火”的脾气。其中规定,严禁违反枪支管理使用规定,违者予以纪律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予以辞退或者开除。另外还指出,民警违反规定使用枪支致人死亡,或者持枪犯罪的,对所在单位直接领导、主要领导予以撤职;情节恶劣、后果严重的,上一级单位分管领导、主要领导应引咎辞职或者予以撤职。之后,各地警方形象开始改善,“但在使用枪支的问题上出现了不敢为的现象”, 此前,任广州大学人权研究中心教授的黄立曾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黄的另一个身份是湖南省公安厅三级警监。 朱俊强也对当时的情况深有体会。他是广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广州市中院司法监督员,有一大批警察朋友。 他听说,一些警察在执行任务时,有行为人拍着胸脯叫:“你有枪敢开吗?你那东西还不如烧火棍!”朱俊强说,那时,在警察内部流传“开枪前是警察,开枪后是罪犯”的说法。“我们那时上街巡逻,没有人愿意带枪”,曾先后在广州当过巡警和刑警的吴军(化名)介绍。“碍事,怕丢,怕开枪出错”,他说。在他看来,那时,枪一响“通天”。不但事后要应付无穷无尽的审查,单位评优评先没戏了,领导还会受到株连,一些基层单位领导宁愿少配枪或不配枪,“刀枪入库”。

“05年”枪——开始整顿“不敢为”

背景:2004年-2005年,“飞车党”、“砍手党”横行街头。广州准备建立便衣侦查支队

声音:“现在出门两个大问题:堵车,有路难走;双抢,有路不敢走”

2004年10月20日晚上,广州一家酒店服务员何爱华下班遭遇3名歹徒抢包。歹徒一上前就朝她背部先砍一刀,另一人去抢她的手提袋。何爱华还来不及松手,左手就被砍落在地。2005年7月25日早晨7时许,广州市民欧女士骑自行车上班路过起义路,一辆摩托车从她身旁呼啸而过,后座男子拉扯欧女士身上的挎包,并挥刀砍断包带,得手后快速逃离,欧女士左手腕动脉和肌腱被砍断。这一幕发生在离广州市公安局几十米远的地方。李斌介绍,2004年至2005年是广州发案的高峰期, “砍手党”、“飞车党”横行街头。有广州市政协委员就表示,“现在出门两个大问题:堵车,有路难走;双抢,有路不敢走。”广州警方一份调查报告披露,截至2005年7月,“两抢”、“两盗”占全广州5万余宗刑事立案的2/3。当年9月,广州市公安局局长吴沙履新,他首先开始了公安内部为期半年的整顿,其中包括警员作风、士气和不敢为现象。李斌说,吴沙采取了一系列鼓舞士气的做法。提出“夜间打击”,采取着装与便衣相结合,全广州各区分局一起行动。但是长期盘踞广州的“两抢”悍匪并不那么容易打击,广州市委2006年下达了“军令状”,要求“两抢”案务必下降两位数。但该年第一季度,广州并未实现该目标,只下降了5.2%。建立便衣侦查支队的想法被提上议事日程。据介绍,组建便衣侦查支队一事是在广州市委常委会上讨论通过的。2006年3月16日,广州市公安局便衣侦查支队正式挂牌。这些便衣被要求带枪上街巡逻。引起全国关注的广州市政法委书记张桂芳鼓励民警“敢于开枪”,就发生在这支便衣支队身上。

“06年”枪——该出手时就出手

背景:“3·31”枪案后,广州市政法委书记张桂芳鼓励民警“敢于开枪”

声音:“该亮枪时,坚决亮枪。该亮剑时,坚决亮剑

“枪论”源于“3·31”枪案。

李斌介绍,2006年3月31日晚,越秀区公安分局便衣队“金牌探长”陈军(化名)带领他的两名搭档小蓝、小郭在越秀公园附近伏击,发现3名形迹可疑的青年男子。晚上10时许,一名女子出现在越秀公园正门附近,3名可疑男子持刀扼颈,抢走了她的皮包。陈军三人立即显身抓捕,当便衣逼近3名歹徒时,其中一名持刀拒捕,便衣鸣枪示警,并喝令其站住,但3人不听,继续逃跑,民警紧追不舍。见便衣追近,一男子持刀扑向追捕的便衣小蓝。小蓝鸣枪再次示警,他置之不理,眼见尖刀刺到面前,小蓝向他开枪,子弹击中其颈部,歹徒当场死亡。另两名歹徒随后也被制服。李斌称,事后审查,小蓝勇敢开枪,完全合法,越秀区政府对3名民警各重奖1万元。“这枪声在广州上空许久没有听见,你们这一枪开得好,打得准!”,前来慰问的当时越秀区区委书记周庆强这样说。4天后,广州市召开的治安形势分析会上,政法委书记张桂芳提出“枪论”。据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此前得到的当日讲话录音,张桂芳当时说:“这是正义的枪声,代表群众心声的枪声,让犯罪分子颤胆的枪声……” “该亮枪时,坚决亮枪。该亮剑时,坚决亮剑。只要对犯罪分子,对犯罪嫌疑人,各位给我听清楚了啊,威胁到我们干警安全的时候,就要果断地开枪,将犯罪分子击毙或击伤,不属于防卫过当。”此时,市公安局局长吴沙插话说,还有那些“砍手党”威胁人民群众人身安全的。张桂芳立即接上话说,“对,凡是威胁到群众生命安全,和威胁到干警生命安全的时候,我们就开枪,有什么事,我担当。”

李斌说,上述种种,“这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广州警方打造一支铁血警队的价值取向”。

“07年”枪——击中副教授“一鸣惊人”

背景:2006年广州警方召开表彰会,首次向98名优秀民警授予专门定制的“荣誉剑”

声音:了领导的鼓励,心里起码有了底”

鼓励警察士气的做法还在进行。

06年5月24日,广州警方召开表彰会,首次向98名优秀民警授予专门定制的“荣誉剑”。局长吴沙在会上号召全体民警向这些警察学习。他说,继第一季度广州警方开了六枪后,最近,海珠分局又开了一枪,击伤了疑犯,擒犯罪分子入了法网。“有了领导的鼓励,心里起码有了底”,吴军说,他们对开枪不再缩手缩脚。记者未能从广州警方得到枪案的统计数据。不过,一位在广州媒体长期跑公安战线的记者能感觉到,关于警察开枪的新闻在报纸上接连出现。2006年10月20日,广州当地媒体报道,19日晚9时50分左右,多名男子在天河区广汕路边开枪互射,导致两人受伤。据了解,开枪双方分别是广州市公安局和白云公安分局的警察,双方各伤一人。记者从广州市公安局一警官处获悉,当时是广州市公安局四五位便衣警察带着疑犯指认现场,结果被附近白云公安分局的便衣当作不法分子。双方发生误会后开枪互射。至此,轰动一时的“枪论”也引起社会广泛争议。此前任广州大学人权研究中心教授的黄立,对媒体表达他的观点,“张桂芳的话被看作是放宽警察自由裁定尺度的重大政策倾斜。”2007年11月13日,珠江医院尹方明副教授遭警察枪击身亡。到底该不该开枪,引起很大争论。案发十多天后,记者就此事采访黄立。已经到华南师范大学任职的黄立,不再发表意见。

开?不开?——这还是个问题

一个数据是,1980年以来,广州市在一线牺牲的公安英烈有24位,其中有15位烈士是在与歹徒搏斗时被枪击身亡的,另有3人被歹徒用刀刺中。近年来,广州市公安民警因公伤亡的人数总体呈上升趋势,2000年到2006年3月,广州市共有895名民警负伤。据统计,民警伤亡,其首要原因就是歹徒暴力抗法和拒捕。吴军担心此次珠江医院枪案后,“开枪将再次被收缩”。李斌则对广州警方“在法律范围内,成熟的使用枪支”表示出信心。他介绍,目前广州警方对枪支的管理已经有了严格的规范。一位民警获得配枪,首先要经过配枪资格审查。李斌称,这将由警方督察队来审查,“很严格”,审查条件包括警察的生理状况、心理状况、政治条件和经济背景等。资格审查完成后,还将对警察进行训练,“包括在职训练和日常训练相结合”,这些训练内容包括打靶、枪械性能的学习、临战环境学习、相关法律法规学习等。“现在,广州警察不管多么忙,一年起码有两次脱产训练”。通过上述环节后,一线警察可以获得持枪证,但是资格仍旧要每年审查一次。平时持枪、巡逻,派出所一线警察每天早上填写领枪单,由中队长或者所长签字后,才能领枪。下班交枪,还是需要领导签字通过。每个派出所都有标准的装备室保管枪支。李斌说,“我们警察开枪一直是小心谨慎的,张书记的话目的是鼓励警察敢于作为,敢于向犯罪分子扬警威,但是开枪权要严格在相关法律法规的限制内进行,不能缩手缩脚,也不能盲目”。不过,李斌所期望的“相关法律法规”在学者眼中是模糊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法律系教授杨忠民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在现实中,警察会出现或者“滥用枪支”、或者缩手缩脚的情况,这与《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等相关几个法规规定不够具体、细致有关。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余凌云介绍,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以及我国香港地区,对警察携带和使用武器的规定很详细、具体,甚至细致到了如果遇到马匹受惊,哪种情况下可以开枪的程度。警察在紧急情况下,对开枪与否拥有自由裁量权。余凌云认为,在立法上,可以尽可能事先对自由裁量权做比较准确、适度的设定,这样,既能为执法提供一个能够有效约束裁量权的规范,又能为法院提供一个客观的司法审查标准。以上是从网络是找来的资料。

看到这里,我们也要思考一下,我们的的民警用枪到底如何用才合理。的确如上文所提到的,我个人认为应当由全国人大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警械和武器使用法》,明确规定警察可以使用武器(包括开枪)的情形。精化我民警用枪标准,合法用枪但又要慎重用枪,同时更为严格要求枪支使用权,做到有权利与义务,责任。是为保障我民警用枪后顾之忧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单单像广州市政法委书记说要敢于用枪,民警心里还真的底气不足,所幸的事证明了民警开枪确实对犯罪份子是一个极大的震慑,近几年来,我深圳民警用枪次数明显,依法击毙击伤数个犯罪份子,最为经典应该是09年9月份的警察两人开了12枪,子弹都打完了才停手(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E2Mzk5NzA4.html这里有得看,但不是那里所说的三个人开枪)。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