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像头 下,我们可能正“被直播”!

德现生 收藏 0 141
导读:下面三则新闻,都是关于安装监控探头的: 《江苏省特种行业治安管理条例(草案修改稿)》近日提交省人大二审,草案规定旅馆业、典当业、废旧金属收购业等6类特种行业的经营场所将强制安装监控摄像头。(《扬子晚报》1月23日) 前不久,北京丰台一幼儿园安装了视频监控系统。50多个探头可实时记录孩子在幼儿园的情况,家长也可以通过网络“直播”监督老师的行为。(《人民日报》11月23日) 河南太康县第三初级中学在厕所旁安装摄像头,学生每次上厕所都觉得“很别扭”。校长称装摄像头是为了便于学

下面三则新闻,都是关于安装监控探头的:

《江苏省特种行业治安管理条例(草案修改稿)》近日提交省人大二审,草案规定旅馆业、典当业、废旧金属收购业等6类特种行业的经营场所将强制安装监控摄像头。(《扬子晚报》1月23日)


前不久,北京丰台一幼儿园安装了视频监控系统。50多个探头可实时记录孩子在幼儿园的情况,家长也可以通过网络“直播”监督老师的行为。(《人民日报》11月23日)


河南太康县第三初级中学在厕所旁安装摄像头,学生每次上厕所都觉得“很别扭”。校长称装摄像头是为了便于学校管理。(大河网11月23日)


监控探头的确妙用无限,身处他处便可进行“现场直播”,而且什么都可划到“直播”的范围之内。可以说,我们正大步跨入“直播时代”呢。


不过,我们在享受“直播时代”所带来的快感的同时,也往往会不自觉地“被直播”了。譬如,捉襟见肘、生活困顿的我把平素从不示人的家传宝贝拿到了典当行,在典当行的探头之下,我“被直播”得一览无余,我的秘密很有可能被泄露得世人皆知;一次我走进某中学的厕所方便,猛抬头忽然发现了探头,便意识到刚才自己等于在大庭广众之中方便了一次;我刚刚为在幼儿园的孩子举了两次手而老师无动于衷而大发雷霆,马上就有同学打电话告诉我,说刚才我气得脸都变形了……好嘛,我们简直走进了美国电影《国家敌人》所描述的世界!


“直播时代”再怎么方便快捷和高效,但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东西不能“被直播”。但是,拿什么来保证自己的隐私不“被直播”呢?可能有人说,这些探头有专人操作和记录,不会随便提供给他人。但是,谁又能审核和保证这“专人”的资质没有任何问题?是否已经堵塞了资料外泄的任何漏洞?某市不是曾经发生过大街上的探头对着居民楼窗户进行“直播”的事件吗?


最关键的是,截至目前,安装监控探头还没有任何资质和门槛的限制,探头安装越来越普遍、越来越混乱,任何人只要自己愿意,似乎随便都可以安装探头,而公民的隐私也就在不知不觉中“被直播”了。想想吧,连学校厕所、沐浴场所都可以安装探头,人们还有什么不被暴露于天下?


鉴于公民个人隐私有“被直播”的危险,我觉得,有关部门应该对探头安装进行规范的管理,至少,应该明确探头的安装场所,明确探头的管理责任和信息存蓄、查询责任,并有相应的违规处罚措施。否则,生活在满城都是摄像头之下的我们,只会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