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六卷 坚守 上高风云 第一百零四章 坚持

马车司机 收藏 1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URL] 我觉得的身体在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支配着。面前是穷凶极恶的日军,身后是我心爱的女人。我想我清楚我应该干些什么。我是不会让日本人踏上这块阵地的,我不能让我的女人受到哪怕一点点的伤害,我要保护她!她是我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唯一的寄托,没有了她,我不敢想象我是否还有勇气再坚持下去。国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我觉得的身体在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支配着。面前是穷凶极恶的日军,身后是我心爱的女人。我想我清楚我应该干些什么。我是不会让日本人踏上这块阵地的,我不能让我的女人受到哪怕一点点的伤害,我要保护她!她是我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唯一的寄托,没有了她,我不敢想象我是否还有勇气再坚持下去。国家的前途此时还很渺茫,所有人都在这黑暗中苦苦挣扎。但是,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束亮光,我们仍就拼杀着,抗争着。

我走出掩体,穿过厚重的硝烟来到前沿,身旁的弟兄们都在默默地等待着日军进入射程,打了一天了,每个人的眼睛都熬出了血丝,两只骷髅一样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的波动,平稳,漠然,这是久经沙场当老兵独有的眼神。他们已经习惯了枪林弹雨,已经习惯了鲜血淋漓,任何残酷的东西已经挑不动他们那根已经麻木的神经。战争可以把形形色色的人都塑造成一个模样,人类的本性可以被充分地展现出来。首先是生与死,其次才是别的。

我把一颗子弹顶上枪膛,清脆一响把我再一次推入了即将到来的杀戮中。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我刚走出的掩体,我的希望和所有的牵挂都在那里边,她就像一支在狂风中摇曳的烛光一样依旧在顽强地燃烧着,就是这一点的温暖,却让我豪情万丈。

当日军踏入我们的射程之后,迎接他们的是疾风骤雨般的反击,子弹拖曳的闪光几乎照亮了整个大地,在这明暗交替的空间里,进攻的日军被打得血肉纷飞。但是,他们在自己信仰的支撑下,依然顶着炮火前进。两个民族的精华背负着各自的理想,在这块巴掌大的山坡上碰撞在了一起。

“上刺刀!”我大吼一声。

那片寒光犹如一道闪电一样滑亮了夜空。



直到后半夜,日军的进攻才算停止,他们一度冲上了阵地,我领着弟兄们把他们又赶了下去。烧焦的尸体和火药燃烧的味道混杂在一起,让这个地方充满了悲凉。

林雪带着担架队要撤下去了。我把她送到后边的山坡下,林雪拉着我的手说:“我走了。”

我已经没力气说话了,只是看着她笑。

林雪开始哭了,她摩搓着我的手说:“别让我在医院看到你!记住!”

我点了点头。

林雪的身影消失在了漆黑的夜里,我一直注视着她远去的方向。我觉得呼吸困难,这让我感到有些晕眩,我蹲了下来手撑着地,好让自己不失去平衡,我的眼泪也掉了下来。先是抽泣,然后是小声的呜咽,到最后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了,索性坐到地上号啕大哭起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哭,为谁哭,只是哭得那样的伤心。我的理智告诉我,我应该坚强起来,日军一天的猛攻没有丝毫撼动我们阵地,回想四年的征战,我们一直在坚持,我们从没放弃希望。多少次出生入死,我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我想我应该算个英雄,英雄是不能流泪的,但我仍然哭得像个走丢了的孩子。



第二天,日军调集了300余门各种口径的大炮对我们57师把守泗溪阵地开始了灭绝式的轰击,由于炮弹在阵地上空过于密集的飞行,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已经被扭曲的现了原形,水波纹状的,像是給我们头上罩了一个半透明的壳子。阵地上已经没有了安全的地方,所有的掩体都被击毁,战壕被爆炸掀起的泥土填平,光秃秃的树桩像蜡杆一样矗立那里,土地已经被熏黑,残肢断臂在里边若隐若现。

锦江上的大桥早上被日军的轰炸机摧毁了,这是我们北岸阵地的唯一的补给线。但是,仅仅几分钟后,大批的百姓肩扛这木板绳索,在工兵的指导下,冒着不断俯冲轰炸的日军飞机在江面上开始搭建浮桥,前边的人中弹了,后边的补上继续工作,没有一个人有那怕一丝的迟疑或恐惧。对家的依恋和对平静生活的希望,让这些老百姓像战士一样前赴后继地冲到最前边。

我费力地从土里钻出爬到前沿。身边的弟兄也都纷纷像虫子一样破土而出。我喊道:“快挖散兵坑,敌人要上来了。”

实际上日军已经冲到了我们的眼前,我猛地跳了起来,抡着工兵铲吼叫着扑向端着刺刀的日军。人在绝境中爆发的力量是惊人的,我甚至夺下了一只三八大盖,继续和日军拼着刺刀。我听见他们在喊:“他是军官,抓活的。”

此时,阵地上没了刚才的枪炮声,到处都是刺刀的碰撞声、人们的怒吼和受伤的惨叫声。麻杆领着几个弟兄冲了过来把我救出,我们互相依靠,互相支持。瞪着血红的眼睛在一片日军的包围中左突右杀。

我的眼前人影已经模糊,耳朵里“嗡嗡”作响,人的喊叫声已经模糊,但是刺刀的风声确是格外清晰,我几乎是凭着感觉在战斗。我身上已经好几处伤口,但是我感觉不到疼痛,只是觉得一股股的凉风在往我的身体里倾注。我还在坚持,我不能倒下。一旦倒下了,就什么都没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