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六卷 坚守 上高风云 第一百零二章 扁担挑出来的上高会战

马车司机 收藏 3 4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URL] 一旁的柴意新捡起我扔在地上的钢盔,塞在我怀里说:“清远老弟,团座也是为了整个战局着想,你要了解他的苦心啊。别意气用事!” 吼出来了,我也痛快了不少,我接过钢盔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再次立正说:“团座恕罪,卑职刚才言重了,但请团座发落。” 李琰转身走进了掩体,甩給我一句话:“下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一旁的柴意新捡起我扔在地上的钢盔,塞在我怀里说:“清远老弟,团座也是为了整个战局着想,你要了解他的苦心啊。别意气用事!”

吼出来了,我也痛快了不少,我接过钢盔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再次立正说:“团座恕罪,卑职刚才言重了,但请团座发落。”

李琰转身走进了掩体,甩給我一句话:“下去吃饭吧。”


等我和我的营撤回后的当天,19集团军根据敌人在杨公圩一带进攻的迹象,基本判定了日军此次来犯的意图,从而对整个防线做了一些调整。

在赣西北地区重新设置了三道防线,第一阵地线设在靖安、奉新、高邮一线;第二阵地线设在陶家、渣村、南岭、高安一线;第三阵地线设在上富、棠浦、官桥、泗溪、石头街一线。以第一、二阵地线佯装抵抗,诱敌深入;第三阵地,集中兵力,包围歼灭。兵力部署,以70军和49军为诱敌兵团,70军的预九师防守奉新附近,19师防守靖安,107师防守高安县城。49军的预9师任抚河两岸守备。105师任赣江东岸阵地守备。26师由军长率领置赣江东岸高桥附近备用。该两军诱敌至第三阵地线前面,适时转移,侧击敌人。以74军为决战兵团,军部驻上高官桥,所属51师防守刘公庙,57师防守泗溪,58师防守棠浦。诱敌至该阵地时,即以猛虎在山之姿,与敌决战。此外,还以挺进二纵队及江西保安四团为挺进兵团,深入敌后,进行扰乱。总兵力约9.5万人,实际参战兵力约7万人。以十九集团军司令罗卓英为总指挥。

罗卓英这次并没有以上高城为防御主阵地,而是把战场放到了距上高城以东5公里左右的锦江北岸,这里是丘陵地带,地势起伏,易守难攻,身后就是锦江大桥。摆出了一副背水一战的架势。自从薛岳的“天炉战法”出台以后,我们对日军的进攻基本都是以一部兵力诱敌深入,层层堵截消耗对方,当把日军引致包围圈核心时,再由主攻部队正面阻击,其他部队侧翼包抄,在地图上展现的态势就像把日军封在了一座八卦炉内,让他们无路可逃。

57师退守泗溪之后,一直在抢修阵地,整座丘陵山都被我们挖了个底朝天,环形工事层层布防,掩体、暗堡群遍布山头。上高城的老百姓在上高县政府的组织下,青壮年劳力通通志愿为我们运输弹药补给。女人们在城里烧火做饭,把热腾腾的饭菜送上阵地。站在山顶俯看锦江两岸,支前队伍一眼望不到首尾,百姓们挑着扁担,步履匆匆往返于大河两岸。为我们这些保卫他们家园的人做着自己分内的事情。

淮海战役后,陈毅曾经说过:“淮海战役是老百姓用独轮车推出来的。”而1941年初的上高会战的胜利是“老百姓用扁担挑出来的。”


3月15日凌晨3时,北路日军33师团主力由奉新干州南下,在飞机掩护下,中午功占奉新,16日窜至东坪、水口,17日在伍桥何会合。担任第一线防御的左翼李觉70军主动放弃奉新、伍桥何等地,诱敌至下观、苦竹坳一带山地,经17日,18日两夜的截击,歼敌2000余人。日军于19日急忙突围,退守奉新。

南路日军第二十混成旅团及赣江支队在9架飞机掩护下,于3月15日中午开始溯江而上,16日强渡锦江,南窜至曲江一带,与前往增援的74军51师一个营在仙姑岭、梅山激战一昼夜。17日,敌分三股:主力西进坑里村,一股进攻独城,一股占后港,均与我们的诱击部队接触。19日,51师将坑里村和独城两股日军分别诱至来脊岭、猪头山决战,各歼灭日军800余人,两阵地前敌遗尸400余具,敌赣江支队18日到达于泉港街、张家渡一带。19日,敌赣江支队主力在板本支队长率领下经兰家桥、张家山、企图渡过陈家坊偷袭临江。

20日,中路日军占领高安后,在飞机的掩护下,用锥形突击法向官桥、塘坎、泗溪进犯。22日,上高全线大战开始。

从早上开始,日军的轰炸集群就开始对我们背后的锦江大桥进行狂轰乱炸,驻守大桥的军部直属高炮连的十几挺高射机枪,冒着日军飞机一次又一次的俯冲轰炸,顽强地掩护着大队的支前民众往阵地运送物资,抬回伤员。

阵地前,日军的坦克一字排开掩护着日军33师团的士兵开始对我们的阵地发动强攻。满天的炮弹落在我们的阵地上,头顶的高大的树木被炮弹炸得拦腰折断,树叶纷飞,木屑四溅。一上午,整个山地已经被炸得光秃秃一片,再也找不到一棵完整的树了。

中午,日军的第二次冲锋开始了,我趴在战壕里和弟兄们一起朝山下的日军射击和头顶的二防狗熊的机枪群在阵地前支起一张死亡的大网。身旁不断有弟兄倒下,被张秀和小郭拖走。我冒着四处横飞的子弹边打边在阵地上巡视。日军战斗机不断地俯冲向阵地扫射。每一次它怪叫着冲下来,航炮扫过之处,都留下一片片的血迹和残肢断臂。我拖着一个弟兄费力地往后走,他的腿被弹片击中,伤口吓了我一跳,血不是从他的身体里冒出来也不是流出来,而是像个小喷泉一样喷射出来,堵都堵不住,他很快就没了知觉。

我拖着他喊:“张秀!张秀!”

张秀闻声赶过来,跪在地上,双手撕开裤腿一看,摇摇头说:“击中大动脉了,没救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说:“第几个了?”

张秀在衣服上蹭了蹭手说:“12个了。”

我起身朝前边走去:“拉后边去。”

日军近得已经看见鼻子眼睛了,他们冲得把掩护他们的坦克都甩在了身后。我喊着:“抄家伙!!!狗熊把那辆坦克給老子拿下!”

师部那边一阵号声传来,这是57师拼刺刀的信号。顿时,整个阵地上一片刀出鞘的寒光划过,弟兄们全体上刺刀大喊一声冲出了战壕。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