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六卷 坚守 上高风云 第一百章 擅自撤退

马车司机 收藏 1 4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给我找去!!快点!!”我朝麻杆大吼道。

麻杆愣愣地看着我,半晌他扣上钢盔说:“你放心,我一定把那辆找出来。”

实际上那辆坦克已经不用找了,正当麻杆要离开时,突然我们身后的一堵墙倒了,那辆坦克嚎叫着踏过成堆的瓦砾像条发疯的野牛一样冲上了我们的阵地。它仗着自己庞大坚硬的身躯在人群里前碾后轧,我看到缺口那边,一群日本兵正朝这里冲来。

我喊道:“麻杆!带人把那个口子給我堵上!”

几个士兵手忙脚乱地冲向坦克,拉着的手榴弹塞进坦克的观察孔里,但又被里边的人扔了出来,一个士兵爬上坦克顶部想要拉开舱门,里边的人死死地拽住把守,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那道舱口的缝隙忽大忽小。坦克猛地一抖,那个士兵栽了下去,还没等爬起来,坦克的履带就在他一声惨叫声中轧在了他的身上。此时,阵地上爆炸连连,那个缺口那边,一门日军的战防炮正对着我们一发接一发的轰击。麻杆带着8连的人,正倚着断墙拼命地反击。一颗炮弹就炸飞了几个士兵。再加上正前方不断用过来的日军,整个阵地陷入了绝境。

我从一堆废弹药箱下拉出一个没用过的炸药包,趁着坦克正在掉头之际,我反向跑到它的后边爬了上去,在炮塔和车身的夹缝处,把炸药包塞了进去。

我大喊:“快闪开!要爆炸了。”

坦克原地打着转,机枪喷出的火舌形成一道弹网,凡是被卷进去的无一生还。我跳下坦克,冲到附近的一个暗堡里,只听外边一声爆炸,气浪掀起的石块、尘土夹杂着坦克的碎片满天飞射。无论是我们还是日军,都被炸得伤亡惨重。

我端着枪又冲出了暗堡,呼喊着没死的:“大刀!!敌人上来了。”从两个方向冲来的日军都涌上了阵地,我们和他们杀在了一处,阵地上人和人只见撕咬在一处,已经分不出敌我。我把一个日本兵死死地按在地上,双手掐住他的脖子,拼尽全力地收紧十指。这个日本兵已经口吐白沫,双眼泛白,他四肢挣扎着,喉咙里发出丝丝声响。

“不。。。。。。。。不。。。。。。要。”我听出了他发出的声音。但是我没有松手,我知道此时要有一丝怜悯,那死得就是我了。

他最终被我掐死了,全身软得像是没了骨头。我用捡起大刀,支撑这自己站了起来。身边依旧杀得昏天黑地。我把气息喘匀,但是全身还是由于用力过猛而浑身抽搐。大刀在我的手里不住地颤抖。我咬紧牙关,挺直身子,大吼一声又朝另一个日本兵砍了过去。我不能倒下,我是这里的指挥官,我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我要是怂了,那他们也就离死不远了。我要坚持,为他们,也为我自己。

夕阳斜照在阵地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那辆坦克还在找着大火,滚滚地浓烟四处飘散。麻杆领着人正在打扫战场,把死了的弟兄拖到后边去。张秀带着小郭正给受伤的包扎伤口。赵至诚还在摆弄着无线电台,对着话筒喊着。

我朝他扔了一个快石子说:“算了,别弄了,指望不上后边了。”

老扁豆走过来坐在我身旁说:“点过数了,今天战死289个,受伤的141个。”

我没有说话,看着远处发呆。

老扁豆说:“天黑之前,日军还得再打一次。”

我说:“我知道,顶到天黑咱们就先撤到那个山窝去,别在这等死了。”

老扁豆歪着脑袋看着我说:“你想好了?”

我点点头说:“呆在这里我们都得死。先撤出去,兴许还有活路。”

老扁豆说:“你是当家的,我们听你的!”

我无力地笑了笑。


“当家的!当家的!”不远处老四在喊我。

我寻着声音问:“怎么了?”

老四在从断墙那边露出脑袋说:“你快来看看。”

我走到那边一看,一门日军丢下的战防炮正立在墙角,破口还冒着烟,周围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具日军尸体。弹药箱已经裂开,炮弹散了一地。

我眼睛一亮,几步冲过去,蹲下检查这门炮,完好无损。

我兴奋地问:“谁搞的?”

“我。”坐在一旁的黑子说:“刚才撤退时,这几个家伙拉着炮往后撤,都被我放倒了。”

我高兴地跳起来,一脚踢在黑子结实的肩膀上,说:“王八羔子的!!没白救你命。”

黑子仰着脸,憨憨地笑着:“没啥,都是您教的。”

此时我已经忘记了身上的伤痛,招呼着:“来人,把这门跑推后边去,炮弹都捡起来,这可是打坦克的好东西。”

李琰没给我战防炮,我倒是从日本人手里弄了一门。有了这门炮,我的情绪好了很多,在阵地上督促着弟兄们赶紧抢修工事。距上次日军撤退已经一个小时了,他们差不多该来了。

果然,没到一根烟的工夫,75山炮又开始轰击我们了。大队的日军在一辆坦克的掩护下有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我把那门战防炮安置在一见屋子里,由于窗户太高,我让几个士兵在墙上凿了一个洞,炮口正好可以对着外边。看着那辆坦克由远至近地开来,我摇动手柄,炮口渐渐指向坦克,一枚炮弹交到我的手上,我把它推进炮膛,一拉绳子,一声轰鸣,炮弹射出,擦着坦克的履带飞到了后边,在一座房子里炸开,附近的日军被掀起的砖瓦石子击倒了不少。

我嘴里念道:“标尺减5。”手里把第二颗炮弹推上膛。又是一声轰鸣,这颗炮弹正打进坦克的前部装甲里,只听它里边一声闷响,那辆坦克不动了,黑烟伴随着火苗从各个缝隙中窜出。

“打中了!”我几乎跳了起来。我回身对这几个士兵说:“这门炮一定要保护好,绝对不能丢了,听见没有。”

坦克虽然被报销了,可是后边的步兵并不是好对付的。我看着天已经擦黑,便命令全营边打边撤,往东南边那个山窝退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