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六卷 坚守 上高风云 第九十九章 简易高射机枪

马车司机 收藏 2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URL] 一大清早,两架“零”式战斗机贴着房檐飞过镇子的上空,巨大的噪音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看了看表,才睡了二十分钟。我爬上屋顶,只见天上那两架战斗机正在空中掉头,准备再次飞过来。远处地面上,阵阵的烟尘中,日军的影子时隐时现。夹杂着马达轰鸣的声音。 我朝低下的人喊:“赶紧准备,正东方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一大清早,两架“零”式战斗机贴着房檐飞过镇子的上空,巨大的噪音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看了看表,才睡了二十分钟。我爬上屋顶,只见天上那两架战斗机正在空中掉头,准备再次飞过来。远处地面上,阵阵的烟尘中,日军的影子时隐时现。夹杂着马达轰鸣的声音。

我朝低下的人喊:“赶紧准备,正东方向1500米,4辆坦克。”

日本的飞行员在天空把机身调整好角度,再次直扑过来,距离还有几百米的时候,机翼上的两门30毫米航炮,沿着街道的方向扫射,两排弹墙就像两把锋利的大刀一样砍过整个街面,掀起的碎石四处飞溅。同时落下的还有外围日军的炮弹。听声音是75山炮。今天的进攻应该是联队级的。

在硝烟中,弟兄们各自跳进自己的战斗位置准备迎接日军今天的一次进攻。我跳下房顶,抓起无线对讲机说:“这里是03,日军大约一个联队向我阵地进攻,坦克4两,战斗机两架。”

话筒里李琰喊道:“师部命令你坚守至明晨6点!师部命令你坚守至明晨6点!好给泗溪主阵地争取时间,听明白了吗?停明白了吗?”

我喊道:“03明白,03明白,敌人火力太猛!请求师炮团支持!请求师炮团支持!”

李琰喊:“可以给与一个基数支持,你方负责引到炮兵!”

我摘下耳机,骂道:“一个基数够个屁。”

我检查了下步枪对赵至诚说:“你带着通信兵,引到师炮团!炮队镜在赵老头那。快点!他们的炮火准备快完了,步兵马上就要上了。”

赵至诚带着通讯兵走了,我顺着战壕边走边找麻杆:“麻杆!麻杆!”

“这里”麻杆从一个暗堡里探出头。

我猫腰跑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脖领子,盯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给你一个任务。”

麻杆扣上钢盔,问:“啥子任务。”

我咬着牙说:“这次进攻,敌人是4辆坦克,我交给你了,无论如何必须把它給我打掉!死多少人也得完成。完不成,老子毙了你!”

麻杆点点头说:“当家的放心!一定完成。”

这是我第一次下死命令。

我事先假设的两挺简易高射机枪虽然精度不高,但是日军飞行员在天上看到一排排子弹飞向自己的飞机,立刻停止了超低空扫射,拉高在我们上空盘旋不敢再轻易下来了。

日本人的炮火准备完毕后,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冲进了镇子里。这时,我们的头顶略过一阵阵气浪,成批的炮弹在日军队伍中爆炸。

小不点笑着喊:“我们的炮兵!我们的炮兵!”

我心里可高兴不起来,一个基数的炮击管不了多大用,还得我们自己解决,我要在这里顶整整24个小时。

一架战斗机忍不住还是又飞了下来,怪叫着朝我们扫射。正在操枪的狗熊看着正对着自己飞来的战斗机,操着简易高射机枪一通猛打,航炮打出两道火墙丝毫没有吓到他。突然,那架战斗机机身一抖,身后冒出一股黑烟,它向极力地爬高摆脱,狗熊立刻掉过枪口,对准机尾射击。终于那架战斗机再也飞不动了,一头扎向我们身后的团部阵地,仿佛在給李琰送去我们的战斗成果。

“打中啦!!!打中飞机啦!!!”阵地上欢呼着。

我喊着:“别他娘的喊了!敌人上来啦!”

恼羞成怒的日军坦克,怒吼着撞塌房屋围墙朝我们压过来,车身上的机枪火炮四处射击。麻杆组织3人一组的敢死队,扑向日军坦克。日军步兵抬着“九二”重机枪和迫击炮尾随坦克而至,找地方架设,开始压制我们的火力。两拨敢死队都被射倒。坦克依旧朝我们冲过来。

我大喊:“黑子!敌人重机枪12点方向。”

一堵矮墙后边的黑子端着日本狙击步枪,气定神闲地瞄准九二重机枪射手就是一枪。我看的很清楚,那个射手被冒了头。趁着机枪哑火的一瞬间,第三波敢死队又冲了上去,爆破手把点燃的炸药包放在了坦克车身上,另外一个还忙不迭地把一颗手榴弹塞进了坦克观察孔里。第一辆坦克被我们报销了。

这次进攻,日军把队伍拉成一个半圆形向我们阵地突进,外围阵地顶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被突破了,老扁豆满脸血地带着人跑回来。

“镇东头丢了,那边有两辆坦克,正从咱们傍边那条街上过来,想包抄咱们。”老扁豆跳进战壕说。

我喊:“麻杆,东侧2辆坦克,让人过去!!”

子弹在我身旁“嗖嗖”地飞过,一刻不停,我领着弟兄们在战壕里还击,身旁不时有人被击中,弟兄们为了把手榴弹扔得更远些,不得不站起身,当他们缩回战壕时,十有八九已经牺牲了。为了加强防御,我把部队再次收缩到二防核心阵地山,凭借重机枪的火力消耗日军。这次日军并没有向上次那样猛冲猛打,而是据守各个房间和我们对持,甚至有一辆坦克开到前边想把昨天被炸毁的那辆拖走,为后边的进攻队伍清道。麻杆趁它停车的时候,自己亲自包着炸药包冲了上去,两个日本兵正举着绳索要挂在前边的废坦克上,突然看到一个黑呼呼的中国士兵不知从那里窜出来,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麻杆掏出驳壳枪一枪一个潦倒了他们,顺便把炸药包扔进了坦克下边,然后又躲进了街对面的房屋里。整个个过程都是不远处的黑子在为麻杆掩护,他打死了至少3名日军机枪射手。

黑子跟了我后,给他讲了很多作为一名狙击手要做的事情和基本常识,敌人军官,炮兵观察员、机枪手、炮手都是他的首要目标。他从小就是猎人,对猎物天生敏锐的嗅觉和对战场形势的观察力都让他迅速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狙击手。麻杆这次,要不是黑子替他打死了几个关键日军射手,他这条命也就交代了。

我在不远处看得很清楚,我心里一阵温暖。默契配合,生死与共。

赵至诚背着电台回来了,我问:“小段呢?”

赵至诚抹了一把汗说:“死了。”

我骂道:“操!老子就这么一个懂电台的。”

赵至诚说:“看样子日军想从三面把我们围上,然后再打。”

我说:“东南那个方向是咱们的后路,决不能让日军占了,你带一个排,守在那里!就祠堂那里,快去。”

赵至诚说:“你呢?”

我说:“别管我,这里我还顶得住,你那是最关键的地方。快去!”

赵至诚走后,麻杆跑了回来说:“狗日的,干三辆了,还差一辆,找不到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