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六卷 坚守 上高风云 第九十三章 最后的晚餐

马车司机 收藏 3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URL] 小林秀夫看着我把饭菜摆到桌子上,笑着对我说:“润平兄,这是给我送行的饭吧。” 我没有回答他,等我把这一桌子酒菜摆好,我坐到了他对面,掏出一盒烟扔给他说:“快吃吧,明天你就要上路了。” 小林秀夫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了,一丝哀愁略过眉间,他缓缓抬起胳膊拿起烟,点上重重地吸着,没有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小林秀夫看着我把饭菜摆到桌子上,笑着对我说:“润平兄,这是给我送行的饭吧。”

我没有回答他,等我把这一桌子酒菜摆好,我坐到了他对面,掏出一盒烟扔给他说:“快吃吧,明天你就要上路了。”

小林秀夫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了,一丝哀愁略过眉间,他缓缓抬起胳膊拿起烟,点上重重地吸着,没有动筷子。

我说:“怕死了?”

小林半晌才回答我说:“谁都怕死。”

我说:“快吃吧。”

小林拿起筷子夹了一口,放到嘴里,忍不住再次笑了起来:“中华料理真是好吃。以后再也吃不到了。”

我说:“那就多吃,都是你的。”

小林突然像是有了食欲,他扔掉烟头,大口大口地吃着,没了往日的教养和矜持,吃得那样的贪婪,吃得那样的幸福。肥美的腊肉拌着他的眼泪一起被送进嘴里,咽到心里。

我赶紧点上一支烟,抽了几口,稳定一下情绪,不让眼泪流出眼眶。看着他没命地吃着,我用筷子给他布着菜,嘴角勉强挂着一丝笑容。

小林吃光了眼前所有的饭菜,他用肮脏的袖子擦了擦嘴角,打着饱嗝,此时我在他脸上没看到一丝对即将到来的死亡的恐惧,而是看到了温情的笑容。他拍着鼓胀的肚子,朝我大笑,笑得粉红的牙龈在灯光下给外刺眼。

他说:“润平兄,感谢你赐给我这么好吃的一顿美味,你这个朋友我没有白交,感谢你。”说着他站起身,深深地给我鞠了一躬。

我此时不想说什么安慰的话,因为那些都无济于事,我改变不了他的命运,眼下我只想让他做些该做的事情。我从口袋里掏出纸和笔,说:“有什么话,写下来吧,我要是有机会,我会给你寄回日本的家里去。”

小林接过纸币,趴在桌子上,像个小学生一样认真地写着,眼泪和笑容交织在一起,让我看着心痛。后来他已经哭得握不住笔,泪水打湿了信纸,模糊了字迹。

一个即将要死的人,谁还能计较他曾经犯下的罪恶呢,都已经过去了。

他哭了很久很久,最后他擦干了眼泪,完成了这封绝笔,认真地折叠好,双手举过头顶说:“润平兄,拜托了!”

我接过信,放进口袋里说:“我走了。”

他猛地抬起头,眼中的依依不舍让我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我极力控制着自己,大步走到门口,猛地拽开了那扇破败的木门。

“润平兄!”小林在在我身后大喊着。

我停住了脚步,慢慢转过身。小林已经跪在了地上,他郑重地给我磕了三个头。天空的月光穿过房门,打在他惨白的脸颊上,让那一道道泪痕尤为清晰。眼睛里充满了绝望。

“润平兄,再见了!”这是他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第二天的上午,上高城北的山坡上站满了前来看行刑的百姓,秩序混乱,人声嘈杂。军部的警卫营在山坡下的河滩上圈出一块空地作为刑场。军部要求连以上军官必须全部参加,我被同僚们挤在队伍中缓缓地来到了这里。隔着一排排的身体,我像个小偷一样窥视着刑场的情形,那一队战俘已经押解了过来,每个人都被反绑着一字排开面冲河水跪下。在他们身后是一排手持“七九”步枪的宪兵。我看不到他们的表情,只看到那些背影在阳光下显得无助和渺小。小林也跪在其中,他挺着胸脯,头抬得很高。

一个副官展开一纸文书大声宣读着,那声音早已被百姓喧嚣所掩盖。宣读完毕后,他向后推了几步,手臂一举,宪兵们整齐地举枪、上弹、瞄准。

我把头低了下去,我没有勇气再看下去。

“啪啪啪”一阵枪响,四周爆发出一阵欢呼,那刺鼻的硝烟,漂过我的脸,呛得我不住地咳嗽。我用袖子挡住我的脸,眼泪还是留了出来。

身旁的赵至诚说:“你怎么了?”

我擦擦眼泪说:“呛出眼泪来了。”

这时,有人碰了我一下,我转头一看,林雪已经站在了我对身边。她轻轻地靠着我,拉住我的手臂,一股暖意流过我的手臂,在我的身体里散布开来。我看着她,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安慰,这让我感觉到了温暖。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