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六卷 坚守 上高风云 第九十二章 求情

马车司机 收藏 4 48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URL] 对于战俘的处理,历来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全靠上峰的心情决定。缅甸的孙立人将军处决所有到过中国的日本战俘,共产党的部队又大多优待他们。战俘的死于活全靠自己的运气了。对一个连自己的性命都握在别人手里的人,你还能苛求胜利者给与你什么呢? 小林秀夫的运气不好,我从军部同学的口里得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对于战俘的处理,历来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全靠上峰的心情决定。缅甸的孙立人将军处决所有到过中国的日本战俘,共产党的部队又大多优待他们。战俘的死于活全靠自己的运气了。对一个连自己的性命都握在别人手里的人,你还能苛求胜利者给与你什么呢?

小林秀夫的运气不好,我从军部同学的口里得知,战区要我们74军处决这批战俘,一为了安抚民心,二为了震慑汉奸,三为了提高士气。总之小林秀夫是死路一条了。虽然他那天的谈话给我的打击太大了,但是作为十几年的朋友还是想救他一命,后方有战俘营,哪怕把他送到那里作苦工也好。

我不会走门路,拉关系。在74军唯一还算说得上话的就是张灵甫。

看着桌上的礼物,张灵甫拖着他那条残腿在屋子里来回的踱步,那一轻一重的皮鞋声震得他住得那座小阁楼的地板“咚咚”作响。我一直低着脑袋,心虚地站在地上,等着张灵甫的回答。

张灵甫看着墙上的地图背手指着那礼物说:“没想到,你也跟我来这个。”

我摸摸鼻子说:“师座,是卑职糊涂了,请师座原谅。”

张灵甫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在57师也不容易,毕竟你不是俞中诚的人。整编时我在香港治病,要不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

我说:“多谢师座抬爱,卑职心领了。”

张灵甫转身坐到桌子后边,示意我也坐下,我站在原地没动。

张灵甫给我到了一杯水,递给我说:“你小子!我怎么对你好,你总是跟我隔着一层,但愿这只是为了自保,而不是圆滑。”

我接过水杯说:“卑职自参战以来一直命悬一线,在官场又是如履薄冰,卑职只想打完仗回家,没有别的非分之想,还清师座明白。”

张灵甫把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说:“我明白。”

我说:“我刚才求师座的事情,还清您考虑一下。”

张灵甫摆弄着手里的空水杯说:“清远,我只跟你说一点,他要是个中国人,犯多大的罪,终归还有讲话的余地。可是他是日本人,还是个去过南京的军人。你要救他的命,这汉奸的帽子扣下来,你永世不得翻身,谁也帮不了你。你明白吗?”

我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张灵甫说:“出于朋友情谊,我敬佩你,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我能接受你的理由,恐怕别人接受不了。”

我长处一口气说:“师座,我知道了。”

张灵甫站起身,走到我面前说:“你是个聪明人,战争时期,个人私情还是暂且放下吧。”

说着张灵甫带上军帽一拍我的肩膀说:“走,跟我上街吃完馄饨去。我还没吃晚饭呢。”

我坐在馄饨摊上,看着面前一大碗馄饨楞楞地发呆,身旁的张灵甫正在细心用勺子搅拌着已经放了很多辣子和胡椒面的汤汁,不时地用嘴吹着。

张灵甫说:“不用想那么多,你我是职业军人,你的朋友也是,他会理解你的。”

我说:“战争让人都变得面目全非了,在燕大时和我一起上学时,他原本是个挺善良的人,可是现在他居然变成了这样。”

张灵甫吃了一个馄饨说:“要怪就怪人本身吧,也只能如此了。”

我拿起勺子捞了一个馄饨说:“人真是太可怕了。”

张灵甫说:“下辈子投胎做个畜牲吧,一生只知吃喝睡觉,倒也逍遥。”

我笑了,低头把那个馄饨吃了。

张灵甫一口一口地说:“历史上,外族入侵的事情举不胜举,我们赶上了一次,为了我们自己的生存,你只有这样做,怜悯可能是日后灾祸的起因。你既然不能改变,那就只好顺应。这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自责。”

张灵甫还是嫌不够辣,继续放着辣子说:“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我也没法再劝了。道理你都懂,做好分内事就行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