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编74师的历史 败军 第六卷 坚守 上高风云 第八十七章 我不是故意的

马车司机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size][/URL] 1939年底,重庆发动了冬季攻势,调动大军在湖南、江西各地主动进攻日军的防区。此时日军在中国北起松花江南到广东的战线上,已经显得力不从心,不在像头两年那样咄咄逼人了。 整个冬天,战区各部队在当地百姓的配合下把地皮掀了个底朝天,到处破坏交通干线,让日军的机械化部队寸步难行,同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1939年底,重庆发动了冬季攻势,调动大军在湖南、江西各地主动进攻日军的防区。此时日军在中国北起松花江南到广东的战线上,已经显得力不从心,不在像头两年那样咄咄逼人了。

整个冬天,战区各部队在当地百姓的配合下把地皮掀了个底朝天,到处破坏交通干线,让日军的机械化部队寸步难行,同时排出大量小规模部队,深入敌后破袭骚扰,而主力部队在敌占领区大规模穿插包围,进攻赣北的日军据点。日军此时摆出鲜有的龟缩姿态,聚守城池,避战不出。我们74军在敌占区纵横十余天,始终没有碰到日军主力。直到12月15日到达小布岭一带时,才碰上了日军中队规模的抵抗。

日军自开战一来一直叫嚣自己一个大队就可对抗我们一师,事实上对一些杂牌部队确实如此,在华北一个联队的日军追着十几万国军满山跑的事情成了千古笑话。但是,在赣北的日军遭遇的全都是中央嫡系部队,也都是最能打的部队。尤其是我们74军,已经成为了侵华日军首选的歼灭目标。

小布岭的日军借助山势有利地形,已经阻击了我们整整一个晚上,师部几次电令169团一定要突破这道防线。李琰团长几次组织部队进行冲锋,但都因日军火力顽强而后撤。人命不是用来这么糟蹋的,李琰也深知此理。部队打光了于他也没什么好处,国军将领都是以自己的部队和上峰讨价还价以及升迁的资本,这也成就了为什么紧要关头见死不救,但求自保的怪现象。

我的三营这次是预备队,整个晚上都在后边看戏。

凌晨,我们三营进入预备阵地,团部的指示是,天亮之后由我们首先发起进攻。

太阳从远处的山边露出了一角,大地之上已是白茫茫一片,这几天一直在下雪,天气冷得要命。

我披着大衣在战壕里睡觉,天亮了,弟兄们都醒了,该我睡了。

我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听着棍子又在和新兵扯蛋。这个家伙只要一睁眼,嘴就不带停的,永远有吹不完牛。我早已经习惯了。离进攻时间还差一个小时,我还有点时间。

这时,身旁的赵至诚说:“麻杆,你看看,日军阵地干什么呢?”

麻杆说:“看样子是长官训话你。”

我听到这里,睁开眼睛站起身说:“怎么了?”

赵至诚把望远镜递给我说:“你自己看看。”

我拿起望远镜一看,之间对面山坡上日军阵地上,几个百士兵正集合在一起,听一个军官在训话。

我大喊一声:“操他姥姥的,全营抄家伙跟我上!”

麻杆瞪着眼睛问:“还有一个小时呢,没炮火掩护,怎么冲?”

我抓起枪,跳出战壕激动地说:“日军在早训话,就几分钟,现在他们没防守,好机会,快点!快点!跟我上。”

三营的弟兄已经完全的信任我了,我说的他们都会执行,他们知道,我不会让他们白白地去送死。

我领着一千多号人,踏着厚厚的积雪玩命似地往上跑,日军背对着山下集合列队,聆听着军官的讲话,根本没发现我们已经接近了。

我几乎要笑出声来了,这个大便宜让我捡到了。当跑进手榴弹射程之后,我大喊:“手榴弹!”

几百颗冒烟的家伙飞进了日军阵地,顿时硝烟滚滚,爆炸连连,聚集在一起的日军被炸得抱头鼠窜,四处躲避,根本没能力反击了。我们冲上阵地一顿猛打,日军纷纷中弹倒下,几个想去抱机枪的日本兵,被黑子一枪一个全撂倒了。老四举着大刀,老鹰抓小鸡似的砍翻一个又一个还在晕头转向的鬼子。两个营整整一个晚上没攻下的小布岭,被我十分钟就拿下来了。

打扫战场的时候,我的嘴还没合拢一直在乐。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把这些日子的憋屈都发泄了出来。一个中队的日军被全歼,除少数逃走以外大部被击毙,抓了两个俘虏,其中一个就是训话的中队长。

他蹲在地上,一脸的不服不分。我走到他近前,拿起他的指挥刀看了看用日语说:“下次早训话,一定要面冲这山下才对。”

那个中队长猛地抬起头,喊到:“你们支 那人耍诈,算不得本事!”

我点上一支烟说:“像你这样的无能指挥官,只能葬送了你士兵的性命。”

中队长喊:“他们都是大日本的勇士,死得光荣!!”

我蹲下身子,盯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谁的命都不是白来的。他们的父母会恨你一辈子的。你让他们的孩子冤死在你的手里,这是他们的耻辱。”

我站起身喊:“老扁豆,麻杆,拣货啦。”


团部里,我站在李琰面前极力不让自己再笑,我紧咬着嘴唇,不让他因为刚才的事在裂开,那样可能会更加伤害我的团座,因为这件事确实让他挺丢面子的,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李琰沉默了半天,估计他在措辞好对这件事发表一下意见。团部其他人都一脸诡异地看着我,柴意新手里玩着铅笔,似笑非笑地看着地图,显然他的注意力不在上边。

最后李琰终于开口了:“精神可嘉,战果也还算可以,但是你屡次违反团部指示,擅自行动,还是要罚的。”

我立正道:“是,请团座势下,卑职甘愿受罚。”

李琰点上一支烟说:“回去再跟你算账,回去吧。”



之后的几天里,74军各师分兵继续进攻,51师和58师像两把尖刀一样插进赣北日军的腹地横冲直闯,打出了开战以来没有的气势,其中51师更是攻到靖安,捣毁日军的补给仓库。而我们57师则在他们后边,拔电杆,挑铁道,全面破坏日军交通和通信设施,导致日军南浔路两个人不能通车,只能依靠水路补给。奇怪的是,这次日军不但不正面迎击我们,就连增援都没有,全都守在各处不出战。

罗卓英见此情景,准备給日军一个新年大礼,1940年1月1日零时,他命令51师突然进攻由日军34师团主力把守的奉新城。日军仓促应战,不到一天的时间,51师便扫清了奉新城外围的所有日军阵地,日军收缩阵地至城中,凭借高大的城墙据守。

日本11集团军对我们进攻奉新也是大为震惊,没想到我们在寒冬之际居然如此高调出击。冈村宁茨担心后边会有更大阴谋,随令各部不许接战。持续一个多月的冬季攻势,以我们的胜利告终,在打了两年多艰苦的战斗之后,我们总算迎来一个还算是喜庆的春节。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