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9.html


截断106师团后路之后,日军命令111旅团向找桥方向进攻,以掩护106师团主力在九仙汤稳住阵脚。王耀武将计就计,挥师东进,全军进攻九仙汤。以51师为正面主力,57师侧翼攻进上富,58师为预备队,再次展开攻势。

第一次长沙会战,在我们攻取九仙汤、上富地区,敌106师团退回新奉后结束。有趣的是,原本冈村宁茨这次的目的是攻取长沙,重庆的蒋委员长此时对固守长沙没太大兴趣,他考虑的是以空间换时间的问题,想利用中国的广大纵深,彻底拖住日军。进行他部署的第二阶段相持态势,等待国际时局的变化。所以在开战之初,就明确指示薛岳长沙可弃守,不予论罪。但是前敌的薛岳在分析了战局之后,上书重庆表示长沙不但可以守住,而切还能歼敌于湘东和赣北地区。为此蒋介石大为光火,令桂林的白崇禧和重庆的陈诚亲自赴前线督战薛岳,让他执行自己的命令。但是,这次薛岳在两元蒋介石重臣的监督之下仍然拒不执行命令,调动部队与日军决战。岗村宁次在赣北地区和我们打了一个月,没有占到任何便宜,最初夺取的空城高安,在十月被我们第三次收复,几个师团又损兵折将,无法对进攻长沙的部队起到有力的支持,于是他下令停止攻进,全军撤回战役之初的守地整训。他的夺取长沙的计划只能暂时搁置,第一次长沙会以双方平手为收场。此仗对我们来说,可以算是一个里程碑,此仗不仅没有丢失一座城市,而切在战术上也有了重大突破,各部队密切配合,打出了一个少有的协同作战的范例,原因是这次在赣北的部队基本上都是中央嫡系部队,分属一个派系,自然要团结些。战役结束后,我们74军移至上高驻扎,在锦江一线筑起防线和东边的日军对峙。

1939年底的上高城,已经成为了一座军事重镇,战区司令部、30和19集团军司令部以及我们74军军部均设在此地。一时间城内到处是军政机关,士兵营房。大街上满眼的土黄色军装,空气中都充满刺鼻的火药味。

回到上高后,赵老头还是让老四卖了一挺九二式,换来的银元,又买了不少战时紧缺的商品:香烟、洋酒、丝绸布料、名贵特产等等。

他当着我的面一一点清,分别包好,对老四说:“等天黑了,給团座,副团座,参谋长,军需科长,和两个营长送去,包上我都写好了,别给错了。”

老四吃着饭说:“记住了,吃饭完我就去。”

赵老头喊:“棍子。”

棍子跑过来说:“怎么着,老爷子。”

赵老头说:“咱们营就你嘴好使,你跟老四一起去,知道该怎么说吧。”

棍子得意的笑着说:“咱以前吃得就是这晚饭,那大爷来逛窑子,我这不说拜年话,能得着赏钱吗,您放心,包我身上。”

赵老头嘿嘿一笑说:“当初,你这家伙整天油嘴滑舌的,我还寻思着你没啥用,今天看出来了,真是派了大用场了。”

棍子摸摸他的秃头说:“老爷子您这话说的,咱爷们打仗也不含糊啊,高安县政府,那是咱第一个冲进去的,你问问去。”

赵老头摆摆手:“行了,行了,又来了,吃完饭赶紧去啊。多给咱们当家的说点好话啊。”

棍子一拍大腿说:“得了。”

我坐在一旁一直看着赵老头忙活着,说:“送礼应该我自己去。”

赵老头点上水烟说:“你不能去,送礼让下边的人去就行,你去太显眼了,人家肯定不收。再说,你笨嘴拙舌的,还不如棍子这个妓、院出来的。”

我脸上露出一丝无奈说:“这时候,我到不如一个大茶壶了。”

赵老头说:“该什么用场用什么人,带弟兄们打仗,麻杆,老扁豆行,做饭我行,这送礼拉关系,棍子和老四行,这人怎么用,你心里得有数。什么人都得用,这才能当好官,才能混得开。”

我摆弄着枪拴说:“送礼管用吗?”

赵老头叹了一口气,望着天说:“管不管用都得送,部队就这规矩,这些东西也许就能换个咱们不被消耗掉,至于你,只要你不回张灵甫手下,你永远也出不了头了,谁让你不是俞中诚的人呢。”

我苦笑着说:“这就足够了,我无所谓。”

赵老头说:“你以后这嘴也甜着点,读了这么多书,人家爱听的话不会说?多说点,又不掉块肉。”

我摇摇头说:“我说不出口。”

张秀在一旁说:“人家是傲骨铮铮,怎么能和他们同流合污。”

我一枪托砸了过去,张秀眼疾手快地滚到了一边,站起身冲着我坏笑。

我指着张秀狠狠地说:“你这张臭嘴,我早晚堵上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