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西方宗教

youshenforever 收藏 1 1366

论宗教

卢昌海

(信件片段)

***, 天主教等西方宗教很强调对信徒的控制, 而且具有强烈的扩张性, 历史上宗教法庭用残酷的刑罚对付异教徒便是例证。 即使在今天, 这些宗教仍具有极大的排它性, 不允许信徒在信仰上有任何偏离。 信徒们每天连吃饭睡觉都要祷告, 牢记上帝的恩赐 (我来美国后才知道文革时的早请示、 晚汇报原来不是中国人的发明)。 在这些宗教的信徒心中亲情被排在对虚无飘渺的上帝的信仰之后, 夫妻间也可以为了教义而争吵不休。 我一向十分厌恶这种对人心智的控制。 东方的佛教和道教在这点上要宽容得多, 象异端、 异教徒这样的侮辱性术语在这些东方宗教中较少使用, 但在西方宗教中则是根深蒂固的观念。 由于人类社会逐渐将法律作为善恶惩罚的依据, 血淋淋的宗教法庭才不得不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 天主教主张人一生下来便是罪人。 被朋友邀去旁听了几次教会团契 (Fellowship) 的活动后我的感觉是这种荒唐的原罪主张背后的潜台词就是 “你一生下来把柄就落在我手中了, 所以你最好乖乖地做一个信徒来忏悔你的罪行”。

西方宗教自诩具有博爱、 平等的精神, 撇开前面提到的残酷镇压异教徒的例子不说。 当年西方各国的军队在中国大地上肆意屠杀无辜百姓时, 那些满口 “上帝恩赐” 的随军神父们心中可曾把那些在他们脚底下痛苦挣扎的中国人当人看? 他们的博爱平等在哪里? 西方人的一条狗死了他们或许还要为之祷告几句, 他们可曾把这片黄土地上的善良百姓也当作亚当夏娃的后人? 今天他们还有何面目来中国传教?

***另一个令我反感的地方就是它宣传自己代表着唯一的真理, 教徒们常常用现代科学中的某些理论来附会圣经中的说法。 我曾经为此和几位基督徒争论过, 我对他们说如果你们老老实实地宣称***是一种宗教, 一种信仰, 它不是科学, 那我对此毫无异议。 我从来不认为宗教在人类社会中没有存在的价值。 但你们试图把圣经视为符合科学的东西, 并用现代科学来论证它, 就太虚伪了。 如果你们真的相信现代科学的话, 我可以轻而易举地把圣经的创世记驳得体无完肤。 如果你们不相信现代科学的话就别用它来论证圣经。 选择性地使用现代科学的成果来论证圣经, 却有意回避现代科学揭示圣经荒谬之处, 这是一种极不诚实的做法, 用这种手段来误导不懂科学的人, 混淆视听, 你们难道不觉得问心有愧吗? 他们无言以对。 (当然我实际上用的语气远没有这么咄咄逼人)

我告诉你这些只是说明为什么我自己不喜欢西方宗教, 而不是说信教的人有什么不好的。 宗教的产生部分地是由于人们要寻求精神寄托, 它有善良的一面。 我所认识的不少基督徒待人十分友善, 这是很难能可贵的。 现代人生活得太喧嚣, 心灵上却又太寂寞了。 当一个人孤单无助的时候, 如果相信冥冥之中有一个全能的主宰者仍然和你在一起, 并可能会帮助你, 这的确是一种很好的心灵安慰。

梵蒂冈是一个政教合一的神权国家。教皇是国家元首,也是全世界天主教的精神领袖。教皇集行政、立法、司法三权于一身。梵蒂冈的国徽集中说明了教皇在城国的地位。国徽的图案是:两把交叉着的天国钥匙,托着教皇登基时的帽子。这种称作“三重冠”的帽子,有上中下三层,象征着教皇拥有的神权、立法权和司法权。关于“神权”,当时在西方是封建专制的灵魂,和东方的“皇帝”起一样的作用。

在梵蒂冈,一切权力集中于教皇,迷信教皇,把他奉若神明,也要迷信神职人员。教皇任职是终身的,但不能世袭。教皇死后,有红衣主教团以三分之二的多数选票选出新教皇。届时,各国红衣主教都奔赴梵蒂冈,聚集在西斯廷小教堂,在与外界隔绝的情况下进行选举。

梵蒂冈对天主教会在历史上犯下了许多罪过,在欧洲,如发动十字军东征十字军东征地中海沿岸国家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西欧各国人民也损失惨重。几十万十字军死亡。同时梵蒂冈和封建主却取得了大量的财富。提到设立宗教裁判所,大家可能不明白是什么机构,但提到意大利思想家布鲁诺科学家伽利略大家都耳熟吧。布鲁诺由于提出“太阳不是宇宙的中心,宇宙是无限的”的科学理论,冒犯了教会,被教皇宣判烧死在火刑柱上(这让我想到了中国的暴君桀)。 伽利略由于发明了望远镜, 他发现了月球表面的凹凸不平,就因为他的发现被判处了终生监禁。这可是宗教裁判所的所为。

在如 1929年庇护十一世与墨索里尼签定“同心协定”(拉特兰条约),承认了梵蒂冈的主权属于教皇。1933年与纳粹德国签定“同心协定”,天主教会在欧洲采取了偏袒法西斯和纳粹的政策。二次大战期间,除了个别天主教士的义行,庇护十二世治下的教廷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在法国、克罗地亚斯洛伐克和乌克兰等地,天主教会都是纳粹的合作者,并在犹太人遭到的大屠杀中保持沉默,庇护十二世因之获得了“希特勒的教皇”的恶名。

在中国, 法国传教士马赖、意大利传教士郭西德、西班牙传教士刘方济等,放荡无耻,为非作歹,欺官压民,无恶不作。一八五六年二月廿九日,知县张鸣凤将马赖等不法教徒逮捕归案,判处死刑。法国政府以此次“西林教案”为借口,与英国组成联军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最后强迫清政府签订了《天津条约》,赔款二百万银两,该条约首次规定“天主教教士得入内地自由传教”。郭西德最为人不齿的是在当地定下“初夜权”的恶例。他规定教民之女出嫁前须到教堂去“领洗”,结果犹如西欧中世纪的“初夜权”一样,凡去者,皆遭蹂躏奸污。传教士刘方济用各种手段拉拢、引诱当地农民入教,特别是发展年轻女教徒,造成家庭不和,夫妻离散

在说说教皇,十多个世纪以来,罗马教廷至少有三十位教皇暴卒,其中一部分是被罗马帝国皇帝当作殉教者予以杀害,一部分被谋杀,另一部分系神秘死亡,至今原因不明,还有一位教皇由于乱搞男女关系被女方的丈夫打死。保罗二世的前任教皇就是才上任32天就卒死。庇护十一世“希特勒的教皇”前面已经提到不多说。

约翰七世(938?-964)意大利教皇 。这个年仅18岁的教皇不断盗窃教会的财产来满足他日益增长的赌博嗜好,他还通过雇用一批暴徒来维持他的统治。但他荒淫无耻的生活导致了他最后的倒台。他有过许多情妇,数目之多以至批评者说他把神圣的殿堂变成了妓院。有人说甚至看到他就在圣彼得大教堂里强奸前来进香的信徒。公元964年5月的一天,他同一个情妇通奸,当场被情妇的丈夫抓住,此人忿怒无比,他对这个掌有通向天堂钥匙的教皇毫无畏惧,把他狠狠地揍了一顿,3天后这个教皇既没作忏悔,也没接受神礼就离开了人间。

亚历山大六世(1431-1503) 意大利教皇。亚历山大生于西班牙的瓦伦西亚,幼年时名为罗得利戈.波吉亚。1492年8月11日他通过贿赂,收买了部分主教,从而在选举中得到足够的选票,登上教皇宝座。当时的亚历山大已有7个私生子,其中4个是他长期的情妇卡塔奈所生。当他62岁时,他又在众多的情妇中增加了一个。这个名叫吉奥莉亚.法妮斯的女子年仅16岁。当时他们之间的关系在教会内外都只是公开的秘密。他任教期间为家族搜刮民财,聚敛财富很有一手。(他的舅舅可是前任教皇,奇怪!教皇可以世袭啊)。亚历山大教皇生活腐化,在当时的罗马街头人人皆知。可以从他和他的亲女儿(名字叫卢卡鲁齐亚)的关系可以表现出来。卢卡鲁齐亚既是教皇的女儿,又是教皇的儿媳,更是教皇的情妇。

教皇如此,牧师,传教士何不如此。中国的已经提到。在美国也何尝没有。如亨利.皮切 公理会牧师;霍雷肖.阿尔杰 唯一神教牧师和作家。

主啊, 好好管教你的臣民吧。

1、***基本教义违背了中国思考习惯。

这突出的表现在***坚持“一个神”的说法,并且把其他不同于自己的神明称为“邪神”。在中国传统看法中,神灵并不是只能生而为神的,高超的道德和行为可以让一个普通人成为神灵。这是中国作为“道德至上国度”的基本特色。在中国,决定一个人是否高贵,是否能得到“福报”的原因是高贵的品德和行为,而不是对某种宗教或者思想的信仰。在中国,一个善良佛教徒可以升天,一个善良的道教徒可以升天,同样的,善良的***徒和穆斯林,包括善良的无信仰人都可以升天。在中国,“善良”是一个人是否得到福报的首要准则。而根据***的说法,如果一个人不信仰***,那么不管他有多少善行,作多大的好事也一样要下地狱。这种说法让“道德至上”的中国人尤其不能忍受。当然,在中国的***现在吸收了某些佛教的说法,也说落地狱是因为“自己的问题”,但是依然抱住“信仰升天说”不放。结果造成这样一种结果:不信***的作好事落地狱,信***的作坏事有基督帮忙,至少能在最后的审判时获得永生。这严重违背了中国的道德观,是被中国人最厌恶的基础。

2、***习俗违背了中国传统风俗

众所周知,中国是有自己特殊风俗,而且把风俗持续了几千年的古老国家。在儒家思想基础上的“慎终追远”纪念祖宗的思想,和在道家基础上信仰“万物有灵”膜拜神明的思想,以及民间给著名人物封神膜拜的思想根深蒂固。而***进入中国后,却要求信徒不能祭拜祖宗,不能膜拜神灵,而且把这些习俗都称为“膜拜邪神”,这严重违背了中国的习俗,触动了中国人内心里最不可触碰的部分,理所当然的遭到了激烈的反对和抵

3、中国政府对***心存疑虑,则主要是***的“通知核心”

中国自古以来,都是政府占有绝对权威的国家。不论什么宗教,都不可能超越政府的政权。这首先由于中国古代神话的残缺性表现。中国古代,好像有一种特殊的力量,突然阻止了神话向信仰的过渡,同时,由于中国多数思想重视实际,轻视虚无飘渺的幻想,使得宗教始终只是作为政权的外在补充。从道教、佛教到后来的景教、摩尼教,始终只能起到“和乐百姓,稳定社会”的作用,和佛教在印度、***在欧洲不同,中国宗教不但不能对抗政府,一旦处于和政府对抗的情况下还很容易被政府强行阻止。历史上“灭佛”“灭道”多次出现,而因为消灭宗教被彻底毁灭的宗教门派更多。同时,教宗不但不能对世俗的统治者进行指挥,反而他本身的合法性要得到世俗统治者的认可才能算数。

但是***不理解中国的现实。由于***本来就是“半出世、半普世”的 宗教,在欧洲等地区玩弄政权,因此也希望到中国来玩弄一下。但是由于错误认识中国的现实,导致了康熙、雍正时代对***的禁止。

罗马教廷要求中国教徒不拜孔子、不敬祖宗、一切以欧洲的形势办。这引起了康熙的震怒。首先,康熙是中华帝国的世俗领袖,在他的眼里,教皇不过是西方蛮夷小国的领袖,敢以一个蛮夷酋长的身份指挥天朝居民,对抗大皇帝的权威是一种不可忍受的挑衅。其次,康熙是世俗领袖,而教皇不过是宗教领袖,在世俗没有承认其权威的时候就干预世俗是一种犯罪行为。第三,这也引起了康熙的警惕,一个远在万里之外的小小教宗居然能遥控天朝上国的居民,***徒这种只忠于教宗而不忠于皇帝的思想很可能动摇中国的统治根基。这三点造成了中国当时对***的禁止。实话说,中国算比较客气的,早在100多年以前,日本因为信仰问题,几乎杀掉了所有***徒。

实际上,现代中国政府始终对教廷保持这戒心也是这样的。中国的宗教,尤其是全国性宗教,从来没有受到外国的控制的。道教是土著宗教可以不论,而佛教只有最初的传法者是外国人,很快就本土化了,而且印度从来不能控制中国佛教。***教虽然算比较“外国化”的,但是也没有一个统一的领袖,哈里发已经没有了,各地宗教领袖各自为政,而且***教比较僵化,不太可能再宗教争夺信徒如此强烈的现代取得巨大发展。而***,不论是天主教的听命于罗马教廷,还是新教的听命于外国势力,都是对中国传统世俗挂帅的反动,在中国得不到政府的支持是可以肯定的。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