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人生 正文 第十三节见解

wanglong6410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URL] “秦老师你不是说过吗?”此刻,荣飞只能耍赖。 “我跟你说过祖心?”秦武阳一脸迷茫,“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祖心?” “你说过的。”荣飞决定赖到底。因为舍此别无良策。当然,他最好的办法是转移话题,“秦老师我可是要吃饭了,真的饿了。” “好,吃饭,小甄你们吃过了吧?”秦武阳端起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秦老师你不是说过吗?”此刻,荣飞只能耍赖。

“我跟你说过祖心?”秦武阳一脸迷茫,“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祖心?”

“你说过的。”荣飞决定赖到底。因为舍此别无良策。当然,他最好的办法是转移话题,“秦老师我可是要吃饭了,真的饿了。”

“好,吃饭,小甄你们吃过了吧?”秦武阳端起另一碗呼噜呼噜吃起来,挂面里搁了过多的香油,味道怪怪的。

“当然,我跟小妹都吃过了。”甄祖心一直在观察着这个青年,直觉他根本不认识自己,但偏偏就那么肯定地叫出自己的名字。

“祖心啊,待会儿我领你见识一下荣飞的大作,昨晚他唱的二首歌可是把我给震了一把。”

“真的啊?”甄祖心惊异的表情极为动人,虽然她还不满十八岁,但已经展现了日后迷倒万人的气质,“你叫荣飞?秦老师可没有这样夸奖过人。”秦武阳在音乐界的地位其实不低,只不过现在仍处于蛰伏期。大批的一流歌手出于他的门下。可惜荣飞不知道这点。不过也不算意外,一般的音乐爱好者只记得歌手,谁还管词曲的作者?更不会知道歌手的老师是谁。

宋春歌终于从卧室出来,换了身衣服,显得时髦了许多,平时她给荣飞的印象就是马列主义老太太,板着脸,没有一点女人味,不过今天对荣飞还算热情,“小荣你在啊,我带孩子有点事要出去一下。”转脸对秦武阳说,“早饭就不吃了,你也就会煮点挂面。吃了十几年,早吃腻了。”

饭后秦武阳急急将荣飞领到学院自己的办公室,“坐这儿!”秦武阳命令道。荣飞理解秦武阳急迫的心情,他自己在儿时为了获得一本喜爱的小人书也是这样,简直一刻不能等。他沉思了一下,先写下记忆中的歌词,然后开始用简谱谱曲。他识谱,但写就差了些,所以进行的比较慢。秦武阳打了几个电话,荣飞专心写歌,也没听清他说些什么。打完电话的秦武阳凑过来,和甄祖心一边一个守着他,看着荣飞为写好的一串歌词谱上曲。秦武阳取过他写好的曲谱,在某些地方做了改动,“这个节怕显然不对------哦,小荣你写一手好字啊。”荣飞很怕秦武阳跟他讨论音乐上的问题,因为他只会唱,论到专业问题,绝对比不上尚是少女的甄祖心。

秦武阳从另一间屋子拎出一架手风琴,“荣飞啊,我试试你的歌,看看对不对。”

用手风琴拉出来的旋律就差了些,应当用什么乐器伴奏,荣飞也说不清。“秦老师,这二首歌恐怕不能用手风琴,也不能用民族乐器------”

“说的对,待会儿到录音棚。我已经安排人准备了。小甄,你感觉怎么样?”

“很好听,真的。从来没听过这么好听的歌。”甄祖心一脸崇拜的望着荣飞。

“祖心你来试唱一遍。”秦武阳沉思着。

“好的。荣飞你觉得不对就打断我。”甄祖心手里拿着那张荣飞写满歌词的纸,开始哼唱《飞得更高》。秦武阳及荣飞几次打断她的试唱,做一些纠正。

荣飞陡然升起一种自豪感,但他无法跟人分享他的感觉。如果今后有人得知他曾指点过一代天皇巨星的演唱,他是什么地位?

“感到祖心唱起来似乎不太对劲似的。”秦武阳说。

“主要是风格问题。这歌是男生唱的。”

“有道理,你再来一遍,就像昨晚一样,我给你伴奏。”秦武阳说,“等等,我们到录音棚,估计应当准备好了。”

从秦武阳办公室出来不远就是录音棚,大概是节日的缘故,音乐学院冷冷清清的。荣飞缩着脖子跟在秦老师后面走,之前的不快——因昨晚失控造成的麻烦因结识甄祖心而烟消云散,他发现自己内心还是有着比较深的明星情节的,甄祖心究竟在哪儿出道已经记不清了,他只是知道她90年代后的辉煌。荣飞不自觉的扭头看了眼后侧的甄祖心,发现甄祖心也在看着他,他赶紧扭过头,真是奇妙的世界。那个梦真是太奇妙了,太奇妙了。

录音棚里两个年轻人已经完成了准备工作,荣飞兴奋地看着进口音响,他其实喜欢唱歌的。

在秦武阳钢琴的伴奏下,荣飞将两首歌重新演绎了一遍,秦武阳神情凝重地记录了些什么东西,然后叫甄祖心唱了一遍。甄祖心唱的很投入,但效果并不好。果然歌曲是量身定制的啊,荣飞想,甄祖心唱红的那些歌曲换在别人身上未必能行。他脑子里开始想她的歌曲,遗憾的是许多好像很熟悉的歌曲无论歌词还是曲调都是支离破碎。

“真是好歌。”秦武阳站起来,“不过让你糟蹋了,你没学过声乐,基本功太差,连基本的发声方法都用不好。你说的对,二首歌都不适合祖心-----荣飞,你告诉我,这歌是怎么写出来的?词曲中都有些我没见过的元素啊。”

是啊,现在是82年的元旦,改革开放的航船刚驶出港湾呢。

“秦老师是不是认为歌词有些------”

“有些什么?今年你多大?”

“十八。”荣飞如实回答,这也瞒不了他啊,宋春歌会给他提供一切资料。

“你看,‘我已经变得不再是我,而你却依然是你’”秦武阳朗读了一遍,“我感觉这是个中年人的感情,至少是二十七八岁的人了,不是你这个年龄所能体会的。还有,‘千万里追寻着你,可是你却并不在意,’完全是为爱情而歌。”

“秦老师,您觉得歌词应当怎样写?像乡恋那样的歌词好不好?”

“乡恋可以看成是对故乡山水的眷恋,而这首歌完全是为爱情------”

“不行吗?”

秦武阳饶有兴趣地看着有些咄咄逼人的荣飞,“哦,我喜欢这样的交流。先说词吧,听听你的见解。”

“词是曲的先声。一般的讲,先有歌词,后有歌曲。因为好的歌词会触发作曲者的灵感,就像我,在写出词后慢慢就找到了曲子的主旋律。词应当怎样写?是不是总要紧扣时代?是不是非得将个人融入组织,融入集体?是不是都得像‘祝酒歌’一样来创作通俗歌曲?”

“通俗歌曲?”

“是的。我觉得。文艺唯一的正确路线就是百花齐放。各种流派,各种风格的东西并存是最好的,就像我们进入商店,商品琳琅满目才有得挑选。我们需要激昂上进的主旋律歌曲,这种歌需要正确的政治方向,不能含糊。也需要通俗易懂,赞美普通人普通情感的歌声。这种歌则不宜加入大道理,否则就像宋人学唐诗,总是别扭的很。比如眼下很红的邓丽君歌曲,就非常受学生的欢迎。你说‘小城故事’有什么政治意义?有什么消极意思?我对所谓的靡靡之音的说法不敢苟同。大众需要的,喜爱的,就是好的。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说到我这两首歌,完全是游戏之作,没有一点政治含义。”

“主旋律?这个词好。”秦武阳沉思着。

一直静静地听他们说话的甄祖心插话道,“荣飞,这样称呼你没关系吧?你一定爱过一个人,但这个姑娘不理你了,是不是?”

荣飞知道她是根据《千万次的问》猜测的,问题是这首歌根本不是他做的,他岂能读出作者真正的感情?所以只能报之以沉默。看甄祖心一直看着他,灵机一动,“我还有一首歌,估计适合你唱。”

“真的?”只有歌手才懂得好歌对自己的意义。

荣飞刷刷在纸上写出《幸福的日子》,“一次参加亲戚的婚礼,很热闹,很温馨,心有所感,就胡写的。”

“曲子呢?”甄祖心立即被歌词打动了。

“有没有口琴?”

“这玩意真不好找呢。”秦武阳兴奋起来,他有些找到金矿苗的感觉了。

“我那儿有。”一直守在录音棚的一个小伙子说,接着跑了取了口琴来。

荣飞最熟悉的乐器就是口琴,顿时,《幸福的日子》欢快的旋律传出来。荣飞发现甄祖心的眼睛立即亮了。

“是首好歌,这样的歌小荣你的口袋里还有多少?”等荣飞吹奏了二遍,秦武阳已经记下了曲谱,他的本行就是民歌,这首歌从风格上更贴近他。

“这首歌要用民乐,一定不能少了小号。”荣飞提醒。

虽然没有乐队,但甄祖心连着唱了二遍,就是清唱,果然是适合她的嗓音。甄祖心的兴奋溢于言表。荣飞微笑着看着甄祖心,心说,我脑子里装着你的歌曲至少有十首吧。

“小荣,知道宋朝的柳三变吧?我的感觉你就是那个柳三变。风格如此多样,真是天才。你应该来我这儿上学,无论作词作曲,你都是一流的。凭着这三首歌,绝对可以奠定你在歌坛的地位。这三首歌就交给我处理吧,我相信可以推向全国的。你很快就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出名了。”

“这可涉及知识产权哦。”荣飞开了句玩笑。

“知识产权?”

“开个玩笑。秦老师,请您一定为我保密,作者就写佚名好了,千万别写我的真名。我还是个学生,不想被打扰。”

“打扰?”秦武阳当然不晓得后世的星探和狗仔队,所以他虽然答应了荣飞,对他的要求感到奇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