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桃花 正文 第三十一章:姜区长的底细

金蝉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姜区长是四川人,父母早亡,很小的时候就出来流浪。姜区长到底是四川的那里人,由于出来时太小,年代太长,他早已忘记了。他只记得自家门前有一棵像巨伞一样的大槐树,夏天大人们都爱在大槐树下清凉,他经常和小朋友们在树下玩耍,南来的北往的人都爱到树下坐坐,拉拉家常,喝口水。姜区长还记得他的邻居海爷,总爱在大槐树下摆上水,免费给南来北往的过路客解渴,海爷有钱的时候是茶水,没钱的时候是白开水。冬天的时候,大槐树上叶落净了,光秃的树上,筑有好多老鸦巢,每天早上还没睁开眼时,就会被老雅的舌燥惊醒。姜区长他具体姓什么,他不知道,姜姓是他十二岁时,被军阀抓去当兵吃粮,一个算命先生现场给他算出来的。算命先生闭目掐指,口中念念有词,忽然睁开眼说他姓姜,千真万确姓姜,孟姜女的那个姜,于是,姜区长他就姓了姜,算命的先生还看姜区长他面相忠厚,将来一定会是又仁有义忠诚厚道的人,就捎带给他起了一个名字就叫:守义,姜守义。

姜区长从十二岁起,才有了自己的名字:姜守义。

那天,十二岁的姜区长是在成都街头闲逛时,被一个吕姓的团长看中了,就做了吕姓团长的勤务兵。吕姓的团长长了一脸胡须,胡须又粗又长,很像戏台上的黑旋风李逵,胡须杂撒,看样子很威猛,却是一个性无能者,碰不得女人。碰不得女人的人,却娶了一个如花一样很漂亮的老婆,漂亮的老婆脸上总拍着很厚的粉,涂着很红的唇,走起路来水蛇一样扭着腰肢,样子非常风骚,是京剧票友、是戏迷,团长的老婆好和许多戏剧名角睡觉,和达官贵人睡觉,每一次睡觉,十二岁已做了勤务兵的姜区长,都得在门外小心地伺候着,保证着团长的老婆的随叫随到。团长的老婆在房子里总弄出很夸张的声音,听声音有时候就觉得团长的老婆活不到天亮了,可一会儿又是有说有笑的,姜区长实在搞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想知道,想问,又不敢张嘴。团长的老婆脾气很古怪,喜忧无常,睡高兴了掐姜区长的脸,不高兴了就踢姜区长的屁股。团长的老婆还不正经,每次洗澡时,都要十二岁的姜区长给擦背、揉体、捶腰,骂臭男人们身子太重,压坏了她的腰。有时团长的老婆来了兴致,还掐姜区长的小鸡鸡,又痛又痒痒。小鸡鸡被她掐得又肿又长,又不敢声张。

这勤务兵当的窝囊!

也就在那一年夏天,姜区长随吕姓团长到西北打红军,吕姓团长被打死了。姜区长就当了红军的俘虏,后来姜区长就当了红军,当红军时还不会打枪,十六岁上当了班长,十八岁就是排长了。在与马步芳军阀的一次战斗中,姜区长的小腿被子弹打穿,受了重伤,由于当时红军的医疗条件所限,队伍又住无定所,打仗频繁,队伍就把他秘秘送在一位老乡家养伤,老乡是一位木匠,心灵手巧,会做很多的农具、家具,还有一手精堪的雕刻技艺。老木匠还会一点中医,用草药给他疗伤。在养伤期间,姜区长日久天长、心领神会就学会了使用木匠工具,学会了不少木匠技艺,老木匠有心将自己的闺女许配姜区长,怎奈姜区长不久回了部队,由于腿部受过重伤,随部队机动不行,队伍就将姜区长安排到了地方工作,再后来一步一步,由于工作的需要他就来到了山东,在胶东这个地方扎了根,胶东成了他的第二故乡。

姜区长怎么也不会想到胶东这块美丽的地方,他的第二故乡,竟是他最后抛洒热血的地方。

姜区长有惊无险完成了送军粮的任务后,那天天刚亮,姜区长又接到上级派给他的一个重要任务:有一批高级党政干部从苏联回来,途径东北,旅顺口上了船,要在在烟台港下船,路过胶东,然后再到全国的各解放区去。县委要求姜区长和他的区中队具体负责全面接送,并用生命保证全体干部们的安全。

姜区长接到命令后,一丝都不敢怠慢,立即把又区中队分成了三个战斗小组,每组二十人,分散直接去了烟台港接人。上级说东北负责护送的接头人叫老徐。老徐这个人姜区长从来就没见过,县委只告诉老许是一个穿灰大褂,头戴黑礼帽的人。当时那样打扮的人多的是,如何分辨?

上级还说:那个叫老徐的人右手拿着一张报纸,卷成了筒,握在手里;左手拿了一把旧油纸伞。接头的暗号是:先生,现在几点了?

回答是:你问上午还是下午的?

问的人回答:我是问晚上的。

回答的人会说:可惜我也没带怀表。

这时,带礼貌的人就会把礼貌拿在手里。

接头就算完毕。

姜区长到了烟台,从旅顺口来得船也刚好到港,港口上站满了大批军警特务,还又多了荷枪实弹的大批国民党兵,监区长发现军警特务们,专门在逮捕戴黑礼帽穿灰大褂的人。

直觉告诉姜区长情报已被人泄露,情况十分危急。姜区长想:老徐应当是个聪明人,这样的情况他该不会没有看到,估计他和大批干部们此时一定应该还停留在船上。

姜区长焦急,姜区长想:一定要想方设法上船与船上老徐取得联系,一起商讨应急的办法。时间不等人,国民党的军警特务,港口上没搜着人,一定会直接到船上搜人,等到那个时候,什么都晚了。

姜区长想到了动用武力,可他们六十几个人真打起来,根本不是军警们的对手,那样就真能危及到船上的大批干部们,得不偿失。

危难之中,姜区长忽然就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头脑灵活,神通广大,这个人就在港上做事,姜区长想他一定会有办法,姜区长回头赶快就去找这个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