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2.html


张一鸣来到了267团,叶博霖焦头烂额的向他汇报了情况,满怀希望地说道:“军长,我们没有炮火支援,这么硬拼损失太大了。你能让军部炮团支援我们吗?哪怕只有一门炮都行啊?”


张一鸣没有回答,炮团还在丫子口协助新25师阻击金井的部队,根本不能动,即使能动,炮兵不是步兵,可以撒开两条腿说走就走,一时半刻也是赶不到的。他拿起话筒接通了105师炮营,命令营长曾逵轰击炮楼,配合267团。曾逵为难地说:“军长,我们的炮,都是清朝时候的山炮,老得牙都要掉了,威力小不说,还没有瞄准器,对射击炮楼根本没有把握。”


“我知道,不过试一试总可以吧?”


“我尽力试试,要是不行的话,军长你可别骂我。”


“我骂你干什么?你要是轰掉了它,我会有嘉奖,要是轰不掉,多打几炮,尽量把声势造大点,压一压小鬼子的气焰!明白了吗?”


“是,我明白了。”


放下电话,曾逵仔细想了想,又找来营里几个优秀的炮手,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不按炮兵操作规程行事,采取另外一种办法。曾逵亲自察看了地形,选中了炮楼西南的一处民房,那里距离炮楼大约400米左右,是很理想的射击位置。为了不被敌人发觉,他命令炮兵们将两门山炮拆卸下来,偷偷抬过去,到民房内再重新把两门山炮架好,然后悄悄地在墙上挖了两个炮眼,将山炮的炮口正准着炮楼。


一切准备就绪,曾逵最后察看了一下,认为确实炮口对准了目标,这才大声下达了命令:“直射,目标400,预备,放!”


“轰!轰!”两枚炮弹飞了出去,一枚正中炮楼,一枚稍稍偏了一点,只击中炮楼顶楼的楼角,炮楼建得很坚固,两枚炮弹打上去,轰掉了楼角,打得砖石飞溅,但对整个楼体并未造成大的破坏。


“再来!”曾逵骂道:“这小鬼子的炮楼还修得真他妈的结实!”


他领着炮兵重新调整好那门偏了的炮,两门炮又对着炮楼接连发射了几炮,但炮的威力不够,虽然炮楼被打出了好几个大洞,还是牢牢地矗立着,毫无坍塌的迹象。曾逵一咬牙:“继续发射,把炮弹给我打光!奶奶的,老子就不信轰不跨它!”


这时,一名传令兵来了,传给他一个命令:“曾营长,军长命令你马上到268团团部去。”


曾逵立刻跟着传令兵前往268团团部,经过一块坟地时,只见张一鸣和几个人正在围观一门炮,他一看,顿时眼睛一亮,那炮油光铮亮,是日本的山炮。


张一鸣看到了他,立刻叫他过去,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炮吗?”


他打量了一番,回答道:“报告军长,这是日本明治38式山炮,口径75毫米,这种炮威力很猛,比我们那老爷炮不知强到哪儿去了。”他爱不释手地摸着滑溜溜的炮管,满怀希望地问张一鸣,“军长,你要把它给我们营吗?”


“这是你们师268团的弟兄们缴获的,当然留给你们。”


曾奎大喜,连声说道:“谢谢军长!谢谢军长!”


“谢就不用了,你只要把敌人的炮楼给我轰掉就行了。这下没问题了吧?”


“绝对没问题。”


“那就好,你马上给我把这座炮楼炸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