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陷入“地狱十年”仍然握着许多王牌:中国快马加鞭

空警200 收藏 0 187

这是“美国梦”行将破碎的十年。这是以9·11事件开场、以金融危机结束的十年,是美国人自二战以来度过的最灰心、最幻灭的十年。尽管我们距2009年底还有几周,但现在已经可以下结论。这是“地狱里的十年”、“算总账的十年”、”梦想破碎的十年”或者说“失落的十年”。随你怎么叫吧——谢天谢地,这十年总算要过去了。

从历史的角度来说,这十年我们并没有发动重大战争,因此说它是“最差的”似乎有些言过其实。但对于那些9·11事件受害者的家属来说,对于伊拉克阿富汗战争中阵亡将士的亲人来说,这又是何其悲切。过去的十年是不堪回首的十年。

随之而来的便是这个大大的问号:为什么?为什么这十年里发生了这么多不幸?是我们运气特别槽糕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但总体而言,我们是自取其咎。

我们马虎轻敌。我们的文化对国内外的警戒信号都不予关注,没有注意到***恐怖主义正向我们发起攻势。

我们贪得无厌。一方面是由于华尔街培养了我们对市场的绝对信赖,一方面是由于管理机构的撤手不管,我们的金融体系遭受重创。

我们自私自利。拿汽车工业来说,劳资双方各有政客撑腰,纠缠不清,丝毫不考虑顾客的利益。

我们玩忽职守。我们的电网亟待改造,我们的桥梁正在坍塌,原因是由于没有集中政府和民众的力量对其进行修复。新奥尔良许多民众溺水身亡就是因为政府未能在“卡特里娜”飓风来临前加固大堤。

几乎就像我们之前所说的:“为什么现在就要把可以推延到21世纪的事情做了呢?”那时我们没有采取行动应对挑战,因而我们现在的遭遇可以说是报应。

经历这一切之后,我们还能说9·11是意外吗?有很多人预见了这一事件,而尤以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约翰·奥尼尔为最。奥尼尔在世贸中心遇袭时遇难身亡,但劳伦斯·赖特的《巨塔杀机:“基地”组织和9·11之路》一书翔实地记录了他的故事。奥尼尔此前曾屡屡向上级发出警告,说“基地”组织正在准备一场大规模袭击,却一次次被孤立,最终不得不离开联邦调查局。另一位著名的预言家是哈佛大学教授塞缪尔·亨廷顿。他在其著作《文明的冲突和世界秩序的重建》中指出,文化和宗教是后冷战世界的冲突根源。虽然亨廷顿并没有特指西方世界和穆斯林世界的冲突,但他的确提出,由于穆斯林世界人口爆炸,宗教原教旨主义兴起,“***文明”与西方世界有不少潜在的矛盾。

如果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地狱十年”的夕阳,那么下一个十年是否会是一片大好局面呢?当然不会。但我们确实也看到了不少希望。我们已经知道了在基础设施、国内外政治、金融市场和公司治理等方面玩忽职守的危害性,因而我们的危机意识也大大增强了。也许正是因此,我们的全国性医疗保健计划首次有望成为法律。

现在我们还不能保证下一个十年会比这个十年好。中国可能仍然比美国发展快,我们的全球影响力可能仍会下降。但重要的是,我们仍然握着许多王牌。我们仍拥有全世界最强大的军队,这意味着我们可以、也必须领导维护世界的秩序与和平。我们在技术创新上仍然一马当先。我们仍是大多数国家效仿的榜样。如果我们记住这些,避免玩忽职守,那下一个十年应当比这个好得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