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活着:湘西土匪 正文 003

大沿帽 收藏 6 1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9.html[/size][/URL] 花信十三。 嫁人十四。 生娃十五。 对于龙虎镇的姑娘们来说,十五岁就是母亲了。 我七八岁的时候,梅花十五六岁。 梅花家的门槛都让前来提亲的媒婆踩矮了,但梅花死活不肯点那个头,梅老爹自然也拿她没办法了,只能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蹲在院子里一袋接一袋地抽旱烟。 然而旱烟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9.html


花信十三。

嫁人十四。

生娃十五。

对于龙虎镇的姑娘们来说,十五岁就是母亲了。

我七八岁的时候,梅花十五六岁。

梅花家的门槛都让前来提亲的媒婆踩矮了,但梅花死活不肯点那个头,梅老爹自然也拿她没办法了,只能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蹲在院子里一袋接一袋地抽旱烟。

然而旱烟抽多了,会咳嗽。

夜里,梅老爹在院子里咳得厉害,我就从床上爬起来,披了件对襟短袖便衣,然后摸到院子里替梅老爹捶背。

我说爹,你能不能少抽两口?

我和菊花没有爹,就跟着梅花叫,梅花叫梅老爹爹,我们也叫梅老爹爹。

一阵猛烈的咳嗽之后,梅老爹猫一样喘着粗气,一抽一抽的。

狗娃,她们睡了没有?梅老爹问。

我说睡了,刚才梅花姐的左腿还挂在我的身上呢,我拿开了,也没见醒。

我和梅花在一张被窝里睡了七八个年头,而且还在睡。

当然,一起睡的,还有菊花。

每天晚上,我就像棍子一样插在她们中间,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一天天长大,木板床似乎就越来越小,越来越拥挤了。特别是梅花的胸脯肿胀起来之后,木板床更是变得拥挤不堪了。梅老爹好几次想让我到他的房间里去睡,可我就是受不了他被窝里头的那股旱烟味,呛得要命。

梅花的胸脯之所以会肿胀,都是让李铁蛋给气的。

梅花这么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对了,李铁蛋是铁匠铺李瘸子的独苗子。

李瘸子人么,长得跟梁山好汉李逵似的,整天在铁匠铺里抡大锤打铁,壮得像头水牛。但他的右脚不好使,走路打铁都得踮着脚跟。据说他的脚后跟挨过官府的枪子,黄豆大的一粒铁砂嵌在关节里,没有办法取出来。

李瘸子年轻的时候,在湘西一个叫麻田铺的小镇上给土匪打造枪械,有次试枪时,枪走了火,不偏不倚打烂了一个大户人家儿子的卵蛋,官府要来抓人,他只好连夜拖着大肚皮的婆娘往龙虎镇跑,还没到龙虎镇境内就动了胎气。

李铁蛋刚从婆娘的裤裆里钻出来,李瘸子就把小家伙的腿提起来了,见是个带把子的,更是欣喜若狂,对着倒在路边的婆娘忘乎所以地喊:老子日你娘的,还真是个带把的种哩,哈哈,老子这回后继有人了!然后又忘乎所以的亲小家伙的小鸡鸡。直到小家伙一泡热乎乎的尿全撒在他的嘴里,他这才意识到,官府的人快要追上来了。他忘乎所以的喊声引来了追捕他的人。他赶紧咬断脐带,然后抱起婆娘和娃崽,拼命地往龙虎镇境内跑去。

湖南与贵州的界碑就立在雷公山的山梁上,是块两三尺高的石头,旁边有一棵高大挺拔的黑心树,就在李瘸子左脚跨过那块石头右脚刚抬起的刹那,身后的枪“嘭”地响了,他抱着婆娘和娃崽顺势从山梁上滚到了贵州境内,一直往山下滚……那以后,他走到哪都得踮着右脚,后脚跟再也不能落地了。

李铁蛋小时候不叫李铁蛋,叫李大个。

李瘸子觉得自己的种就应该像自己那样,高高大大的。然而李大个长得跟秤砣似的,七八岁了就晓得喊声娘,连声爹都喊不准,总是把爹爹喊成爷爷。

这娃崽是不是自己的种?

李瘸子没少问过婆娘哩。

刚开始,婆娘忍气吞声,没说什么,李瘸子以为婆娘理屈,更是刨根问底,张三李四王五……尽选麻田铺的矮子问。

婆娘就火了。

婆娘说,好你个李瘸子,这娃头一泡尿就让你这头驴当水喝了,屁股也没拍一下,这娃没哭,哪里长得大?还有,咬脐带的时候,你这头驴也不比划一下,脐带短得像鸡巴,还没过娃的膝盖呢,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再说,你自己的种不好,回头倒怪起我偷人来了,这日子没法过了……然后呜呜地哭。

婆娘越哭越觉得委屈,最后骂李瘸子是驴蛋,是孬种。李瘸子哪受得了那气,揪着婆娘的头发就是一顿毒打。哪想婆娘挨打后想不通,在一个微雨的清晨投龙潭自尽了。

龙潭是龙虎河尽头的一个怪潭。

怪就怪在,几丈宽的一条龙虎河绕过龙虎镇后,注入潭里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龙潭的中央有个水缸大的漩涡。这个漩涡每月要出现两次,每次要持续一炷香的时间,直到潭底的岩石有所裸露,一条巨大的水龙复又从潭底腾空而起,然后从半空中跌落下来,有如珍珠落在盘子里一般,整个过程伴随着巨大的吞吐之声,虎啸龙吟,惊心动魄,而且场面也十分壮观。

说到龙潭,龙虎镇的人没有哪个不是胆战心惊的。

潭中那个没有底的窟窿,不知吞噬了多少人性命。

大伙都说,龙潭是地狱之门,从这里,可以进入十八层地狱。


女大当嫁,男大当婚,

天地合和,家发人兴。

做人要本分正经——

莫过路相挨,嫖眼传情;

莫摸摸掐掐,鬼打鬼混;

莫撩妻弄妇,乱搞奸情。

屋檐滴水,落地有痕,

粑落糠桶抖不了——

得到证据,抓到把柄。

装进猪笼,永沉潭底。


这是龙虎镇的老规矩。

龙虎镇上的痴男怨女要是干了那种伤风败俗丢人现眼的事情,坏了规矩,就会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族人就会把这对痴男怨女装进一个猪笼扔进龙潭,他们的生命就会被突如其来的漩涡吞噬。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