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漫道 正文 祖传绝技(2)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4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URL] 祖传绝技(2) 老范的真情流露,也感染了赵子军。赵子军红着眼睛用力地拍着老范的后背说道:“如果不把你当作兄弟,如果咱们尿不到一个壶里,我赵子军早就打退堂鼓了。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你收留了我,咱们什么都不用说了,一起努力。用你的话说,我们这么有才的人双剑合璧,如果活不出个人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


祖传绝技(2)

老范的真情流露,也感染了赵子军。赵子军红着眼睛用力地拍着老范的后背说道:“如果不把你当作兄弟,如果咱们尿不到一个壶里,我赵子军早就打退堂鼓了。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你收留了我,咱们什么都不用说了,一起努力。用你的话说,我们这么有才的人双剑合璧,如果活不出个人样,真他妈没天理了!”

老范放开赵子军,抓起桌子上的那把零钞,撒开丫子就往外跑,边跑边回头对赵子军说道:“咱们庆祝一下,一定要庆祝一下!”

老范买回了两盒烟,两盒三五烟。

赵子军揣起一盒说道:“其实,我早就戒了。收起来,给民工兄弟们抽!”

老范点上了一支美美地抽了一口,缓缓地吐出几个烟圈,一脸运筹帷幄之色道:“取个名字,为咱们的新公司取个名字!”

赵子军笑爆了:“来点儿新鲜的成么?务实一点行么?咱现在是美容美发流动服务站,不能叫公司,你是不是还想找个教授扇你一耳刮子?”

老范撇撇嘴:“徒弟这不是激动得么?这样吧,师傅,就用您原来取的那个名字,咱们叫他老兵理发站!”

“行,这名字听着亲切,民工也能看得懂。”赵子军大手一挥说道。

两个人说干就干。第二天就把工具采购齐了,一个提着塑料袋,一个拿着脸盆和凳子,穿街过巷、叮当二五地往工地开拔。

老范果然是交际的高手,只要心里有底儿的事,再加上他那张能把死人吹活了的三寸不烂之舌,所有的事情都变得很简单。

兄弟两个到了一个正在建设的工地,放下家伙,老范就跑去打听到了工头,然后左一个大哥,右一个老总地叫着,完了愣是把那个工头给忽悠到了赵子军的面前。

这个工头也是个神人,估计工地上整天没个乐子,这会儿又闲得蛋痛,指着老范对赵子军说道:“你给我把他整个朋克头出来,等会中午我就帮你们去组织民工。咱们有十多个工地,民工加起来好几千人,有一半在你这儿理发,这个月的活就够你们忙的了。”

老范大喜过望,这家伙根本就不懂什么叫作朋克头。赵子军却是一脸为难,愣愣地看着老范。

“师傅,您就把绝活儿亮出来吧,让咱们的老总好好开开眼!”老范一边打开塑料袋拿出围裙往身上套,一边说道。

赵子军看了一眼笑眯眯的工头,上来俯在老范的耳边小声地说道:“你知道啥叫朋克头吗?就答应人家。”

老范满不在乎地说道:“管他是什么造型,只要别给我脑袋钻几个窟窿就成!”

“好!”赵子军说道:“等会你别哭就成!”

老范套好围裙,把凳子拿给工头说道:“您别着急,我这师傅江湖人称小李飞剪,动作快,活儿干得也细。只要您能想出来的头型,他都能在十分钟之内给您整出来!”

赵子军摇摇头,哭笑不得。那工头也是忍俊不禁,突然就喜欢上了这个吹牛不打草稿的年轻人。

赵子军有一年多没拿过剃头刀了,加上工头在这压阵,多少有点儿小紧张。一上去,就把老范的后脑勺扎了一下,老范痛得差点儿叫出声来,但这家伙忍耐力超强,脸上还是挂着笑。

赵子军这手理发的祖传绝技,果然不是盖的,三下一推,立马找到了感觉。不过三分钟,老范的朋克造型就出来了。这工头捂着肚子笑弯了腰。

老范感觉自己的脑袋凉风嗖嗖,立马就明白了啥叫朋克头,心里那个悔啊。赵子军也是第一次给人理这种发型,理完了自己也笑得不行,拿出镜子递给老范。老范晃着脑袋左照照右瞅瞅,心里叫苦不迭。

工头说话了:“不错,这手艺不开理发店算是白瞎了。”

老范听工头赞扬,忘了发型带来的不快,心里乐开了花:“那什么,大哥您也来感受一下,咱们不收您钱,等会儿理完了,我给您再做个按摩。”

工头手一挥:“不用了!我这平头没什么好理的。这样吧,你跟着我去工地上转一圈,我帮你们打打广告。”

老范乐得差点儿没蹦起来。拾掇完头上的碎发,就要跟着工头走。

赵子军在后面急得叫道:“等下,我把你中间那撮也剃了吧,整个秃瓢也比这个好看!”

老范满不在乎地拍着脑袋:“不用,咱这就是个活广告!”

老范跟在工头后面走进了工地,一边走一边大声地吆喊:“来,看一看瞧一瞧啦,理发三块钱,理不好不要钱啦!”

工头走在前面,也跟着喊道:“中午吃完饭,要理发的都去工棚门口,咱们请来了两个国际理发大师,专门为兄弟们服务的!”

那些干活的民工全停下来看热闹,看到老范这造型都乐开了花,有几个在脚手架上的民工差点儿就笑颠下来了。还有两个抬着钢筋的民工,放下钢筋就冲过来,在一群民工的起哄下,一个与老范一般大的年轻民工两只手抱着老范的脑袋就开摸,边摸边哈哈大笑。

“怎么样?手感不错吧?”老范不急不恼,掏出三五烟,见者有份,还主动伸出脑袋让人去摸。

赵子军也跟了过来,远远地看着老范被一群人戏弄,眼睛突然就红了。这个大兵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高兴、辛酸、还有那么一点儿屈辱的味道。

老范在工地里走了一圈,一路哼哼着跑到了赵子军的身边。

“师傅,咱们要发达了,这工地上至少有两百个人,同志们的士气都很高昂啊,咱们好好准备一下吧!”老范乐吱吱地说道。

赵子军有点伤感地说道:“范哥,委屈你了!”

“有什么啊?古人都能受胯下之辱,咱不就是被民工兄弟们摸摸脑袋吗?犯不着计较!”老范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赵子军知道,老范的心里并不好受。但这兄弟的确能忍辱负重,这是他赵子军无法比拟的。老范是个能干大事的人,赵子军早就这样认为。

正如赵子军所料,这些可爱的民工第一次感受到了尊重,他们中间的多数人甚至有半年都没有理过发。中午一下班,有些人甚至午饭都顾不上吃,早早的就来排队。

老范目测了一下,起码有五十个民工在排队等着,而且陆陆续续还有人往这赶。第一个理发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民工,他对赵子军和老范说道:“我们这些人,个个都要理的,你们也不用着急,一个一个来,中午没时间就晚上,今天理不完,明天再来,一定要帮他们理完了才能走。”

老范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和赵子军一商量,大声地对在那排队的民工说道:“中午最多只能理到十来个人,我们会在这等着你们。咱们今天特惠酬宾,理一个两块钱!”

工头不知道啥时候,挤到了前面对民工们说道:“都别急,理完发自己去洗洗,这样就快一些。下午上班也可以理,到时候我来安排,一次来两个,第一个理完了,回去叫人。记住了,不准都往这跑,叫到谁谁过来!”

这天从早上十点多到晚上十点多,整整十二个小时,赵子军除了吃饭上厕所,一刻也没有停歇,理了一百多个。晚上收摊的时候,那些没赶上的民工,千叮咛万嘱咐,明天来早一点。

两百一十多块钱,这是他们第一天的劳动成果。晚上回到住处,赵子军一头扎在床上,两只胳膊已经抬不起来了。

老范炖了一锅冬瓜排骨汤,几乎喂着赵子军吃下去。然后坐在床前不停地给赵子军的四肢按摩。

凌晨三点多,赵子军醒来,发现老范两只手放在他胳膊上,已经伏在床上睡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