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 正文 二、攻占奉天

青霞 收藏 6 1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8.html[/size][/URL] 二、攻占奉天 (1)、 十九日凌晨,两股鬼子兵奉关东军命令向奉天城的大北门、大西门、小西门进发。迅速占领了沈河、和平等市区。日本兵向过路的行人疯狂射击,他们冲进俱乐部、商店、工厂、银行,也不管是当官的还是百姓,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一时间,奉天城一片狼籍。脑浆、肠子、心肝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8.html


二、攻占奉天

(1)、

十九日凌晨,两股鬼子兵奉关东军命令向奉天城的大北门、大西门、小西门进发。迅速占领了沈河、和平等市区。日本兵向过路的行人疯狂射击,他们冲进俱乐部、商店、工厂、银行,也不管是当官的还是百姓,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一时间,奉天城一片狼籍。脑浆、肠子、心肝都给挑了出来,老百姓处在刀光血影之中,那股腥臭味久久散之不去。好端端一个奉天城沦陷了。


警察局长黄显声接到不抵抗的命令,正在那里拍桌子生闷气。下属警官走了进来:“报告局长,小日本打进来了,东北军没抵抗,奉天全城沦陷。局长,人家东北军都撤走了,咱一个警察,烧火棍也不能当枪使呀,我看咱也撤吧。”

他还想说下去,看见局长拿眼睛瞪他,赶紧把没说出口的话给咽了回去。

“东北军能撤,咱也能撤,老百姓能撤吗!你爹不是老百姓,还是你娘不是老百姓?放下他们不管还能算是个人吗!再说这些混帐话我毙了你!”黄显声豁地站起来:“传我的命令,全城警察就是提着脑袋也要给我抵抗,他们不打我打,打他个狗日的,谁他妈手软谁是孬种!”他抽出盒子枪朝天就是两梭子:“全体给我集合,誓死保卫奉天城!”


黑旋风接到局里电话,叫他保护市区的百姓撤出奉天。他赶忙把惊慌的百姓积聚到一起,叫黑豹带着他们躲到郊外去,自己带着警察弟兄留下来抵抗。

黑豹带着乡亲们从大西门走了。

一路上看见小鬼子抓老百姓,不听话就杀。黑豹和小胖子让乡亲们走在头里,他们警戒着后面,直到乡亲们钻进了皇姑屯苞米地里,小鬼子找不到了他们才赶了回来。

黑旋风的火气上来了,就是死也要守住地盘,这里还有没来得及转移的乡亲老百姓,他不能不管,随即集合弟兄们:“都他妈子弹上堂,咱们效忠的时候到了。”弟兄们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轰轰的炮声越来越近,转眼小鬼子冲过来了。

“杀呀!”弟兄们一溜烟儿冲向小鬼子,展开了肉搏战。毕竟他们才三十几个人,最后只剩下了黑旋风和小毛,其他弟兄们都战死了。小毛杀红了眼,端起刺刀接连刺倒好几个小鬼子。黑旋风也杀了过来,掩护着小毛。

“队长,你赶快撤!去找黄显声局长,不要管我。”说着小毛捂着胸口也倒下了。黑旋风望着死去的弟兄心如刀绞,心肝肺都被挑了出来,惨得很。他一愣神儿,又有一股小鬼子杀了过来,黑旋风赶紧隐蔽。就在这紧要关头,过来一个蒙面人拽着他就走:“快跟我来!”

“兰彩,怎么是你!”

她没言语,带上他窜上房沿飞快的走远了。黑旋风摆脱了鬼子的纠缠,他没心思恋战,直接去找黄显声局长。

小鬼子把警察局围得水泄不通,集中火力向办公大楼猛烈射击,坦克车把警察局的院墙撞开一个口子,小鬼子成群结队地杀进来。

黄显声带领弟兄们边打边撤,和小鬼子在大街上展开巷战。老百姓在枪林弹雨中给他们送水送饭、抬伤员。

奉天城多处民宅被火炮袭击,房屋倒塌、火光冲天。侥幸逃出来的老百姓被日本人抓住,扒光了身子,活生生地绑在树上,给小鬼子当活靶子用。有的当场被刺死在马路上。大道两旁站满了鬼子兵,肆无忌惮地向行人开枪。日本浪人和士兵凶巴巴地抢商店、占洋行、砸金店、盗古董。凡是值钱的东西,他们统统的一扫而光。

黄显声他们打光了最后的子弹,就和鬼子撕打在一起。

一个黑衣警察甩开外套扑了上去,简直都杀红了眼,顺手拣起大刀片,猛地向鬼子砍去,鲜血崩得他满脸都是,他怒目圆睁,扬起大刀片上下翻飞,接连又砍倒几个鬼子。鬼子兵嗷嗷嚎叫着地向他冲来,他又是一阵猛砍,又撩倒一大片。他把看家的中国武术应用得淋漓尽致,小鬼子在他面前只有挨打的份儿。他就是赫赫有名的黑旋风,须臾间,几十鬼子被他打倒一大半儿。

奉天城里一片大乱、横尸遍地、血流成河。侥幸活下来的老百姓携老带小地逃向郊外。有的连夜挤上火车逃往关内,走上了背井离乡的路。

(2)、

许老泰有个老儿子,乳名小顺子。他常在姥姥家住。

许老泰娶了三房姨太,大姨太生了个男孩,产后不久就疯了;二姨太生了一个女娃,因为难产过世了;小顺子他娘是许老泰的三姨太,生下小顺子,得了产后风也走了。算命的说许老泰是白虎星,命硬着呢,不光克老婆,连儿子他都克。没办法就给老儿子起名小顺子,说是能一顺百顺。

出事那天晚上,一夜的枪炮声把姥姥家的人都惊醒了,哪见过这阵势,害怕的不得了。姥姥紧紧地把小顺子搂在怀里,叫他不要怕,可姥姥的心直打卜楞鼓,怦怦跳个不停……

没多大工夫就有人来砸门。哗啦一声,门扇给砸开了,小鬼子端着刺刀逼着姥姥一家老小,翻箱捣柜把值钱的东西全都给翻走了。就连姥姥手脖上戴的银手镯也不肯放过:“吆细,你的,把它的摘下来,统统的归皇军的有。”

姥姥哆哆嗦嗦地给他摘。白拿人家的东西,小鬼子还来个不耐烦:“巴嘎!”喀嚓一刀竟把姥姥的手砍了下来。姥姥一声掺叫昏死了过去。

“连个老太太都不肯放过,我和你们拼了!”小顺子二姨扑了上去。

“花姑娘的吆细,大大的好!跟皇军的游戏游戏。”说着,几个鬼子兵蜂拥而上,凶狠很地扒光小顺子二姨的衣服,拽进柴房里。十几个鬼子兵轮番地施暴,好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鬼子兵还嫌不过瘾,竟把房门封严,点了一把火,把她活活烧死在柴房里。

门外道边的树上吊着几个赤条条的人,男的女的都有,小鬼子拿手里的刀在他们胸前比划着,要挖出他们的心。那个日本少佐岛本津六叫来一个鬼子兵,哇啦哇啦一阵,也不知道说些个啥。那鬼子兵刀吓吓怕怕地站在那里不敢动弹。

“你的,把他的杀死。软弱的不行!”岛本津六拉过小顺子。

“我,我,我只会做生意不会杀人。”

“巴嘎!你就是这样为天皇效命的吗!”岛本津六转过头来:“松本明太郎,你俩协和嘴巴的干活!”

岛本津六大声吼着,看着他俩打协和嘴巴。

“哈咦!”“哈咦!”满是日本武士道的精神。

(3)、

岛本津六凶狠狠地从鬼子兵手里抽出一把大刀递给松本明太郎:“你的,杀死他们,给士兵们做做样子。”

松本明太郎接过大刀:“哈咦!”

“这才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军人。”岛本津六好一阵得意。他们放开几个被绑着的百姓,让他们逃跑,接着又让刚入伍的鬼子兵追上去,一个一个地砍死,再把他们的耳头割下来回来交差。日本人叫它实战训练,以为这样就能训练出大日本军人的威风。岛本津六差人数着割下来的耳朵,看杀了多少支那人,好记功领赏。

“你的,日本军人的不是。太软弱了!你的不会杀人吗?”岛本津六把那吓吓怕怕的鬼子兵拉了过来:“你的,把这个小孩的杀死!”他指了指小顺子,阴险地笑着。

一个老奶奶急切地把小顺子拽到她的身后:“孩子,别怕,有奶奶呢。”

小顺子躲在老奶奶身后直打哆嗦,真的好害怕,寻思着这下可完蛋了,肯定是活不成了,自己的小命保不住了。他把老奶奶的衣襟拽得紧紧的。

小鬼子又推搡着十几个老百姓走过来,叽了哇啦的骂着,走到大伙跟前停了下来,大枪托子猛的地向他们膝盖砸去:“巴嘎,跪下,统统地给我跪下!”明晃晃的刺刀对准他们的脑门儿。

“太君,放过我们吧,家里还有七十岁的老娘啊。”有的象捣蒜似的跪地磕头求饶,真没骨气。

小鬼子哈哈冷笑,根本不听那一套,端起刺刀把他们的衣服挑得一条一条的,脑门子也给划出了血。在总目睽睽之下,还把拉来的姑娘强行轮奸,完事后又一个个刺死,砍下脑袋,把血淋淋的人头挂在电线杆子上。

突然身后响起一连串的枪声,鬼子兵接连倒下好几个。大伙睁大眼睛望去,一眼就看见过来好几十个身穿警服的人,这才把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放了下来,觉着这下可有救了。只见他们二话没说,麻利地解开乡亲们身上的绳子:“乡亲们快走,有亲的投亲有友的靠友,逃命去吧。”

“长官,我们连衣服都没了,房子也烧了,还能上哪儿去呀!”

那个长官同情地扫视了大伙一眼,利马脱下自己的衣服,警察们见状也脱下外衣给乡亲们披在身上,又从鬼子身上扒下几件衬衣扔过来:“乡亲们穿上快跑,鬼子占了咱奉天城,你们逃命去吧,能跑多远是多远!”乡亲们感激地直掉眼泪,楞了一下神儿,穿上衣服纷纷向城外逃难去了。

只有小顺子吓得胆颤心惊,浑身打哆嗦,无助地望着警察叔叔呆呆的站在那里。

“孩子,还楞着干什么,快逃啊!”

“叔叔……”小顺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下子扑在警察叔叔怀里大哭起来。

“孩子,你的亲人呢。”他急切地问。

“死了,他们都死了。”他指着被烧的房子和倒血泊里的大爷大伯:“他们都让日本人给杀了。”泪水不断的涌出他的眼眶。

那警察咬着牙根,冲还在傻站着的乡亲们说:“乡亲们赶快逃命吧,这仇有我们警察替你们报。你们快走吧。”他蹲下身,把唯一又肥又大的毛衣脱下来披在小顺子身上:“孩子,跟我走。”说着把他抱起来就走。

“我要去找爹爹。”

“孩子,你爹爹他叫啥名,你知道这会儿他在哪吗?”

“爹叫许老泰。”

“许老泰!你是东顺城许老泰的儿子?”

“是的,爹爹会武功,我姐姐和我黑虎哥也会,我叫他们打鬼子,好给姥姥、二姨报仇!”

“孩子,你还小,这会儿也不是报仇的时候,赶明儿叔叔替你报这个仇。你爹那也不会安全,就听叔叔的,叔叔给你找个最安全的地方。”

警察叔叔背着小顺子急急忙忙地奔跑着,穿胡同走小巷,遇到鬼子就打两枪,总算来到了一个破庵里。

“叔叔,到这里干啥,这不是女人呆的地方吗?”小顺子问。

他没言语,叭叭敲门,这兵荒马乱的尼姑庵也关了门。

只见一个尼姑欠个门缝儿,奇异地打量着他。叔叔的目光也很奇特,难道他们认识?我好生纳闷。

“阿弥陀佛!施主,请吧。”她显得冷冰冰的,一点表情都没有。

“兰彩,现在小鬼子占领了奉天城,可苦了百姓。我把这孩子交给你,你好好照顾一下,我还有事,来不及了。”

她没言语。依旧面无表情,双手合十,心里默默在祈祷。

“拜托了。”那叔叔回头深情地凝视着她。他是想走,可是见了她心里就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他多么想好好地多看她几眼、和她多说上几句话。他俩就那么互相凝视着。不行,得马上去打鬼子,还有那么多乡亲等着啊,那叔叔猛一转头跑了出去。

“阿弥陀佛!”她打着单手掌领小顺子走进庵内。

小顺子恋恋不舍地望着警察叔叔:“叔叔,小心哪,我等你回来……”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