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突击手 正文 128、名副其实的土窑

幸运特快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9.html





就在这时,路易手里的对讲机响了,原来是亚当找他。路易跑出去一段路,尽量听清楚点。亚当告诉他,他们的向导好象打听到了,有人说过,早晨哈迪他们出去的时候好象不是走的这个方向,现在他们走的方向和那个方向差不多正好是180度。

龙泽飞狠狠一跺脚:“我真想一脚踹死他!白白浪费了一整天的时间!”

路易气呼呼地冲过去,一把拉开还在争先表现自己愤怒的民兵,大声对法哈勒喊道:“赶紧回去,好好审讯,这家伙早晨根本不是来的这边,他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得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他到底把你弟弟弄到那儿去了!”

法哈勒这下更加生气,要不是路易拦着他,他可能直接就把那个说谎的家伙咬死了。这些阿拉伯人体格还真壮,路易一个人有点控制不了他,更要命的是,从旁边冲过来的其他人又接着打起来,那个家伙这次是真的惨叫起来,龙泽飞简直不敢想象,一个人能发出这种声音。

龙泽飞大怒,一把把那些家伙全都推倒了,龙泽飞骂道:“打什么?要杀人灭口吗?你们那个人打死他,那个人就是他的同伙!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要把哈迪送给别人当人质,到底是什么人把基地的人体炸弹带到小镇里边的!”

这句话把所有人都镇住了,这些人不敢伸手打这个奸细了,不过,所有人都哆嗦起来。但是看起来不象是吓的,象是气的,因为他们还从来没有想到过龙泽飞说的这种情况,要是那样,那么这就不是这个把哈迪弄丢的家伙一个人的事了,这里边还有一个组织呢!

他妈的,是谁出卖我们!

这次汽车再走起来就不是那么慢了,路易把车开得飞一样,龙泽飞真服了他了,在这么黑的黑夜里边,才开过那么一次,他怎么就把路记得这么熟!

没一会,他们已经回到了小镇上,小镇上早就翻了天,小广场上灯火通明,刚才龙泽飞他们来的时候没见过的人不知道从那儿冒了出来,把广场围得人山人海。到处都是“哇哇”乱叫,一连串的阿拉伯语响成一片,真是难听死了。一看到龙泽飞他们回来了,两边不知道伸过来多少只手到车上来打那个奸细。

龙泽飞气得大骂:“都住手!打死了上那儿救人去!”

可是那些气得发疯的老娘们那管他说什么,整个车上的人都遭了殃,那个奸细被押在车厢中间,其实不怎么能被外边的人碰到,龙泽飞他们这些在外面坐着的人却饱饱地挨了一顿好揍。

法哈勒本来就恨得牙根都直了,现在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举起枪朝着空中就扫了一梭子,他大喊:“都别乱,听专家的!所有人都给我到那边排队,今天我非把奸细都找出来不可!”

法哈勒是负责武装的,本来就有威信,现在是战争状态,这样负责武装的人的社会地位就更加大幅度提高了,所以法哈勒一发火,所有人都不敢出声了。

龙泽飞迅速跳下车,和从另外一边下车的路易两个一边一个把那个奸细架了起来,朝法哈勒他们家的大房子走去。法哈勒朝人群大声叫骂了一阵,回头一看,发现龙泽飞和路易已经进到房子里边去了,马上从后面跟上,但是他也不是饭桶,在进门之前命令他带来的一个人看好大门,不许放一个人进去。

龙泽飞他们架着那个奸细到他们到过的那个大厅去,法哈勒从后面赶上来,连声说:“跟我来,咱们到后边去!”

龙泽飞和路易也不认识路,反正他们知道,象这种控制一个部族几十年、几百年的长老家里,肯定不会那么简单,一定有隐秘的所在,所以他们只管在后面跟着。

法哈勒带着他们来到了后面,后面接连是几所大房子,比前面龙泽飞他们刚来的时候接待他们的那个可是大多了。龙泽飞心想,就凭他们家这样的土皇上,怎么可能住那么穷嗖嗖的小屋子,看看,这就暴露出来他们家的老底了吧!

又过了几个黑乎乎的门洞,龙泽飞一晃之间,好象看见前面几个是他们女眷的房间,后面是干嘛的呢?

法哈勒一刻不停,就是一通急走,龙泽飞在后面紧跟,终于到了一个狭窄的天井里边。伊拉克不管怎么说,也是到处是沙漠,所以他们的房子有强烈的阿拉伯特点,全都是土房子,窗口又高又小,这是利用自然空气流动当空调的原理,尽量调动空气对流。

但是看上去全都是灰尘暴土的,让人不敢靠近。到了这儿,法哈勒好象松了一口气,上前打开了一个小门,示意龙泽飞他们把俘虏扔进去。

龙泽飞和路易把俘虏扔进去,自己也走了进去,到了里边一看,里边墙上栓着铁链,地中间架着炉子,看来这就是他们部族内部机密刑讯的地方了,真是名副其实的土窑啊!连龙泽飞这样的人转了这么半天都转晕了,关到这儿的人大概让跑也跑不出去,只能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等死了。几百年来,不知道多少人在这种地方被处死了。

法哈勒进去之后,大声叫了一声,一个小门一开,从里边出来了一个大胖子,这个人一看来了人,跟法哈勒打了个招呼,法哈勒没理他,那个人就上前把俘虏拎起来,朝墙上一推,“哗哗”几下子就把那个俘虏绑到墙上。那个俘虏也不知道人家要怎么收拾他,但是情知道没好,只是惨叫,叫得都没有人声了,可是那个绑他的人和法哈勒根本就象没听见一样。

法哈勒伸手拨了一下火,炉子里边的火苗“呼”地一下窜了起来,黑乎乎的小屋子里边立刻亮堂了许多。法哈勒走到旁边,伸手拿起一个瓶子,朝炉子里边一倒,瓶子里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倒到火上,火苗顿时窜起半米多高,整个屋子亮得跟白天一样,从窗口吹进的秋风带来的寒意立刻飞得无影无踪。

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人说话,龙泽飞和路易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法哈勒做完了这一切,才回头坐到墙边的椅子上,招呼龙泽飞他们也坐下。看来他是没有事了,大概刑讯是那个胖子的专业。

胖子也不说话,几把把长袍扒了,露出了鼓鼓囊囊的大肚子,从胸口到肚脐眼满是黑乎乎的毛,看得龙泽飞一阵恶心。胖子从旁边的墙上拽下来一个铁钳子,插到炉子里,然后抱着膀子往旁边一站,就等着钳子烧红。

那个俘虏看着胖子在忙活,当然明白这是给他准备的,看得眼珠都鼓出来了,飞快地说着什么,龙泽飞也不懂他在说什么,回头看看法哈勒,法哈勒跟没听见一样,就等着胖子动手。

龙泽飞皱着眉头看着,不知道他们要用多长时间,听着外面广场上的狂叫,龙泽飞有些着急。

这炉火还真够旺,很快胖子就抓起铁钳,简单直接地朝那个俘虏身上一插,这个胖子果然是身大力不亏,就这么一下,烧红的铁钳就直接插进了那个俘虏的肚子,俘虏短促地惨叫一声,但是马上就停下了。接着就全身颤抖,一声不出了。

这时法哈勒才上前用阿拉伯语问话,那个俘虏牙齿“格格”作响,说什么龙泽飞和路易更是听不懂了。

可能法哈勒觉得还是不满意,冷笑一声,后退了一步,那个胖子马上上前轻轻拧了一下铁钳子,那个俘虏愣了一下,然后才大叫起来,从这开始,他的叫声就一直没停过,只是有时大,有时小,龙泽飞借着熊熊的火光,清楚地看到,一股黑色的油,顺着那个俘虏被铁钳捅开的肚子迅速流了出来。

法哈勒又用打嘟噜的阿拉伯语连声追问,那个俘虏就是大声小声地叫唤,好象在翻来覆去地重复一句话。龙泽飞看着他那个样子,皱着眉头问路易:“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他能说实话吗?”

路易淡淡一笑:“应该行了,这个家伙有点小聪明,可是不是那么坚强的人,一到了这儿,他就崩溃了,大概开始说实话了。”

龙泽飞对这种惨叫声和那个胖子的手法实在觉得腻歪,就上前对法哈勒说:“他在说什么,咱们来点干脆的,不要耽误时间。”

“他说,他和哈迪一起出去的时候,哈迪要采集一些草药,这是我父亲要求的,他因为吃了家里坏了的椰枣,肚子疼,就让哈迪一个人过去,自己拉屎去了。后来就再也找不到哈迪了。等到他再找的时候,就听见有枪声,当时他实在害怕,就没敢再找,自己就回来了。因为怕我责怪他,就没敢说。”

龙泽飞也气得要命,原来是一个怕死鬼,为了推卸责任,就撒下这么大的谎,耽误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现在想找也没地方找去了。可能当时他去找的时候,小孩儿还没丢呢!

可是龙泽飞不能象法哈勒那样只管向这个失职的家伙出气,他对法哈勒说:“说这些全都不重要,现在要知道的是,他把孩子弄丢的确切地点是什么,咱们需要线索呀!”

法哈勒狠狠咬了一下嘴唇,知道自己又发傻了,又用吼叫一样的阿拉伯话问失职的家伙。这次那个家伙回答得挺快,法哈勒哼了一声,对那个胖子摆摆手,那个胖子粗着嗓子吼叫了几声,法哈勒瞪着他骂了几句,那个胖子才挺不乐意地把那个失职的家伙从铁链上解下来。

法哈勒转身对龙泽飞他们说:“我知道那个地方了,咱们马上去找。”

龙泽飞指着那个受伤的人说:“他这样能带路吗?可能走到一半他就得完蛋。”

法哈勒对那个胖子说:“把他带出去,我要把他烤成炭渣!”

黑胖子狞笑着把软成一堆倒在地上的家伙拎起来,法哈勒在前面带路,龙泽飞他们又回到了广场。

到了广场上,龙泽飞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种场面他还从来没有见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