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3.html


(喜欢本书的读者请为我投票,如果对我的小说有什么意见或建议可以在留言板里提出,我会虚心接受,并在以后的创作中改正,谢谢大家的支持!——短剑刺客)

特种大队的训练场上尘土飞扬,一排排长秦雨正带着队员们进行格斗训练,一群光着膀子露出一身腱子肉的特种兵在沙坑里正热火朝天地对打,秦雨拍了拍土走出了沙坑,注视着正在训练的队员们。

一班长李晓飞正和班副刘凯两人在一起练着格斗,李晓飞一个正踢将刘凯踢飞在了沙坑里,两人对视了一眼嘿嘿的乐了,但两人的举动却被秦雨逮了个正着,他的脸沉了下来冲着正乐着的两人喊道:“李晓飞,你小子是不是韧带没拉开要我重新帮你拉一次,还有你刘凯,你小子跟他演戏呢,腿没踢到位也能把你踢飞,你唬谁呢,用不用我来踢你两脚?”

被排长训了一顿的李晓飞和刘凯立马没了笑容认真地训练了起来。

沙坑里尘土飞扬,特种兵们却丝毫不在乎这些,仿佛一群孩子在沙坑里越是扑腾就越是兴奋,每天重复的训练仿佛正是因为有这些漫天飞舞的灰尘才让他们不觉得单调。

秦雨伸了伸腰正要走回沙坑,一辆猛士越野车和一辆依维柯“吱”的一声停在了他的身边,车上跑下来了一个拿着文件的战士,“秦排长,大队长命令你立刻带领一个小组前往A地区,有紧急任务,这是任务简报。”战士将简报塞到秦雨手里便走。

秦雨拿着简报冲着打得正欢的李晓飞喊道:“李晓飞,马上带着你的班上车。”说完便向一旁的依维柯跑去。

“一班的都快上车,快快快!”李晓飞抓起训练服带着一班跟在秦雨后面上了依维柯。

所有的装备都事先放在了车里,队员们迅速的上了车,依维柯车后冒出了一股黑烟飞快的朝营区外驶去。

车上,战士们的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大家都迅速地穿着自己的装备、检查枪械、调试单兵电台……已经执行过多次任务的他们对于这些步骤都已经非常熟悉,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议论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因为队员们知道他们的职责就是执行任务,至于任务是什么对于他们并不重要。

副驾驶座上的秦雨打开了任务简报,简报上的“机密”两个字显得格外醒目,一伙由境外大毒贩蛇王率领的武装毒贩于近日将通过A地区进入我国境内,人数15人左右,携带突击步枪、冲锋枪等轻武器,任务:抓捕蛇王,没收毒品。秦雨看完简报并没有惊讶,抓捕毒贩子对他来说已经是常事了,由于驻地离边境较近所以他所在的特种大队时常会被派往边境执行抓捕毒贩的任务,他已经执行了多次这样的任务,每次的任务他都能圆满地完成,他也因此多次立功,对于这次的抓捕任务他信心十足。

秦雨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按着胸口单兵电台的送话器对后车厢里的李晓飞说道:“猎犬,通知大伙做好准备,五分钟后下车。”他的声音很沉稳。

“明白。”耳麦里传来了了李晓飞的声音。

车在一个偏僻的山沟里停下了,秦雨带着一班的十个战士迅速地下了车,最后一名队员的脚刚离开车厢依维柯便飞快地驶离了,从现在开始他们必须步行至A区。夜幕开始降临,远处的山脉若隐若现,仿佛预示着那里的危机四伏。

集合完毕,秦雨对着队员们开始通报命令,“接上级指示,有一伙武装毒贩正准备从A地区入境,携带有突击步枪等轻型武器,上级命令我们消灭这股毒贩收缴毒品并抓住他们的头领蛇王。”

秦雨将蛇王的照片交给队员们传阅,队员们迅速的将照片上的人脸记到了脑子里,很快就将照片传回了秦雨的手中,收好照片秦雨打了一个出发的手势,十一个全副武装的特种兵排着掩护队形消失在了夜幕中。

A地区已经完全被夜色笼罩,灌木丛里秦雨戴着夜视仪仔细地观察着四周,李晓飞架着装了夜视仪的88式狙击步枪瞄准着前方,他的身边趴着拿着夜视观察仪的观察手刘凯,其余的战士都隐蔽在了灌木丛中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夏天的西南丛林是各种昆虫的乐园,趴在地上的秦雨他们把袖口领口扎的严严实实,脸上抹了厚厚的迷彩油,可尽管如此仍然躲避不了蚊虫的叮咬,好在平时的潜伏训练已经让他们习惯了这样的环境,被蚊虫叮咬仍能专心的观察周围的情况。

时间一点一点地往前走着,丛林里除了虫鸣声便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这些叫声汇在一起就仿佛一曲催眠曲在演奏,使得刘凯的眼皮一个劲地往下压,李晓飞侧过头看了看一旁正不断低头又抬头的刘凯,知道他由于刚结束训练就出来执行任务产生了困意,便从胸口的口袋里拿出了十滴水递给了刘凯。

“挤两滴放舌头上保准你不困。”李晓飞小声地对刘凯说到。

刘凯看也不看,接过十滴水便迫不及待地张开嘴往嘴里挤,一用力把一小管十滴水挤出了半管落到了嘴里,顿时鼻涕眼泪就往外涌。

“操,辣死我了,你小子给我的这是什么东西,故意整我吧?”刘凯两眼含泪伸着舌头冲着一旁幸灾乐祸的李晓飞小声地叫道。

“怎么样,这下不困了吧?”李晓飞嬉皮笑脸的对着刘凯说道。

看着李晓飞一脸开心的样子要不是现在还在执行任务刘凯早就上去和他拼命了。

“注意,目标出现!”

耳麦里传来了秦雨的声音,两人马上提高了警惕收声仔细地注视着前方,其他队员也都握紧了枪随时准备出击。

远处,一列马队出现在了李晓飞的夜视瞄准镜里,“观察手报告情况。”秦雨的声音又从耳麦里传来。

“3点钟方向,匪徒15人,持有武器,马匹4匹携有辎重,完毕。”刘凯端着观测仪报告。

“所有人准备!”秦雨的声音没有一点波动,“狙击手掩护!”

李晓飞的88式狙击步枪夜视瞄准镜里毒贩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冲!”

秦雨低吼了一声率先冲出了灌木丛,手上的95式突击步枪同时喷出了火舌,与此同时李晓飞也扣动了88式狙击步枪的扳机,领头的毒贩胸口溅出一团血花栽倒在了地上,树林里顿时枪声四起,马匹嘶叫着乱蹿,特战队员们端着突击步枪扫射着向着毒贩们接近。

此时李晓飞的瞄准镜里已经没有了毒贩的身影,趴在他身边的刘凯也找不到目标,两人正准备寻找新的狙击位置耳麦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急促的叫声。

“有人中弹!”

“这该死的流弹!”李晓飞咒骂了一声和刘凯迅速的找了一个新的狙击阵地,举起88式狙击步枪瞄向毒贩们的位置,结果还是一样,瞄准镜里仍然没有毒贩的身影。

难不成这帮毒贩会遁地?刘凯纳闷了,忽然一股不祥的预感从他的脑子里冒了出来,他一把将正端着枪搜寻目标的李晓飞拽倒在地,自己也顺势滚到了地上,就在两人倒地的同时一颗子弹嗖的一声从他们头顶一划而过,打在了身后一棵树上发出扑的一声,两人几乎同时反应了过来。

“狙击手!”

李晓飞趴在地上对着单兵电台的送话器大声喊道。

秦雨对着身后的队员打了个手势,队员们立即就近寻找了掩护,两名队员将中弹的伤员拖到了一棵大树后交给卫生员进行急救。

A区又陷入了沉寂,四周的虫鸣取代了枪声重新演奏起了夜晚的旋律,李晓飞和刘凯匍匐到一片灌木丛后扒开树叶小心翼翼地搜寻着敌人狙击手的位置,两人眼前一片绿光。

夜视仪虽然让人们拥有了夜晚看见事物的能力但和白天毕竟还是不一样,白天能清晰看见的事物在夜视仪里看起来可能就会变得模糊,此时的李晓飞和刘凯只能祈求老天站在他们这边先于毒贩的狙击手发现对方,然而对方似乎也是一个职业狙击手,寻找了半天两人也没有发现他的位置。

周围的虫鸣还在继续似乎有变大的趋势,使人烦躁,李晓飞尽量使自己的注意力集中,这时的一个失误可不会像平时训练时的那样,丢掉的仅仅是教官的考核评分,这时的失误丢掉的将会是自己的性命!

忽然刘凯的夜视观察仪里一棵大树的树枝动了一动,他调了调放大倍率,一支伪装成树枝的狙击步枪立马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好家伙,挺能装的啊!”刘凯轻轻地碰了碰李晓飞的肩膀,“猎犬,10点钟方向,树上,狙击手!”

李晓飞慢慢地掉转自己的枪口,然而他的瞄准镜里却看不到那个蹲在树上的狙击手。

“不行,我的狙击步枪仰角太小趴在地上看不到他。”李晓飞对刘凯说道。

李晓飞没有办法,如果让他蹲起来他肯定能击中那个藏在树上的狙击手,然而他却不能这么做,因为这时一个稍大点的动作就会使自己的位置暴露,如果暴露了他和刘凯就只能任毒贩的狙击手宰割了。

“狼头,这里是鹰眼,10点钟方向树上发现敌人狙击手,猎犬没有射击角度,完毕。”刘凯对着送话器小声地对秦雨汇报道。

“距离太远了超出95步枪的射程了,我来充当诱饵猎犬你趁机射杀敌人狙击手,完毕。”李晓飞想说什么然而秦雨却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猎犬听着,我数到三就冲出去吸引敌人狙击手的注意,你趁机射击,明白吗?”秦雨一如以往稳重镇定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

“猎犬明白,完毕!”李晓飞握紧了狙击步枪,虎口紧紧地贴在了狙击步枪的握把上,随时准备举枪射击。

四周的虫鸣声仍在继续,李晓飞对此已充耳不闻,仿佛置身在一个异常安静的环境中,安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猎犬准备!”耳麦里传来了秦雨的声音。

李晓飞深吸了一口气,手肘用劲随时准备将自己的身体撑离地面。

“三、二、一!”刚数到一秦雨已经一个跨步跃了出去。

“啪!”一声枪响在林子里响起,在只有虫鸣的黑夜中显得格外刺耳,枪口喷出的火焰将毒贩狙击手的位置清楚地指示给了李晓飞,李晓飞迅速举枪蹲起瞄准了毒贩的狙击手,又是一声枪响,一枚5.8毫米步枪子弹飞快的从李晓飞手中的88式狙击步枪冲出,冲向远处的那个狙击手。远处树上,一个披着吉利服的人或者说是一具披着吉利服的尸体从树上掉了下去。

“目标清除,完毕!”李晓飞对着送话器说道。

“收到,完毕。”

一棵树下秦雨靠着树身气喘吁吁地对着送话器说道,毒贩狙击手射出的子弹打在了他的脚边,除了溅了一些泥土到他的野战靴上并没有给他造成任何损伤,“你大爷的,想来个一箭双雕,你他娘的真够毒的!”知道那个狙击手想打断自己的腿从而吸引自己的战友出来救人,然后再将两人射杀,秦雨恨不得给那个该死的狙击手再补上几枪。

昆虫的叫声又从四周传来,树林里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毒贩子怎么会有狙击手?而且从他的枪法来看绝对不是个业余的,秦雨想到,“雇佣兵!”一个有点陌生的词从秦雨的脑子里冒了出来,难怪刚才在遭到我们的攻击后他们能够迅速的组织抵抗,看来这帮家伙也曾经是特种部队出来的,这回碰上难缠的了,秦雨有点恼火,这该死的情报工作是怎么做的。

“留下两个人把马匹牵走护送伤员返回撤离点,其他人继续跟我追击敌人,注意,他们可能是雇佣兵不要掉以轻心,明白吗?”

“明白!”

“立即向我靠拢。”秦雨右手持枪左手按着送话器观察着四周说道。

七个躬身持枪的兵快速地向秦雨靠拢了过来。李晓飞抱着88式狙击步枪和拿着95式突击步枪的刘凯蹲在了秦雨的旁边等待秦雨下达命令,其他队员也都蹲在了秦雨身旁等待命令。

秦雨看着他们严肃地说道:“这回我们遇到的很可能是雇佣兵,他们很可能和我们一样都是特种兵,对他们我们不能掉以轻心,现在他们可能已经带着蛇王撤退了,我们必须在他们到达边境线之前截住他们,明白吗?”秦雨问道,他严肃地看着队员们,眼神里透露出的坚定容不得队员们有任何犹豫。

“明白!”队员们坚定地回答。

秦雨拿过通信兵背上的无线电向总部汇报情况,“总部,这里是狼头,我们已经与敌人接触,他们很可能是境外的雇佣兵,有一名队员重伤正被送往撤离点,我们将继续追击敌人,请派出增援小组,完毕!”

无线电里传来了大队长王刚的声音,“可以追击,及时汇报情况,完毕。”

“明白,完毕。”秦雨放下对讲机回头看了看蹲在身旁的队员们,“出发!”八个人起身向着雇佣兵们撤退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