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战丛林 正文 第一章 雨林狙杀A

zhizhuwang123 收藏 6 24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4.html


[前言]:

人们对狙击手的印象就是死神的使者,那神秘的幽灵般身影,冰寒凌厉的眼神,冷峻的表情以及坚定的信念,再加上一支先进的狙击步枪,是每一个士兵挥之不去的噩梦。

本书将作者带到80年代的老山前线,在那片原始雨林去体验一个狙击手的传奇生涯,去感悟军人的荣誉、仇恨、爱情……

************************************************************************************

越南内战一结束,越共当即把作战方向转向中国,同前苏联结成军事同盟,声称整个中国广西都是越南的,并以武力移动边界。中国对此难以容忍,於是两国边界冲突愈演愈烈,最终爆发了一场长达十年残酷无比的边界战争……

老山战区,在云南省麻栗坡县,与越南河宣省接壤。这个地区属热带雨林气候,地势险要,地形复杂,为山岳丛林地,山高坡陡,沟深林密,雾大雨多,战略位置十分重要。老山海拔1442米,是中越边界一个重要的骑线点,谁占领它,谁就可以控制对方二十多公里的纵深地带,为了掌握战场的主动权,1984年4月2日到27日,我边防军奉中央军委命令,对入侵云南省麻栗坡县老山、者阴山地区的越军,进行反击,经过18天的血战,我边防部队一举收复了老山、者阴山两个要地,于是有了持续五年多的胶着战。

老山像一位沉睡的美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将战区连绵的山峦塑成一个纵卧的美人,漫山丛林是她的睡衣,而萦绕缥缈的水雾,则成为她披着的轻纱,如今却被战争的武器分割的支离破碎,伤痕累累。

老山又下雨了,丛山峻岭中,到处是水雾氤氲,细雨蒙蒙的烟雨。缠绵的春雨,飘飘洒洒的漫天飞舞着,在茂密的竹林,葱郁的芭蕉丛,翠绿的山林中萦绕、徘徊……

在凄迷的雨的世界,林浩然静静的匍匐在一簇绿油油的芭蕉丛里,他披着一块墨绿色的塑料布,脸上涂抹了青绿的泥浆,一支相貌奇异、笔直修长的步枪,也被他缠满了青嫩的枝条。这种装扮,能和大自然融为一体,这是他精心的伪装。

林浩然是一名解放军狙击手。

此刻,他的头发上结了许多晶莹的小水珠,水滴从他坚毅英武的脸庞上悄悄滑落,他不揩,也不摇头抖落它,而是拼命眨着眼睛,以防水滴影响他的视野。

林浩然一动不动在芭蕉丛潜伏了八个多小时,冰冷的雨滴慢慢渗透进那层单薄的塑料布,他感到一阵冰凉,不自主的打了个寒噤,他裹紧了这块让人心寒的塑料布,战友们戏称这块塑料布“平时可以遮风挡雨,死了可以裹尸体。”的确让人感到寒心,古人说的沙场上马革裹尸还,大概就是如此吧!

远处,寂静的老山主峰偶尔传来一俩声“轰隆隆”的炮声,冲天的泥土和硝烟吞噬着战友鲜活的生命。

林浩然用连长遗留的小型军用望远镜仔细窥查着远处的丛林,山丘,沼泽……他冷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地方阵地,充满了愤怒和仇恨,犀利如鹰的眸子里,投射出杀戮的欲望,这种杀气腾腾的气势让人胆寒。他右手握紧了那支心爱的79式7.62毫米狙击步枪,食指搭在冰冷的扳机上,正微微颤抖,这是极度仇恨而引起的兴奋和痉挛。

他全身充满仇恨,他要报仇!

昨天,敌人的大口径榴弹炮将连队整整二十八名官兵全部报销了,那铺天盖地的炮火,那被掀起老高的血红色的夹杂着残肢破布的泥土和浓烈刺鼻的硝烟,那一串串流星一样在天空乱窜的弹丸,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四射的弹片,那四处可见的血腥场面,战友惨烈的遗体,还有,还有,连长被炮弹炸起一飞的一瞬,半截身子上挂着的望远镜……让他悲伤又愤怒,那一个个鲜活的面容,历历在目,总是铁青着脸的连长,嘻嘻哈哈的连副,大嗓门的三排长,一脸青涩腼腆的小杨,还有许多说不出名的战友,转眼间,曾经朝夕相处,一个饭盆里搅食的兄弟们,全都走了,走的那样匆忙,连一句话都来不及留下。

阵地上无声的沉默,指导员走到每一具担架前,亲手用毛巾擦干烈士们脸上的血迹,整理好烈士们被弹片撕裂扯烂的军装,看着面前整齐的烈士们的遗体,全连摘下钢盔,向烈士默哀,全然没了出征时的豪言壮语和平时的嘻嘻哈哈,支前的民工们抬起那些阵亡将士的遗体转运后方的时候,指导员一把拉过民兵队长,紧紧的握住他的手,眼泪夺眶而出,哽咽着:“兄弟,抬的时候轻一点,别摔着他们,等我光荣了,一定把我和兄弟们埋在一起,跟他们做伴!”民兵队长扭过脸,抹着泪,指挥着民兵们向国内撤。空旷的山谷一片寂静,只有渐渐远去的连绵不绝的炮声在提示我们,战争,还没有结束,战争,才刚刚开始。

有人失声痛哭起来,更多的人,是无声的沉默和无言的愤怒。

“妈个B的,哭个球,把泪水留给那些忘恩负义的狗杂种!”指导员强忍着眼泪骂道:“记住,你们是军人,不是老百姓,要坚强,不准哭……”骂着骂着,他自己也哭了,连队组织阵地防御时,连长和指导员争着要率敢死队部署到阵地最前沿,俩人争执不下,最后连长怒了:“老子是结过婚的,摸过女人!我去!” 结果,连长他……

林浩然没有哭,他胸膛里只有无限的愤怒:“报仇!一定要报仇!”他喃喃自语道。

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报仇,杀光狗日的越南小鬼子,狠狠的将子弹爆裂他们的狗头,一切的杀戮欲望,只是发泄他心底的强烈仇恨。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