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坦克兵 铁甲雄风 第九章 鸡宁保卫战(4)

当过兵的人81 收藏 27 5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日本人的飞机渐渐离去,趁着天黑下来飞机无法前来轰炸的机会,肖柏下令让战士们纷纷离开坑道,出来对那些下午被炸毁的防御工事进行紧张的抢修工作。

经过几天来努力修筑的防御工事,就这样被铺天盖地的轰炸机群炸得支离破碎,进入地面抢修的战士们没有一个不骂娘的,每个人都用最恶毒的语言把那些鬼子飞行员全家所有的女性都问候一遍。

遭到破坏的程度极其严重,不仅普通步兵,工兵和民兵全部投入到抢修工作之中,就连特种兵,狙击手,神枪手和医疗兵都全部出动,投入到这场抢夺时间争分夺秒进行的抢修防线工作中。

夜战,不是当年的日本人所擅长的。因此,义勇军连夜的抢修,倒也没有遭到日本人的攻击。

经过一个晚上的抢修,下午遭到高密度轰炸而毁坏的战壕以及防御工事被勉强修复。等到天色渐渐亮起的时候,劳累的一夜的战士们严阵以待,等待日伪军在新的一天内即将发起的疯狂进攻。

可是当太阳从东面升起,新的一天又降临的时候,战士们没有等到蚂蚁一样扑过来的日伪军士兵,却又一次等到了飞蝗般铺天盖地光临的轰炸机群!

超大规模的日军轰炸机肆无忌惮在鸡宁城内外大泄钢铁,一遍又一遍“辛勤耕耘土地”,把昨晚连夜修复的阵地再一次炸了一个底朝天。

地面上是熊熊烈火燃烧,肆虐的热浪到处把石头泥土掀飞到空中,翻腾的烈焰灼烤一切可以被烧毁的物体。

地下坑道内和地道内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人们无可奈何的窝在充满汗臭味,脚臭味和各种屎尿恶臭味混杂在一起,空气污浊不堪的地下。挤成一团的战士们听着头顶不绝于耳的爆炸声,感受着大地一阵阵颤抖,纷纷掉下的泥土不时掉在自己身上,把每个人都弄得狼狈不堪。

这样的煎熬,是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每个人感觉大地在抖动,就好像乘坐在一艘行驶在暴风雨中的破船上一样。

“**你奶奶的小鬼子!老子快憋死了!”面红耳赤的座山雕发出怒吼声。

靳达猛然跳起来破口大骂:“狗日的小鬼子!有本事上来啊!炸个不停哪门子英雄好汉!下来和老子过过招!”

然而,肖柏却保持一种平静的心态:“大家好好休息吧!看这个架势,小鬼子是不会马上发起攻击的!说不准我们晚上还要出来修复工事!先睡再说!至于敌人会不会发起攻击,就让那些观察哨来盯住他们。”

说完,他倒头便睡。

把爆炸声当场催眠曲,把摇晃的大地当成摇篮,肖柏安然入梦。可是大多数的人们都没有他那么好的心态,有的人已经是几近崩溃的边缘。

令人窒息的轰炸持续了一整天,日伪军都没有再次发起地面攻击。

到了晚上,肖柏又带着战士们走出地下坑道,他爬上高台,看了看被蹂躏得面目全非的城外防线,无可奈何的说:“不必要修复城外防线了!今天日本人没有进攻,看样子明天他们还要炸上一整天!我们没有必要和他们消耗!传我的命令,晚上大家好好睡一觉,等狗日的上来,我们和他们打巷战!”

肖柏已经是做好了放弃城外防线的准备,当然,届时敌人发起攻击的时候,城外的防线也不能这样白白丢弃,到时候肯定会有办法给小鬼子制造一点麻烦的。

已经是两天一夜没有睡好的战士们总算是好好睡了一个晚上,等到天亮的时候,日本人依然没有发起地面攻击,他们和前两天一样,继续使用大规模的机群对鸡宁城内外进行狂轰滥炸,把饱经蹂躏的防御阵地再次炸了一个底朝天。

第三天的轰炸宣布结束,又是一个晚上过去。

第四日上午,也就是九月十二日上午,讨厌的日本轰炸机群又一次大摇大摆光临鸡宁县城上空,把经过三天大规模轰炸的防御阵地再次翻耕数遍。

经过一整个上午的轰炸,城外每条纵横交错的沟壑几乎都被夷为平地,地面上早已找不到一个完整的地堡和防御工事,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弹坑,城外的树林和植被被烧得面目全非,烧成漆黑一片。

城内,也已经是满目疮痍,到处都是没有熄灭的火焰,残垣断壁冒着一阵阵呛人的浓烟,废墟倒在街道上,地面上到处都撒满着碎石块碎砖块和各种瓦砾。房屋倒塌,木梁和家具还在冒着火苗。

下午两点整,日本人的攻击再一次开始,这次是大规模地面部队出击,向鸡宁县城发起的疯狂进攻。

故伎重演的日本人用伪满军在他们前头开路,日军跟在后面,向支离破碎的城外防线猛扑而去。已经吸取了教训的日本人大群飞机没有离去,而是盘旋在鸡宁上空,死死盯住城内的一举一动,以免义勇军炮兵突然出现对他们进行一轮炮击。

但是,对于一个资源极其贫乏的岛国而言,大批飞机一天消耗的燃油就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对此,武藤信义心痛不已。

“我们的飞机暂时不能离去!要一直看着我们忠勇的勇士们杀入城内,才能让飞机离开这里返回哈尔滨!”冈村宁次丝毫就不肯松口。

这一次,日本人的攻击十分顺利,前头开路的伪满军士兵几乎就没有遭到什么抵抗,就已经“雄赳赳气昂昂”攻至第一道壕沟外。

伪军士兵抵达被几乎被炸平的壕沟的时候,连一名义勇军士兵的影子都没有看见,在那里却有一排不久前被埋下的地雷在等着他们大驾光临。

原来,肖柏决定放弃城外工事的时候,守卫在城外的战士们就通过地下坑道,撤回到城内。而一批工兵被留下,埋好地雷之后,就沿着地道撤退,在退回城内之前,工兵破坏了地道,以免日本人利用地道向城内发起攻击。

其结果是不用多想的,伪满军碰上恭候他们多时的地雷阵,在一阵剧烈的爆炸声过后,一大批伪满军士兵被炸得尸骨无存,缺胳膊少腿者更是不计其数。

死伤大批伪满军之后,日伪军总算是趟过第一道雷场。

然而,原本的第二道壕沟一直到第四道壕沟,此时也都成为三道雷场。

经历过一连串的爆炸声,地雷夺去了数百名伪军士兵的生命,更是把近千名伪军炸伤。后面的日军在“伪军的保护下”,终于抵近被炸得遍体鳞伤的鸡宁城墙。

城楼早已被炸塌,城门洞开,城墙上连一名守军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日伪军大摇大摆进入空无一人的城内,却连城中连一条狗的影子都看不到,不要说看到一个大活人。

城内一片令人窒息的死寂,进入城中的日伪军几乎就可以听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城内的守军就好像遁地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得到传令兵的汇报,冈村宁次感到十分纳闷:“奇怪了,那些支那人哪里去了?难道他们插上翅膀从城里飞走了?”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此时的城内地下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地道,那些地道一直连接到城外的农村中。城内的普通市民,妇女儿童和老人都已经通过地道撤离鸡宁,到了城外安全地带避开这场战火。

在地道中等候侵略者的是装备精良的一万两千多名独立师官兵和三万多民兵,他们早已做好战斗准备,等候着敌人来送死。

黄花从一颗枯树中爬出,她远远瞄准了一名挎着指挥刀的少尉军官,把那个家伙的脑袋套在瞄准镜中间。

“啪”莫辛-纳甘狙击步枪清脆的枪声打破一片死寂的鸡宁城,日军少尉军官脑袋变成一蓬飞散的血雾,红白混合物喷在后面的几名日军身上。

枪声惊动敌人,为小队长报仇心切的鬼子向着黄花开枪的方向猛扑过去。等到那些敌人冲到刚刚射出子弹的地方,却没有发现一条人影,只有一枚地雷在那里等待着这些日本人。

有人踩上地雷,“轰”一声巨响,那名鬼子粉身碎骨,边上的三名鬼子在弥漫的硝烟中缓缓倒下。

进入城内的日伪军在废墟上到处搜索,连一个中国人都没有找到。

突然,从一片废墟上突然跳出一道耀眼的火光,捷克式机枪发出清脆的射击声,一串子弹呼啸着射入敌群,一下就把四名伪军士兵和两名鬼子撂倒在地上。

打完半弹匣子弹的机枪手没有恋战,他马上提起机枪,钻入废墟中,从一个隐蔽的地道出入口中钻入,消失在地道中。

当一队日军士兵从一栋被炸塌了一半的三层小楼前通过的时候,突然从二楼窗口飞出十多枚冒着青烟的手榴弹。

“八嘎!有支那人!”一名反应比较快的日军士兵高喊起来。

话声未落,包裹着预制碎片铁皮的手榴弹在人群中炸开,锋利的碎片随着飞迸的火球四处横飞,这个小队的鬼子在一片惨叫声中倒下一半。

紧接着,从后面另外一栋楼房的废墟上传来一阵花机关猛烈射击的声音,暴雨般的子弹袭向那些残敌,就像割草机那样把他们纷纷撂倒。

很快,这一个小队的鬼子就全部被“打发去了天照大神”那里。

各处的废墟中,不时传来一阵阵枪声。不时有手榴弹从窗口丢出,落进日伪军人群中。无处不在的狙击手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等到敌人追赶过去的时候,就有地雷在那里等着他们去踩。

日伪军一路向兵工厂的方向靠近,在城内只前进了几百米,就已经是损失惨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