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奥马哈之兽——让人闻风丧胆的德军狙击炮手

弥撒 收藏 8 3906

很多哈德人士一直把德军狙击手吹到天上,并且费尽心力地证实苏联在斯大林格勒的那个狙击手并不存在,其实这些哈德人士都很SB,根本就不钻研历史,因为历史资料清楚地表明有一个人类史上最强大的德军狙击手存在,而且到现在还活着,已90岁了,只是他信奉天主,为人低调,而且很多战友都已战死,不能宣传他的战绩,所以这个历史一真都很少为人知。近来,一位英国资深记者在诺曼底采访了这位二级铁十字勋章获得者,并查阅了英国帝国图书馆的资料加以证实,与剑桥大学的克里斯汀历史教授合作,一起揭开了这段历史真相,并在皇家历史学会年会上宣读了这个发现,众多历史专家称之为战争史上的奇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可怕的对手”。




德军中士史密斯.S.阿尔德(Schmieder Sommer Adler)曾在苏联战场痛击苏联人,他所在的炮班用88mm炮击落了三十六加苏联飞机以及二十辆苏联坦克,但由于其它战士的战果更大,他没能获得一直想得到的铁十字勋章。1944年夏天,他在苏联战场负伤,伤愈后,他被调到诺曼底守备队任炮班班长,他的炮位就在奥巴哈海滩。与其它死硬分子不同的是,史密斯在柏林大学大二假期时曾到过美国加里富利亚,对美国的自由和民主深感震惊,并想定居美国的德国移民区,但由于一战后美国对德国的普遍恶感并加以移民限制,使史密斯未能移民美国。但史密斯一直对美国的民主和自由十分向往,同时对德国的魏玛共和国民主政府的无能深感失望,担心共产主义毒瘤侵害德国,于是,他参加了纳粹党,但对于纳粹党,他并不狂热,在他给他大学导师的信中,他曾说:“纳粹不是德国的长久希望”。




对美国的向往并没有使他消极作战,他一直想让德国获得各国的尊重,获得一个体面的与英美的和平甚至支持,然后能够全力对付东方。作为一个老兵,他对奥巴哈海滩的画出了方格,作好了标定,每个方格只有一米见方!对于88炮这种二战最优秀的火炮来说,做到这点很容易。炮班并多次练习,对在种种风速风向、空气湿度与密度条件下的射击都有把握“打得快、打得准”,他们多次把啤酒瓶放在海中及沙滩上,然后用没装引信的炮弹击碎这此酒瓶,据史密斯说,命中率可达81.4%。




D日这一天,在美国进攻的时候,史密斯当时并不在炮位上,他向上级请了假,在卡昂一个法国人家里,几个月来,史密斯的风趣与学识获得了一个法国姑娘的好感,他时常去她家帮忙挤牛奶等事。当看到盟军轰炸机以及伞兵空降后,他马上与这位法国姑娘道别,拦了一辆汽车赶到奥巴哈,一路上盟军飞机的扫射还让他受了轻伤。




到了炮位后,从望远镜中他看到远处的驱逐舰和登陆艇,他没有象其它炮班一样向远处的船开火,而是在作大战前静静的等待,作为一个老兵,他知道,在大风大浪中起浮的般时很难打中的,而天过早开火容易暴露自已。据史密斯所说,其他炮班由于过早开火,一个个地被驱逐舰炮火消灭,当登陆艇开到海滩前时,绝大部分直射炮已经不能再开火了。也就是说,奥巴哈上的所有盟军坦克很可能是史密斯所在班消灭的!





史密斯瞄准了最先驶近的一艘登陆艇,在登陆艇放下前板的一瞬,他开火了,一团火球从登陆艇中间升起,过后就一直燃着,没有一个人能踏上海滩。对于海滩上的坦克和推土机,史密斯几乎是百发百中,一些坦克和推土机看到其它坦克被炸,急于想开走,甚至从趴在海滩上的美军身上压过,史密斯中炮镜中看到,一辆坦克居然将一位美军身子压得粉碎,然后卷到履带中,最后只剩一个头在沙滩上滚动,史密斯立刻将这辆坦克击中,坦克象打火机一样,爆出了一团橘黄色的火焰,为那名美军报了仇。正是由于史密斯将所有坦克和推土机都消灭了,德军的MG42机枪没有被坦克摧毁,一直在欢快地吐着火焰,将一片片的美军扫倒在沙滩中,史密斯说,就象扫倒那些一排排冲过来的苏军那样。美军没有坦克和推土机,不得不手工将障碍物炸掉。海滩上的美军越挤越多,对于史密斯来说,他想朝谁开炮就向谁开炮,为了提高效率,他优先向一堆堆由于恐惧挤在一起的美军开火,每一发炮弹都可炸飞6~7人,人体碎片横飞。他曾在炮镜中到过几名拿着狙击步枪的枪手,那些狙击手由于惊吓不知向何处射击,徒劳地放着枪,后就被史密斯用炮消灭了。“如果我在那种情况下,我也会惊慌失措的”,90岁的史密斯说,“那是一个地狱的场景”

克里斯汀教授说,很有可能那天最大的破坏就是史密斯造成的----如果他没有消灭那些坦克和推土机的话,德军的机枪手是很容易被消灭的,通道也更容易被打开,也许只需要付出实际伤亡的20%,据统计,大约有1500人的伤亡是由史密斯直接造成的,而这就是史密斯几个小时的工作成果!




史密斯炮位后来驱逐舰击中,其他人都死了,史密斯也炸昏,不知过了多少个小时才醒来,发现自已三个手指被弹片削掉,当他从倒塌的炮位出去时,天已黑,他发现周围有不少美军在翻找尸体,幸好没注意到他,他趁着黑暗来到卡昂那到法国姑娘家中,由于会讲流利的法语,他躲过了美国搜捕队的搜捕。1946年,他回到了德国,二年后,等他再回到卡昂时,那会法国姑娘再也找不到了,很可能是随美军到美国了。史密斯深感伤心,为了记念英勇阵亡的战友,他化名在诺曼底住了下来。




克里斯汀教授在核对当时在奥巴哈海滩美军的述叙,发现许都惊人地吻合,比如第一艘合陆艇的爆炸、海滩上所有坦克都被直接击中起火等等。克里斯汀说:“这说明,史密斯真实性是无可置疑的”。




当谈到为什么到现在才讲那时的情况时,史密斯说,他知道自已已时日无多,只想让大家都知道战争是残酷的,德英美都是反共的,根本没必要打那场仗。战争完全是由于英国一手挑起的,然后被美国利用,因为他们都是欧洲大陆以外的人,他们从不想让欧洲成为一个强大的整体,国为整体化会使英国边缘化,美国也不愿意看到一个强大的竞争者出现。当问到宗教与屠杀是否相背时,史密斯说:“我从不后悔所作的事,他们的死是上帝安排好的,只不是用我的手实现而已,我是上帝旨意的执行者,仅此而已”。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