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中日战争遗留问题露曙光

南洋水师 收藏 0 50
导读:香港大公报27日就解决中日战争遗留问题刊发署名宋杰的文章指出,最近发生的事情使得横亘中日之间长期悬而未决的战争遗留问题,出现了解决的曙光。曙光出现之后,中国政府有必要以负责任的姿态站出来,从民间手中接过“接力棒”,推动两国间战争遗留问题的顺利解决。 文章摘录如下: 最近发生的两件事情,使得横亘中日之间长期悬而未决的战争遗留问题,出现了解决的曙光。而在这一曙光出现之后,为使问题获得长久的解决,使中日民间和国家间获致真正谅解,使中日关系的长期、正常发展能够超越历史问题的羁绊而稳步向前,并在此基础上为

香港大公报27日就解决中日战争遗留问题刊发署名宋杰的文章指出,最近发生的事情使得横亘中日之间长期悬而未决的战争遗留问题,出现了解决的曙光。曙光出现之后,中国政府有必要以负责任的姿态站出来,从民间手中接过“接力棒”,推动两国间战争遗留问题的顺利解决。


文章摘录如下:


最近发生的两件事情,使得横亘中日之间长期悬而未决的战争遗留问题,出现了解决的曙光。而在这一曙光出现之后,为使问题获得长久的解决,使中日民间和国家间获致真正谅解,使中日关系的长期、正常发展能够超越历史问题的羁绊而稳步向前,并在此基础上为东亚甚至亚洲走向一体化打好开局和基础,中国政府有必要以负责任的姿态站出来,从民间手中接过“接力棒”,推动两国间战争遗留问题的顺利解决。


中日战争遗留问题的解决,由于所涉事项的复杂与敏感,多年来,一直是横亘在中日间的一个悬而未决的重大而复杂的问题。特别是,随着日本最高法院2007年5月前后系列裁决的做出,无论是劳工诉讼也好,细菌战受害者诉讼也好,还是慰安妇诉讼也好,都彻底地失去了在日本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的可能。这无疑更增加了解决问题的难度。


所幸的是,最近的两起事件,似乎使问题的解决“柳暗花明”。


一件事情是,10月21日,日本参议院议长江田五月、众议院议长横路孝弘,分别在参众两院议长官邸接见中国细菌战受害者、中日两国细菌战研究学者,就如何解决中日战争遗留问题表达了看法。此次会见是1997年发起的细菌战诉讼的中国受害者受到的最高规格的会见。日本参众两院议长在会见中都明确表态,他们知道日本731部队和对中国的细菌战,特别是参议院议长横路孝弘表示,他曾经就此问题在国会进行过咨询。参众两院议长都积极表示日本应该去解决这些问题,国会也将为此付出积极的努力。


另一件事情是,10月23日,日本西松建设公司在东京简易法院同中国原告方达成和解。根据和解条款,西松公司承认二战期间强掳360名中国劳工的史实,向幸存劳工及死亡劳工遗属真诚谢罪,并将在强制劳动地点建立纪念碑。西松公司出资2.5亿日圆,用于对劳工进行补偿、寻找下落不明劳工、建立纪念碑等。


战争遗留问题之所以长久不能得到解决,很大部分原因在于:中国在处理中日关系正常化过程中,一方面太急于从政治和政策立场思考两国关系正常化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对于其中所涉及到的法律问题考虑不充分,或者根本没有给予考虑,即使考虑,相应问题的法律后果考虑也不长远。另一方面,对于战争给民间所带来的长远痛苦,又没有提供及时、有效的国内救济。战争遗留问题的解决既涉及到了所谓的“日台和平条约”的有效性,也涉及到了中日联合声明中关于“放弃战争赔偿要求”条款的解释等系列复杂问题。


从此意义上讲,面对日本态度松动所提供的“机会”,中国现在选择积极介入战争遗留问题的解决,一方面可以通过此举来弥补此前的过错,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此举来重唤民心,增强社会和谐。


更重要的是,一旦中日之间能够顺利地解决这一战争遗留问题,也即标志着中日间走出了历史和民间和解的重要一步。


影响目前中日之间关系正常发展的最大障碍,即在于缺乏有效的历史和民间和解。只有首先实现此种和解,中日关系才有可能走上如日韩一样的正常化轨道。而中日关系的长久稳定,无论是对于东亚也好,还是对于亚洲也好,无疑都是异常重要的福音。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