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述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9个陆军军.

不屈狼魂 收藏 3 22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79年2月1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遵照中央军委1978年12月8日命令和1979年2月12日命令,以来自广州军区、昆明军区、武汉军区成都军区的9个陆军军为主力,发起了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战争持续28天,至3月16日结束。


11军:这里的11军不是当年刘邓大军麾下,由陈锡联率领的中野3纵,而是1969年11月在云南大理重新组建的新部队,是一个下辖两个师(31师、32师)的简编军。本来对越作战按照军委12月8日命令,11军没有参战任务。由于越军全面入侵柬埔寨,军委12月31日扩大会议上决定增调部队扩大作战规模。1979年1月11日,总参杨勇、何正文两位副参谋长和总后张贤约副部长到昆明军区勘察地形、审修作战方案之后,军委正式确定第11军参战,并以云南省军区独立师加强该军。按照昆明军区作战方案,11军在金平方向担任西线助攻任务。2月17日战斗发起后,迅速突破越军一线防御阵地,尔后拿下巴沙山口、封土等地,并于撤军之时杀了一个回马枪,以一个加强团歼灭班绕散地区越军741团1营。32师为军区预备队,94团在突破阶段攻克西罗楼后归建,全师东调南屏农场待命。95团配属149师参加沙巴地区进攻战斗,师主力则攻歼了郭参地区之敌。总的来看,11军部队完成助攻任务圆满,突入越南纵深34公里,共歼敌2901人。战后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集体和个人分别占9%和8%。时任军长陈家贵,政委张琦。


13军:虽然当时已经是驻重庆的成都军区主力军,但其自1950年入滇,驻扎云南南部长达18年,地理民情各方面情况谙熟,有天时地利人和优势;经历两次中缅边境戡界警卫作战和丛林大练兵,有战斗力优势;越军头号主力步兵师308师、351工炮师第34团均由其一手训练和装备,13军上上下下都有着“师傅打徒弟,教训龟儿子”心态,有心理士气优势。因此军委第一次作战命令即调13军南下,加强云南方向作战力量。2月16日21时至17日7时,13军12000余人成功偷渡红河,一举突破越军红河防线,创造了大部队偷渡江河的典型范例。38师(—114团)歼灭坝洒地区之敌,战后被中央军委誉为自卫还击作战的第一个歼灭战。37师攻克谷柳、保胜,39师攻占岳山和谷珊西山。至21日,13军摧毁了越军纵深防御阵地,兵锋直指越西北重镇柑塘。昆明军区前指专门发出表扬通报,号召所有参战部队“向13军学习看齐”。22日,39师攻占代乃地区,控制要点,坚决阻击了敌316A师的东援行动,歼敌900余名,有力的保障了军主力歼灭柑塘地区之敌。23日7时,37师、38师以钳形攻势并肩向柑塘突击,至25日15时,占领了该地。敌345师师长梅荣兰率残部逃过外波河。战役第二阶段,军区预备队50军149师归13军指挥,并加强32师95团等部队担负攻占沙巴,消灭敌316A师的任务。149师克服重重困难,一对一单挑敌一个师(1979年对越作战唯一一例),于3月5日完成任务。可惜的是3月2日晚正面攻击部队和穿插部队均无进展,致使316A师一部通过黄连山垭口西逃。13军在红河右岸的攻势凌厉,进展快,战果大,突入敌纵深40公里,歼敌8075人,其中俘虏459人,为1979年各军俘敌最高记录。战后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集体和个人分别占11%和9%。时任军长阎守庆,政委乔学亭。


14军:与13军是同胞兄弟,都是中野四纵这一个妈生的孩子。1950年入滇后,13军兼滇南卫戍区,14军则兼滇西卫戍区。1968年9月奉军委令调防,14军从滇西调到滇南接替13军防务。该部队同样经历了两次中缅边境戡界警卫作战和丛林大练兵的锻炼,有较好的丛林作战基础。1979年1月15日,昆明军区司令员杨得志在河口四连山上决定,13军、14军以红河为界,分别在右岸和左岸遂行各自的战斗任务。14军的任务是歼灭红河左岸的越军345师部队及地方部队。在战斗实施阶段,40师攻克老街、班菲;41师占领发隆、孟康;42师夺取拔坡、那马。经5天战斗,14军攻占越军边境全部一线要点,为向纵深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2月22日至3月5日为14军作战第二阶段,以42师为军预备队清剿半琴山地区残敌,40师、41师、32师继续向敌纵深发展进攻,先后攻克铺楼、郭参,控制了朗洋铁路大桥和朗格姆渡口,切断了红河两岸越军的联系和左岸越军南逃退路。歼敌4146名,其中俘虏271名。战后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集体和个人分别占11%和8%。时任军长张景华,政委范新友。


东线自卫还击作战第一阶段的主要目标是歼灭高平地区之敌,这个任务主要由41军和42军执行,因此在介绍这两个军的情况之前,先谈谈广州军区前指的高平战役决心:集中41军、42军、43军129师及加强部队,采取大胆穿插、包围迂回战术,速决全歼高平地区守敌346师及其地方部队。41军和42军除以3个师又1个团分别进攻朔江、八姑岭、复和、七溪之外,主力分别从念井和布局突破,向高平实施穿插突击,首先关门,包围住高平地区之敌,尔后分割歼灭之。


41军:为北线进攻部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欧致富代表军区前指加强这个方向的作战指挥。41军的前身东野4纵曾在辽沈战役的塔山阻击战中大显身手,打出了守备英雄团(361团)、塔山英雄团(367团)、白台山英雄团(369团)三个闻名全军的英雄团。41军历来是广州军区的主力军,这次惩罚越南地区霸权主义者,又挑起了北线主攻的重任。军决心以121师、123师(-368团)分别向班庄、扣屯实施穿插,到位后形成对内对外正面,切断高平之敌退路,阻击太原、原平之敌增援,再重演一次“塔山阻击战”,而后在42军协同下夺取高平。2月17日4时40分,41军开始炮火准备,5时许,步兵开始发起冲击。工兵和民工同时抢修119号界碑至越南莫隆的5公里急造军路,保证坦克、车辆前出。121师363团2营(-6连,该连搭乘军区独立坦克团5连,因为水陆坦克爬破能力低掉队)在副师长,战斗英雄李培江和洪副团长率领下搭乘军坦克团2营坦克于10时30分出境,18时许在通农下车徒步开进。经28小时穿插,于次日14时30分攻占841高地,切断了原平通往高平的3号A公路,第一个穿插到位,行程80公里。19时30分,363团主力进占朗金地区,次日6时30分攻占董赛地区,最早到达指定位置。至19日18时,121师基指率三个团(-362团3营、363团3连和6连)全部到达809、841高地和董赛地区,完成穿插作战第一步任务。随后361团奉命北上安乐,师基指率362团向扣屯发展进攻,留363团控制董赛地区准备打敌增援。由于部队分散,力量不足,121师基指率362团22日进至扣屯后就地防御,未能向高平方向进攻。26日至28日,该师全部集中于扣屯地区建立起稳定的防御,同时清剿残敌。3月6日至12日,对由纳隆进逼之敌进行了3次大规模出击,为安全撤军回国创造了良好条件。121师不惜一切代价昼夜兼程实施大纵深战役穿插,在敌情不明、地形险要、四面受敌、远离后方、补给困难的条件下边打边走,途中遇敌大小袭扰100余次,伤亡较大、粮弹供应不上,仍然忍饥耐寒,抬着伤员和烈士遗体坚定不移地向指定目标前进,充分体现出当年东野“头等主力师”不怕艰难困苦、英勇顽强、连续作战的优良作风。123师(-368团)于进攻发起之后随121师跟进,在通农分路,向东经安乐、河安,向扣屯方向穿插。367团2营在师王政政委率领下沿公路乘坦克开进47公里,沿乡村小路徒步开进43公里,于20日5时抵达扣屯西侧的312高地。团主力因为迷路耽误时间近50个小时,未能到达扣屯地区,后改为参加河安地区进攻战斗。123师主力在河安的战斗持续了3天方才攻克目标,打通了公路,把在朔江、河安、扣屯、班庄等地作战的3个师连成了一片。随即该师向位于那怀的越军346师师部展开进攻,27日攻占敌师部指挥坑道,河安地区进攻战斗结束,部队转入就地清剿和担任护路任务。可惜的是41军这两个担任穿插突击的师,都没有能够完成攻占高平的预定任务,121师滞留在扣屯无力进攻,123师苦战于河安难以前进,结果高平由42军攻占。122师担负从平孟、孟麻攻歼朔江守敌的任务。第一天战斗虽然突破了越军第一线连的防御阵地,突入纵深2-3公里,但是伤亡较大,进展不顺利。部队当晚停止进攻,总结经验教训,巩固既得阵地,肃清残敌。次日继续发起进攻,至19日傍晚,364团攻占大无名高地和墩张一线,366团攻占坂洋地区,切断了朔江之敌向高平撤逃的退路。365团进至一号榕树山、长白山、马利一线。20日开始围歼朔江地区之敌,由于协同不严密,364团主力由南向北实施侧后攻击时两次受挫。21日发起第三次攻击,3营于18时攻占了朔江。22日11时,364团3营主力与365团1营在大黑石山会合,完成了围歼朔江之敌打通平孟至朔江公路的战斗任务。从23日起至3月15日,122师主要执行清剿任务,并继续打通坂涯至安乐的两条公路,同时担任平孟至河安的护路任务。122师原计划一天最多两天攻歼朔江守敌,实际上是打了5天,战斗中多次出现复杂、困难的局面,但该师领导毫不动摇,在坚决贯彻既定决心的同时积极吸取经验教训,实施灵活指挥,部队作风过硬,敢打敢拼,勇往直前,最终完成了军赋予的任务。共歼敌7032名,战后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集体和个人分别占11%和15%。时任军长张序登,政委刘占荣。


42军:为南线进攻部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吴忠代表军区前指加强这个方向的作战指挥。军决心集中主要兵力兵器从布局方向突破越军防御,首先以126师迅速夺占东溪,尔后以124师组成摩托化穿插梯队沿4号公路直取高平,与41军协同,歼灭高平地区之敌。如先于41军打下高平,军主力则继续向茶灵方向发展进攻,歼灭高平东北及其以东之敌。另以125师从水口向复和,129师从那花向七溪实施突击,以配合军主力围歼高平之敌和阻击谅山方向之敌增援,保障军主力的翼侧安全。2月17日6时40分,42军开始炮火准备,15分钟后全线发起攻击。126师兵分两路,376团主力搭乘坦克沿简易公路,378团徒步沿小路,并肩突破敌第一线防御,向东溪攻击前进。377团为预备队,随后跟进。43军坦克团1营1连为尖兵连,不搭乘步兵,于进攻发起后2小时55分攻入东溪(2月17日上午9时55分),提前5分钟完成任务。中国坦克部队从布局突破沿崎岖山路迅速突入东溪,完全出乎越军的意料,越民也以为是他们自己的坦克,还向坦克招手致意。13时5分,378团1营主力进入东溪,与43军坦克团1营会合。于16时、17时分别攻占615高地、661高地,控制了东溪附近各要点,形成南北正面,打开了布局通往东溪的通路,保障了124师向高平实施快速穿插。124师利用126师打开口子的效果,于7时20分分成两个梯队进入突破口。12时20分进至班翁附近时,越军炸坝放水,造成长约800米、宽40米、深0.8—1.2米的泥泞地带。担任前卫的军坦克团2营和搭乘372团1、2营的军坦克团3、1营强行通过后,后续乘坐轮胎车辆的372团3营、师指、371团和炮兵则被阻于该处以东地区。为了争取时间把握战机,军即令124师乘汽车的部队改为徒步前进,同时全力抢修泥泞路段。19时,124师坦克快速梯队在东溪稍事休整后既以坦克为先导,上4号公路向高平实施突击。18日8时05分,夺占了嫩金山口,控制了弄梅隧道。越军发现我之企图后,匆忙调集851团8营、9营9连、特工第20营和一个“冰雹”火箭炮连仓促占领高平以南之博山、526、490高地等要点,企图凭借有利地形阻止我军进攻。为此,军调整了部署,令124师和126师分别从4号公路左右两侧向高平并肩突击。19日傍晚,攻击部队攻占了博山、652高地等要点。20日继续扫清外围,21日15时对高平发起攻击,战斗进展顺利,于17时40分前攻占了高平外围诸要点。此时军区通报越军852团从班庄退守高平,并集结有几十辆坦克,连同851团,高平之敌约有两个多团。41军尚未到达,以42军一个多师单独发起攻击没有把握。令42军就地控制要点,待41军到达后再行攻击。直至24日,42军通过对高平的反复观察和派出小分队侦察,发现城内并无重兵,遂于当晚占领高平。同一天,穿插纳隆的370团炸毁了太原至高平的3号B公路的咽喉—纳隆桥。占领高平之后,两个师继续向北发展进攻,先后攻占673高地、楠略,弄压、光头、茶灵、下琅等地。从水口向复和进行正面攻击的125师第一天进展不顺利,没有能够打下复和县城,没有攻下平江渡口预定架桥区的制高点,373团甚至还退回了原进攻出发阵地。许世友在南宁指挥所得知此情况后大发雷霆,“谁叫他们退回来的!这些XXX的怕死鬼,杀他们的头!”“不理他们,非叫他们打不可,打光拉倒,打不下来杀他的头”“窝囊废”、“孬种”、“怕死鬼”“不准回来,回来的,再打出去,怕死的先死!”最后军区前指根据许世友“让师长带一个团,亲自打到复和去,不准回来。”的死命令给125师李师长下达了亲自带375团拿下复和的命令。19日5时5分,375团攻占了复和县城。但该师的战斗仍然艰难。375团团指遭敌炮击,又误判被敌四面包围,搞得整个部队都相当紧张,造成了指挥上的忙乱和部队的混乱。向军区前指也报告了错误情况,使得军区前指感到该师情况非常严重,只得同意该师停止向广渊发展进攻,改为清剿水口、复和、东溪、魁南公路沿线地域残敌并维护交通安全。同时调战役预备队—54军162师接替125师攻打复和、广渊的任务。125师没有能够完成任务,好在2月26日375团以70分钟战斗攻占班占西侧长形高地,毙敌236人,俘敌1人,创造了一个加强营歼敌一个营的成功战例,多少挽回一些面子(《解放军报》1979年3月5日第二版有报道)。共歼敌6901名,战后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集体和个人分别占11%和13%。时任代军长魏化杰,代政委勋励。


43军:中央军委在1978年12月8日对越作战命令中,给担任作战任务的昆明、广州军区各增调了一个陆军军加强作战力量,加强云南方向的是成都军区第13军,加强广西方向的则是武汉军区第43军。按照广州军区前指战役部署,分别在两个方向上执行作战任务。军部率127师、128师、炮兵团、高炮团在禄平、谅山方向;129师和坦克团配属42军,在七溪、东溪、高平、复和方向。战役第一阶段,127师攻歼支马、龙头地区之敌;128师攻歼540高地、长条山地区之敌,突破了越军防御体系,打开了通往禄平的口子。战役第二阶段,127师(加强54军坦克团3营)和128师,于27日7时发起攻击,28日占领禄平县城和附近各高地,歼敌2个营,推进至奇穷河北岸控制各要点,然后以主力巩固占领地区,抓紧肃清残敌。3月1日128师以382团和383团3营向公母山前进。于3日爬上1100—1500米的公母山山脊,4日占领巴散,歼敌一部。3月3日根据军委和军区前指命令,127师380团和379团1营强渡奇穷河,准备攻占迷迈山,与55军一部共同造成进逼河内的态势。4日8时380团向迷迈山攻击,于11时25分占领主峰阵地。尔后在381团一部协同下对迷迈山周围的班茂、茹遨、遨诗等地进行了搜剿。5日12时30分,128师383团1营强行徒涉奇穷河,经过4个半小时战斗,全歼班岗越军338师462团9营11连。3月6日,43军部队开始回撤。越军数次以营连规模兵力组织反扑。127师、128师分别在390高地、休庆、班坑和612高地、柯来南侧高地、巴当东南侧高地大杀“回马枪”,沉重打击了尾随追击的越军,先后共歼敌1000余人,受到军区前指两次通电表扬。配属42军在七溪方向作战的129师于战斗发起当天分别以386团3营和385团攻占靠茅山、班腮地区。从黄昏开始,该师以387团为前卫向七溪以北地区穿插,在班牙和540高地地区突破越军纵深防御。20日17时,387团按计划在七溪西北12公里隆派附近截断了4号公路。次日12时前出抢占了703、608和330高地,构成对外正面,保障了42军主力向高平方向进攻的左翼安全,受到该军表扬。2月27日,386团和387团分两路对七溪实施钳形突击,当天攻占预定目标。随即转入清剿残敌、执行护路阶段。3月3日386团2营曾奉军区前指命令从那杭沿4号公路向南前出至吊卡山口,准备配合161师进攻脱浪。因脱浪之敌已经被歼,该营于次日17时40分返回原阵地。3月3日,《解放军报》第一版以近二分之一的版面发表通讯员刘欣生、孙凤让、陈汉初,记者李启科写作的战地通讯《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寄自广西边防前线某部》,报道了第43军将士前仆后继、英勇作战的情况。文章在篇尾写道:“我们的边防战士没有辜负人民的期望,他们像当年赴朝作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一样,是我们新一代最可爱的人。”这一篇通讯也迅速传遍神州大地,引起巨大反响,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的干部战士由此被称之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共歼敌5269名,战后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集体和个人分别占14%和10%。时任军长褚传禹,政委赵双选。


50军:其前身为长春起义的国民党第60军,改编为解放军第50军后曾配属第二野战军参加成都战役,尔后归还第四野战军建制。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第一至第四次战役,尤其在第四次战役中于汉江两岸顽强阻击,经受了严峻的考验,血战50个昼夜,以重大牺牲完成任务,受到彭总的表扬,447团被志愿军总部授予“白云山团”荣誉称号。该军是军委1978年12月31日扩大会议上决定的第二批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部队,出演战役预备队角色。原计划使用在云南方向,迂回越西北计划取消后,149师赴云南方向,军指挥机关和148、150师(并指挥20军58师)赴广西方向执行作战任务。148师442团与炮团在板烂正面进行牵制性进攻,歼敌338师460团650人。443团与444团进至北山地区配属55军164师,为该师预备队,参加了谅山地区作战,打到奇穷河南岸。149师为昆明军区战役预备队,原计划配属14军作战,后根据邓小平指示改归13军指挥,担起了歼灭沙巴地区敌316A师的重担。149师以一个加强团实施穿插,迂回敌侧后,主力沿10号公路正面进攻。于3月3日攻克沙巴县城,清剿两天后回撤入境,共歼敌2338人,重创了越军316A师。150师3月6日出境,归41军指挥,在高平以西执行清剿残敌、搜剿敌仓库物资、查找友军失散人员和烈士遗体的任务。3月13日,448团在回撤途中,由于军工作组指挥失误,遇伏部队干部惊慌失措处置不当,造成542人失散(被俘回归219名),丢失各种枪支407,爆出1979年对越作战最大丑事。58师在54军162师协同下于3月12日攻占重庆。50军在此次作战中最大的特点是部队相当分散,共在两个方向五个地区作战。军前指没有指挥到自己所属的任何一个师,指挥的是从武汉军区调来的58师。共歼敌2187名(不含149含58D),战后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集体和个人分别占5%和4%。时任军长张志礼,政委张立勋。


54军:该军同样是军委1978年12月31日扩大会议上决定的第二批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部队,迂回越西北计划取消后,奉命赴广西方向归广州军区前指指挥,担任战役预备队。广州军区前指指示该军到一个师投入一个师作战,是故54军下车后即按照162师、160师、161师的顺序,先后于2月19日、23日、26日分别从水口、念井、友谊关方向出国,参加自卫还击作战。160师归41军指挥在高平以西执行任务。第一阶段攻歼魁瓦、克马诺地区之敌;第二阶段清剿高平至茶灵公路两侧残敌,守护该段公路并守卫高平。161师配属55军参加谅山地区作战,为该军预备队。第一阶段攻歼540高地地区之敌,第二阶段攻占脱浪县城,保障了55军进攻谅山的右翼安全。162师在高平以东机动作战。第一步,2月19日接替125师进攻复和的任务,21日基本歼灭复和之敌,打通了水口经复和至东溪的公路。第二步与42军协同围歼高平之敌,会攻克马诺。第三步,以南北夹击手段奔袭广渊,打通广渊至复和公路。第四步,在复和地区清剿残敌。第五步协同58师会攻重庆。162师等于是扮演了一个消防队的角色,从2月19日水口出境到3月16日岳圩回国,其中仅大的任务变化就达9次,部队忽南忽北、忽东忽西、机动频繁、连续作战,共转战400多公里,战斗纵深80公里,足迹几乎遍布整个高平以东地区。许司令和向政委对162师这种坚决服从命令听从指挥的优良作风特别予以了表扬。但该师484团3营在班姆南侧高地遭敌阻击时,带队干部惊慌失措、放弃指挥,不仅不积极组织部队反击敌人,反而丢弃部队下令“各自突围”,以至造成伤亡101人的严重后果。共歼敌4433名,战后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集体和个人分别占7%和5%。时任军长韩怀智,政委朱志伟。


55军:根据广州军区前指的战役部署,东线自卫还击作战第一阶段主攻目标为高平地区之敌,同登、谅山方向为次要方向。55军在战役第一阶段的任务是用5天左右的时间消灭同登、坂然地区的越军,以积极的行动配合军区主力在高平方向作战,为歼灭谅山之敌创造条件。战役第二阶段,谅山则成为东线主攻方向。163师担任同登、谅山地区主攻任务。2月17日战役发起后,以488团迂回探垄断敌退路阻敌增援,以487团和489团对同登实施正面攻击。当天即完成对同登的合围,余敌退守339高地、探某、鬼屯炮台等核心阵地。489团7连经三次攻击,于21日17时25分全部占领了平顶山表面阵地。炮台内之越军拒不投降。163师遂于22日23日派出工兵和喷火分队,使用12吨炸药(据老兵讲,还用了66粉)和2吨汽油实施大爆破,彻底炸毁了4个进出口,炮台内800余人左右被炸死,闷死(炮台里爬出来那位3师12团的干事的口供是800-1200,真实性难考)。487团2营在伤亡过半的情况下死打硬拼,于23日3时30分攻克探某据点群,歼敌450余人。488团阻击分队在探垄粉碎越军营以下规模反击13次,毙敌400余名。2月27日谅山战役开始,487团攻克扣马山,488团攻占417高地。3月2日,488团和489团控制了谅山北市区西部。3月4日489团2、3营打过奇穷河占领了南市区。164师在北山方向担负经坂然向谅山东面进攻的助攻任务。2月17日6时40分发起攻击,至11时15分基本歼灭坂然地区守敌,完成了第一阶段任务。2月27日,该师分3路向谅山发起攻击。广州军区前指以148师之443、444团加强该师力量。490团1日18时占领461高地,492团12时攻占445高地,491团于3月2日9时许首先攻入谅山市区。3月4日上午,443团、44团各一部打过奇穷河,占领317高地、332高地、460高地、那班等要点。165师从14号界碑至渠历西侧无名高地地段突破,495团占领549、438高地。493团1营夺取那炸,控制了同登通往太原的公路,主力进至巴寨为敌火力所阻。494团进至伯良北侧遭敌火力拦阻难以前进,遂以2营就地转入防御,其余部队拂晓撤回。19日至23日,493团连续组织4次进攻,拿下了339高地。22日,494团以一个营又两个连歼灭了据守班庄的越军3师12团5营营部带两个连。战役第二阶段165师继续在163师右翼担任助攻,493团先后攻克555、520、559高地、恢复,并于4日越过奇穷河,占领627、413高地。494团巩固493团攻占之要点组织防御。495团于28日进至巴扁附近控制要点,并以一部兵力清剿弄供、伯弄石山地域残敌。3月6日拂晓,部队全部撤至奇穷河北岸。8日拂晓,撤至扣马山、395高地、扣当山一线。当时越军第2军的304师和325师已经从柬埔寨回援至谅山,但未敢尾追我回撤部队。55军在扣马山一线专门等了3天也没有发现越军有反扑迹象,于是从11日零时起继续回撤,至12日6时前,全部撤回国内。在回撤过程中,一旦越军对我实施炮击,我必以十倍的炮火惩罚之。9日上午越军向友谊关发射20余发炮弹,我当即还击200余发,打得越军不敢轻易开炮,直至撤军结束再未发现越军炮击我回撤部队。共歼敌10509名,战后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集体和个人分别占16%和18%,以上指标均位居参战部队首位。时任军长朱月华,政委阎寿湖。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