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部队的一些事3

qq7327 收藏 3 2027
导读:特种部队之作风问题       某年,新来特战摩托数辆,嘉陵产,但是很漂亮。   参座非常喜欢,爱不释手,视为爱物,人玩笑为参座小妾。   某营长,装甲侦察兵出身,好玩车。悄悄开出摩托一辆,在山上玩特技越野。   未料,摩托滑倒,油箱上蹭出道子数个。   参座发现,大怒曰:连摩托你都日,你***作风有问题!   特种部队之魔鬼连      某连,黑蛋当连长,被称为魔鬼连。   原因有三:1,黑蛋练兵狠不说,打兵也厉害;2,凡是刺头兵都被踢来魔鬼连;3,魔鬼连所有军事训

特种部队之作风问题


某年,新来特战摩托数辆,嘉陵产,但是很漂亮。

参座非常喜欢,爱不释手,视为爱物,人玩笑为参座小妾。

某营长,装甲侦察兵出身,好玩车。悄悄开出摩托一辆,在山上玩特技越野。

未料,摩托滑倒,油箱上蹭出道子数个。

参座发现,大怒曰:连摩托你都日,你***作风有问题!




特种部队之魔鬼连


某连,黑蛋当连长,被称为魔鬼连。

原因有三:1,黑蛋练兵狠不说,打兵也厉害;2,凡是刺头兵都被踢来魔鬼连;3,魔鬼连所有军事训练都是第一名。

打兵的段子日后再说,就说军事训练的段子。

魔鬼连的军事训练成绩超出其余连队太多,连队的最后一名基本和其余连队的第一名持平。可想而知训练之艰苦,但是在黑蛋带领下,兄弟们乐呵吃苦,这让其余连长大为不解。

武装泅渡,别的连队要求9000米,魔鬼连要求1万米。

什么连长带什么兵,一点都不假。

在其余连队后面100米,共同开始,魔鬼连居然能够成为第一梯队,并且全连最后一名与其余连队第一梯队持平。

588米国际障碍,魔鬼连全连优秀,其余连队七成优秀。而记录保持者,都是魔鬼连的兵轮流坐庄。

5000米武装越野,魔鬼连穿防弹背心,排长以上干部要求背三把长枪,连长黑蛋背四把。

连队最后几名与别的连队第一梯队持平。

散打联赛,前三名都是魔鬼连.......

魔鬼连连长黑蛋,因此成为全军特种部队人才储备库的绝对骨干。

当然,成为车管助理那是谁也想不到的事情。他心生转业的时候,我带他找了警队的领导,领导看完简历大骇:“这样的人才我们要不起,还是继续打仗为好!”

黑蛋灰溜溜当车管助理也,魔鬼连成为历史。




特种部队之严于律己


某任政委,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要严于律己,战士能做到的,我也要能做到。”

野外生存很难过,大家都知道,大队常委也参加,正是严于律己。

某日,实在受不了了,弟兄们突破封锁线,跑到下面的小饭店,拿出私藏人民币,大吃大喝。

(能突破封锁线也是不得了的,卫戍区的一个团在到处找人)

正在大块朵颐,突然发现卫戍区部队一个连包围饭店。

一阵殴打,当然被俘,所谓双拳难敌四手。

抓入战俘营,遇到熟人。

政委也在,也是在饭店被俘。那地方成了卫戍区的一个陷阱,专门抓跑出来吃饭的。

众兵苦笑,政委严于律己,跟我们一起来战俘营体验体验了。



这个段子其实是《如临大敌》和《刺客》的韩光、蔡晓春人物关系原型,两个干部都是我最好的兄弟。暂且称作A和B吧。

A和B,同年入伍,一个火车皮拉来。新兵连时期表现突出,不是一般的突出。400米障碍,一个1分21,一个1分22,不分伯仲。各个科目也是犬牙交错,军事素质是相当的优异。他们是有身体素质和武术基础的,一个是少林俗家弟子(陈勇和高中队的原型),一个是某门派武术的正宗传人(相当于掌门人,该门派武术就是他家流传下来的),都是那年特别招收来的特种兵苗子。

A和B都很要强,个性略有不同。A外向,B内向。第二年两个人都是班长,B是一班长,A是二班长。互相较劲,连长喜欢A,指导员喜欢B。

A和B是整个特种部队最优秀的军事高手。两个人什么科目都比,成绩是犬牙交错。两人的动作都漂亮的不得了,大队长只要听说A和B又在训练场比障碍了,丢下文件就小跑到训练场观战。因为太漂亮了,简直是艺术品。

年中战士入党,一个名额。连长和指导员恶战上了,最后无奈,都别入党了,年底两个名额一起入。

第三年提干,连长恰巧出差。民意测验在指导员授意下,B当选,A落选。不料连长回来大怒,***劳资也是支委!重来!

于是重选,连长挨个看,不是选A的上去就是一脚。

于是A入选,提干,去军校学习三个月。B还是班长。三个月回来,A是少尉一排长,B还是一班长。关系就很微妙了。B比A就落后了一步。

次年战士提干,B当然入选。但是部队制度改革,这次战士提干的需要进修一年,而且回到部队不能直接授衔,要求戴半年红牌才能授衔。

这就等于B比A整整落后一年半了。

A第一批入选出国进修特种部队,B第二批入选,都在犹太国学习一年,成绩优异的不得了。

军区组建参加爱尔纳·突击集训队,两人当然入选。无奈英语成绩太差,落选。算是平手,谁也没去成。

A当了副连长以后,B由于某次行动立功,提拔为另外连队的副连长,两人还在一个营。

但是大队领导已经意识到不能再在一起了,随着职务的提高,再在一起的话,两个连队见面就要打架。于是A还在二营,B去了一营,分开还比,比连队训练等等。

A当连长的时候,一个兵不慎训练牺牲,处分一次;同年,B连来的新兵,因为恐惧魔鬼训练,自残,B也处分一次。

又是平手,处分都是前后脚。

两人这样明争暗斗十多年,都是历年特种部队集训的绝对骨干和教官,多次出国执教和受训,响当当的种子特战队员。

但是当连长容易,到营级干部就是玩政治了。A和B都不擅长此道,加上太出色了,枪打出头鸟。

在副营调职的时候,两人都被排除在作战干部以外,不让他们带兵了,这是玩政治的人搞的。

A是二营车管助理,B是一营车管助理。

明争暗斗十多年,结果同时成为后勤干部。

两人十多年就没说话过。

此时此刻,命令下达,都是百感交集。

在大院面对面走过来,突然都笑了。

以前面对面走,都是转身就走,当作没看见。

此时此刻,面对面笑了。

十多年的恩怨,仿佛烟消云散。

操,现在不都一样了?一营车管助理和二营车管助理?

从此成为至交,雷打不散。



特种部队之新来政委第一把火


特种大队骂人成风,无论干部战士无脏字不成话。

某年新任政委第一次全大队讲话:“特种大队,不是特种骂人大队!我发誓,在我任期内,我绝对不说一句脏话!我要改变特种部队的骂人现象,啊?看看你们,说话就是妈妈子,抬手就是嘴巴子(打兵)......

说到激动之处,一拍桌子:

“你们自己说,特种大队是个什么鸡巴玩意?!”




特种部队之参观航展


98年珠海航展,组委会从特种大队借来60个兵,做开幕式的三角翼飞行表演。

大队长带队,爱人也去旅游了,还跟着一营的营长,身高190。

开幕式表演结束,大队长带着兄弟们去看航展。

大队长穿着白衬衣,墨镜,夫人穿着红裙子(看上去很年轻,跟小蜜似的)。

一营长穿着西服,墨镜,提着密码箱(在珠海的所有经费),跟在老大后面。

再后面是整齐的六十个彪悍的戴墨镜的男青年,都是一色的运动服,光头。

参加航展的众人大骇,避之不及......以为来了黑社会.....还是最牛鼻的黑社会。

珠海书记举着大拇指,对老大哭笑不得:“你是老大,你才是珠海的老大。”



特种部队之打野鸭


某年野外生存,按照实战要求,穿越山区,要求很严。

弟兄们都是饥肠辘辘。

路过一湖泊,湖光山色,但是无心浏览景色。

突然尖兵示意隐蔽,以为遇到卫戍区搜剿部队(假想敌,抓住一个特种兵给一天休假,所以很踊跃),准备跑路。

队长到前,真事儿一样拿起望远镜,大骇。

——几十只鸭子!

队长:“野鸭?家鸭?”

众人齐呼:“野鸭!”

队长下令猎杀。

四把85微声冲锋枪一阵点射,清脆撞针响声(该枪射击确实无声,没有电影上的噗噗,只有撞针声)。

野鸭的血染红了湖水。

正在兴奋,突然远处一声怒喝:“谁打死我家的鸭子?!”

众兵转身逃窜,溜之大吉。



特种部队之水淹七军


众兵逃窜,未料撞到闻讯赶来的百姓。百姓是不怕兵的,哪管你是特种兵!人民子弟兵么,所以百姓不怕兵其实是好事。

问题是野外生存不带钱啊,想给都没有。

队长无奈,带兄弟们往深山逃窜。

百姓无法追上特种兵,远远不见人影。

队长松口气,继续前进。

部队沿着溪流上山,其实这是一个河床,上游水库。

入夜在河床休息,因为此处平坦。

梦中突然有人高喊:“发水了!”

余在梦中睁眼,水已经到胸部的位置,急忙起身抓起武器。

原来百姓追不上部队,就跟踪痕迹,发现部队在河床宿营,就去上游开闸放水。

特种部队宿营地一片狼藉。

跑到河岸上发现,除了武器,什么都没了。甚至几个兄弟靴子都没穿......

该次野外生存真的成了野人生存,兄弟们独自戚戚然也。

训练结束还有五天,呜呼哀哉




我的名字是中国特种兵——走入欧洲的中国陆军特种兵教官


2005年的年底,我的兄弟蝈蝈,受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外事局委派,前往马其顿特种部队进行为期半年的执教。这是第一位踏上欧洲大地的中国特种兵军官,并且是第一位在欧洲特种部队执教的亚洲军官。


蝈蝈是个传奇色彩的军人,年仅26岁的他,来自神秘的东方武林源地之一——嵩山少林寺。他自小就被招入少林寺成为俗家弟子,习武十年,是现任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最小的师弟。

16岁,因为打架伤人,被送入军队避祸(参见本人拙作《狼牙》和《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不料被送入了侦察连,对于少林俗家弟子来说,这侦察连还不是放虎归山。。。。。

没多久,他进入某军区司令部直属特种大队服役,担任班长。随后提干成为军官。


蝈蝈绝对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莽撞汉,他现在的学历是硕士。西安政治学院武装冲突法硕士,我一直很纳闷,这个打架成性的小子怎么成为法学硕士的。。。。。

简直就是最搞笑的黑色幽默。。。。。

他把中国特种部队的闪电利剑标志,我们的国旗和中国陆军军衔穿到了欧洲的大街上,呵呵。。。。。

身穿中国陆军常服的中国教官跟他的学生们在一起。

背后就是精锐的马其顿特种部队,代号“狼队”,跟三角洲的选拔标准和训练基本是一样的。

他的学生们包括欧洲拳击冠军、总统贴身保镖等,素质是绝对一流的,格斗基础很好。因此,刚刚去的时候,暴打三场。

他的身高不足176,他的学生们平均身高190以上,而且都是打仗出身的嗜血之徒,你想想能服气么?

连着三天,跟马其顿特种部队最好的格斗高手暴打三场,两胜一平。

平局其实也是他赢了,他一脚踢到身高197的欧洲拳击冠军,对方一拳打在他头上,因为流血被中止比赛。但是对方倒地,他没倒。

从此,全服了,蝈蝈在马其顿特种部队成为风云人物。

蝈蝈的专车是一辆白色的汉马。马其顿特种部队没有白色的汉马,都是迷彩的。但是为了表示这车的特殊性,以及对蝈蝈的尊重,所以专门把车喷成白色的。

后来他被欧洲媒体曝光以后,马其顿全军乃至全国基本都知道,白色汉马是蝈蝈教官的专车。

说个搞笑的,马其顿特种部队本来请了几个日本人教空手道(民间身份),蝈蝈去的时候他们不服。但是蝈蝈压根不搭理他们,于是有一次,他们上了蝈蝈的车一起回去。蝈蝈马上下车了,对司机说:我今天走回去。司机看了一眼,明白了,对日本人说:你们给我下去!

蝈蝈说,中国军人绝不和日本教官做一辆车,呵呵

你们见过随着中国军官普通话的口令——”成拳术队形散开!”然后外军特种兵们高喊一二三四散开的场面吗

打的是一套根据我们军体拳改编的“马军军体拳”,现在是马其顿特种部队每天必修科目

真的好黑啊,那天我送他回部队,一个刚刚来的新兵居然问:“是非洲来的学员吧?”


建国以来,全军第一个被派往欧洲的军事专家;第一个到欧洲执教的武术教官;第一个进入欧洲的中国特种兵;第一个独立完成武术教练任务。在外国人眼里--


“中国军人的功夫真是了不起”



今天,集团军某部党委为优秀共产党员、五连连长郭小俊报请一等功,并把他的先进事迹作为荣辱观教育的活教材,在部队迅速掀起“学习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事迹,立足本职岗位争当打赢尖兵”活动热潮。

郭小俊出生在武术世家,中原嵩山的水土养育了他刚毅的性格,少林寺“一苇渡江”、“十三棍僧救唐王”的故事犹如一块磁石,吸引着他虔诚地拜师学艺。10年前,郭小俊揣着浑身的武艺走进特种兵行列。在部队这所大熔炉里,严格系统的军事训练和政治思想教育,使郭小俊迅速成长为一名素质全面、作风过硬的特种兵战士。大强度攀岩走壁、超极限武装泅渡、高难度空中伞降,锻造了郭小俊陆地猛虎、水中蛟龙、空中雄鹰般的超强本领。99年,郭小俊被部队提干并保送到石家庄陆军学院学习,在那里,郭小俊的各方面素质得到了更高层次的提高。毕业后,无论在排长还是在连长的位置上,郭小俊以一次二等功,三次三等功,证明了自己的出色业绩。

去年11月10日,年仅26岁的郭小俊奉命踏上赴马其顿教授中国功夫的征程,落脚马其顿国土瞬间,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他已经创下了我军历史上的“四个第一”:第一个被派往欧洲的军事专家;第一个赴欧洲执教的武术教官;第一个进入欧洲的中国特种兵;第一个独立执行武术教练任务。

马其顿军队有个习惯,不管是哪个国家教练执教,都要赢了他们军内功夫高手才能获得执教资格。宽敞明亮的体育馆内,威猛彪悍的国家自由搏击队教练奥立鲍闪亮登场,连续两记重拳击在郭小俊的头部,右眼角被拳棱撕破拇指宽的口子,鲜血模糊了眼睛,郭小俊毫不顾及,左手一个直拳,顺势一个左边腿,不偏不倚踢在他的左膝窝上,将他击倒在地。盛气凌人的马其顿总统保镖走上擂台,轻蔑地看了郭小俊一眼,随即猛地高蹬腿,突然右摆拳,郭小俊一下子趔趄着倒退几米。保镖气势更加咄咄逼人。郭小俊沉着冷静,转体后摆,紧跟一个面部高侧踹、快速勾踢,保镖躲闪不及仰面朝天,观礼台上顿时惊讶不已。几分钟后,保镖晃悠着站起身来,向郭小俊行了个抱拳礼,很不情愿地喊了声“师傅!”

马其顿国防部长观看后,翘起大拇指用生硬的中国话连声说:“中国军人的功夫真是了不起!”

他们的特警、特种部队素有“猛虎”和“野狼”之称,而郭小俊却被他们誉为“‘虎’‘狼’之师”。执教期间,他教的“猛虎”选手米兰,到突尼斯参加世界军人拳击比赛,摘取了桂冠;他带的“野狼”选手吉雷,到法国参加“欧洲杯”跆拳道比赛,在12个国家40多名参赛选手中,夺得亚军;他培养的26名“虎狼”选手,如今已成为马其顿特种部队、特警部队、步兵突击队武术教练和维和部队武术教官。

在马其顿,郭小俊住过的房间作为军人内务的样本被永远保留;他教授的武术已经成为军人必练的功夫;每次走在大街上,都有居民带着孩子向他求教中国功夫。建国至今还没有勋章的马其顿国防部专门破例为郭小俊制作了历史上第一枚正式勋章。结业典礼上,马其顿军队隆重举行了中国功夫教学成果大型汇报表演,当地新闻媒体进行了现场直播。回国前夕,中国驻马其顿武官致电国防部外事办公室为郭小俊请记一等功。





特种部队之勇冠三军

某年,上级组织,海陆空三军高级将领齐聚特种部队,进行军内特种作战汇报。

战术场上鸦雀无声,特战队员潜伏在各自出发地。

三军将领神色肃穆,站在野外观礼台上,等待表演。

黑蛋为汇报表演代表,持枪,枪口朝天,快速跑步到观礼台前。

三军将军注视黑蛋。

黑蛋枪口朝天,突然扣动扳机。

哒哒哒哒......

观礼台上三军将领大乱,几乎同时卧倒,展现一把年纪的良好军事素质。

黑蛋面不改色,射击完毕,哗一下子从枪口朝天变成大挎枪,声若洪钟: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特种部队XX大队,汇报表演现在开始——”

将军们尴尬起身,突然又是枪炮大作。

部队已经开始表演.......



特种部队之独一无二特种表演兵——老翻


翻其实我不熟悉,也就是在汇报表演的时候看过几次他的表演。但是这个人物在那几年确实是个人物,也就是作战连队军事技能最差但是却每次汇报表演都要上场的特种表演兵。


凡是在部队待过的人都知道,部队做门面功夫那是第一流的。特种部队更是看重这种门面功夫,除了队列在军区直属队是绝对倒数第一(没时间训练队列),其余的都是第一。那没办法,当时的军区司令部二十多个直属队里面,特种部队是唯一的野战军,其余的不是电子对抗团就是陆航团,要不就是军犬基地,或者部队仓库等等,没有野战军那种剽悍斗志。


而外宾来到军区,肯定是要参观部队的;首长逢年过节,也是要参观部队的;地方高干逢年过节,更是要参观部队的。


而距离大都市最近的野战部队,就是特种部队了。


倒不是说特种部队有什么稀罕,真正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军队内部是不怎么把特种部队当回事情的。当时不过是团级单位而已,在部队的序列里面不算什么。只有军事爱好者真的把特种部队当回事情,再有就是个把开玩笑是兵痴的外单位士兵,真的给特种大队写信,要求参加特种部队的。这种理想主义的小兵真的有不少来的,但是大多数都回去了。适应不了,训练量和科目太大太多,而且一年到头都在祖国各地住训或者演习,部队驻地跟摆设似的从没几个兵留守。夏天哪里热去哪里,冬天哪里冷去哪里,回驻地都跟过年似的,因为可算能在有暖气设备的楼房睡觉了。住帐篷闹的后遗症。


说远了,还说关于大家都要参观特种部队。


如此众多的迎外任务,对外表演就成为一个必须常备的活动了。


特种部队的对外表演其实跟别的部队没什么区别,也就是侦察兵的老一套,技术装备和特种装备是不会拿出来吓人的。所以也就是擒拿格斗、特技飞车、攀登居多,偶尔规格高的也表演飞刀、手枪特种战术射击等等。


还说老翻,老翻参军到特种部队确实是一个偶然。


他本来是京剧团的小武生,后来参军到别的部队,再后来参加文艺汇演。我靠那跟头翻得一个利索,从台这边到台那边,然后又翻回来。双手单手空翻前后空翻耍了一个遍,然后就是满堂彩。


然后下面的一个首长比较好事


多了一句嘴,这样的身手应该去特种大队啊,在仓库浪费了。


于是老翻就莫明其妙被钦点到特种大队了。


来了才知道,原来老翻就擅长唱戏翻跟头,别的军事科目什么都拿不起来。属于脑子多少慢半拍的主儿,于是大家才明白为什么他放着京剧演员不当来当兵的。因为京剧团很明显不会让他上台担纲,他想考学到军艺之类的地方。


但是首长钦点的,来了也不能退啊。


于是老翻在特种部队唯一的也是最艰巨的任务就是翻跟头。


给外宾和首长表演翻跟头。


每次老翻出场,都是迷彩服军靴,显得非常精干。然后就开始从操场这边翻,翻到那边再换个姿势翻回来,接着再翻。翻四次构成一个对角线,然后脸不改色心不跳。


于是外宾和首长还有地方首长们就鼓掌。


偶尔有外宾赞叹中国特种兵跟头翻的好,身手好。


当时的大队长就眨巴眨巴眼:皮毛。


老翻后来在特种大队翻了多久我就不知道了,再后来是考学还是退伍了也没人知道。


偶尔想起来,觉得是个乐子,就写下来。


那天跟小M教导员提起老翻,还去找出来一段表演的录像看。


那跟头翻的,确实很地道啊。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