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


钱图强心想,不就是让人打几拳吗?自己来美国,本来就想着要练练拳击,跟那些拳王打一打,现在让别人打一打,也是练练自己的抗打能力,又有钱赚,何乐而不为?便满口答应了。

经理说:“你今晚就可以来上班。八点钟先到我办公室找我。”

钱图强有了新工作,便找地方洗了一个澡,换上干净衣服,准时来到经理办公室。经理带钱图强来到俱乐部里面的一个房间。房间里面,放着许多拳套,吊着一个沙包。

经理给钱图强讲工作规则,首先,任由客人打自己,不能还击客人;第二,如果客人打头部和阴部,可以挡住;第三,客人给小费多少都可以,不能追客人要小费或者多要小费;第四,小费归钱图强,但客人之前交的费用,俱乐部要拿六成;第五,要服从俱乐部管理,上下班时间要准时。

钱图强认真听从了,把行李箱放在房间角落,过来便试拳套。

他找到一对合适的拳套,叫来服务员帮忙戴在手上,活动活动身子,学着电视上拳王的样子,对着沙包,练起拳击来。

钱图强并不清楚俱乐部的性质,只是觉得这工作挺好,适合自己;此俱乐部的老板出身黑道,相信性和暴力是人的本能,想要赚大钱,就要充分让人展现自己的本能;于是开办这样一家俱乐部,在这里,只有客人有钱,都可以充分享受性和暴力带来的快感。

俱乐部有个大厅,有摇滚歌手唱歌,有美女大跳艳舞,有酒精和毒品,觉得这些还不够过瘾的,在另外的小房间,有人陪上床,有人可以打。

钱图强就是属于随意打的“拳靶子”。他稀里糊涂,并不知道俱乐部性质,正在苦练自己的拳击,打得沙包晃来晃去。

一位年轻白领,生意亏了钱,被老板炒了鱿鱼,老婆也跟别人跑了,心里难受,约朋友来俱乐部消遣,喝得醉醺醺,听说俱乐部里面还有人可以打,便交了钱,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了钱图强的房间。

钱图强回头一看,一个身高体壮的白人,满脸通红,浑身酒气,眼睛瞪得跟牛眼一样,在服务员的帮助下,正在戴手套。他知道对方就是来打人的,站着不动。

年轻白领看到钱图强脑门光光,气就冒了出来。他老婆就是跟一个喜欢戴墨镜的光头富翁跑的,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情敌。手套一戴好,年轻白领冲过来,对着钱图强的胸口,就是狠狠的一拳打过来。钱图强本能地运气抵挡。

年轻白领的拳头,如同打在一堵铁墙上,痛得咧嘴大叫;若不是拳套隔着,恐怕骨折了。

年轻白领以为钱图强身上带钢板,非常生气,一拳狠狠地向钱图强脸上击去;钱图强伸手挡住。

年轻白领喊:“不行,这样不行。你身上怎么能够带钢板?”

钱图强把身上衣服脱了下来,露出满身的肌肉,说:“你好好看看,钢板在哪里?”

年轻白领仔细一看,好家伙,全身肌肉横布,跟健美先生差不多;知道自己误会了,不敢再打,掏出小费丢在地板上,咬牙切齿地走了。

钱图强笑,捡起来小费,丢在箱子上,继续练习拳击。

年轻白领回到朋友群中,讲起自己刚才的事,说是打那个人,跟打在铁墙上一样,太厉害了。他的朋友当中,有一个业余拳击手,听着不服气,也想打一打,交过钱,一伙人便过来了。

进来一看,只见一个光头大汉正在狠狠地拳击沙包。钱图强转身过来。居然还带着墨镜。

业余拳手在服务员帮忙下戴好拳套,活动活动身子,跟拳击手一样,跳起拳步来;钱图强一看,对方是学过拳击的,也不敢大意,赶紧运气形成金刚罩。

业余拳手踏步上前,对着钱图强胸口,便是狠狠一拳。拳挟着劲风击到,钱图强站稳不动。“嘭”一声,钱图强身子晃了晃,还是稳稳当当站着。

业余拳头感觉自己击在一堵墙上,手有些疼痛;另一边手,往钱图强脸上击来。钱图强头一偏,闪了过去。

业余拳手不敢再往钱图强身上打,拳拳朝头部打来;钱图强学拳王样子用拳套护住头,任由对方攻击。

业余拳手打得累了,便停了下来,看着钱图强,问:“你学拳击多久了?”

钱图强笑,说:“今晚刚学。”

业余拳手看了看他,说:“骗我做什么?我叫汤姆,很高兴认识你。我喜欢拳击,想跟你交个朋友。”

钱图强说:“我叫钱图强,以前没有学过拳击,没有骗你。不过,之前,我学过中国功夫。”

业余拳手说:“难怪。下次再来找你打。”脱下拳套后,掏出钱,递给钱图强。

钱图强知道是小费,接了过来,说:“非常感谢!”继续练自己的拳。

有人走了进来。钱图强回头一看,一个高个子的健壮女白人,三十岁左右,有几份姿色,身材高挑,非常性感。

钱图强暗暗好笑,心想,连女人也喜欢打人?

这女人看了看钱图强,把门关上,走到钱图强身边,盯着钱图强满身的肌肉,伸出细长的手指,轻轻抚摸他细嫩的皮肤,说:“你打我。”

钱图强以为自己听错了,说:“对不起!请再说一遍。”

这女人笑了笑,说:“我请你打我。我给你钱。”

钱图强听明白了,说:“我不能打你。这是不允许的。请你戴上拳套打我吧。”

这女人掏出一叠钱,说:“我请你打我,我给你这些钱。”

钱图强摇头,说:“我不能打你。这是不允许的。”

这女人笑,问:“你是哪个国家的?”

钱图强应道:“中国。”

这女人脸色一变,说:“你们中国人是猪。”

钱图强火冒三丈,一记侧拳,拳头如闪电般,狠狠地击在那女人脸上。

那女人如一个陀螺般转了几圈,摔倒在地上。

那女人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脸上露出又惊又喜的表情,嘴角渗出血来,说:“谢谢!”

从地上捡起钱来,递给钱图强。钱图强摇摇头,说:“我不要你的钱,你走吧。”

那女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钱图强,转身走过去,把钱留在手套边上,开门走了。

钱图强莫明其妙。不过,既然人家硬要自己收下,现在也需要钱,便捡起钱,心里想,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本来是要让人打才能赚到钱,没有想到打人居然也可以赚到钱,而且赚得比被人打还要多。

下班后,钱图强数了数上班第一天的钱,没有想到收入还真高,要是连续几天能够这样,应该可以租下一间小房子了。

下班后,已经很晚了。钱图强回涵洞。

白天,俱乐部歇业的,夜晚才开张;钱图强闲着没有事,便和詹姆斯去家俱城干活,晚上按时到俱乐部上班。俱乐部位于海边,房子很气派,大厅里面人头涌动,节奏感强烈的音乐歇斯底里,人们疯狂地喝酒和跳舞。钱图强看到如此疯狂的场面,心里想,怎么回事?这些人白天看起来都很正常,文质彬彬,怎么一到晚上一个个变得这样疯狂?

钱图强走到自己工作的房间。戴好拳套,开始练习拳击。他的头脑中浮现世界拳王比赛时的出拳方法和步伐,模仿着学习。他相信自己的力量和反应能力能够跟拳王们比一比,关键的问题是自己得首先掌握出拳的方法。拳击比赛不能用腿进行进攻。

汤姆早早就来了。

钱图强看到他走了进来,认出是汤姆,冲他笑了笑。

汤姆也冲他笑一笑,在服务员帮忙下戴好拳套,走了过来,说:“钱,我们打一场。”

钱图强笑,说:“我们经理说,不能还手打客人。”

“我正在练习拳击,光我打你没有意思。你跟我打,我不会跟别人去说。”

钱图强想,自己正好要找个人练练,便答应了。

汤姆抱着拳,晃着身子,采着拳师的步伐,抢先进攻。钱图强双手抱拳,先进行防守,闪躲或者挡住汤姆的拳头,不让汤姆击中自己的身子和头部,一边防守,一边寻找汤姆的破绽,心里想,这时若一拳出去,肯定击中。

汤姆见钱图强一味防守,喊:“进攻!进攻!”

钱图强抓一个破绽,直拳出击,正中汤姆的胸口。汤姆感觉到如山的力量压来,身子不由向后倾,钱图强跟进,一记下勾拳正中汤姆的下巴。汤姆的身子被击飞起来,向后倒向地板。

钱图强赶紧扑过来,在汤姆脑袋快着地之时托住了汤姆,接着轻轻把他放倒在地上。

汤姆从地上爬了起来,惊魂未定,盯着钱图强,说:“厉害!太厉害了。你是不是打过职业拳击比赛?”

钱图强笑,说:“没有。我说过,我练过中国功夫。”

汤姆说:“你的力量实在是大,我感觉你击拳比我的教练还重。我的教练以前打过职业比赛,你的力量比他的力量大多了。你都可以去打职业拳击比赛了。”

“是吗?我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去打职业比赛。我现在这里上班,先赚点钱再说。”

“我学拳的拳击俱乐部,正好缺一个陪练。我回头跟教练问一问,看他能不能让你过去当陪练。你想不想去?”

钱图强一想,这是好事啊。当陪练既有工资,又可以专门练拳,肯定比在这里好,便说:“我当然想去。那你帮我问一问,谢谢。”

两人接着练了一回,汤姆累了。汤姆掏出小费,钱图强推辞不肯要;汤姆把钱放在拳套上,走了。

有人推门走了进来。钱图强回头一看,一个高大健硕的黑人妇女,一身酒气,眼睛里面充满火一般的愤怒。戴好拳套后,二话不说,冲过来举拳就往钱图强身上击来。钱图强见是一个女人,有意不运气形成金刚罩,让由拳头雨点般击在身上。感觉跟抓痒痒一样。这女人一边狠打,一边歇斯底里地尖叫,好象钱图强跟她有仇一般。这女人打得累了,心里的怒火宣泄完了,才停手。丢下小费走了。

钱图强一边捡起小费,一边苦笑,心想,真是奇怪,女人生气起来,原来也跟男人一样,想找一个人狠狠地揍一顿来出一口恶气。刚才打了我一顿,这女人眼睛中的怒火,消失许多。

这被人打的生意,好得出奇,络绎不绝。这些人,有男有女,一身酒气,进来戴好拳套后就是一阵猛揍。钱图强干脆不运气形成金刚罩,任由别人打自己的身子,锻炼自己的抗打能力,只是拳头击向头部时才闪躲或者挡住。

又有人进来了。钱图强回头一看,正是自己昨天打的那个女人。这性感的女人一进门,就把门拴上,转身,脱掉大衣,露出一身性感的短裙。高耸的乳房一大半暴露在钱图强眼前。

钱图强看得血管喷张。

她款款走到钱图强身前,贴着钱图强的身体,两只蓝球般大的乳房顶到钱图强的胸口,伸出细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抚摸钱图强的脖子,又抚摸钱图强的脸,轻轻地说:“我要你干我。我给你钱。”

钱图强笑,摇摇头,说:“不。我不是当鸭的。”

这女人脸色一变,抚摸钱图强脸的手,突然狠狠地甩一记耳光。事发突然,加上钱图强心里认为这女人不会打人,脸上被打了耳光;心头火起,一记侧拳,狠狠地击出,正中女人的脸上。这女人如陀螺一样转了几圈,倒在地上。

这女人爬了起来,嘴角渗血,脸上露出狰狞的笑,说:“爽!打得爽!”

掏出一叠钱,放在地板上,穿上大衣走了。

钱图强捡起钱,不禁苦笑,心里想,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很不过劲。看来这种地方还是不要久呆好。要是能去拳击俱乐部当陪练,最好。

过两天,汤姆就来找钱图强,说是拳击俱乐部的教练明天想他去面试。汤姆给钱图强留下俱乐部的地址和电话,便走了。

钱图强心想,今晚也许就是最后一次在这里上班了;便狠狠地擂击沙包。

生意还是一样的好。那些心里愤怒或者烦闷想打人的,一身酒气,狠狠地给钱图强挠痒痒。这样的工作,轻松无比,赚钱也快,可钱图强更想去当拳击陪练。这样,自己的拳术进步才能更快。

那个性感女人又来了。一进门,就把门拴紧,脱掉大衣,露出情感的内衣,火爆的身材一览无遗;冲钱图强媚笑。

钱图强盯着她,心里想,她今天还有什么花招?

那性感女人低头从自己的挎包里面拿东西,两只手同时伸了进来翻包。把东西拿了出来,突然一下子直起身子。

钱图强呆若木鸡!

只见那女人左手拿着一把手枪,枪口对着钱图强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