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三(这是最后的斗争) 第二百一十二章:拉沽庙周洁受刑

王大三 收藏 4 23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许轶初的大胆使得她无辜的遭受了四天自己人的牢狱,但那毕竟是自己人的牢房,在里面没有更多的不适和恐惧。并且也很快的解脱了出来。

在小锅山拉沽庙的国民党二十一师看押所的周洁也许就没有了许轶初的幸运,因为这里是她的敌人的大本营。


当刘忠等揣着焦急的心情从景德往这里赶来的时候,周洁开始遭到了王金虎精心安排的审讯。

王金虎这几天心情开始不好了起来。


六战区长官部通知他,由于战局到了关键的时刻,日本人在缅甸境内的部队突然加强了对滇缅公路的冲击,远征军在拼死抵抗着,但伤亡很大,战斗减员过多。因此要求从二十一师抽调两个团赴缅增援远征军的力量。这么一来就破坏了王金虎的小锅山防卫计划了。他不得不忍疼放弃了安理,把加强团调回了小锅山加强防卫,并且在青石崖也只留下了一个营的兵力。好在营长祝桂成是个经久沙场的老将,有丰富的作战经验。

部队被这么一调,王金虎手上现在也就只有这一个加强团了,万一八路军卷土重来,很难去全面阻止。万一日本人再趁机反手进攻,那自己手上的兵力就更是捉襟见肘了


但是战区的命令他又不得不执行,眼看着两个团被调走后,算一下自己的实力也就二千人出点头了。虽说八路军独立旅凭着那几百号人打是打不下小锅山的,但是占个安理或者青石崖还是可能的。

幸好现在王金虎和烟白坳的索拉巴亚处的不错,万一日本人再趁机捣乱,挡在前面的烟白坳还能先抵挡上一阵子。他只要全面防住独立旅就行了。

果真不出王金虎所料,他的的两个团走了才仅仅四天的工夫,滇西南独立旅就奇迹般的出现在了安理和青石崖附近活动了。并且一举占领了安理。


“妈的,动作够快的,老子这里连气还喘完那,张唯三、马进才就来接班了。”

王金虎决定主动出击一下,打击打击独立旅的“气焰”。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部队未动,情报先行。王金虎也不例外,他一方面派出情报特工出动去侦察独立旅的活动规律,兵力配置,联络方式,驻扎范围等。


但他真的低估了独立旅的能力,虽说谭莉被俘不在了部队,但新接任她的敌工部代部长林翠萍也不是省油的灯,王金虎派出的特工被她带着侦察连的人给收拾掉了一多半。

王金虎上次带人占领小锅山,似乎感觉八路军不是他的对手,这次却感觉不是那么好惹的了。因此他很是憋气,于是就叫特务连长孟非审讯周洁,要她供出独立旅惯用的联络方式和活动规律以及电台的密码信息。


孟非让人把周洁带进了刑讯室,给她摘掉了脚镣,拉着她绑在了老虎凳上。

“怎么样,周政委,周小姐,给你在我们这儿好吃好喝的也不少天了,也该为我们二十一师做点贡献了吧。只要你说出独立旅的密码信息和他们的活动规律,我就不为难你,否则,你这双美腿就要遭殃了。”

周洁冷笑了一声:“呸,滚你一边去!也不觉得问的幼稚,我是政委,当然知道我们的密码信息,但是那能告诉你们吗,也不想想。既然你们撕破了脸皮,公然违背国共合作的基本原则,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要动刑就快点,耽误什么时间那。”


“好,你是政委你有种,来啊,我看周政委说的挺累的,先给来碗辣椒水,让她润润喉咙。”

孟非捋起了袖子,接过一碗辣椒水,捏住周洁的嘴迫使她张开,然后完就往她嘴里灌。

周洁是南方人平时就怕辣,这种熬制的辣椒水是用四川最辣的那种朝天椒做的,就是爱吃辣的人也受不了,别说是周洁了。

她顿时感到自己被强烈的辣感整的要窒息过去了,嘴里、喉咙里和肠胃全部翻滚了起来。

“怎么样?美人政委,是招那,还是继续享受这美味的辣椒水啊?”

孟非松开周洁的嘴,在她的下巴上摸捏了几下。

“畜生,你们不是人,放着日本鬼子不打,专门欺负自己的抗日同胞。”

周洁骂道,她被辣的张开嘴直喘气,感觉一股火在肚子里剧烈燃烧。


“呵呵,还嘴硬啊,我可不是你的士兵,宣传这一套对我没用,来继续喝上两口。”

周洁被辣的忍受不了,想接着骂但声道和食管都被辣椒水灼热的发不出声了。

周洁想自己的声道这下可能完了,本来周洁的声音非常的清脆好听,部队开联欢会,战士们都喜欢听她唱歌,唱民歌,唱江南小调和越剧。她现在不知道辣椒水是否会伤了自己的嗓子,将来还有没有机会继续为大家演唱了。


“周美人儿,我看还是招了吧,招了就给你恢复原来的待遇,说不定王师长还会放了你。我这儿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辣椒水只是个开端,一会还有老虎凳,吊起鞭打,压杠子,针刺奶头。对了,你是个大家闺秀,平时一定很传统,扒了你的衣服,对了,看你的外形你的奶子一定会很漂亮,你大概是不愿意让我的人下弟兄都欣赏到你这对鼓饱饱的‘馒头’吧?”

孟非淫邪的说道。

“臭流氓,不要脸!还是堂堂的国军那,欺辱自己的同胞姐妹以为很得意是吗?你想做什么龌龊的事你就尽管做,反正你们就是中国人里的败类。”

周洁表现出了惊人的勇气,不过辣椒水还是辣得她喘不过气来。


“好,周政委真有骨气,那就给她垫上砖头吧,看你能坚持多久。”

打手开始往老虎凳上的周洁脚下垫起了砖头,周洁的腿被绷的感觉想就要断了似的疼的她直咬牙。

“呵呵,不好受吧,快招了吧,看你这么漂亮的一对腿脚要是弄成了瘸子多可惜啊。”

孟非抓住了周洁的一只脚,从她鞋帮两侧把手指伸进去捏摸着,这是外界传说中最美的一双脚。


周洁的小腿被砖头支的几乎要断裂似的,顾不得孟非对自己的流氓调戏了,她已经疼的冷汗直冒,最终她没撑住还是昏死了过去。

孟非趁着周洁昏迷,强吻起了她,脏嘴贴在周洁的干净的嘴上足足亲了有三分钟才意犹未尽的从她脸上离开。

看着打手们羡慕的眼光,孟非说:“好了,好了,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今天就到这里吧,先把小美人抬回牢房去,明天再接着收拾。”

他去了王金虎的房间汇报,自然隐瞒了强吻周洁的事情。


孟非告诉王金虎,自己正在消磨周洁的意志,不过想从这倔强的美人嘴里问出点什么来是不可能的了。

“没想到一个做记者出身的女八路竟然这么勇敢,一点不怕死,所以用刑的意义也不大了,师座,这两天我负责把她弄累了,你就拣个日子上了她吧。”

参谋长黄正清也点着头说:“师座,是时候了。”

“恩,成,就这么办。”

见部下都支持自己对周洁施暴,王金虎便丝毫没有了再推却的意思,而此刻他对周洁的迷恋也几乎快达到了顶峰。


等刘忠的孤狼小分队爬山涉水赶到小锅山后,通过几天的观察,发现要靠武力抢救出周洁来几乎没有可能。二十一师的看押所就坐落在师部大院里,那里戒备森严,根本就无法靠近。

刘忠等转去了烟白坳希望能得到索拉巴亚的支持,但是老索拉却态度暧昧,表示自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其实自从王金虎占了小锅山后,老索拉和整个烟白坳受惠不小,王金虎用武力帮助索拉巴亚、拉土苏贩运烟土,使得他大大的赚了几笔,王金虎也提到了三成的好处。而这点在八路军在的期间是不可能做到的,并且国民党保护了地主山霸的切身利益,围在索拉巴亚身边转的那些个地主劣豪自然的都跟着拥护他们。

所以,索拉巴亚绝不投降日本人做汉奸,但也不买力支持不八路军,转向投靠到了国民党的怀抱里了。现在刘忠求助他们帮着解救周洁,他当然是予以敷衍了。


刘忠决定独闯拉沽庙找王金虎交涉释放周洁的事情,现在连许轶初都相信王金虎会祸害周洁了,自己更是不能松懈。

刘忠将自己的想法用电台请示了独立旅旅部。

这时候他才惊喜的发现独立旅已经返回了安理,并且正准备攻打青石崖,收复失地。

张唯三旅长复电说:同意刘忠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去会见王金虎,并要求他假如谈判未果,就迅速赶回安理,准备参加并指挥收复青石崖的战斗。


刘忠属于张飞卖豆腐,粗中有细的人。他又回电旅部,希望暂停对青石崖的进攻,避免刺激王金虎拿周洁进行报复的行为。

刘忠的赶到,无疑是在无意中迟滞了王金虎的罪恶动作。


王金虎听说刘忠就带着一名警卫来到了拉沽庙,决定见一见他。

他拒绝了参谋长黄正清和孟非要趁机杀了刘中的提议。

“自古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他一个刘忠有什么可怕的,至少有他在,还可以在前面替咱们挡挡日本人那。我想他是来要周洁的,这是办不到的。有周洁在咱们手中,八路军就不敢对二十一师放肆,是块最佳的挡箭牌,再说老子还没尝她的鲜味那,哪儿能轻易的让出去那。”


在会客室里,刘忠强装着笑和王金虎握了手。

“哎呀,刘司令啊,前番占领小锅山那是上峰的军令,兄弟我身为党国军人不得不执行,还望贵军予以充分的理解啊。”

王金虎也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并请刘忠坐下说话。

刘忠点着了黄正清递上的香烟说:“我刘某人感谢王师长如今还称我们为贵军,十分高兴。既是贵军那就是友军,我的政委周洁现在在拉沽庙‘做客’多时了,今天兄弟过来,就是想接走她,不知道王师长介意不介意?”


“哦,我倒是不介意,不过周政委现在已经被送去了四关山的战区长官部,等她返回我会通知她归队的。”

王金虎早就想好了对策,因此不慌不忙的撒出了谎。

“哈哈哈哈。”

刘忠大笑了起来:“不会吧,王长官。要是周洁政委被送到了四关山去,那她还回得来吗?再说要送早该送了,不会偏偏我一上山拜访,就正巧送走了吧。王长官真喜欢开玩笑啊。”

“不,不,不,刘司令不要误会。在下不是开玩笑,这是真的,是上峰接二连三的来电催促,我不得不照办啊。”

王金虎不可能承认自己是在撒谎。


刘忠知道自己在继续点破他的话,就要当场和王金虎翻脸了。于是他沉住气说:“好吧,既然王长官说周政委已经不在小锅山了,兄弟相信。不过等兄弟知道消息后还会再来的,我相信周政委在王长官这里一定很受照顾的吧?”

“那当然,这还用说,吃的住的都很优待,一点委屈也没让她受过啊。”

王金虎继续进行着他的表演。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

刘忠道:“等我接到周政委后,她一定是毫发未损的,假如出现意外,那一定是王长官的部下所为。要是那样我刘忠发誓将帮着王长官来清理门户,我看看是谁伤着周政委的,我要他拿命来偿!“

刘忠等于是发出了警告。

一边的孟非不买这个帐了。

“姓刘的,你一个土匪头儿有什么资格这么和我们长官说话,接待你那是给八路个面子,别他妈给脸不要脸的在这里指手画脚的。”


刘忠一楞,随即说:“这位兄弟说话很张狂,想必是二十一师的特务连长孟非吧?”

“正是老子,你想怎么着吧?”

“我不想怎么着,不过山不转水转,人不转磨转,咱们会再见面的,只是到了那时候,希望你能收回你今天的话。”

刘忠看似温和的话里带着明显的杀机。

王金虎马上听出来了,赶紧打起了圆场。

“放肆!孟连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刘司令是我们的贵客你怎么说话的,还不赶紧给刘司令道歉!


孟非也是个直肠子的秆子,他一个立正说:“报告师座我孟非给天道歉,给地道歉,给父母道歉,就是不给共匪道歉!恕在下无理了。”

说罢,孟非转身甩门而去。

“哎呀,刘司令,你看这…..?都是王某人缺乏管教惯出来的坏毛病,在下代表孟连长为刚才的粗鲁向您道歉了。”

刘忠呵呵一笑:“没什么需要道歉的,这个孟非倒也是一条汉子,可惜那蛮劲没用在打鬼子上面。今天既然见不到周洁政委,那在下就告辞了,不过还请王司令能明白,我刚才的话绝对是说出来就会兑现的,假如有人伤害周洁政委,那他就该经常摸摸自己不脖子上的脑袋,那玩意说不在随时可能就不在了。”

说完他站起了身。


“呵呵,刘司令放心,不过兄弟我也有一言相送。回去告诉你们张旅长和马政委别逼人太甚,让兄弟我为难。驱逐独立旅出云南那是军政部的命令,因为军政部的八路军战斗序列名单上没有这个编制的部队。现在张唯三和马进才又打了回来,不仅占了安理,还图谋对青石崖我军驻地不轨。你带信,我王金虎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他们要是继续和国军争抢地盘,那我就不客气了。到时候我剿灭了他们不说,周洁政委可能只能是尸体归队了。”

王金虎说这番话的时候,不对刘忠说你们,而是说他们,为的是避免当场双方脸上都不好看。


刘忠带着林长安往门外走,快到门口时他说:“王长官,话我可以替你带到。但是也请王长官记住中国人是有资格在自己的国土上自由往来的,更别说是为了狠狠打击日本侵略者那!有的人放着日本鬼子不打,专打抗日的军队,这叫为虎作伥你不会不懂吧!”


刘忠会合到了隐藏在山下等待他小心的郑志豪、郭玉兰等队员,决定先返回安理一趟。

他要说服旅部领导暂缓攻打青石崖,避免激怒王金虎过早的去伤害周洁。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