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人 第二幕 铁幕穹苍 050 别犯驴!兄弟阳德见!

政政护环 收藏 8 9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


当他醒悟过来的时候,从左翼的林子里扫来股股枪火,腥红的流弹轨迹覆盖了前方的车队,喷射的子弹不仅把双方间的大树拦腰打断,就是2、3号车也被射成了蜂窝。

湛江来猜的没错,林子里确实是一辆英军丘吉尔级坦克,也许是伏击之前履带就破损了,这辆坦克并没有发起有效的机动射击。湛江来爬起来的时候,三班已经在前方与敌人交火,这时石法义和佛爷跑了过来,和湛江来一起趴在公路旁的排水沟中。

他盯着坦克旋转的炮塔,由于坦克所处的位置是稍高的滑坡,坦克的火力范围只能打到3号车的位置,看着凶烈的扫射,湛江来猜测三班估计是出现伤亡了,他对两人喊道:“一班跟我走!老石你和二班疏散医疗队,让司机把车停到右翼,等我命令再行突击!”

石法义去了后,佛爷带着一班跟在湛江来身后,趁着黑夜向漆黑的林子里摸去,等他们绕到坦克右侧的时候,才发现滑坡的后面全都是鬼子!

他们心惊胆颤下数了数,足足有一个排的兵力!湛江来想起石法义提起的游击队,看来不光是大同江南岸有敌人的踪迹,就是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有鬼子蹲点。

枪嘎子看着与三班交火的鬼子,不由暗自捅了捅湛江来,说:“连长,我怎么感觉是日本人呢?”

湛江来一惊,顺着枪嘎子指点的方向望去,在枪炮往来的空隙依稀听到了几句日本话,他抬了抬狗皮帽子,骂道:“这他妈的撞到老冤家了!”

湛连的老兵们在当时并不知道,这一个排里不光是南朝鲜和英军士兵,还有一支秘密调往朝鲜扫雷的日本老兵,如今相见自然是感慨万千,他们听到久违的日本话多少有些热血沸腾。

“真是要过年了,都来吃饺子呢!”湛江来嘀咕着启开枪保险,招呼一声后,这些老兵们就和湛江来从侧翼冲了上去,电光火石下,手里的波波沙像扫帚似的就打了出去,窝在滑坡下的鬼子本以为就是支普通的运输队,根本没想到横里杀来一队人,惨叫四起之时,首先抱着脑袋跑的就是成群的南朝鲜士兵,接着英军士兵也往后撤,剩下的日本鬼子却戳在那里不动弹。

这一刻的景象极其诡异,该跑的都跑了,坦克还在那扫射,日本人手里还没有常规武器,投降也不是,跑也不是,这让湛江来等人很郁闷,小眼张就喊道:“缴枪不杀!”

可是日本兵没武器,几个当官的嘀咕嘀咕,就把唯一的手枪扔在了地上,佛爷和两个老兵爬上坦克,撬开仓盖后俘虏了四名英军坦克手,这时杨源立领着三班跑了上来,他满脸怒容,一看日本鬼子还跟着参合,更是气不打一出来!等他们把俘虏的武器都收缴后,意料之外的事突然发生了!

在这个漆黑的夜晚,他们所遭遇的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排,而是一支在第二次战役期间被打散后,又纠合在一起的联军混合部队!

南朝鲜和英军士兵撤退后,敌军的后续连队就重新压了上来,只见几道转瞬即逝的弹道轨迹划过后,包括小眼张在内的三个老兵便一声没吭地倒在了地上,随后,特有的狙击步枪的枪声才姗姗传来。大家惊慌地伏在坦克四周,等缓过味来的时候,只见坡顶上人影憧憧,陆陆续续冲来的敌兵就快逼到面前了。

湛江来心里“咯噔”一下,凭他多年来的直觉,知道这一次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老谢扑在被击中的小眼张身上,心里像滴出了血,他怒道:“连长!跟他们拼了!”

这一刻的决定,是九死一生的,如果按当时湛连的实际情况判断,敌人敢于在志愿军实际占领区域发起冲锋,不论是人数还是武器都占据一定优势,另一个致命的原因就是身后的医疗特遣队,湛江来根本没有本钱死磕在原地。

所以在瞬间,他有了一个痛苦的决定。

“一班撤走!三班跟我留下!”

佛爷盯着坡上射来的流弹,不禁上去扯住湛江来道:“大头!可不敢呀!我们都走!”

这时已经由不得说话了,逐渐清晰的射击目标已经集中在他们所在的滑坡前,湛江来突然攥住佛爷的衣领,说:“老班长,你走!把他们送到阳德!”

身旁的杨源立深深看了佛爷一眼,说道:“把王德带走,告诉蛮牛别等我们!”

佛爷在这一刻几乎要掉下眼泪了,他知道这一走,湛江来和杨源立这几个弟兄就算交代在这里了,他无奈地捶了捶湛江来,道:“别犯驴!兄弟阳德见!”

“阳德见!”

在随后激烈的交火中,佛爷带着一班将中弹的战友背到了公路上,在特遣队的帮助下,大家纷纷上了汽车,苏小垛哭嚎着被佛爷按在车里,在那个平常而又惨烈的凶夜,湛江来看着车队飞驰而去,耳边依稀还回荡着苏小垛凄厉的呼唤。

之后,湛江来及杨源立等六条汉子,在这个不知名的低洼地区压下了第一波冲击,原先俘虏的敌方士兵已经不见了踪影,在他们坚守了半个小时之后,敌人的第二波冲锋在半途折了回去,杨源立细察了战士们的情况后,靠在湛江来身边说:“死守不是办法,我们弹药有限,得想法子边打边撤,拖也把他们拖死在林子里。”

湛江来将一枚枚子弹压进弹仓,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这帮犊子机动能力强,敢到这里撒野肯定有自己的退路,如果现在撤的话,凭他们的四个轮子早晚能撵上车队。”接着他看了看坦克,续道:“叫人去里面看看,能卸的就卸了,我们再坚守个把小时他们就没危险了。”

杨源立点了点头,忽然一把搭上湛江来的手,说:“兄弟,我们是战友对吗?”

湛江来微微一怔,沉吟了片刻说道:“别搞的那么没劲,咱死不了。”

随后两人在相视中各怀着心思笑了起来,在这寂静的山林中颇显得几分突兀。杨源立亲自带人检视了坦克后,竟然把炮塔转了过去,这个原国民党宪兵精锐调准炮口后,在阴森诡异的山林中,稀稀松松的散兵又靠了上来。

杨源立打了一炮,死寂的冬夜又掀起阵阵枪声。对于联军来说,这一次的冲锋格外凶猛,不到十五分钟,敌人的前锋便扎进了滑坡!敌众我寡下,三班的战士和敌人拧在了一起。

湛江来端着波波沙扫着如蝗的敌兵,在弹盘打尽后又操起步枪射击,直到汹涌的敌兵近在咫尺,他嘶吼间操着步枪迎上去与敌人翻滚在雪地上,后续扑上来的敌兵将他踹翻在地,湛江来掏出盒子炮顶在敌兵的胸膛打了一梭子,接着又操起步枪和敌人混战在一处。

步枪打折了,他拎着刺刀一瘸一拐地去掏身上的手榴弹,一个南朝鲜士兵挽着他的手腕将他压在地上,湛江来在雪地中呛了好几口雪,挣扎地抬起头时,寒光闪闪的刺刀扎了下来!他用手掌托上刺刀,刺穿掌心的痛楚让他撕心裂肺,他流着眼泪咬住敌人手腕,像头原始的野兽将他们一一掀翻,手中的刺刀四处扎着敌人的躯体,血光四溅下,在浓重的呵气中他咆哮着冲到滑坡,扑在机枪上压制后续冲来的敌兵。

杨源立在坦克中激射着枪弹,在三班誓死抵抗下,敌人的第二波冲锋结束了,那些冲锋的敌兵发疯一样逃了回去,他们不知道一支小小的运输队为何要这样抵抗,以至于一百多人的敌军连队在日出之前都没有再发起有规模的冲锋。

三班的战士在之后的交火中全部牺牲,杨源立背着奄奄一息的湛江来边打边撤,在清晨的时候,两人在山林中迷了路,在走过一道雪坡的时候,两人踏破了埋在雪里的松枝,翻滚着跌下六十多米的山坡。

山上的追缴部队向下开了几枪后,便转过头不知所踪,杨源立跌得满脸都是血,他爬着凑近湛江来,此刻的湛江来伤痕累累,张着嘴巴想说什么,却从口中涌出了股股鲜血。

“老弟别说话!哥明白!”

等把湛江来拖到一个浅显的山洞后,杨源立扒开湛江来的棉袄才发现不仅是左手上的刀伤,胳膊也中了一枪。

杨源立皱着眉头把他抱在怀里,说:“鬼子在上面,老哥等会背你出去,你可千万挺住喽!”

此刻的湛江来失血过多,新伤加旧伤已经一条腿迈进阎王殿了,他嘴里吐着血沫子,紧紧攥住杨源立的棉袄,有一句没一句地问:“日记……是你……还给我的……”

杨源立紧咬着腮帮,握住湛江来的手说:“不错,是我还给你的。在德川追鬼子回来后,我在被你爆破了的工事捡到的。”

湛江来紧紧盯着杨源立,咳着鲜血说:“你……就是九虎头……”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