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 第三章 潜龙谍影 第十三节 黄河只是道摆设

战犯2014 收藏 10 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星彩睁开了疲惫的眼睛,看到手上还插着点滴,自己周身也有了些力气,猛然间她看到了趴在床头由于过度疲惫而呼呼大睡的袖濑,静子差点害怕的叫出声来。星彩赶快扫视四周,除了这名日本军官再没有其他人了,星彩的心吓得都快掉了出来,她一眼看到了袖濑腰间的配枪,星彩拔掉针头,马上就伸手就要去拔枪。

就在这时袖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缓缓的抬起头,“静子,你醒了?”

星彩差点没吓晕过去,害怕的抽出手,蜷缩在床铺的一角,哆嗦着不敢出声,袖濑微笑着站起来,“饿吗?”

“啊?”星彩根本不知道袖濑再说些什么,颤抖着喃喃着,袖濑微笑着摸摸吓坏了的星彩,“哥哥给你去那些吃的,你一定饿坏了吧!”说着袖濑竟然出去了,星彩愣愣的坐在船上,身上裹着被子,他想干嘛?他不是日本鬼子吗?星彩当然听不懂日语,星彩哭泣着,她害怕……

不一会袖濑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走了进来,“来,静子,别怕,是哥哥呀,来,快吃吧!”

星彩看着饭菜咽了口口水,看来这个莫名其妙的日本人是要给自己吃饭,可是星彩还是狠狠的摇了摇头,袖濑拿起筷子,把每一个饭菜都吃了一口,“来吧,没事的!你一定饿坏了!”

星彩看到袖濑都吃了饭菜,满屋子饭菜的香味儿,自己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直叫。袖濑呵呵一笑,把饭菜放下,“哥哥,还有事要先走,我不是骗你,不要随便出去,外面很危险!”星彩根本听不懂袖濑的话,看着袖濑走了,星彩赶快端起饭菜山吃海河的填饱了肚子,看来这个日本人还不坏。星彩哪里知道这个日本人错把自己当成是已经过世的妹妹,袖濑对静子能不好吗?

南京城在一片废墟中遭受着血与火的洗礼,就在星彩所在的房屋北侧不远处,日军在司法院难民区搜捕平民1000余人,被解除武装的军警400余人,总计2000人,当天下午就押送到汉中门外,遭受机枪扫射,复用木柴、汽油焚烧

远在华北的单宝轩此时与所有人一样收到了南京失陷的噩耗。“南京丢了!?”戴笠和单宝轩都瞪大了眼睛,十万大军不到一个月就丢了首都!?韩复渠这两天却是欢天喜地,哼哼,南京都丢了,那个让他胆寒的老蒋已经跑到了武汉,首都都没有了,老子还他妈抵挡个屁啊。

南京失陷的消息倒是鼓舞了所有的侵华日军,日寇华北方面军其实兵力并不多,为了分化瓦解已经不止一次的企图劝降韩复渠。济南,韩复渠的官邸,河对岸的日本秘使刚一走,孙桐萱走上前来,“将军,济南是战是弃,现在你可要给个准话了,刚才那人可是说了,再给我们10天时间,要不然人家可就动真格的了!”

韩复渠皱着眉头,小日本太他们混蛋,可是自己打不过人家,现在老蒋退守武汉,中央军损失惨重,自己和小日本硬拼不过是以卵击石,“恩恩,我知道,关键这个是这个戴笠!”

孙桐萱早就看穿了主帅的心思,“将军,我有一计,可让将军全身而退,还可以让戴笠死在日本人手下!”

“哦?”自己的这个狗头军师,这一肚子坏水正和韩复渠的口味,“快说说看!”

“其实很简单,咱们只要这样就可以!”孙桐萱娓娓道来,韩复渠边听边点头。

“哎呀,我说荫亭啊,你太他妈聪明了!”韩复渠竖起了大拇指。

“将军,即使戴笠再次脱身,估计那时候咱们早就不知道跑到哪了,他戴笠就是说破嘴,只要我们一口咬定,日军强大,我们没有预备队,损失惨重被逼后撤就完了。再说了,以戴笠目前的伤势,我们不帮他,他能往哪里跑!?”

两人相视一笑,事到如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韩复渠当即命人修书一封,自己不会写字,只好在书信之下盖个手印,既然计策已定,韩复渠倒也释然了。

这一晃,十天时间转眼而过,这天刚好是南京沦陷的第十天,韩复渠一身戎装与孙桐萱来到了戴笠的特护病房,戴笠正在看书,一看是韩复渠来了,笑脸相迎,蓝衣社的人员不出几日就要到达济南,戴笠心想,等我的人来了,咱们再好好算算仗,可是韩复渠和小日本哪会等你到那个时候,老韩堆笑着说道,“恩,戴主任,如今战局稳定,昨日日寇想要偷渡,我们付出了很大的牺牲,把他们打退了,黄河还在咱们手里!”

戴笠心想,真的假的,倘若此事是真,那么韩复渠只要是能抗日还是可以合作的,“鲁军奋勇可喜可贺啊!”

韩复渠皱着眉头,“戴主任,说实在话啊,我在山东也七八年了,现在小日本打到家门口了,我怎么也舍不得山东啊!”

戴笠心中一惊,恩?怎么态度有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了!?“恩,将军治鲁七载,这份感情还是很难割舍的!”

“谁说不是呢!”韩复渠一脸的愁容。

戴笠心想,看来是日寇真要动手,这小子反而开始留恋起自己的地盘了,“将军能为山东全境百姓计,雨农我十分佩服啊!”

“我说,雨农啊,蒋委员长那边就没有一兵一卒了吗?”韩复渠面露苦涩的说道,“日本人一次进攻我就损失了近千人,这样打下去我们迟早都要完蛋了!”

戴笠皱皱眉,日军凌厉的攻势自己在上海就领略过来,中央军精锐都只能与敌人拼个10比1,这杂牌军无论从装备还是部队的素质与中央军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他韩复渠要真想抗日确实也是有一定难度,“韩主席,决心抗日,我一定转告委员长,至于中央军的部队我看现在来讲还有难度!”

“戴主任,我现在最缺的就是重炮火力,日本人天天像过年似的往咱这里跩鞭炮,我们却毫无还手之力啊!”

这个要求提的具体,也说明韩复渠是真的遇到了难处,戴笠当下拍拍胸脯,“韩主席决心抗日,我戴雨农虽然不能亲上前线,我要尽点绵薄之力,我现在就给委员长打电话,像他要炮兵!”

戴笠这么一说,韩复渠可高了兴了,连连点头道,“那敢情好,那敢情好!”

戴笠当着韩复渠的面,拨通了老蒋的电话,先是赞扬了一番韩复渠近日连挫日寇渡河,接着又把韩复渠的需要说了一遍。老蒋那头一听,为了稳住韩复渠这个炮兵还是要掉的,当即承诺,明日就抽调炮兵重火力乘火车奔赴黄河前线。老韩乐的屁颠屁颠的,高高兴兴的走了。

不一会单宝轩走进了戴笠的房间,戴笠正在写日记,兴奋的写道,韩复渠主动要求增援,守定黄河之心以变,如若委员长援兵再至,山东全景或可保全。一看单宝轩来了,戴笠赶忙说,“来来来,宝轩,你知道韩复渠刚才来干什么了?”

单宝轩一皱眉,“韩复渠!?妈的,这个老贼又要耍什么花招?”

“他说他要想委员长借炮兵,看来他还是想守山东的!”戴笠得意的点点头。

单宝轩心想,这可能吗?他既然相守山东,为什么还要把所有的金银财宝都运走,既然相守山东,为什么还要挣命一样杀了我们!?当下便道,“戴主任,你怎么知道他这不是在打马虎眼!?”

“啊?”戴笠一定神,“今日他都打退日军的一次进攻了!”

“是么!”单宝轩皱着眉头,他怎么也不信这个韩复渠会就此转变,“可是戴主任,韩复渠凭什么无缘无故就要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他说他舍不得自己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地盘!”

“哪他为什么还要杀我们!?”

戴笠一听,陷入了沉思,对啊,哪他为什么还要杀我们呢?就算现在想抗日了,可是是什么使他有了这么大的转变呢?

单宝轩见戴笠不说话,继续说道,“这前后太矛盾了,前几日还要杀我们,现在又来借兵?”

戴笠一想,此事的确蹊跷,再一想,完了,难道自己被韩复渠耍了?往亏自己刚刚还在委员长面前夸韩复渠,况且委员长并不知晓韩复渠刺杀自己一事,委员长倒是放了心了,可是谁能知道这韩复渠到底是真想抗日假想抗日?“宝轩,你说的很对!”

单宝轩点点头,“我觉得这事太矛盾,不可能,稀里糊涂的就去抗日,哪他之前犯不着费这么大力气要把我们除掉,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戴笠点点头,没想到自己的心理防线也这么容易被攻破,韩复渠的三言两语差点使自己稀里糊涂的就相信了,戴笠太想他抗日了,日思夜想,绞尽脑汁,韩复渠太不想抗日了,天天琢磨着怎么样才能全身而退,这两人斗智斗勇的,没想到,韩复渠一说软话,戴笠这个蓝衣社的老大竟然真的信以为真。

就在戴笠和单宝轩静静的分析此事之时,孙桐萱切断了戴笠的电话线,告诉守卫就说通讯系统被日寇破坏了,正在抢修,说着孙桐萱上了一辆吉普车,放眼望去,整个济南的守军正在大撤退,韩复渠早已逃到了泰安。当日晚上,日军重新进攻。济阳至青城间黄河北岸的日军向南岸谷良民师阵地炮击,谷良民得到韩复渠命令不放一枪一弹撒腿就跑,日军轻易的就占领了黄河南岸宽约2公里,纵深达到10余公里的区域。

日军度过黄河,韩复渠李曼带着部队撤退,日军挥军如入无人之境,鲁军大开绿灯日军突师狂进,很快就到达了济南的近郊,只见领头的一名日寇军官,手中拿着一副画像,他得到了一个秘密任务,带着士兵日夜兼程突进在所有部队的最前面,而他手中的画像之人正是蒋中正的佩剑——戴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