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汉13年间逼迫流浪女卖淫卖子

1986军司令员 收藏 3 2134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1_28_39815_10339815.jpg[/img] 事发新乐市邯邰镇东岳村 村民称精神异常的流浪女被七旬老光棍逼迫卖淫,并将其孩子卖掉 核心提示 一个是精神异常的流浪女,一个是70岁左右的老光棍。在新乐市邯邰镇东岳村,老光棍收留流浪女后,不但没有给予一丝温暖和爱心,反而把她变成了赚钱的工具,将流浪女产下的孩子卖给别人。这个线索传到燕赵都市报编辑部,揪起了大家的心。11月20日和21日,燕赵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七旬老汉13年间逼迫流浪女卖淫卖子

事发新乐市邯邰镇东岳村


村民称精神异常的流浪女被七旬老光棍逼迫卖淫,并将其孩子卖掉


核心提示


一个是精神异常的流浪女,一个是70岁左右的老光棍。在新乐市邯邰镇东岳村,老光棍收留流浪女后,不但没有给予一丝温暖和爱心,反而把她变成了赚钱的工具,将流浪女产下的孩子卖给别人。这个线索传到燕赵都市报编辑部,揪起了大家的心。11月20日和21日,燕赵都市报记者连续两天赶赴事发地,和当地有关部门解救出了苦命的流浪女和她刚生下的一个孩子。


事件


时间:11月20日


男人的大手扒了几下,从一堆黑黄的破棉絮里露出一个巴掌大的婴儿的脸,孩子闭着眼睛,小脸儿上还带着出生时的血污。孩子的“父亲”告诉记者,这个孩子已经以 3万元的价格“订”了出去,下午对方就来带人。


20日,记者接到读者举报:新乐市邯邰镇东岳村70岁左右的牛老方(音)捡来的精神异常的媳妇前天生下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将被卖掉,买主已经联系好了。


读者热线:流浪女沦为七旬老汉赚钱工具


“东岳村有一名流浪过来的精神病女人,过着非常悲惨的生活。”近日,一名读者在电话中气愤地向记者讲述了一件发生在新乐市东岳村的悲惨事。据这位读者反映,大约10多年前,一名精神异常的年轻女子流浪到新乐市邯邰镇东岳村,被该村老光棍牛老方收留。牛老方当时已年过六旬,一贫如洗。收留流浪女后,牛老方将她当成了赚钱工具,强迫其卖淫。周边乡村的光棍汉们成了牛老方招揽的“客户”,只要来了“生意”,牛老方就将房门一锁,任“客户”胡为。据该读者说,有时只收三五元,牛老方就会放“客户”进屋。


该读者说,牛老方不仅逼迫流浪女卖淫,10年左右的时间里,流浪女还多次怀孕,除了夭折的婴儿,别的孩子也在出生不久后就不见了,大家都传言是被牛老方“卖了”,卖出的孩子都收取了多少不等的费用。靠这些收入,牛老方还盖起了新房子。


记者目击:破棉絮包裹的婴儿已被“预订”出去


11月20日中午,记者来到东岳村采访。提起牛老方,有的村民缄默不语,有的村民抿嘴而笑,看起来牛老方确实是村里一个“神秘”的人物。


经过打听,记者找到了牛老方家。牛老方家位于村子中间,是一排新盖不久的3间楼板房,装着红漆大铁门,与邻居们一样,院子周边盖着高高的砖墙。从外面看,虽然没有装修,院落还算齐整。但走进去却是另一番景象,院子里脏乱不堪,地上到处都是腐烂的秸秆与树叶,还有动物粪便。积雪融化,雪水混积,脚踩下去都是臭水。盖起的砖房虽然很新,但是没有窗玻璃和房门,院子中间一个很脏的蓝色棉垫子上有一滩鲜红的血迹还没有干。


记者掀开污渍斑斑的棉门帘,里屋闻声出来一名年约七旬的老人。“你们找谁?”老人警惕地询问记者。这名老者正是牛老方。记者谎称,结婚多年没有孩子,得知这儿有一名婴儿刚出生,特意从石家庄赶过来,想收养这个孩子。“是谁介绍你们来的?”牛老方一再追问,得知记者是自己打听来的,终于放下心来。


牛老方告诉记者,婴儿是19日晚上出生的,出生前,邻村已经有人愿意出3万元预订。征得牛老方同意,记者走进了里屋。一名女子围着被子斜倚在土炕上,背靠着冰冷的砖墙。女子看上去年约40岁,面容还算清秀,但脸色蜡黄,露出的身体没穿衣服,头发掉了不少,后脑部分几乎没有头发了。看到记者,女子面无表情,偶尔脸上会露出一丝笑容。牛老方说,这就是孩子的妈妈。


屋里的脏乱程度出乎记者想象,流浪女身上盖的被子已经看不出颜色和质地,而且由于刚刚生产,床上铺的破褥子上一块块血迹还没有干,地面上也满是烂树叶。记者搜寻了一圈,没有看到孩子。牛老方掀起炕上一堆旧棉花,婴儿稚嫩的脸蛋才从破棉絮中露出来。婴儿没有穿衣服,身上的血迹还没有洗干净,脸上和身上沾满了棉絮。孩子看上去虽然很脏,但是很健壮,长得也非常可爱,棉絮边放着一个黑乎乎的塑料奶瓶。“你们看,孩子非常健康。”为了证实这是个健康的婴儿,牛老方拿来一个沾满泥垢的奶瓶,用温水冲了一点奶粉,将奶嘴塞进了婴儿嘴里。接触到奶嘴,婴儿立即开始吮吸,不一会儿就将半瓶奶粉喝得一干二净。牛老方说,这是个男孩儿,“小家伙力气很大,很壮实。”


牛老方告诉记者,这个孩子早在出生前几天邻村就有人过来预订,出生后,预订者将出3万元将孩子买走。买家这两天正在筹钱,很快就会将婴儿抱走。


牛老方对记者说,“只要你们现在拿出3万块钱,现在就把孩子带走。”


21日一大早,记者再次来到新乐市,经过新乐市宣传部协调,公安、民政、妇联等部门工作人员立即赶往东岳村。上午11时左右,工作人员赶到东岳村时,牛老方正在家中,民警当即将其控制。流浪女母子随后被解救。


流浪女:送到卫生院检查救治


21日一大早,当记者与新乐市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一起来到东岳村时,牛老方正在家中,民警当即将其控制。


记者看到,流浪女像20日一样,斜倚在墙壁上,孩子却不见了踪影。看到营救人员,流浪女刚开始有点害怕,拒绝穿衣服。记者从兜里掏出几块巧克力哄流浪女吃,吃完巧克力,流浪女才放松警觉。“愿意回家吗?”“愿意。”在记者与营救人员劝说下,流浪女同意跟随营救人员离开。记者掀开被子准备帮其穿衣服,手一摸,被子上的血迹还未干,流浪女全身赤裸,身上糊满了血枷和脏东西。


随后,流浪女被营救人员送到了邯邰镇卫生院,医务人员进行检查后将对她展开救治。由于其没有行为能力,邯邰镇政府特意为其安排了一名陪护人员。


孩子:彻底清洗后放进恒温箱


孩子在何处?是不是已经被贩卖?经警方询问,牛老方交代,孩子在其姐姐家中。营救人员随即前往邻村其姐姐家。直到看到在炕上酣睡的孩子,营救人员与记者才松了一口气。


警方做了一段时间的工作,牛老方的姐姐终于同意把孩子送到医院去。记者立即抱着孩子赶往医院,一路上孩子睡得十分香甜,经过很颠簸的道路也没被惊醒。到医院打开襁褓,一股恶臭扑鼻而来,用来包扎孩子脐带的纱布已经脏得发黑了。


孩子的情况触动了在场所有的人。医务人员对孩子进行了彻底清洗之后,找来崭新的小毯子将其包裹起来。洗澡之后,孩子看起来更加可爱,一称,6斤6两。


将孩子放进温暖的恒温箱,小家伙很快就呼呼大睡。待其睡醒,医务人员冲好奶粉给孩子吃,小家伙含住奶嘴,开始大口大口地吮吸,吃得异常香甜。


审讯:流浪女至少俩孩子被卖掉


把牛老方带回公安局后,民警立即开始对牛老方进行讯问。21日下午6时左右,记者见到了新乐市公安局政治处主任王明辉,王明辉介绍,对牛老方的讯问已经有了一些结果。据牛老方称,13年前,他本家一个叔叔在村里发现了精神异常的流浪女,遂将其带了过来,此后流浪女一直跟他住在一起。


牛老方在接受公安机关的讯问时说,1998年,流浪女生下一个男孩,这个孩子一直由他抚养,想靠他养老。2000年,流浪女生下一女婴,他将这个孩子养到了3岁。当时他们住在破土坯房里,这个女婴长到3岁时,土坯房在大雨中倒塌。迫于生计,他在赶集时碰到熟人郑某,后经郑某介绍,将这个孩子以9000元的价格卖给了别人。


王明辉告诉记者,据牛老方称,流浪女将第三胎(女婴)生在了厕所里,婴儿出生后掉进茅厕溺亡;第四胎(女婴)出生在院子一角落,生下就夭折;第五胎生在了炉子旁边,也夭折。最近这个准备出售的婴儿是第六胎。牛老方说,他家住的虽然是新房,却没有装修,他想用卖掉这个孩子的钱将房子装修一下。询问中,牛老方始终只承认卖过一个孩子,不存在其他罪行。


牛老方交代,20日晚上,看到记者迟迟不来买孩子,他担心记者心怀不轨,意图晚上来暴力抢夺,遂连夜将孩子转移到了其姐姐家。


是否逼迫流浪女卖淫?牛老方说,他没有逼迫流浪女卖淫,他在家的时候,也不允许其他光棍汉到家里来,至于他不在家的时候是否有其他人上门就不清楚。


记者在暗访中,不少村民反映,牛老方不止卖过一个孩子,其现在居住的新房就是用卖孩子钱所盖。记者将这一信息反馈到公安局之后,到21日晚上8时得到公安局消息:经进一步讯问,牛老方承认第五胎没有夭折,也被其出售。目前,牛老方已经被刑事拘留。讯问还在进行中,随着牛老方交代的深入,民警们将随时出动去调查取证。


王明辉告诉记者,调查工作告一段落后,他们将对孩子进行DNA检测,以便证实孩子的真实身份。如果这个孩子与牛老方没有血缘关系,孩子的父亲就涉嫌强奸,警方也会展开调查。


心伤:13年沦落无人过问


村民们告诉记者,东岳村是一个只有1000多口人的小村庄,流浪女一事周边村子都知道,但是13年时间,这个可怜的女人就这样一直过着悲惨的生活。


据村民称,流浪女在东岳村的13年里,经常有不三不四的男子出入牛老方家中,这些男子都行踪诡秘,干肮脏、违法的勾当。流浪女不仅要被逼卖淫,所生的孩子也被牛老方卖掉好几个。


新乐市公安局政治处王明辉称,这些说法取证困难,但会进一步调查核实。如果您有与此事相关的信息,请拨打与本报热线96669。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