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前环保局长戴备军情妇曝光 小戴26岁


浙江前环保局长戴备军情妇曝光 小戴26岁

任职省环保局局长期间,浙江的环境影响评价,除了2008年奥运会时排北京之后,其他年份均稳居全国第一,戴备军不否认自己的“强人”角色。


但当他雷厉风行地在省内推出各项环保措施时,小他26岁的情妇张琰及其掌控的企业,几乎垄断全省污染源项目建设市场,从中获取巨额利润。


昨日上午,患有严重糖尿病和其它并发症、不久前刚做了胆囊切除手术的戴备军,穿着病号服,站在杭州市中级法院一号审判大厅刑事被告席时,除了言语表达方式偶尔固执之外,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强人”形象。


杭州市检察院指控戴备军涉嫌受贿和滥用职权,戴备军的两项罪名也都与其情妇张琰有关。除了甘心给戴备军做情妇之外,张琰还向戴备军行贿近90万元。


戴备军在法庭上忏悔说,自己的堕落是从1999年开始……


“强人”也有致命弱点


戴备军1949年10月出生于普通家庭,1970年入伍,历任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战士、副班长、营部书记、师部参谋。


正是部队的历练让戴备军养成了硬朗、强势的工作作风。转地方工作后,戴备军曾在省经委、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和省环保局担任领导职务,在国有企业改革、铁腕治劣和治理环境污染时,被认为是一个有能力又非常有个性的官员。


但身体健康状况也成了戴备军的致命弱点,早在1984年他就发现自己患上了糖尿病,随着年龄的增长,病情也变得越来越严重


“我的人生变化是从1999年开始。”戴备军说,在这之前他积极要求进步,而且严于律己。1999年,他看到妹妹、妹夫双双下岗失业,而自己身体状况也越来越糟糕,加上再过几年也就要退休,家人的生活状况也没有明显改善,看到和自己打交道的老板很多都发大财,“有种看破红尘的感觉”。


起诉材料显示,在戴备军被指控收受的402万余元贿赂款中,1999年之前只有两笔数额,不到3万元。


情妇借机垄断全省环保项目


戴备军在什么场合,以什么样的方式结识了张琰,目前无从考证。1975年出生的张琰是杭州建德人,其行贿案目前由西湖区检察院负责查办。


1997年,张琰从当时的杭州大学经管学院毕业。2002年,张琰成为一家软件公司的副总,曾被称为“杭州IT美女”。


2004年11月,戴备军被任命为省环保局局长、党组书记。次年,张琰作为“战略合作伙伴”,由省环保局下属企业引进,并与省环科院联合成立了浙江弘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申公司”,张琰占49%的股份),张琰任弘申公司董事长。此外,她还担任浙江环茂自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茂公司”)总经理。


戴备军承认,在这期间,张琰利用她在医疗系统的特殊关系,积极为他治疗糖尿病,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而张琰在证词中承认,自己是戴备军的情人,并想利用与戴备军的关系,插手环保项目。


2006年至2007年戴备军在任省环保局局长期间,在全省推广污染源在线自动监控项目。除了财政拨款的环境监测设备需要招标之外,企业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主要仪器设备可以由环保部门推荐。


2006年11月,一份名为《关于推荐全省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主要仪器设备名录(第一批)的通知》上,“推荐”企业中只有弘申公司一家,其他产品则是张琰控制的环茂公司在浙江的独家代理产品。


通知规定,全省各地市必须统一购置安装弘申公司和环茂公司的设备。对于有地市环保官员反对并要求推荐其他公司的产品设备,戴备军不但在年底环评时“一票否决”,还要求省环保局纪检和审计部门,去查背后是否有腐败和其他不正当交易。


除与张琰关系暧昧之外,戴备军在2006年月8月和2007年期间,分4次收受张琰的行贿财物总计891548元,其中包括张琰出资为其购买的价值51548元的车库一个。


张琰得到的回报是,全省1452家污染源企业,大都安装并使用其控制的相关公司销售的自动监控系统主要仪器设备。


收受车子房子自称没索贿


检察机关指控,戴备军利用担任省计经委副主任、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等职务便利,为浙江某股份有限公司在公司上市、产品评选“中国名牌”称号等事项上谋取利益。


事后,该公司将本单位应得的利兹城市公寓4套住房,在2004年2月以8000余元(购入时价格为6000元左右)的价格出售,差价1046657元给戴备军支付房款,这套房子被戴备军女儿2006年用作婚房。


检察机关还指控,戴备军2007年4月以购房借款为由,向私企老板林某索要人民币10万元,之前林某托戴备军替儿子找工作,戴备军帮忙落实。但戴备军否认自己索贿。


起诉材料中还提到,2003年11月,戴备军收受了一家大型建筑公司经理孙某所送的本田雅阁车一辆(价值人民币282005元)。孙某为该车缴纳了2003年至2007年的城市道路统缴通行费共计3600元。


戴备军的法庭忏悔


昨日的庭审从上午10点,一直延续到下午4点半,中间只有短暂的吃饭时间。法院经过审理后没有当庭作出判决。


和戴备军一起出庭受审的还有他的女婿裘俊华。检方的起诉材料中提到,2006年底,宁波某企业申请进口废五金电器等定点加工利用单位资质,找到戴备军要求提供帮助,双方商量戴备军的女婿裘俊华以企业副总的名义,做申请资质的协调工作,企业支付工资每月一万元,不用去宁波上班。从2007年1月至2008年12月,裘俊华先后从徐某公司收受工资名义给予的人民币20万元。


这20万元也成了裘俊华涉嫌与戴备军共同受贿的证据,戴备军在法庭上把事情全部往自己身上揽,称裘俊华只是被动接受。


在最后陈述时,这位曾经的“强人”几次抹眼泪。在法庭上很少为自己辩驳的戴备军,从思想根源上分析了自己的堕落原因,除了1999年开始丧失理想,信念动摇之外,戴备军说法律意识淡薄,也是他从厅级干部沦为囚徒的原因,自己平时做事强势,习惯用行政手段解决问题,但这种强势也是一把“双刃剑”,最后演变成听不进别人的意见、独断专行。


戴备军说,被立案调查后,他曾经想一死了之,以向家人和社会谢罪。辩护律师也表示,他们会见戴备军时,对方曾多次提到“不要律师辩护,全部交给组织处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