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学历能让城管“变脸”吗

SHENYONGQUAN 收藏 0 41
导读:今年2月末,合肥各大官方网站上,出现一则招考公告,合肥市城管局公开招聘城管队员。最终,100名第一学历达到本科的幸运儿挤入了合肥市城管局的大门,其中包括11名硕士毕业生。(11月23日《中国青年报》) 是否城管的素质能决定执法的本质?看来悬。城管队员的学历高是好事,但是,如果将城管的个体素质提高视为破解“猫鼠游戏”的妙药,那么,注定这种期望将成为难以实现的奢望。为何?因为城管执法的本质与城管队员的“素质”并没有必然的关系。 城管与被管理对象,在现实城市管理理念之下其实是一对难以调和的矛盾。按照城

今年2月末,合肥各大官方网站上,出现一则招考公告,合肥市城管局公开招聘城管队员。最终,100名第一学历达到本科的幸运儿挤入了合肥市城管局的大门,其中包括11名硕士毕业生。(11月23日《中国青年报》)


是否城管的素质能决定执法的本质?看来悬。城管队员的学历高是好事,但是,如果将城管的个体素质提高视为破解“猫鼠游戏”的妙药,那么,注定这种期望将成为难以实现的奢望。为何?因为城管执法的本质与城管队员的“素质”并没有必然的关系。


城管与被管理对象,在现实城市管理理念之下其实是一对难以调和的矛盾。按照城管的目标,城市街道要达到“耳根清净”和“眼前清爽”,不可避免地会与城市小摊贩发生利益冲突。城管队员在一次次的清理中,面对反复出现的管理对象,难免产生厌恶心理;小贩在一次次被执法的过程中,面对自己不断出现的损失,也难免产生对抗心态。这已经演变为城管队员与小贩个人间的“饭碗问题”。这种不可调和的矛盾,使得一切所谓的“禁令”、规章制度都难以规范城管的执法行为,因为这些制度办法都没有涉及根本问题。2005年,一些法学家曾给北京城管支招,提出了“法制城管、科技城管、人文城管、公众城管”的概念。但是,这些高招并没能在次年保护住崔英杰的三轮车,也没能阻止住崔英杰刺向李志强的那一刀。


因此,“猫鼠游戏”的进程如何,并不在于城管队员的文凭有多高,而在于制度设计的水平有多高。如果能够在制度设计中改变“面子政策”,在合理的幅度内给小贩们一个制度出口,那么,即使城管队员都是文盲,问题也可解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