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旧的县府大院必然是个道德的“孤本”

除了几间上世纪90年代建的平房,大部分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还有一些是1921年的房子。其中,好几处楼房因为实在过于危险,已被弃用。这就是河北大名县政府大院。(11月23日《中国青年报》)


如此破旧的县府大院,确实很叫人震惊。在全国性的超标政府办公大楼纷纷拔地而起,安徽的阜阳“白宫”,江津市的“国内第一豪华街道办事处”,金碧辉煌的重庆开县政府大楼……纷纷映入人们眼帘之际,居然还保留着大名县府大院这么一个“孤本”,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


当然,国内找不到,不是说国外也没有。新华社曾报道,在发达的西方国家,“衙门”通常很不起眼,有的甚至是数百年前的古建筑,简陋不堪。比如美国,阿灵顿县是美国的“富县”──家庭年均收入超过6万美元,县财政预算一年5亿多美元。然而,它的县政委员会办公楼是租来的,县政府与其他租户一样向开发商交租金。邻近的费尔法克斯县政府办公楼是一些两三层的小楼,除了插有国旗和州旗以外,小楼与当地的普通民居无异。当然,美国也有一些地方政府大楼“颇有档次”,如旧金山市政大楼,建筑精美、气势宏大;华盛顿市政府所在的约翰威尔逊大厦也与周围古朴庄重的联邦政府建筑浑然一体。但这些大楼大多年代久远,并非特意兴建。


对待政府办公场地,国内国外如此不同,自然和制度有关。美国毕竟是蛮夷,不懂起码的尊卑礼仪,居然很不给官员面子,让地方行政长官无权决定新建或修缮政府办公楼。在美国,任何财政支出,须征求广大市民意见,如得不到市民同意,重大支出根本无法落实。修建政府大楼,是一件大事,基本程序是,先由选民选出的市政或县政委员会提议,再经市民或县民大会表决。在此过程当中会召开一系列听证会,邀请专家、市民广泛讨论工程利弊。项目批准后,还要公开招标,过程完全透明。这样,豪华政府大楼的修建,基本成了不可能。


我们也有预算,然而,各类预算科目的调整不必经人大常委会事先审查和批准,于是“部门申请、领导批条、追加预算”就成了常见的财政分配程序,人大常委会的监督最终沦为被动地事后“追认”。由于预算、执行、监督三项职权都由同一主体行使,群众很少掌握话语权,在这种情况下,官员们争先恐后地为自己提供一个舒适的办公环境,修建出阜阳白宫之类的豪华政府大楼,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笔者欣慰于破旧的大名县府大院居然还能存在,然而,对它存在的理由,不能不有所怀疑。据报道,大名县的领导班子,愿意把修建县府大院的事,“先放一放”,因为要“先解决人民群众的实际困难”。这么看来,大名县面临着同样的制度缺陷,只是决策者们为官的道德力量在这里发挥了作用,才没有先修政府大院。笔者因此有了疑问:假如大名县的决策者和全国各地的决策者一样,将破旧的政府大院改造得美奂美仑,谁又会予以过多的责难呢?


破旧的大名县府大院作为“孤本”,矗立在冀中大地,是拜决策者的道德力量所赐。一旦道德力量在现实利益面前被消解,“孤本”也就失去了存在的理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