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灌酒醉死前夫 全国首例用酒杀人案开审


女子灌酒醉死前夫 全国首例用酒杀人案开审

歹徒杀人要么用砍刀、铁榔头等凶器,要么下毒、车撞……而用酒杀人,你肯定没听说过。昨天,市三中院就开庭审理了这样一起用劲酒作为杀人工具的故意杀人案。而被控杀人的凶手竟然是死者前妻和她的两个朋友。


据悉,这也是全国首例用酒当作案工具的杀人案。其背后究竟有何恩怨?


不堪骚扰 想到用酒把他整死


据检方指控称,王小丽,46岁,涪陵城里人。原是食品站职工,后来遭遇下岗。1987年,王小丽和杜某结婚。相关证据显示,杜某喜欢喝酒,并经常在喝酒后回家就对王小丽一顿打。而且杜某还喜欢赌,只要喝了酒就要打牌,并为此欠下几万元赌债。王小丽白天打工,晚上摆夜市摊,挣钱为丈夫还了赌债。但杜某仍对喝酒、打牌情有独钟。王小丽为此对这桩婚姻心灰意冷,觉得凑合着下去也没意思。不堪家庭暴力的王小丽遂在2005年时,与杜某离婚。


原以为离婚后就清净了,但王小丽说她还是不堪其扰。她称,离婚后,前夫杜某还是经常去找她,并无故纠缠、殴打她。这让她很绝望,并产生了整死杜的念头。


怎样整死前夫?用刀、下毒……这些方式很残忍,王小丽下不了手。


检方称,因王小丽知道前夫是跑保险的,平时在外少不了应酬。而且前夫也好喝酒这一口,只要有客户谈保险,或者有人邀请,他肯定要去。酒喝多了能醉死人!她于是就想到了用喝酒这种奇特方式,来杀害前夫。


邀约朋友 灌醉前夫丢在路边


找谁来和前夫喝?王小丽本人肯定不能去,她和前夫本来有矛盾。她遂想到了能够为自己“两肋插刀”的朋友魏世秀、魏立明。2009年5月,王小丽给魏世秀交代一番,说用购买保险的方式,把杜某骗出来,然后在酒桌上不停地“灌”杜某。


检方指控称,今年6月28日17时许,魏世秀给杜某打电话,称她要购买保险,喊杜出来咨询一下相关问题,顺便一起吃个饭。听说有业务上门,杜某自然高兴答应前往。当他们约定见面地点后,魏立明驾车就将杜某带到距离涪陵城区有二三十公里的该区白涛镇公路边一农家乐吃饭。当晚,魏立明还喊上了自己的朋友陆某某一起去,目的就是想把杜“灌”醉。席间,三人轮流与杜某推杯换盏,至杜喝下了两斤多劲酒。而杜则醉得像一摊扶都扶不起来的烂泥。


散席后,魏立明、魏世秀将醉得不省人事的杜某拉到农家乐附近的马武路口外,将杜丢在公路边,然后两人驾车离开。


被控谋杀 儿子要三仇人赔偿


次日,马武路口附近的一个农民一早就发现路边的杜某。杜某当时躺在地下什么反应都没有,老农赶忙报警。警方赶到现场确定,杜某已经死亡。后经鉴定,杜某系酒精中毒死亡。


警方分析认为,这是一起谋杀案,并将当天与杜一起喝酒的人锁定为嫌犯。最后通过进一步侦查,杜的前妻也成了嫌犯。检方为此指控了王小丽和魏立明、魏世秀三人为故意杀人。因陆某是应邀前去喝酒,他并不知道这是别人的“鸿门宴”,他只以为是一般的朋友聚会,所以检方没有指控他。


检方认为,王小丽、魏立秀、魏立明故意预谋用酒精杀人后,采取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三人的刑事责任。


法庭上,三人对检方指控的犯罪事实都没有异议。王小丽称,因为前夫经常骚扰她,她想摆脱又摆脱不了,迫不得已才想到用这种方式。王的辩护律师认为本案被害人有一定过错,本案系婚姻家庭纠纷引起,应不同于一般的暴力故意杀人案件,被告人有自首行为,主观恶性不深,社会危害性不大,请求法院考虑特定情节从轻处理。


因王小丽和其前夫共同生育了一个儿子,现已成年。开庭前,儿子就向法庭递交了30多万元的刑事附带民事索赔,请求包括他母亲在内的3个杀父仇人共同赔偿。昨天在法庭上,儿子当庭变更诉讼请求为6万多元。并且在民事赔偿部分,没有达成调解。


鉴于本案案情复杂,法院将择日宣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