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总编挨打看舆论监督的“弱势地位”

SHENYONGQUAN 收藏 0 65

河北青年报女总编乐倩在自家楼下遭到歹徒殴打。新闻媒体高管遭殴打受到了石家庄桥西分局的高度重视,称要一查到底。据了解,此次行凶的歹徒并非一般的抢劫,这或与一则新闻报道有关。(《河北青年报》11月23日报道)


歹徒行凶的时候,不断叫嚣“叫你报,叫你报!”将恶意袭击的目的,不经意间暴露出来——按照警方的说法,现在怀疑是某新闻报道惹恼了某人。那么,这就是对舆论监督的恶意报复,触目惊心,也异常恶劣。


虽然,当下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报道惹恼了什么样的人物。在没有证据之前,一切都只是猜忌。但殴打事件发生之前,河北青年报社就接到过恐吓电话,要求报社禁止再对某企业做负面报道,威胁到再报“就杀了报社的社长和总编”的事实,已经明白清晰的证明,这不是个简单的事情。若非碰触到了某些人的利益和痛处,怎么会有如此丧心病狂的行为?


回捋过往新闻,记者挨打的事屡有发生,多为出现场时遭遇野蛮阻拦。现在那些显性而偶发的采访受阻,比起女总编遭袭来说,已经算是小巫见大巫了。在回首异地抓捕女记者等新闻界“奇事”,让我们清晰辨见,我们所认为的“无冕之王”其实也处于一个弱势的社会地位。如此说并非矫情,而是舆论监督有时候确实也很无奈,其执行者——新闻从业人员,往往缺乏人身上的安全保障。比如,前不久闹得纷纷扬扬湖北某报记者姚海鹰采写的新闻触犯了武汉江岸区检察院检察长张振国,遂收到检方署有“反贪”字样的询问通知书。检方多次威逼姚海鹰,欲诱其接受传唤。姚无奈在网上发帖求助,引起了中宣部和最高检的高度关注。湖北省的调查证实,姚海鹰的报道没有问题。江岸区检察院有关官员受到严厉批评,不得已向姚海鹰道歉。而姚海鹰最终却因此而无法在原单位继续呆下去,无奈南下寻职。


舆论监督,是当今社会异常重要的监督力量。实行舆论监督,是新闻媒体的使命之责,也是新闻媒体在一个法治国家应具有的权力。虽然在事实上,舆论监督本身所起的只是“在口头上加以责备”的作用,它的力度和能量所能取得的效果,最终取决于权力部门的态度和作为,取决于行政力量能否及时跟进给予保护和配合。如果缺乏了公权力的支持,舆论监督不但不能发挥公众寄予厚望的应有作用,反而还会面临很大的风险——报复——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对舆论监督的实施者,进行人身上的攻击和生命上的威胁。比如乐倩和姚海鹰诸人的遭遇,即是例证。


我不知道,对于乐倩和姚海鹰来说,他们分别的遭遇,是否会打击他们的新闻理想,也不知道是否会让他们在以后的舆论监督中因为心理阴影而畏手缩脚。但我却知道,今年记者节期间的一项调查显示:记者已经成为高风险职业,买意外险贵过常人,甚至会被保险公司拒保——舆论监督在社会构成中的弱势地位,已呈显性。这样的景况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重视与警惕——美国著名报人约瑟夫·普利策曾感慨道:“假使国家是一条船,新闻记者应是站在船桥上的瞭望者!”而今,如果我们连瞭望者的人身安全都保障不了,如何能保证大船航行方向的准确性?因此,藉由河北青年报女总编被打引起的社会关注,真心希冀能在制度和立法方面进行修缮,给予新闻工作者最关切、最直接、最安全的人身保护——保护舆论监督不受伤害,保护公众知情权和监督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