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沧海的蝴蝶 飞越沧海的蝴蝶序篇之风韵女人 序篇一 第六章 卖鱼夫妇

天地1沙鸥 收藏 0 13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96.html[/size][/URL] 第六章 卖鱼夫妇 两女人买好水果,经过海鲜鱼类摊区,一股腥味直往鼻孔里钻,穿黑色蕾丝裙女人加快了脚步,穿旗袍女人却频频往卖鱼区域里看,海鲜鱼类摊区还隔着一个蔬菜摊区,再加上里面没灯,比外面昏暗多了,只能看到里面模模糊糊晃动的人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96.html


第六章 卖鱼夫妇



两女人买好水果,经过海鲜鱼类摊区,一股腥味直往鼻孔里钻,穿黑色蕾丝裙女人加快了脚步,穿旗袍女人却频频往卖鱼区域里看,海鲜鱼类摊区还隔着一个蔬菜摊区,再加上里面没灯,比外面昏暗多了,只能看到里面模模糊糊晃动的人影。


穿黑色蕾丝套裙女人见穿旗袍女人衣服心神不宁的样子,微感奇怪,说道,“表姐,看什么呢?那里面是卖鱼的地方,你要买鱼吗?现在这个季节野生的有三文鱼卖,做蕉叶烤鱼很不错的。”


“你也会做蕉叶烤鱼啊。”穿旗袍女人说。


“当然啦,你以为我只会吃饭啊?”穿蕾丝裙女人说。“咱们海边的人这道菜得会做,必需选用香蕉叶,不要用错芭蕉叶,只有香蕉叶才会在烘烤的过程,散发出浓浓的清香,与传统的荷叶使用有异曲同工之处......”


“哈哈,看来我们两姐妹真的有很多共同之处哦。”穿旗袍女人说,“这道西餐我是在澳大利亚一个朋友家学会的。”


“那去卖点来做。”穿蕾丝裙女人说。


“不买,我是觉得有人在看我们!”穿旗袍女人附耳在蕾丝套裙女人耳边说。


“咯咯咯,看我们的人难到会少吗?”穿蕾丝套裙女人说。


“不是,我觉得......” 穿旗袍女人甩了甩头发,没继续往下说。


两个美丽女人快步走过海鲜类摊区,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里面做生意人的眼光却停留在了她们身上。


在海鲜鱼类摊区内有一对年轻男女,两人正忙着用覆了塑料膜,能装水的箩筐从一辆小货车上把鱼卸下来,往池子里倒。这两根日=的目光也被外面走过美女人所吸引,一时间甚至把卸鱼这样重要的事情的也忘记了。两人直起腰,呆呆地看着外面明亮处走过的两个美丽女人。这两个人男人二十多岁,个子很高,皮肤黝黑,身体结实但很精瘦,姓周名凯,女的皮肤也很黑,但却很细腻,个子娇小,名叫刘琴,两人是一对定过婚的未婚夫妻,刚来在市场里做生意,正准备在城里买房子结婚。


两人生意做得不小,别家多是一个摊位,他家一家就租了两个摊位,还请了两个小工,也在埋头卸货。


运鱼的是一辆半新旧的桔红色4顿小货车,司机是一个年轻人,穿着一身半新不旧的工作服坐在驾驶室中听Voice of america原声新闻广播,突然抬头看见外面走过的两女人,不禁大睁眼睛,脸露惊奇之色,自言自语,“奇了怪了,她们也亲自来市场买东西啊?还真没想到!” 见下面卸货的两个人呆呆地看着外面像仙女一样走过的女人,不禁乐了,搭讪道,“嘿我说两位,快下鱼啊,你们是追鱼啊还是下鱼啊?”


“我们既不追鱼也不下鱼,我们卖鱼!”刘琴瞟了一眼驾驶室中的年轻司机,“追鱼嘛应该是你这个年龄干的事。”


“好像把你说得多大似的。”年轻司机说,“你年龄一定比我小。”


“你多大,说出来肯定叫我姐。”刘琴说。


“这两个女人肯定是有身份的女人,一看就知道。”周铁东却为这个陷入了沉思,“很少有这种女人来市场的。”


“这肯定,你还蛮有眼光嘛,这两个女人当然是有身份的女人了。按常理,象这种女人是不会亲自来市场买菜的,”货车司机和周铁东说,“一想到这种女人还要在菜摊前讨价还价总有一种异样感觉。你说是不是。”


“就是。”周铁东为有个知音大感愉快,“这两个女人一定是大老板!”


“有一个是大老板,一个不是。”货车司机说。


“你们除了知道老板还知道些什么啊?下货了!”女人对老板好像不太感兴趣,在这年头中土大陆普遍对老板感兴趣的时代这种女人倒是不多,这让年轻货车司机很诧异,于是他仔细地看了看她,见女人面目清秀,眉宇间蕴含着几分灵气。


女人显然很羡慕两女人的衣服,对她未婚夫说道,“你看,好新潮的款式啊。”


“有什么稀奇,我跟你买件!”男人很仗义又很阔气地说


“那敢情好,说话算话啊。”刘琴显然为男人的承诺而高兴,这表明男人对她很在意。


“你还不相信我似的,咱有的是钱!”周铁东说,“一样买一件。”


却听背后传来“扑哧!”一声笑。


“谁这么不识相,敢笑我们。”周铁东想着转头一看,见是发笑的是年轻货车司机,听司机笑声轻蔑,有点不高兴,农村人说话就是实诚,“你笑什么,难道咱们买不起吗?”


“买得起,买得起!”年轻货车司机道,“不过你知道哪里有买吗?”


“不知道,不知道又有啥关系?反正专卖店有的是,钞票亮出来就行!”


“呵呵!你以为啥都是亮出来就行啊。看《亮刀》看多了吧。”年轻男子又笑了笑。


“你是谁啊,原来都是老王开车,今天怎么换人了?”刘琴见年轻男子言语幽默,又笑得古怪,不免多看了一眼,突然觉得这个俊朗的脸孔很顺眼。


“老王和我是熟人,他今天有事,我临时代他。”年轻男子说。


“哦,你好。”刘琴很有礼貌地向年轻男子点了点头,你姓什么,


“goodmoring,”年轻货车司机大概是才听过原声新闻广播,也点了点头,用外语向刘琴问好,“姓江。”


“江哥你知道哪儿有卖吗。”刘琴性格开朗,是见面熟,还没问过年轻男子年龄,便叫哥了,她还是念念不忘刚才见到两个美女人身上那种款式的衣服。


“不知道,因为我知道这种衣服不是买的。”


“不是买的还能是偷的?”周铁东对刘琴说,“我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很多小姐都穿这种暴露的衣服!”


“你说什么嘛。”刘琴不高兴地瞪了她未婚夫一眼,当着货车司机面就拧了男人光着的胳臂上一下。


“我还以为你知道!”刘琴说,“你要是不知道,好想问问那两个人,就怕人家不搭理。”


“不用问了,买不到的。”货车司机说,“你们以为品牌服装就算高档吗,其实大谬不然!品牌服装呢就是适合于大众的服装,都是按照公共的人体比例批量生产的,这两个女人的衣服不是品牌服装,是定做的,也就是说是手工生产的,最高档那种,懂吗?”


“不是吧,品牌衣服一件好几千块还不高档?”刘琴说,“江哥你知道吗,我特喜欢服装设计,从小我就想当一个服装设计师,我知道那些名牌高档时装都是著名的设计师操刀设计的。我顶佩服意大利的卡瓦利蒙了。他设计的服装大气又紧贴流行时尚潮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