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遗书揭不正之风续:校方要求学生封口

SHENYONGQUAN 收藏 0 25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1_28_39658_10339658.jpg[/img] 2009年11月8日晚,李建彬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坐立难安。作为父亲,他永远不能忘记那晚在抢救室外的苦苦等待,因为,他最终等来的是小儿子的永别。 事情发生在河南省郑州市新密市实验高级中学。11月8日晚,该校高三5班学生李金川在学校服毒自杀,经抢救无效,于当晚死亡,年仅19岁。正当人们对他的离去充满疑惑之时,一封遗书的出现瞬时激起千层浪。 11月14日,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高中生遗书揭不正之风续:校方要求学生封口

2009年11月8日晚,李建彬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坐立难安。作为父亲,他永远不能忘记那晚在抢救室外的苦苦等待,因为,他最终等来的是小儿子的永别。


事情发生在河南省郑州市新密市实验高级中学。11月8日晚,该校高三5班学生李金川在学校服毒自杀,经抢救无效,于当晚死亡,年仅19岁。正当人们对他的离去充满疑惑之时,一封遗书的出现瞬时激起千层浪。


11月14日,记者见到了面容憔悴的李建彬,他礼貌性地和记者握了握手,接着就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李建彬介绍,李金川是个懂事的孩子,长这么大,家长从来没有打过他。每次放假回家,李金川都要给家里带水果、蔬菜。一次,李金川还专门买了10斤鸡蛋带回家,因为他知道,爸爸妈妈平时舍不得吃。


但就是这样一个懂事的孩子,却没能懂得这个世界,最终选择了永远离去。


“我以自己的方式,寻求自己的解脱”


晚上10点,如果在往常,正是李金川和他同宿舍的4个室友坐在床边用热水泡脚的时候,他们会边泡着脚边讨论白天发生的事儿。但11月8日的这个时间却与以往有所不同,直到很晚,李金川才慢腾腾地回到宿舍,一进屋就爬上床,把下午刚从家里带来的鸡蛋卷、瓜子分给大家吃,紧接着就盖上被子蒙头大睡,没再说一句话。


不到一分钟,其他4个同学就看见被子里的李金川不停地颤抖,问他怎么了,他却说没事,但还是在不停地发抖。紧接着,室友们掀开了李金川的被子,发现他的嘴和鼻子有东西流出来,全身出汗。4个同学急忙跑去喊老师和校医,但不巧的是校医不在。随后,几个孩子赶忙拨打120急救电话。救护车来了后,师生们把李金川抬上车,赶忙送往医院。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紧急抢救,李金川最终还是没能活过来。


据李金川的二姑李建婷回忆,当晚10点多,学校高三年级长吴伟杰突然跑到她家,说她的侄子李金川在学校出事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赶快去看看吧。到医院后,李建婷在学校的催促下交了391元抢救费,并赶紧打电话通知她三哥李建彬。


“我是8日晚上11点多得知孩子在医院抢救的,听到消息后,我们一家人连忙赶到医院,结果医生告诉我,孩子已经抢救一个多小时,还是准备后事吧。”李建彬伤心地说。


当晚,李建彬和亲友们连夜赶往学校了解情况,但没有任何结果。


记者了解到,新密市实验高级中学每晚9点50分下自习,但在此之前,同学和老师并没有发现李金川有任何异常。因此,李金川确切的服毒时间,应该在晚上9点50分到10点05分这段时间。


11月9日,事情突然发生了新情况。当天,警方通知李建彬,说有同学在李金川的课桌上发现了一份遗书。在刑侦队办公室,李建彬的家人在电脑上看到了扫描的遗书照片,随后,李建彬要求复印一份,但遭到警方拒绝。


李金川78岁的奶奶听说孙子自杀前留有遗书,哭着喊着要家人带她到刑侦大队去看。看到屏幕上的遗书,李金川的奶奶顿时泣不成声,几近昏厥。当天下午,悲痛欲绝的奶奶被家人送进了医院。


李金川留下的遗书,目前已被新密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作为物证提取。警方拒绝向李金川的家属提供遗书原件,经过努力,警方同意李建彬拿一份复印件。


11月14日,记者看到了这份遗书,共有8页纸,分别在11月5日和8日写成,从复印件的痕迹来看,遗书是一个32开的日记本。


“爸、妈,对不起,最对不起的是你们,儿子无法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无法为你们养老送终,对不起……关心过我的亲人们,关心过我的好朋友们,对不起!辜负了你们的期望,辜负了你们的情谊……我以自己的方式寻求自己的解脱!祝活着的人们活得幸福!”


这是李金川11月5日写的遗书,在这一页的最下方,他还用简单的三笔勾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我曾向往的高中生活想不到要以这种方式结束”


李金川在遗书的第一页写道:“我曾向往的高中生活想不到要以这种方式结束。我带着憧憬来到这所梦寐以求的高中,迎接我的(是)残酷的现实。×××(即下文提到的刘伟——编者注),虚伪、势力,外强中干。为什么我的高中第一个班主任会是你,你让我对这所学校产生了阴影。有人看见你在段长(年级长)办公室看黄色(录像),你就恁憋得慌,在家看不中?还有没有人民教师的样子?批评了某局长的儿子又把人家叫到走廊上去道歉,你咋就恁恶心,恁有骨气……还有×××(即下文提到的郭文——编者注),你更不是东西,谁知道一个高中的校长是怎么开上北京现代的?看看这所学校成什么样子了,她似乎只有两种功能:一是当地政府的形象工程;二是当地强势阶层家庭子女的御用学校。”


李建彬告诉记者,李金川平时很少回家,学校半个月放一次假,而每次放假他都是到二姑家住。据二姑回忆,11月8日下午,李金川和两个同学来家里打台球,之后,三个人高高兴兴地一起去了学校。“金川出事的前几天,一点异常现象也没有,那天他和同学们玩得很高兴。”李建婷说。


据李金川的同学反映,出事的前几天,李金川在学校确实没有发生什么和往常不一样的行为,仍然是上课、踢球、休息。


“都是学校给逼的,俺孩儿受了委屈,结果寻了短见。”李建彬愤怒地说。


据李建彬回忆,在李金川读高二的下学期时,一次考试,由于要交189元考试费,李金川没钱交,结果副校长郭文(在遗书中提到的)没让他参加考试。两科考试过后,李金川找到郭文保证一定把考试费补上,郭文这才让他参加了下面科目的考试。


“俺们家是农村的,条件很苦,听孩子说,学校前几天刚让交过200元的材料费,才几天的事儿,孩子确实再拿不出189元了。”李建彬说。


而据李金川的二姑夫刘忠义回忆,那段时间,孩子一回来就愁眉苦脸,问他怎么了,他也没好好说,只说了一句“一言难尽啊”。


“我们后来才知道孩子受了委屈,但是没有办法了,孩子还是被分到了‘平行班’。”李建彬说。


李建彬所说的“平行班”,其实就是学校搞的“快慢班”中的“慢班”,而李金川正是因为缺考两门课才导致成绩大幅下滑的。


李建彬介绍,当地有一个说法,在新密市实验高级中学,如果能进“快班”,就意味着能考上本科,但如果进了“慢班”,最好的学生也只能去上大专了,因为两个班的成绩确实差了一大截儿。


“我认为,孩子的死和这个有很大关系,是学校给逼出来的!”李建彬说。


李建彬告诉记者,李金川学习非常好,中考,李金川考进了新密市前50名,在刚上高一的一次考试中,李金川更是因为成绩优秀得到了学校发的50元奖金和奖品。


“俺这娃从小学习就好,上小学和初中时,他得的奖状在家里贴了一面墙,”李建彬说,“这孩子学习根本不费劲,从来不死抠书本,但成绩一直在前几名。”


谈起这些,李建彬忧愁的脸上突然闪现出一丝自豪的喜悦,但随后他告诉记者,有件事他感到很后悔。


按照成绩排名,李金川被老师(尚某某)安排坐在了教室的前排,但之后,李建彬每次去学校看孩子,就发现孩子的座位一次次地靠后。“俺娃回来告诉我说,班级里其他条件好的同学家长,给老师送了礼,还请老师到外面吃喝,结果一些原本坐在后面的学生坐在了前面,而他只能一次次地往后调。”李建彬说。


每次听孩子抱怨“老师惟利是图,家长请客就给学生调到前边坐”时,李建彬总是说:“你在学校的目的是学习,老师怎么样不关咱们的事,好好学习吧!”现在李建彬最后悔的,就是当时没把孩子的话当回事儿,“如果俺也给老师送点礼,孩子就不至于从最前边坐到后面了,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心理压力,就不会去做傻事儿了。”


李金川在遗书中还写道:“我想让时钟回到2006年的夏天……英华中学复读班三(七)班,一个曾给我带来集体温暖的班级,永远难忘那一张张可爱的面孔,难忘班主任的谆谆教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