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侣奇缘 第一部 人间正道是沧桑 22、三浪真言

天上人間A 收藏 0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URL] 二十二、三浪真言 两个人之间最大的敌人不是第三者,而是距离和岁月。——清远语录二十二 ----------------------------------------------------------------------------------- 看着黄玄奕心急火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


二十二、三浪真言

两个人之间最大的敌人不是第三者,而是距离和岁月。——清远语录二十二

-----------------------------------------------------------------------------------

看着黄玄奕心急火燎,哀伤欲死的样子,邓清远心里面是得意的笑,总算出了口恶气,他的作风一向都是打倒在地还要踏上一脚,不弄到底绝不收兵,所以继续下猛药,对着已经对他露出怜悯痛惜的思萝继续道:“仙女阿姨,你看我爹他还想编故事抵赖……你看看我,身上挂着十几条鱼,两只手还提着熏肉,这些都是我抓的。这种造型虽然有些抽象派行为艺术的韵味,可这是被生活逼的啊!我不远万里的来昆仑,九死一生才找到他,可他……呜呜……”

“好孩子,别伤心了,思萝阿姨会帮你的,”女人的同情心最容易泛滥,被邓清远蹩脚的表演一忽悠,立即善心大发,转头用怪罪的声音道:“玄逸,你有些过分了吧?怎么能这样对待孩子呢?”

黄玄奕气的差点一口鲜血喷吐出来,脸色惨白,身躯剧烈颤抖,随时处于暴走的边缘,深呼吸几下后,用杀人的眼光看着邓清远道:“好小子,算你狠……跟我来,咱们仔细清算下如何?”

说罢,径直走表面悲悲戚戚,内心却得意洋洋的邓清远面前,用手圈住他的脖子,拖到怀里面,然后压低声音咬牙切齿的道:“我们出去!”

邓清远大惊,这老家伙是准备文的不行来武的了!正想向思萝呼救,却发现身体内钻入了一股奇异的力量,将上身的主要穴道全都封住,除了眼珠能转,其它部位无法行动,无奈的被老家伙拖出了门口。

“你们父子好好谈下也好,孩子放心,断不会让玄逸辜负了你,万事有阿姨给你做主。”思萝的声音窗户边上传来。

火冒三丈的黄玄奕拖着邓清远一直往外,直走出一里之外才停下,将邓清远扔到地上,急促的深呼吸。

“完蛋了,这次玩笑开大了!”邓清远一阵的心虚,看老家伙要杀人的样子,想撒腿就跑,可惜穴道还是被封住,动都动不了,只得用求饶的眼神看着暴怒状态下的黄玄奕。

“好好好——”黄玄奕深呼吸无数次之后,才开口:“小混蛋,你不玩死我不甘心是吧?老子几十年的等待,几十年的思念,就被你一张破嘴给葬送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黄玄奕说完,随手虚空一点,解了邓清远的部分穴道。

邓清远感觉恢复了些知觉,能说话了,连忙求饶:“师父息怒——”

“你叫我怎么息怒?”黄玄奕顿时爆发起来:“先割掉你舌头再说……”

“你不是说真的吧?”邓清远正的慌了起来:“不是你从小就骗我,我能坑你么?最多,最多我帮你想办法,把仙女阿姨弄到手,省得打打杀杀的多不好?”

黄玄奕听到把仙女阿姨弄到手这样的关键词,注意力立即被吸引过去,暴怒的情绪也平复下来不少,连忙问道:“你真的有办法?”

邓清远见话有效,贪婪的念头不可抑止的生长起来:“师父,嘿嘿!办法么是有的,不过……你明白的。”

邓清远边说,边用拇指和中指食指来回搓动,行为极其的猥琐。

“好,只要能成,我所有的收藏,全给你,如何?”黄玄奕是朝思暮想,只要一丝希望都不愿放弃。

“早这样不就没那么多事了嘛!”邓清远得意的道:“几十岁的人了,还要我提醒,早把好处摆上台面,我不就不用给你下烂药了?真不懂事你。”

黄玄奕又有暴走的倾向,邓清远机灵无比,自然知道见好就收,赶紧停下继续刺激他的冲动,让他解了穴道,翻身爬起来。

“有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邓清远低头思索下道:“这泡妞嘛,无非就是三个步骤,首先引起对方的注意和好奇,然后继续加深印象,投其所好,一步一步瓦解她的防御,最后乘对方意乱情迷之下一举拿下。”

黄玄奕想下道:“太笼统了,没操作性,具体些。”

“具体的更简单,就三浪真言。”

“三浪真言?什么意思?”

“浪费,浪漫,浪叫呗。”

黄玄奕兴趣被勾了起来:“解释下。”

“浪费嘛,女人对漂亮的东西免疫力极低,虚荣心又强,另外购买欲观赏欲极强,什么珠宝首饰,鲜花美景,华服靓裙的,多多的送,不要怕花钱,没钱的当然就只能捡剩下的残花败柳将就了。至于浪漫嘛,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对心灵上的享受比男人在意的多。相反,男人对身理上的享受更在意,所以为了身理上的享受,男人就只能先满足女人心理上的需求,什么云中漫步、花间相守,海边奔跑、万众瞩目之下出人意料的温馨,总之风花雪月无所不用其极。最后浪叫嘛,嘿嘿,你得让她舒服,明白?”

“貌似有点邪恶?”黄玄奕想了下:“不过好像有些门道,我喜欢!嚯嚯——”

“师父,你很邪恶哦!”

两个居心不良的人躲在这里贼笑不止,片刻之后,邓清远道:“为了把握更大,你得把你们的往事给我说清楚,我好帮你筹划筹划,如何?”

“反正都准备告诉你的,给你说说也无妨。”

黄玄奕坐在一块岩石上,看着繁星点点的星空,开始讲他和思萝之间不得不说的往事。

五十年前,黄玄奕还算年轻,仗着一身家传的绝学行走江湖,最厉害的就是偷东西和挖古墓。在一次挖掘据说是上古神人墓地的时候,遇到个非常厉害的狐妖,差点死在墓地,重伤逃出来后,那狐妖依然穷追不舍,幸好遇到当时下山历练的天罡剑派弟子修明。

修明击杀了狐妖救下了黄玄奕,两人相处一段时间后,都很欣赏对方,于是结伴闯荡江湖。修明是天罡剑派当时最有天份的弟子,已经将万剑决修炼到第四层,被整个门派认为是最有希望修炼到剑仙的人。

“师父,这次来昆仑的那修远修善是修明的师兄吧?”

“是,修明是天罡剑派上任掌门德显最小的弟子,也是天份最好的,当年修明不足三十,修为已经超过许多师兄。”

后来黄玄奕从皇宫内偷了幅古画,破解之后得知在昆仑山北侧尾部有处地方,通过那里可达传说中的九幽之境,那里乃是妖魔聚集之地。当时两人年轻气盛,以为天下皆可去的,所以两人想尽办法,到了九幽之境。

那通道乃上古仙人所留,里面的妖魔不能出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但经过很多年后,封印效力差了许多,而且对妖魔的限制大,对人的限制小,这才给两人钻了进去。

进去之后,两人才发现里面的妖魔能力非凡,两人被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直到后来遇上思萝。

两人后来得知,当年天罡剑派的祖师行痴也曾进过九幽之境,为了武道的最高境界,行痴在那里呆了十年,最后击败当时的妖王,也和妖王的女儿留下了些风浪帐。行痴一心向武,对情爱之事不怎么放在心上,击败妖王后就溜了,连累那痴情的妖女被愤怒的妖王封印五百年,然后就生下了思萝。

思萝有半人半妖的血统,对来自人间的修明和黄玄奕很有好感,帮他们两个藏了起来,而且修明更从思萝那里得到了当年行痴留下的修炼记录,功力大涨。

后来两人被其余妖魔发现,只得再次跑路,思萝也被连累,三人一起逃跑,历尽千辛万苦,靠着行痴留下的记录才从里面逃了出来。

出来后,三人一起行走江湖数年,思萝对同样出自天罡剑派的修明兴趣要大的多,而且心理上更有亲切感,渐渐的爱上了修明。可修明乃出家之人,更是门派的期望,注定了他们之间没有结果,黄玄奕也不可抑止的爱上思萝,奈何思萝的心思都在修明身上,修明也喜欢思萝,准备回去求师父同意还俗。

后来修明回山,说是向师父禀报此事,黄玄奕陪着思萝在龙庭山下等待数月,正当想上山询问情况的时候,天罡剑派却发生了异动,剑光冲天,声如雷霆。没多久,浑身浴血的修明飞下来,什么都不说,带着两人就御剑而飞,飞了三天,到这山谷附近才降下来。

原本修明就身受重伤,强运功力带着两人飞到这里已是强弩之末,躲进山谷没多久就死了,临死之前只是一再嘱托思萝和黄玄奕不要靠近天罡剑派,千万不能被天罡剑派的人发现。

修明死后,心如死灰的思萝隐居在此,半步不离,黄玄奕伤心修明的过世,更无法面对深爱的思萝,所以选择了逃避,隐瞒身份和功力,游戏风尘,成了个骗吃骗喝的江湖术士。

邓清远听完,瘪嘴道:“师父,没想到你的过去竟然是个很老套的三角恋,也太狗血了。”

黄玄奕叹口气道:“千万年来,相同的悲欢离合被无数的人重复着演了又演,对局外人来说,这是老套的故事,对局中人来说,却是伤心裂肺,痛入心扉。”

“嗯,故事老套,可杀伤力却巨大,”邓清远点点头:“不过师父你真的很失败也,当年思萝阿姨肯定悲痛欲绝,你一走了之,连个安慰她的人都没有,本来两个伤心人还可以互相搀扶着同甘共苦的,结果你将大家的伤痛都加深。”

“我也才想明白的,其实面对内心的时候,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足够的勇气。”黄玄奕叹息不已。

“那好,师父,你应该从新开始!我支持你。”

黄玄奕点点头,转身向山洞屋子走去:“走吧,思萝可能等急了。”

邓清远跟在后面,想了下道:“师父,你真的很失败,哎——要是当年你不走,留在这里陪着思萝阿姨,日久生情,怕是小人妖都生了好几窝了……”

“小混蛋又胡说!你们家生孩子是论窝的啊?”黄玄奕骂了下,突然回过神来:“小人妖?什么意思?”

“这个嘛,师父,思萝阿姨是人和妖混血,你们的后代自然也是人和妖混血咯,所以叫小人妖,非常精确的称呼嘛。”

黄玄奕顿时哭笑不得,片刻之后,气急败坏的伸手抓住邓清远的耳朵,拖着向里面走,边走边骂:“小混蛋,你才是小人妖……一张破嘴太损,迟早给你割下来喂狗……”

“师父,我还靠着这张嘴混饭吃呢……你太狠心了吧?居然想砸我饭碗?轻点……轻点,痛啊……耳朵要掉了……”

思萝依然坐在石桌边,和两人离开时的姿势一模一样,一点变化都没有,彷佛石雕一般,看的邓清远暗自叹服,这修身养性的功夫多厉害。

见邓清远被黄玄奕揪着耳朵拖回来,邓清远还一直大呼小叫个不停,思萝不由得有些好奇道:“你们这是为何?”

“让这小子给你说吧。”黄玄奕心里面有了主意,神态也放松了许多,不复先前和紧张和拘束。

邓清远苦着脸揉了几下耳朵,讪笑几下,厚颜道:“仙女阿姨,刚才我是开玩笑的,他不是我爹,我叫邓清远,是师父收养的孤儿。”

“啊?”思萝稍微有些惊讶,看着邓清远道:“那你作弄你师父干什么?不怕他惩罚你?”

“已经惩罚过了,幸好耳朵和脑袋连接的比较紧密,要不早掉了。”邓清远埋怨着道:“至于为什么要作弄我师父呢?原因很简单,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这都是师父教导有方的结果。”

黄玄奕气的眼睛鼻子发歪,恶狠狠的用眼光死死瞪住邓清远的耳朵,随时准备再来个无数圈的扭动。

“噗嗤——”思萝被这对活宝师父逗的笑了起来,冰冷的俏脸上绽开如花笑颜,当真是一笑可倾城,再笑可倾国。

“仙女阿姨,你——你笑的可真好看,比仙女还漂亮。”邓清远极度惊艳的看着思萝,有些魂不守舍。

“哎——”思萝叹息下道:“一个人在这里住了几十年,没人说话,也没有喜怒哀乐,都忘记怎么笑怎么哭了。”

“仙女阿姨放心,以后我天天陪你说话,天天让你笑,保证你开开心心每一天!永远只有快乐没烦劳。”邓清远抓紧时机挣表现充英雄。

黄玄奕异常不满的看了下邓清远,暗想这小混蛋怎么抢自己风头?太不仗义了,在外面不是说好帮忙的吗?要提醒他一下,所以黄玄奕乘邓清远眼睛扫过来的时候,用拇指和中指食指在桌子下面搓来搓去。

邓清远对黄玄奕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明白这是提醒他帮忙才有好处呢,于是话题一转道:“仙女阿姨,咱们这次来就不走了,一定不会让你孤孤单单的继续一个人过,你看我师父,想了几十年,头发都白了。”

思萝听了,有些惊讶的道:“不走了?我一个女人家,不怎么方便……”

黄玄奕的心顿时沉了下去,刚升起的一点希望被打的粉碎,邓清远心思活络,立即坐到地上,干嚎起来:“呜哇哇……我好可怜啊,跟着师父四处流浪漂泊,餐风露宿,饥寒交迫……孤孤单单的,又没亲人又没朋友的,原想这次跟着师父过来,能有个家,不用继续流浪,过几天温馨的日子,没想到还是姥姥不爱爷爷不疼的……我怎么这么苦啊?师父,咱们还是出去跳崖死了算了,反正都无亲无故,没人在乎咱们……”

思萝的同情心再次被勾引发作起来,母性的天性使然,连忙劝慰道:“可怜的孩子……也罢,我和玄逸相交匪浅,他既然当你如自己亲生一般,我也当你是自己孩儿吧,一定不会让你再受那些委屈。”

邓清远见悲情牌有效,大喜过望,立即爬起来,恭恭敬敬的跪下高呼道:“拜见师娘!以后我一定好好孝顺您。”

“师娘?”思萝有些意外,这称呼好像有些不对,可又不忍心反驳,只得默认了。

黄玄奕则背着偷着乐,心里面暗暗赞叹,这小混蛋果然厉害,这一胡搅蛮缠下来,就给思萝硬栽个师娘的称呼,既然是师娘,那自己是师父,岂不……想想都兴奋,这小子果然机灵,知道叫师娘,万一脑袋不开窍叫干娘,岂不帮了倒忙?有些话自己说不出来,这小子在一边胡闹,倒真有曲径通幽的奥妙。

经过邓清远的胡搅蛮缠,气氛顿时融洽了许多,黄玄奕也不再拘谨紧张,思萝几十年独自一人,心思有些转不过来,现在稍微思索下,隐隐明白自己被这师徒二人给套了,硬栽个不伦不类的师娘在头上。不过她对黄玄奕当年的心思也明白,只不过一颗心全在修明身上,现在过去了几十年,心境早已不复当初,看的开了些,决定接下来顺其自然吧。

首战告捷,邓清远大为振奋,见思萝独居已久,不主动说话,于是问道:“师父,你说当年修明前辈浑身是血的从山上下来,那天罡剑派发生了什么事?几十年的时间,你总该有些头绪吧?”

黄玄奕苦笑下看了眼思萝道:“我一直在打听,可不敢动用功力,也没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只是听天罡剑派的人说,是因为封印的一个妖魔跑了出来,天罡剑派上下合力除妖,过后几年,掌门德显传位于现任掌门修空,生死不明。”

“会不会是德显不让修明前辈还俗,所以打了起来?”

“不会!”思萝直接否定道:“修明天性纯善,尊师重道,即使德显不同意他还俗,也不会对同门和师父动武,一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黄玄奕也点点头道:“最疑惑的是,修明身上所受的全是剑伤,应该是被同门攻击,当时能伤他的,整个天罡剑派不过数人,除掌门外,只有两三个师兄有此实力。”

邓清远思考一阵后道:“首先可以确定,修明一定伤在同门手下,天罡剑派不可能有别人用剑动武伤他,其次绝不是什么妖魔跑出来,否则按修明前辈的为人,怎么可能弃师门不顾?他血战逃下山来带你们走,临终前还一再嘱托,说明事情和你们有关!而且有性命之危,才让他不顾一切的判出师门。”

思萝和黄玄奕都点点头,黄玄奕道:“我们也想到了,可一切都是猜测,为了修明,我们不能去天罡剑派寻找事实真相,同时也不能冒险,让修明的牺牲没有意义。”

“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邓清远郑重的道:“有机会的话,我一定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思萝有些黯然的道:“不必勉强,清远,过来让我看看,你好像没有修炼任何道法功夫,既然要住这里,学些防身也好。”

邓清远听说之后自然是眉开眼笑,思萝是行痴的私生女,算是直系后人,比天罡剑派的那些似是而非的伪扮变形走样版的剑法肯定高明的多,怪不得老家伙不让自己拒绝修远的拉拢,原来有这些后招在。

思萝握住邓清远的手腕,闭目感受片刻后,面色有些奇怪的道:“你体内怎么有股非常纯正平和的法力?不像任何一个中原门派,但很像极为本源的法力。”

“哦,那天我被罗刹人追杀,遇到个奇怪的高手救了我,结果就留下这些东西了。”邓清远当下把偶遇解语花和神秘高手的经过说了一遍,特别是修远等人推断那高手一剑削平岩石的事更说的仔细。

“没想到人间居然真有达到剑仙境界的高手!”思萝也很是惊讶:“算你的福气,练起功来轻易的多,而且你的身体非常结实,体质很好,这对将来修炼道至高境界至关重要。”

黄玄奕瘪嘴道:“这小子不识好歹,我用各种不同的药材和宝贝从小把他泡到大,还以为是我虐待他呢。”

“嘿嘿,师父对我最好了!那些药材都是你偷的吧?师父果然神偷无敌,天下无双。”邓清远连忙大拍马屁。

“可练功最好是从小开始,玄逸,你既然下那么大的功夫改造清远的身体,为什么不教他剑道呢?我父亲留下的记录和修明修炼的体会,你都知道啊。”思萝奇怪的问。

“哎——”黄玄奕长长的叹口气:“一言难尽啊,这事有些……有些怪异,我很担心,怕害了这孩子。”

邓清远明白黄玄奕其实对自己很好的,只是师徒两人一贯油嘴滑舌,打打闹闹,不会弄的很煽情,所以见黄玄奕有些真情流露,连忙道:“师父,我不怪你!我知道你肯定是为我好,能教你一定会教我的。”

“其实,学高深玄奥的剑道,未必是什么好事,”黄玄奕叹气道:“修明惊采绝艳,才华横溢,结果还不是英年早逝?你和我躲藏几十年,善泳者溺于水,祸福都在这上面,甚至还不如个普通老百姓呢。”

邓清远有心心急,连忙低声提醒道:“师父,没来由的你发什么感概?你不好好做小偷,难道想改行当哲学家?说重点啊,怕害了我,什么意思嘛?逗的人家心里面像小猫抓一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