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了一个 正文 一

多了一个马甲 收藏 17 15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3.html[/size][/URL] (一)   自古打仗,兵家必争徐州,争徐州,先争两山口。两山口,两山之间一条道,两边山上伏了兵,等敌人进了筒,两边一封口,枪从山上打,饶你插翅也难飞。   1940年1月7日,被关在两山口的就是我们三十一军,小日本打起仗来比狼还凶。弟兄们也不含糊,双方都玩起了命。十几天下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3.html


(一)

自古打仗,兵家必争徐州,争徐州,先争两山口。两山口,两山之间一条道,两边山上伏了兵,等敌人进了筒,两边一封口,枪从山上打,饶你插翅也难飞。

1940年1月7日,被关在两山口的就是我们三十一军,小日本打起仗来比狼还凶。弟兄们也不含糊,双方都玩起了命。十几天下来,弟兄们没死的也都散了,我们尖刀连四十来号人还剩了六个人在一起。

连长周德辉,老兵李存壮,神枪手刘晓刚,王刚和王强兄弟俩,还有副连长陈泉,也就是我。

我们六个人冲上了山,却发现自己没路走了。周围都是鬼子,待着很危险,下去又是进口袋,迟早被歼灭。最后排长发现了一个鬼子机枪手待的山洞,我们乘天黑把里面的鬼子摸了,躲了进去。

你知道我们在里面发现了什么?

我和李存壮搜索了一圈山洞,确定了里面没有任何潜在的危险,山洞里没有野兽便溺的骚气,似乎被待在里面的鬼子打扫得很干净。王刚在地上捡到了两个弹壳,是那种老式猎枪留下的,看来很久以前有猎户待过这里,不知道是和野兽还是鬼子发生过冲突。

那天晚上,我们用洞里鬼子留下的饼干痛快地吃了一顿,李存壮生了一堆火。火光照得大伙的脸忽明忽暗。明天怎么办?谁也不知道。

连长周德辉清了清嗓子:“现在大家的处境,我们都很清楚,就不重复了。总之,能熬就熬过去,熬不过去临死前尽量多杀几个鬼子。下面。我清点一下人数。 ”

“刘晓刚!”“到!”

“陈泉!”“到!”

“王刚!王强!”“俺们兄弟在!”

“李存壮!”“没死呢!”

“还有我!三十一军尖刀二连连长周德辉!现在我们六个人……”

连长的声音忽然停住了,奇怪地看着大家,忽然大吼道:“国民革命军三十一军尖刀二连全体集合,立正,重新报数。”

我们对望了一眼,纷纷集合站好。

陈泉,到!刘晓刚,到!王刚,到!王强,到! 李存壮,到!还有我,周德辉!……

连长停止了说话,愣愣地打量了我们一会儿,低声道:“再次重新报数!”

我们对望一眼,老兵油子李存壮第一个不干了:“连长,不带这么折腾人的吧,大伙累了一天,是不是该让大伙休息一下?明早再练操吧。”

连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想睡觉是吧?那也得睡醒了还有脑袋吃饭。大家互相看看,我们一共几个人。”

我看看四周:“连长,刘晓刚,王刚王强两兄弟。李存壮,还有我陈泉……一,二,三,四,五,六,七, 正好七个。”

等等。七个?我,刘晓刚,王刚,王强, 李存壮,加上连长,应该六个人啊。

但现在我就看到了七个,而且没有一个陌生人,都是一起出生入死这么多年的弟兄。

可居然多了一个!

连长盯着我们:“现在我问大家,连里连我一共几个人在洞里?”

大家估计都默数过了,和我一样也发现了异常,互相对视了一眼,没敢说话。

连长的眉毛拧成了一团,他正要说些什么,忽然有个声音响起:“报告连长,大伙现在需要休息。”

我们纷纷向那人看去,还是老兵李存壮。但我从来没见过他的脸像现在这样惨白。

李存壮是我们连里除了连长年纪最大,参军时间最长的一个,也是个出名的老兵油子,却不是那种爱出风头的人,风凉话是喜欢说,像今天这么直冲冲地和连长硬碰,还是头一回。

连长也愣了一下,但立刻反应过来,冷冷地说:“在这件事情搞清楚之前,谁也不准睡。”

怎么搞清楚?我想。我看了几十遍了,六个活生生的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可点人头数字就是七个,邪门了,是谁杂在我们中间了?是啊,不搞清楚我还真睡不着。

“报告连长,大家现在需要休息。”说话的居然还是李存壮。这下连长也觉得他情况不对了,我们更是开始仔仔细细地打量他。

他往常一张见人三分笑的油滑的冬瓜脸现在都快挤成了苦瓜,未老先秃的脑袋在火光下亮闪闪的, 一粒粒豆大的汗珠布满了他油光光的额头。见我们都朝他看,挤出了一丝苦笑:“现在大伙需要休息,对吧?”

很明显,他知道什么事情,却不想对我们说,或者,不敢对我们说。

连长盯着李存壮:“李存壮,有什么事情对大家说清楚,这么多弟兄在,你还怕什么?”

李存壮看着连长,嘴哆嗦了起来,终于……

“报告连长,大家现在需要休息!”李存壮还是这句,但声音已经带哭腔了。

连长死死地盯住李存壮的眼睛,片刻后,轻轻点了点头,抬头对我们说:“尖刀连全体休息,连长周德辉值班,完毕。”

说实话,要不是遇见这怪事,大家的眼皮早就耷拉下来了,听连长这么一说,谁也管不了那么多,纷纷倒下就睡。

也许就我睡得不太踏实。蒙眬中似乎是李存壮拼命往我身边挤,蒙眬中听见脚步声在我身边走来走去,应该是放哨的连长不死心还在清点人数吧。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