雌雄双体 正文 十七、惊天之密

奇书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9.html[/size][/URL] 十七、惊天之密 易容真是奇人。 要是没有密码,普通的人对加了密的密件,只能望密兴叹;即便是比人脑精确和高级几十万倍的释密机,面对许许多多奇型怪状的密件,也得花费一番时间,方才可能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9.html

十七、惊天之密



易容真是奇人。

要是没有密码,普通的人对加了密的密件,只能望密兴叹;即便是比人脑精确和高级几十万倍的释密机,面对许许多多奇型怪状的密件,也得花费一番时间,方才可能入愿。

说来,连已熟悉易容的珍妮自己也不相信,对凡人来说无密码打开难于上青天的托尼密件,居然转眼间,轻轻松松的就被易容破解了。

易容,真是人类进化千百万年来地设天造的神奇产物。

回了屋,稍事休息,只见灯光下的易容随手拿起密件瞧瞧,塞进小巧的释密机,在释密机的键盘上飞快地敲击几下,啵地一声,屏幕上出现了几个“已解码,继续执行!”小字。

珍妮大喜,尽管已放下了宿舍的所有窗帘,关好了所有的门窗,珍妮还细心地再一次检查后,方才神情庄重小心翼翼的端坐在电脑桌前。

按照密件提示的程式,珍妮一一打开了密件;最后,屏幕上又跳出一行小字“请输入核码!”,也就是说,托尼密件故意设置了双重密码障碍,这在密码界叫“高端程式”,只有最重要的密件,才会设置“高端程式”的解密障碍。

而要解开它,须二人以上,即二人或多人分别掌握着密码的码号,只有将分散的码号合在一块,组成一个有效的密码号,才能最后打开。

目前,地球上掌握着核武器的美英法中俄印等少数几个核能国,就是靠这种“高端程式”,管理着自己手中的核武器,以预防出事而造成全球的毁灭。

但即或这,也没难倒易容。

在珍妮乞求的目光中,她笑笑,同样转眼间就解开了“高端程式”。最后,啵……, 电脑发出了一声好似无可奈何的长响,荧光屏跳跃几下,一张矩阵图跳了出来,如下:

接着,电脑又提示“点击各条细节,请输入密码。”,珍妮只得又请易容搞定,再按照电脑提示,一一点击开来。最后,“狂飙突击”的全球联络图,终于露出全貌.

按照这张图文来看,国际恐怖组织“狂飙突击”的爪牙,早已伸入了在世界上占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国家,甚至于一度是各国警戒重点对像的南部非洲布隆迪火苗走私集团。

甚至于那个以统治严密改革著称的正在迅速崛起的东方大国,也难逃被其打入之劫。

如此看来,“狂飙突击”已从在地区性绑架劫掠杀人越货的层次,上升到了欲控制称霸世界的高度。这真是一个可怕的“提升”与“进步”,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珍妮耳畔又响起南极洲皑皑冰层下的恐怖主义基地里,射向人质的AK47冲锋枪子弹,瞄向宇宙同温层的“008----V8”导弹和大头目露茜与众党徒“嗨!希特勒!”的嗥叫……

但是,眼前最关键的是:谁是大头目露茜的“英格兰1号”?

珍妮迫切地点击开了标着“英格兰1号”的小方框。

珍妮感到汗珠挂在自己眼帘上,眼前有些模糊不清。许是突然窥见了本不应知道的事情真相,让胞弱的心承载不了过多过大的重压,中尉变得神情有些恍惚。

“妹妹,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些疲倦。姐姐,我要休息一下。”

珍妮关了电脑,仰卧在小床上;易容瞧瞧梅花妹妹,怜悯的摇摇头,也熄了灯,合衣侧身蜷曲在她的身旁。半晌,小屋响起了均匀的吐息声。

然而,让易容和珍妮都没料到的是,大头目露茜在联络图上设了自动追逐器,即凡是不应当持有这密件的人,拿到这张图破释密码后进了矩阵图文,则就与死亡只有一步之遥了。因为,只要你一点击小方框,小方框里的联络人电脑立即自动与点击人电脑对接。

这样,在点击人根本无法知道的情况下,自己的方位就已经全部暴露,猎杀就已开始。

现在,伦敦时间凌晨二点多钟,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距离珍妮宿舍几条街的一幢高楼上,一间被落地大窗帘紧紧遮蔽的房间中,一个人正恶狠狠的盯住自己电脑屏幕上显示出的“珍妮,女,现年18,苏格兰场特工,中尉,局长首席女秘书,住伦敦维多利亚大街苏格兰广场顶层---767房间,电话96581212。”字样。

这个人沉思良久,尔后站起来拨通了什么人的电话,简明的说了几句,就上床休息。

第二天,易容决定到G国一趟。

接到国内公安部首脑的指示后,原本立即启程的易容,就碰上了梅花妹妹和约翰局长被劫持失踪的凶事。现在,妹妹安然无恙,易容就该走了。

她是多么希望梅花妹妹能与自己同行呀,明白了姐姐的意思后,珍妮低着头思忖一会儿道:“姐姐,你多在宿舍里等几天,等我说服约翰局长后,就与你一同前往,也有个照料。”

易容高兴地点点头。

珍妮收拾收拾,就忙忙碌碌的赶到了总部。

刚跨上那成陀螺型旋转而上的宽大楼梯,就有人在招呼:“嗨,中尉,迟到啦。”,珍妮看看腕表,抬起头迷惑道:“没有啊,哦,是查尔,你多久回来的?”

“刚到,怎么?你好像有心事?恋爱了?对吗?”

珍妮脸颊一红,谁恋爱了?讨厌!查尔就是这样,只要碰见自己总是没话找话,要不,就开一些摸不着边的玩笑。还是副局长哩,怎么见了漂亮女人或女部属,就像掉了魂似的?

她当然明白,正当壮年的“毛头”,野心和欲心都很大,仗着一张小白脸蛋,不惜余力地追逐着权势和女人。对自己早垂涎欲滴。可自己对小白脸没好感,再说,即然从了约翰局长,总不能再奉伺你查尔副局吧?真要那样,咱成了什么啦?

“刚到?你休息休息吧”珍妮低着头,加快了脚步:“真要迟到了。”

“珍妮,听我说,听我说嘛。”查尔紧巴巴地跟在她身后,拉拉她的小提包:“你为什么对我一直冷若冰霜的?我配不上你吗?就那么令你讨厌?这不公平啊,让我很受伤啊。”

正是上班人流如潮时,该死的查尔,拉拉扯扯的干吗?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哩。

“别这样好不好?查尔副局。”珍妮无奈只得站下,乞求般看着查尔:“别影响我的情绪,今天很忙的。”,查尔探开双手,作惊讶状:“哦,那,我无礼了,你快走吧,对不起,谢谢!”

“希望能给我个机会,中尉!”他冲着珍妮的倩影叫,惹得旁边上下的男女同事,望望他,再望望匆忙走开的美女中尉,意味深长的相互眨眨眼;有的还冲着查尔副局一笑,竖起了大姆指;有的呢,则凑近他耳畔鼓励道:“别泄气,小伙子,你该带束鲜花来求爱。”

查尔副局羞涩的笑笑,心里却乐呵呵的,因为,他要的就是这个人人皆知的求爱效果。

在小休息室匆忙换上制服后,珍妮就往局长办公室走去。除了执行特殊任务外,组织安排并完成约翰局长交办的各种事情,这是局座首席女秘书一天的全部工作内容。

约翰局长歪着嘴唇,正在用力拧夹在手中的雪茄烟包装玻璃纸。

“局座!”

“嗯”约翰局长有些冷淡,头也未抬。

“这是真正的古巴‘船’牌雪茄?怎么拧不掉这该死的包装玻璃纸?”,刚才,查尔向珍妮拦路求爱一幕,他也看到了。他也知道是查尔这家伙故意这样做,可心头仍感到不爽。

珍妮瞅着约翰局长跟雪茄烟较劲,知道他心头不愉快,不禁笑笑:这些雄性动物,总是为了漂亮女人争风吃醋,连贵为局长也不能避免……

“当然是正宗的‘船’牌雪茄!是我亲自订的货。”她骄傲的挺起胸脯:“怎么?有误吗?”,“啊,不,我是说怎么拧不开这玻璃包装纸?”

“让我来,可以么?”

约翰局长瞅瞅女秘书,将雪茄递过来。珍妮接过,不禁哑言失笑:连最上面的硬膜壳都未去掉,怎么可能拧得开包在里层的彩色玻璃包装纸?

“行了,可以点得着了。”她弄掉硬膜壳,撕掉包装纸,再细心剪去烟蒂头,然后递过去,温柔的说:“点上吧,你不是一直喜欢抽‘船’牌雪茄吗?”

珍妮知道,约翰局长的失态完全是由于爱自己的缘故。尽管这也是他独占欲的显现,但,作为一个年轻的漂亮女人,有这么一个位高权重的男人深爱着自己,也就足够了。

“托特博士下午要来,你看,”一向说话逻辑思维清晰的约翰局长,竟然有点吞吞吐吐的:“博士主要是对我们进行慰藉,你看,我们之间没有误会吧?对吗?”

提起这个托特博士,珍妮现在仍感愤懑和委屈:凭什么在纽约抓我起来?还将我全身脱光找密件?当然,这主要是约翰局长的无端猜忌所致。约翰局长吞吞吐吐后面的意思,我岂能不知?

不过,再多再大的误会,毕竟是误会罢了。

现在,我和约翰局长经过基地的生死磨难,谁也不欠谁的了,对吧?毕竟,我们还是地下情侣哩;因此,在国际刑警组织首脑面前,当然要扮靓上下级团结一致努力工作的表像。

“我知道怎么做,局座放心。”

约翰局长点点头,暗暗松了口气,到底是苏格兰场训练有素的美女中尉,识大体,顾大局,此女不简单。

“查尔刚到,估计等会要找你汇报工作。”珍妮提醒道:“安排在上午?”

“好的!”约翰局长喷出一口浓浓的雪茄烟雾,赞赏的点头道:“你请他来见我。”

“是!局座,”

查尔进来了,一副失魂落魄模样,一进门还踉跄几步,差一点儿就跌在地上。

“怎么了?”约翰局长不满的盯住他:“没休息好?”,“不,是,局座,我,我,”,“嘿,‘毛头’,你到底是怎么的了?这模样,还像一个苏格兰场的副局长吗?莫明其妙!”

查尔这才颓丧的低声说:“局座,我犯大错误了,我带回来准备向你汇报的‘摩萨德’情报,不慎被盗了。”,约翰局长夹着雪茄烟的手悬在半空,珍妮中尉张大了嘴唇。

对一向视情报为生命的苏格兰场来说,这不蒂于是一个晴天霹雳。

“多久发现的?”,“刚才。”,“刚才?你不是一直在总部里面吗?”,“对,就是在总部里面。”,“不会吧,你是否去过别的地方?”,“没去过!我就呆在总部里,等着汇报工作。”

约翰局长瞪起了眼睛,跌坐在靠背椅上。

如此,那问题就更严峻了,在苏格兰场特工总部,搞特工的副局长的情报居然被盗?这不是等于说总部有敌人的特工活动和不安全吗?

“发警报!”约翰局长终于吃力的命令道:“全体人员严禁外出,边工作边接受搜查。”

于是,继那场轰动全球的“红色伯爵”核潜艇图纸失窃案侦破十年后,苏格兰场总部又一次响起了惊心动魄的战时警报。

防原子弹核攻击的碳钢大门,立即迅速关闭,切断了总部所有人与外部的联系;戴白盔帽的宪兵立刻扼守住所有要害部门,通道与浴厕……

中央播音系统反复播放着约翰局长的命令:“一份绝密情报失窃,全体人员严禁外出,请边工作边接受搜查,稍安匆燥,配合搜查,谢谢大家,日安!”

到底是威名赫赫的英帝国苏格兰场总部,平时训练有素的演练与总部人员良好的工作素质,在紧急时刻,充分显示出来。

只见,各部门不慌不忙,各人员不急不燥,工作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然有条不乱的继续着;打电话的,配合宪兵询问搜寻的,向基层人员发指示的……扬起彼落,镇静自若。

“……‘摩萨德’弄到了以色列内阁即将对特工机构进行人事大调整的计划书,从计划书上看,现任特工首脑将下台,副首脑任正局长,领导全面工作。”办公室里,查尔还在费力的回忆汇报着:“以色列将调整对中东诸国的谍报策略。”

“哦!中东?那可是个大火药桶。”约翰局长注意地听着,若有所思的抽着雪茄。

“据情报透露,以色列人还将调整对‘狂飙突击’一直坐视不管的战略。上次,‘狂飙突击’在美国纽约帝国大厦劫持而打死的人质中,就有一个三十多人的以色列观光团……”

“对不起,奉命搜查!”几个宪兵站在门口:“请配合,谢谢!”

约翰局长默默的耸耸肩:“请吧!”,他离开了局座办公桌,站在一边;珍妮将手中的文件放在桌子上,站了一边;查尔呢,将手中拎的公文包也放在桌子上,也站到了二人身边。

宪兵们仔仔细细,尽职尽责的搜查着:书房,酒橱,保险箱,电话底座,房内所有的文包,包裹,挂在衣架上的衣服,窗帘角和约翰局长与查尔副局的全身……

一个女宪兵将珍妮带进书房,从头到脚,包括肛门、阴道和脚缝,都一丝不苟的细细搜查,当然,最后,都一无所获。

正当宪兵们朝约翰局长立正敬礼准备退出时,二个宪兵兴奋的跑了进来:“报告局座,找到了。”,“哦!”约翰局长精神为之一振:“在哪儿?什么地方?”

“在这里面找到的,这是谁的提包?”宪兵指指手中拎着的一个精致小巧昂贵的LV提包。“是我的提包!怎么?情报在我的提包里?”珍妮惊愕的望望大家:“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的眼光,立刻齐聚在中尉身上。

办公室里安静得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听得见。

“局座,有人陷害,一定是有人陷害我。”珍妮吃力地向前跨出一步:“我要求调查。”

一男一女俩个宪兵立刻从左右方向紧紧揪住了中尉的双臂,约翰局长铁青着脸,轻轻一点头,嚓,一声轻响,一双锃亮的钢铐,立时铐住了珍妮的双手。

“约翰,这是怎么回事儿?”没想到查尔突然冲着约翰局长咆哮起来:“怎么会是珍妮中尉?怎么会是她?你这个狗娘养的,挟私报复,不得好死。快放开中尉,狗娘养的。”

宪兵走上一步,警告道:“查尔副局,你再咒骂,我立刻以妨碍公务罪名拘捕你。”

“拘捕我吧,你们都是狗娘养的。怎么会是中尉?怎么可能是中尉?一定是有人陷害她,你们不想想,中尉对工作競競业业,对组织忠心耿耿,能做出这种事来吗?快放开她。”,宪兵怒目而视,跨上一步,约翰局长咳嗽一声,拦住了他。

“带走!”约翰局长低声下了命令。

众宪兵立即拥着铐住双手的珍妮中尉走了出去。外面,挤满了惊讶的同事,议论纷纷。

查尔以手蒙面,颓然跌倒在沙发上,众目睽睽之下,放声大哭:“唉,我,我不该回来,我害了你呀,珍妮中尉!”

约翰局长也别过脸去,二滴老泪骨碌碌的从他眼眶滚落。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