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与蛇 黑龙分队 力量

我爱肥猪 收藏 28 14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


正当洪斌带着分队的人走到老人面前的时候,让大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大队的武警和公安把他们都围了起来,洪斌和分队的人都没有慌,也知道这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就可以解决掉,毕竟自己的人打伤了人家五十多个。

“刘大队长,你不会就这样放了他们吧?”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领导走了过来。

“张主任,那你说该怎么处理?他们是部队的人,我也没权力抓他们。”刘军对这个建委主任也没给好脸色,想来护短?也不看看人家已经这么年轻就到正团级干部了,后台也不是你一个小小的主任能动的了的,不是城管们太过分了,他相信绝对不会出现这么大的打架事件。

“你先回去吧,剩下的事我来处理。”说话的是公安局黄副局长。

“这是个正团级干部,才33岁,局长你自己掂量下。”刘军在黄副局长的耳朵边轻声的说道,这个领导平时对自己还是不错,也是给他一个提醒,不能搞什么小动作,该是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这个火如果引上身了甩都甩不掉,说完就坐进了自己的警车离开了现场。

“这是我的证件,这里的人都是我的兵。”洪斌再次的把证件递给了面前的武警上尉。

“首长好!”武警上尉一个标准的立正和敬礼,年轻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中校让他心里很激动,军区特种大队的人不是说见就能见到的,这比他见到自己的总队长还要兴奋。

“这次事件我们都没看到,大家都收队。”上尉敬礼完以后对着自己身后的武警战士喊道,这帮该死的城管居然敢和特种大队的人对打,不知道他们有几条命?上尉对于这些平时嚣张跋扈的城管们也没什么太好的印象,尤其同样身为军人,他知道33岁的正团级干部是怎么爬上去的,没有执行过重大任务和立过大功是不可能到正团这个位置的,可以说特种大队的每个兵都是他所崇拜的对象,如果让他知道这九个人是特种大队精英中的精英,上次的恐怖分子都是他们干掉的话,来个合影那是最低的。

上尉带着人就蹬上了开来的军车,只留下黄副局长诧异的眼神看着离去的武警,刘军和自己说的话和武警蹬车的举动让他也觉得眼前的几个年轻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边上的群众都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自己也连忙把建委的张主任拉到了一边。

“这事我看不好办,闹大了不好收场!”黄副局长为难的说道。

“把人打成了这个样子,你们如果不好处理我就告到省里,告到中央去。”张主任一点都不知道他已经为自己和这帮城管埋下了一个定时炸弹,会把自己和他们炸的废碎。

“我只是好心的劝你,你们平时做过什么事你也清楚,自己看看边上群众的反应吧!”黄副局长摇了摇头,对着边上的警察大声的说道:“收队!”

骨烈一直在老人的身边,不停的安慰着他,看来这下把他吓的不轻,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老人,这么多官兵都过来了,不被吓到了才怪了,嘴巴一直想说感激的话,但就是说不出来。

洪斌示意大家给点钱,七十多的老人生活不容易,从老人原来说的话里就知道是他独自的带着孙女生活,儿子和儿媳都在车祸中死了,他也是不大懂城市里的规矩,而让城管抓住了。

“老人家,以后摆摊就到菜市场里,别让他们再抓住了。”洪斌边说边擦他额头上流下来的血。“这里有点钱,就当我们给你买水果了!”一共两千块钱,递给了卖水果的老头。

看见解放军都拿钱来照顾这个老人,边上的群众们也掏出了自己的钱包,这比什么电视宣传都管用,部队的人都生活很苦,当兵的在大家心目中都是一个印象:穷!一个月的工资也没有多少,他们都拿钱出来给老人了,边上已经激动不已的群众们自然也纷纷的慷慨解囊,分队的人都在边上接着钱,都不停的对着他们说谢谢。

“你们是好样的,我儿子长大了也叫他去当兵。”

“太感谢你们为我们市出了口恶气,以后如果他们敢冤枉你们,我们一定出来作证。”

“爷们,你们都是纯爷们,我们国家有你们这样的军人是我们的荣幸!”

“解放军同志,有空就到我们家去做客,就在对面的商店里,看见你们现在的样子,我想起了当年的红军。”一个老人在儿子的搀扶下拿着十块钱递给了洪斌,也顺手指着儿子开的小店。

………………………………….。

这些话都是说给后面的建委张主任听的,看见公安和武警都没有为难这几个当兵的,大家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张主任脸色黑青的上了自己的车,公安和武警都走了,自己也拿他们没办法,受伤的城管们也被拉上了车往医院开去,这可能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过的事,几十个人被打倒,伤的都不轻,武警和公安都不管他们的死活,这个打击让张主任有点发疯的味道,自己大小也是他们的直接领导,一定要为他们做主。不过这个主做的有点太愚笨了,换来的是省纪检部门的直接调查,一些不能公开的事全部都调查的一清二楚,这也是群众的力量,到了把所有群众都激怒的时候,他们的好日子也就算是过到头了!这也是后话。

老人看见自己面前的一堆钱激动的眼泪直流,也不敢接,这里已经不下20000块了,要自己卖水果要卖三年还不够赚到这么多。

“收下吧,老人家,这都是大家的一片心意。”骨烈在边上劝解道。“我们先送你去医院处理下伤口,不然怕感染了。”

说完大家就把老人送上了车,边上的群众都向他们挥手致意,好心的人还开车在前面为容班长带路,刚到这个城市,大家对医院的位置也不是很清楚,在医院里简单的上了点药,伤的不是太重,就是擦破点皮,但对于已经七十几岁的老人来说也算是大伤了,大家把他送回了家,看着墙上一墙的奖状,骨烈心里很开心,也让他回想到了自己读书的时候,但那种日子是不可能再来一次了。

大家在不知不觉中就渡过了七个小时,这架打的,连没吃饭都忘记了,在一个小饭店简单的吃了顿便饭就开始上路了。

“今天我放倒了七个。那些家伙简直就是豆腐做的,一碰就倒,要不是怕打死人,我都没敢用全力。”容班长边开车边笑道。

“我靠,你简直就是多占了指标吗,我才打倒五个。”一直在队里很少说话的姜俊野也笑了。

“别只图痛快,回去阳参谋长还不一定怎么处理我们呢,相信不久他就会知道情况。”黄华大笑着说道。

“和你们没关系,我是领导,要处分也是处分我。”洪斌摇着头说道。“不过这帮孙子还真是欠收拾,你看群众那个激动的样子,就知道平时他们有多么的嚣张了。”

“队长,这好像就有点不厚道了,要处分大家一起扛,今天谁都动手打人了,看见他们痛的在地上打滚子,我心里特高兴,比上次打恐怖分子还过瘾,呵呵!”骨烈刚一说完,大家都一致的同意,连生死都是在一起,别说是处分了,分队的人好像都成了一个整体,典型的生死之交。

晚上大家都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骨烈代替了容班长开车,车子已经开进了HB地区,看着滔滔的长江,骨烈不由的把车子都停了下来,这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条母亲河,洪斌干脆都把队员们叫下车来看,看着滚滚的长江,大家一点睡意都没有了,黄华还掏出了相机来给大家留影,经常要出去执行任务,大家都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看到这条养育了祖国几千年的母亲河。

“这河真是漂亮,比我家那条大多了,真想下去游个泳,一定很爽!”骨烈真的有跳下去的冲动。

“行了吧,争取天亮的时候赶到张玮家,大家都上车吧!”洪斌连忙都把大家叫上了车。还游泳呢,乌起码黑的,出什么事故就麻烦大了!

凌晨的时候,车子开进了张玮的家乡河南开封,照着原来的地址,洪斌来到了当地的乡政府,乡里的领导也早就接到了上面的通知,知道最近有部队的人来看烈士,由乡长亲自带着分队的人向张玮家开去。

“你好,我是张玮原来的队长,洪斌!”洪斌开始自我介绍了起来。“先带我们去买点东西吧。”

“哦,好的,不知道你们想买点什么呢?”乡长问道。

“水果烟酒和祭拜用的东西。”洪斌也不知道该买点什么,也只好挑点平常的东西买。

“哦,好的,前面不远就有。”乡长边说边指着不远的一个小超市,超市旁边也有卖祭品和炮火的地方。

“是不是买多了点?”乡长吃惊的看着大家手里的东西,这台车肯定是放不下了。“我先去乡政府叫司机开台小微型车来。”这些当兵的还真重感情,人已经死了,还不忘过来看看,这些东西可要花他们不少的工资,烟和酒都是挑最好的买,不是一点点,是用箱子装,看的他有点发晕的味道。

“不好意思,那麻烦乡长你了!”洪斌歉意的说道,都是黄华和骨烈坚持要买的,两个都是不小的财主,大部分的钱也是他们两个出的,其他的战友也都是意思了一下,战友们也习惯了黄华的作风,只要是掏钱的事,谁也不能和他抢,就算是洪斌,黄华也一样不给面子,在分队真正镇的住黄华的也只有骨烈。可能是黄华从新兵开始就把比自己还小的骨烈当成了自己的偶像来看待。

“他家还比较远,路也不大好走,我们乡里能出这么个大英雄真的让我们很自豪,省里的领导都下来看过他的父母,要我们一定安置好烈士的家属。”乡长感慨的说道。“他们父母都是老实的农民,本来县里安排他们进城做点看门的工作,但他们都没有去,一直在老家守着那几亩薄田。”

“老人家脾气是有点倔强,在部队的时候我就见识过了,我们的捐款他一分钱都没有要。”洪斌想起张玮的父亲也只有给乡长一个苦笑。“以后我们可能很少有机会来看他们了,也请你们多照顾下烈士的家属。”

“一定,一定,这本来就是我们该做的事情,这么年轻就为国家捐躯了,可惜了一个大好青年。”乡长惋惜的回答道。“这附近都安排了不少公安和国安的人,说是怕恐怖分子来报复。”

“对了,张玮不是还有个哥哥吗,不知道他在家没有?”洪斌接着问道,这些洪斌也早就知道,也没有问他们是怎么布置的,问乡长他也说不出来。

“出去打工了,好像在广东一带吧,具体的要问他父母才知道。”乡长也真不知道张玮的哥哥的去向,也只好这么回答洪斌。

“那不是到了我的地盘上了,等下问下他父母,叫他哥哥去我家做事。”黄华连忙接过了话。

“这主意不错,工资也叫你爸爸开高一点,不然去我家厂里上班也行。”骨烈连忙说道,给他们钱都不要,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让张玮的家里人接受。

“那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完成了,你办事我还是比较放心,回去就给你老爸打个电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洪斌连忙刺激下黄华。

“这有什么问题,帮我家打工的都有两千多人,我还要安排个轻松点薪水高的工作给他哥哥,如果他父母想过去的话我也可以安排,留那么多钱干吗?以后还不都是我的。”黄华不屑的说道。

乡长有点明白为什么开始他们买那么多高级东西了,原来是个大少爷,不过也替黄华担心,也很疑惑他父母为什么把他送到部队里,还是作战部队,张玮的牺牲就是个很好的列子,都是在尖刀上混日子的人。

“车子只能开到这里了,还有2公里的山路要走,这些东西我看要叫几个村民来搬才行。”乡长指着不远的一条小路说道。“小刘,你就留下来看车。”接着他就对一起来的司机说道。

“不用麻烦乡亲,我们几个人就够了。”洪斌笑道,特种兵的力气还是有的,这么点东西对他们来说很轻松。

乡长只看的眼睛都呆了,这么多东西他们都扛在肩上,在山路上都走的那么快,自己都觉得有点跟不上他们了,这群当兵的力气可真不小。

很快就来到了张玮的家,几间破土砖房子,和骨烈的家有点象。门口的狗看见远处的人汪汪的大叫着,张玮的父母都没有下地干活,都向门口走了出来。

“张爸爸,张妈妈,您们好!我们来看你了,还认识我们不?”洪斌连忙上前握着两老的手说道,因为没穿军装,所以没有给他们敬礼。

“认识,怎么会不认识呢,你是洪队长,这个是骨烈,这个是黄华。…………..”老人的记性还真不错,连整个分队的人都喊的出名字。“来家做客还买什么东西,太见外了。”

“这些都是应该的,我们是晚辈,和张玮都是战友兄弟,您们也算是我们大家的父母,平时任务多,也没时间来看您们。”洪斌边说边叫大家帮东西往屋里搬。

屋里很简陋,家具都是很久以前置办的,都有点掉漆了,一台黑白电视摆在了房间中央。直看得大家一阵的心酸,没想到张玮家这么苦。

“大家快坐。”张妈妈连忙倒水过来给他们喝。“乡下地方,大家别介意。”

“哪里,张妈妈客气了。”大家都不好意思的坐了下来。

“简陋了点,不过我们两个老家伙住也够了,张玮死的时候国家给我们不少钱,没舍得花,想留给他哥哥找个好点的媳妇。”张爸爸也看出了他们的意思。

“哦,对了,不知道他哥哥在什么地方打工?”洪斌连忙问道,也知道就算他们肯花钱来搞房子和家具什么的,这个老人是绝对不会接受的,在军区的时候就见识过了,那样做只能是自讨没趣。

“在广东,好像是在深圳一个厂里,他写过信回来,孩子他娘,去把大娃写来的信拿来给洪队长看看。”张爸爸连忙对着张妈妈说道。

黄华连忙就记下了地址和姓名,有机会就打电话叫他爸爸派人去找。

“张爸爸,您看我们还是先去祭拜下张玮吧,等下我们再回来。”洪斌连忙说道。

“我带你去吧,老人家就别去了,免得伤心。”乡长接过了话。

分队的人把祭拜用的东西拿在了手里,大卷的炮火居然买了两大袋子,由黄华和骨烈扛在了肩膀上,在乡长的带领下向张玮的墓地走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