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危机重创全球市场 股市油价金价大跌

昨日,迪拜政府称,国有集团迪拜世界请求590亿美元债务偿还暂停6个月。外界担心迪拜赖债,并触发新一轮金融风暴。事件导致全球股市、油价、金价大跌,欧元走弱。所幸中国主要银行并未牵涉其中。不过,此事也引发人们对资产泡沫的反思。

惊魂甫定的全球经济又一次遭遇重大打击。

昨日,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酋长国政府(Dubai)宣布,它将重组最大的企业实体“迪拜世界”。迪拜政府称,国有集团迪拜世界请求债务偿还暂停6个月,以方便重组。据透露,迪拜世界的负债额高达590亿美元;而眼下,迪拜政府总共的债务也不过约800亿美元而已。

发生该事件后,穆迪投资和标准普尔都大幅下调了众多迪拜政府相关实体的债务评级,迪拜的赖债风险在全球政府中排名第六,高于冰岛

据知情人士透露,迪拜世界的最大债权人为阿布扎比商业银行和阿联酋NBD PJSC,其他债权银行包括汇丰、莱斯、巴克莱和苏格兰皇家银行等。

迪拜是阿联酋第二大酋长国,面积3885平方公里,占阿联酋总面积的5%。迪拜拥有世界上第一家七星级酒店、全球最大的购物中心、世界最大的室内滑雪场,源源不断的石油和重要的贸易港口地位,为迪拜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使迪拜成了奢华的代名词。

作为迪拜政府的主权投资公司,横跨房地产和港口业务的迪拜世界开发了全球最奢侈的一些项目,旗下的Nakheel房地产公司建设了很多居住项目和填海工程,其中包括了著名的“世界”人工群岛和棕榈群岛。今年6月份,迪拜宣布将新建一座高达1100米的世界最高摩天大楼,具体就是由Nakheel房地产公司开发。不过,全球金融危机结束了迪拜酋长国数年的辉煌发展史,众多工程被迫停工甚至取消,许多类似棕榈岛的项目成为“烂尾楼”。

据香港媒体报道,迪拜世界一旦无力还债,将成为自2001年阿根廷违约以来,全球最大主权基金违约事件。外界就此担心事件可能触发新一轮金融风暴。

据国外媒体报道,因为“迪拜事件”,全球股市周四大幅下跌。在亚洲,中国、日本、韩国股市均告下跌。在欧洲英国德国法国股指下跌都在3.2%以上,苏格兰皇家银行和德意志银行股价下跌幅度均居该国股市之首。美股周五也大幅低开。同时,国际油价、金价跌幅均超4%。欧元对美元早盘也跌至1.4850低点。

事件起因

都是拼命借钱惹的祸

迪拜世界曾经全力打造富豪天堂,但美梦终于抵受不住金融海啸的冲击而严重受挫。

对迪拜的第一个印象,是拥有全球首家七星级帆船酒店落脚处,再加上其棕榈状人工岛群的超级豪宅度假区计划,吸引碧咸和毕比特等名人巨星投资,以及打造仿五大洲的人工岛群计划,仿佛有无限金钱可供挥霍。岂料金融海啸卷走了富豪大量财富,靠不断借钱和富豪带来发达的迪拜顿时捉襟见肘。

近年来,迪拜积极推行经济转型,意图发展成中东首屈一指的金融中心。

金融中心主要赚富豪的钱。为了吸引富豪青睐,迪拜积极兴建世界级的住宅、酒店、娱乐设施,还打算建造全球最大的购物商场。帆船酒店等建筑物,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资金和游客。

为了庞大的建设计划,迪拜世界不断借钱,以至于在政府的800亿美元外债中,它的欠债就占了七成以上。而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借钱太多终于惹了祸。

中国声音

外管局表示不会受迪拜事件影响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在接受凤凰卫视专访时强调,外汇管理局一直坚持审慎投资的原则,不会受到这次事件的影响。

另外,外管局还表示,为了更好地实现多元化投资,外管局也面向全球招揽金融人才,包括投资组合管理、交易管理、委托资产管理、运营等领域。

主要银行均称未持迪拜世界债券

我国大型上市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接受记者查询时称,它们均不持有迪拜世界的债券。建设银行表示正在抓紧了解和核实相关情况。

中行新闻发言人赵蓉说,经查,中行目前不持有任何迪拜世界、迪拜政府和其他相关迪拜主权基金及机构发行的债券;中行海外分行与迪拜世界公司没有直接贷款授信业务关系。

工行相关人士表示,不持有迪拜世界的债券。

建行有关负责人接受查询时称,建行正在抓紧了解和核实相关情况。

交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交行没有对迪拜世界的信贷及债券敞口。

招行董秘兰奇也表示,招行没有投资迪拜世界的债券,在迪拜世界也没有贷款。

中建声明与迪拜世界无业务关系

中国最大建筑房地产综合企业集团——中国建筑董秘孟庆禹向外界表示,中国建筑与其没有业务关系。

孟称,公司在迪拜有几个在建项目,但与迪拜世界没有业务关系。在被问及今后是否还会继续在迪拜开展业务,他说,“还要继续观察。”

影响

可能引发新兴市场修正

据国外媒体今日报道,管理着大约250亿美元的发展中国家资产的邓普顿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被誉为“新兴市场教父”的马克·墨比尔斯周五称,迪拜推迟债务偿还时间的计划可能引发新兴市场的“修正”。

比尔斯称,受迪拜推迟还债时间的影响,新兴市场股市“很有可能”将会下滑20%。

另有消息称,股市波动性和投资者的风险规避情绪可能大幅上升,原因是世界各国及公司的贷款违约风险都在增长。

热钱或流向大中华地区

香港《星岛日报》27日刊发社论《押重注遇海啸 迪拜重挫拖累欧洲》,文章说,迪拜今次出现的金融市场资产萎缩效应,规模不及美国次按衍生工具泡沫爆破。短期而言,中东投资风险大增,会否导致部分避险资金涌来包括香港在内的大中华地区,令热钱泛滥加剧,是值得政府和投资者留意的。

迪拜巨震

拷问中国资产泡沫

金融严寒尚未结束,“中东富翁”迪拜又患“重感冒”。

迪拜拖欠债务,对金融界最大的挫伤,恐怕是引发对新兴经济体的风险忧虑,不仅偿债违约风险将被重新评估,甚至整个金融体系,都将重新面临一场“信用问责”。

过去几年,迪拜热衷于兴建酒店及金融中心,驱动金融杠杆“利滚利”、大肆融资、频频举债,全球金融危机袭来,资金纷纷撤离,导致建设项目空转,出现债务危机实为必然。

对照迪拜事件,中国本轮资产价格高企的态势更值得关注。

伴随刺激经济一揽子计划,信贷宽松,房地产和资本市场年内节节走高,热钱大量流入,我国流动性风险“山雨欲来”。

中国有关方面将迪拜事件看作金融海啸“余波”。余波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亦提示投资者,复苏之路还长,投机暗藏祸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