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二二回 刻舟求剑失计遭厄难 卧薪尝胆求精艺夺先 第二二回(3)双喜临门

bjunqing2008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二十二回(3)双喜临门 龙永泰在研究印刷制版技术大获成功之后,于第二天上午便乘飞机踏上了奔赴蒲城的征途。当天下午,当龙永泰和梁玉红带着满心的喜悦兴冲冲赶到蒲城的时候,蒲城麻纺厂首创的生产防水麻袋的新工艺也顺利地投入了实际生产使用。这一下子可算得是双喜临们了。 龙永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二十二回(3)双喜临门


龙永泰在研究印刷制版技术大获成功之后,于第二天上午便乘飞机踏上了奔赴蒲城的征途。当天下午,当龙永泰和梁玉红带着满心的喜悦兴冲冲赶到蒲城的时候,蒲城麻纺厂首创的生产防水麻袋的新工艺也顺利地投入了实际生产使用。这一下子可算得是双喜临们了。

龙永泰、梁玉红、柳云涛、梁氏父子等人都为之雀跃欢呼,拍手相庆!伊藤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两个关键性质量问题都已找到了最妥善的解决办法,在日本麻纺市场独占鳌头的日子当是指日可待了!


生产防水麻袋的两道技术难关均告突破,大家的心中都是兴奋不已。但是,要想把用于索赔的三万条防水麻袋在短时间内赶制完成又遇到了新的难题:做防水麻袋的麻片根本就没有一点存货;而要立即组织职工赶织既无设备又无工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过不去这道“通天河”,龙永泰的索赔计划就只能是纸上谈兵!一下子大把大家都给难住了!

在此之前,由于日方计划新增加的出口定单并没有落到实处,蒲城麻纺厂事先没有做任何的准备。因为在出口定单尚未落实的情况之下,无事生非的去做这种虚无缥缈的准备工作,不仅会分散企业领导的精力,牵制一线生产力量的集中,也会造成财力物力的不合理占压;并会直接影响到生产计划的落实。遇上这种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就只能够靠临时调整生产计划来应对了!

然而,任何临时的应变措施要想得以顺利实施,不是有激情、有决心、有干劲就可以办到的。这就如同当年败走麦城的关云长一样,要是有援军及时赶到的话,他就不会痛失荆州而成为孙权的阶下囚了。任何周密的应变措施只有在客观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才能够得到实现。

就在龙永泰和梁玉红风风火火赶到蒲城,要实施他的索赔计划,要求在短时间内赶制出三万条防水麻袋之时,天津海河麻纺公司所订购的国标麻袋也正催得急如星火。因为这批国标麻袋是要等着去天津新港包装出口产品的,时刻耽误不得。出口产品不能按期发运,不仅会影响我国出口商的信誉,而且还会面临着巨额的索赔,甚至会影响到下一步出口计划的落实。

为了准时向天津海河麻纺公司交货,当时全厂的六十多台布机正全部忙于织做生产国标麻袋所用的麻布。在这种情况下,要安排重新织做防水麻袋的麻布,根本就没有空余的设备可以利用,让人老虎吃天无从下手!

面对这种尴尬局面,龙永泰急得抓耳挠腮,直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卧不安。怕的是松尾、吉田、伊藤三人突然来杀个“回马枪”,看到防水麻袋的现存数量根本就没有自己讲的那么多,而现存的高吸水性树脂也根本没有用光;“盗亦有盗”,在众目睽睽之下,怎么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去圆这个谎?如果真要出现这种突发性的危局,不但自己精心策划的索赔计划将会化为泡影,还会被人家戴上一顶“大骗子”的帽子,那样的话,“人”可就让自己给丢大了!

对于梁氏家族来讲,他们本来是对与龙永泰的合资合作抱有很高的期望的;但时到如今,虽然合资企业的营业执照已经领了回来,可日方所认缴的注册资本尚未到位,中日双方的合作还只是形式上的合作。

另外,之前给龙永泰发运过去的两万条防水麻袋的货款尚未结帐,龙永泰这次前来又分文没有带过来,如果再加工三万条防水麻袋,两次产品的货款相加,要占压十几万的流动资金,这对于一个流动资金本来就捉襟见肘的民营企业来讲,是一个非常沉重的压力。而对于向日本客户的索赔,他们又毫无外贸经验,究竟把握性有多大,他们都不甚了了。

因此上,在是否优先安排索赔产品的生产方面,他们在思想上顾虑重重,狐疑难决。更何况,在这种既无设备也无工时可以提供的条件下,他们就是再有冲天的豪气,也只能徒唤奈何!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横在了龙永泰、柳云涛、梁金鹏等人的面前,大家都愁得一筹莫展。


太阳已经隐没西山,大地披上了一袭墨装。呼号的寒风吵闹了一天已经精疲力竭,开始慢慢地消歇下来,象个找不着家门的醉汉在辩不清路径的大街小巷中孤独的游荡着。

经过了一个下午的反复讨论,计划向伊藤索赔的三万条防水麻袋的生产计划迟迟落实不来。吃过晚饭后,龙永泰、柳云涛、梁金鹏、聂士发、梁国军、梁玉红、沈春燕等人又聚集在公司一楼的会客室里开起了讨论会。龙永泰愁眉紧锁地在和大家也在和自己较着劲。他一定要大家帮他想出一个救急救难的万全之策!

会客室里冷的如同冰窖,室内的温度比寒风游走的院子里还要低,镇的人心口都发凉。长江沿岸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人为划定的冬天室内取暖的分水岭:

在长江沿岸以南,几十年来无论是办公处所或是居民住宅向来都是不装置取暖设备的;这和取暖设施齐备的北方相比,其室内的温差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完全是天上地下两个世界。几个人瑟瑟发抖地围座在会客室中央的沙发周围,愁肠百节的相互吐着苦水,一派死气沉沉的景象,只有几支亮着红顶的香烟才让人感到多少有点生机!

龙永泰大口大口地喷吐着吸进胸腔里的烟雾,牢骚满腹地对梁金鹏说道:“在合资企业营业执照领取之前我们两家是贸易伙伴;在领取了合资企业的营业执照之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现在主张要把对日本索赔的事情优先做好,目的也不单单是为了我自己,这其中也涉及到你们一家的切身利益;为什么不可以把我们用于索赔的产品优先安排生产呢?

再者说,如果对日本索赔不成功,责任可全由我一个人担着,你们也不用承担什么损失!这次我过来,虽然因为来的太急促没来得及把货款及时带过来,可我人在这里,难道你们还怕我跑掉了不成?”

他对梁金鹏及梁氏一家不旗帜鲜明地积极满足他的要求非常恼火,所以比反比正地再三讲述着自己的道理和要求。

梁金鹏和龙永泰对面坐着,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才更为妥当。车间里的生产状况他已领着龙永泰看过多次了,实在是替不出空闲的设备来织做生产防水麻袋的麻布,这都是小秃头顶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怎么这位龙会长的脑袋瓜子就这么不开窍呢?难道我还能见死不救吗?真真是岂有此理!

他嗫嚅了半天,才缓缓应道:“我们不是不想优先安排防水麻袋的生产,实在是‘张天师让鬼魔着,有法没得使唤’,这布机替不下来,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们总不能把攀头上在织的半成品麻布割下来扔掉,来织防水麻袋的麻布吧?再者说,我们也没有多余的攀头呀!能不能再缓一缓,等替下攀头来安排?若是再容我们几天,一切问题不就都得到解决了吗!”

梁玉红心里也在着急,她沿着沙发上的座位依次看去,见聂士发、梁国军、沈春燕都绷着脸闷着头的不讲话,便尖声尖气地嚷道:“你们大家看看,龙会长都愁成这个样子了,你们总得帮他想想办法呀!这可是合资企业的大事,有雷也不能光让龙会长一个人顶着呀!”

聂士发本来就对龙永泰一相情愿的索赔计划持不同意见,现在又见到龙永泰和梁玉红咄咄逼人的样子,心下暗道:“外商怎么啦,外商也不能自己独断专行以势压人呐!”

他心中这样想着,口中却说道:“咱们为这事都讨论了半天了,我们对龙会长的意见并不是不赞同,这不是想不出辙来吗!工厂的情况你们也都看到了,实在是无法马上安排。如果立上马下把布机上的攀头给割下来,一是这工时原料会造成很大损失;二是天津急要的这批国标麻袋我们要到时候交不上货,人家也是会要找我们索赔的。我们工厂现在维持生产所依赖的就这么几个大客户,今天若是把人家给坑了,人家今后还会上门来找我们吗!”

又道:“我们的生产应该有个计划性,日本的防水麻袋你们事先又没有打过招呼,我们本来是想等日本客户来谈好了再安排。现在客户不来了,你们又想一下子马上插进来,这摇着柳树要枣吃的事情,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他讲这番话,表面上看似有些委婉,骨子里却是不买帐,还包含有倒打一耙之意,这让谁都能感受的出来。

龙永泰一直在为这件事心烦,现在听聂士发这么一讲,心头的一把无名火腾腾地烧了起来,站起身来大声吼道:“这是什么话?我这是跟你们商量想办法,你们若是不想干,那就算了。难道以中国之大,我还找不到个合作伙伴!”他大声叫嚷着,气愤愤地冲出了会客室,把一大堆人给晾在了当场。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是最容易上火的,他现在面临的处境是“夹谷道截驴——两头堵”,根本就找不到出路,不由得他不急。

龙永泰一怒之下拂袖而去,梁玉红也随之跟着溜了出去,这使室内本来就紧张已极的气氛更增添了几分火药味。梁金鹏目睹眼前的状况,心下暗道:“这个龙会长怎么这么个狗脾气,有话好好商量嘛,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又在心里暗暗埋怨聂士发不会讲话,惹出了这么大个娄子。他心中虽然这样想着,抬起头扫了聂士发两眼,口中却什么也没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