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十章 狼烟遍地设重围 野草连云斗魍魉 第二十章(6)夜战野洼

bjunqing2008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第二十章(6)夜战野洼 秦二虎的一声令下,四下里火箭齐发,一片大火冲天而起,毕毕剥剥地延烧了起来。有道是“火大无湿柴”,这大草洼临近海边,让从海面上掠过来的东北风一吹,火逐风势,风助火威,一时间烧了个漫天彻地,一派通红。 此时间,日伪军的大队人马正在闷着头的一路追击,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秦二虎一声令下,四下里火箭齐发,一片大火冲天而起,毕毕剥剥地延烧了起来。有道是“火大无湿柴”,这大草洼临近海边,让从海面上掠过来的东北风一吹,火逐风势,风助火威,一时间烧了个漫天彻地,一派通红。

此时间,日伪军的大队人马正在闷着头的一路追击,不料想着了秦二虎等人的道儿,眼见得当头一片片火球落下,随即在身前身后身左身右弥漫起了漠漠黑烟,又腾起了红红的烈焰,一个个吓得心胆惧裂,怪叫连天,就如同一群没了头的苍蝇一样四下了乱撞了起来,折腾了个锅滚汤沸,人仰马翻。

到了这个时候,秦二虎更不容情,当即传下命令,让手下的各路人马在四下里打开了乱枪。雷振海指挥着手下的人马从东南方向杀了上来,秦大虎指挥着人马从东北方向杀了上来,秦三虎指挥着八个机枪射手迎面阻击,秦二虎指挥着手下的快枪手冷枪点射,杀声动天,弹雨横飞,把日伪军给打得抱头鼠窜。


犬养太郎在催动着日军骑兵、步兵和伪军的大队人马冲进大草洼以后,并没有呆在原地看肖神,而是与后面的督战队一起进了大草洼。他虽然也是骑着高头大马举着指挥刀一路跟进,目标比较显露,由于他一直远远地落在后面,有幸脱过了秦二虎等人的冷枪袭击,保住了自己的小命儿。

在草洼腹地大火延烧的时候,犬养太郎也跟着闯进了秦二虎设的口袋阵,不过,他这一次依然非常幸运;由于他所处的位置正处在口袋阵的开口处,他骑马跑得又快,还没有等到日伪军的大队人马向回奔发,他就率先打马冲了出来。

到了这种要命的危急时刻,他也顾不得陷于大火之中的日伪军的死活,一路打马狂奔,向着大草洼的南部边缘窜了回去。

与犬养太郎相比,何玉柱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由于后面有督战队逼着,他一直步行冲在了犬养太郎的前面。在草洼腹地大火延烧的时候,他的前后左右都有日伪军士兵给挡着,前进后退都不大得便,未及拔步就让冒起的黑烟给呛了个半死,未及脱身又让延烧起的大火给烤了个半熟。

等他跌跌撞撞地冲出了大火延烧的包围圈,满脑袋的头发都已经给燎成了卷须菜,浑身上下都窜起了小火苗儿。

危急之中,他蓦然瞥见前面不远处有个浅浅的小水洼,便不顾一切地扑了进去,紧接着来了个就地十八打滚,在里面一路翻腾,才险险把浑身的烟火给灭了下去。再等他从水洼里爬出来的时候,连喘气都觉得有点费劲儿了!

日伪军的大队人马陷在大草洼腹地熊熊延烧的大火之中,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迎头有机枪“哒、哒、哒”的连声阻击,两厢里又有“劈劈、啪啪”的乱枪齐放,弹弹夺命的冷枪又在毫不容情地击发,身前身后身左身右更有数不清的烟火冒起,黑云罩天,烈火铺地,一个个只得一路辨声听位,冒烟突火地向着枪声稀落的来路窜了回来。

这个时节,在浓烟烈火之中,也分不清皇军伪军,也辨不明官佐士兵,乱糟糟地你撞着我,我扑上你,鬼哭狼嚎地乱成了一片。有好多日伪军在大火中被烧得惊恐万状,晕头转向,伸拳舒腿,抱头乱滚;还有好多日伪军把横飞的子弹招上身来,鲜血崩涌,当场毙命。若不是时不时的冒出块光溜溜地盐碱地来借以存身,只怕一个也不得逃生!


在秦二虎的指挥下,周围的抗日救国军战士只是在外围向里面打枪,却并不向里面发起突击冲锋。因为他们的主要作战目的是突围转移,而不是要力不从心地意图将比自己多出几倍的敌人聚而歼灭。

对于这次遭遇战,审时度势的秦二虎从打一开始就未曾有过太大的奢望。当他看到自己的作战目的已经达到的时侯,便发一声喊,率领着手下的得胜之兵向着东北方向撤了下去。

他们一行人本来是想从潘家洼出发,沿路直接向东南方向奔向大口河入海口,从那里登船入海的。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打下来,他们却身不由己的转到了潘家洼的东北方向,走了个南辕北辙。

在沿路奔着东北方向撤退到了安全地带以后,秦二虎又指挥着部队转道向着东南方向奔了下去。这么折腾下来,不但打了一下午的辛苦仗,又多跑十几里地的冤枉路。

秦二虎和雷振海率领着战士们撤退到海边以后,沿着海岸线向着东南方向插了下去。在路上,秦二虎一边催动着大家加快脚步向前奔走,又不时地仰起脸来看看满天的星斗,算计着要赶在午夜之前插到大口河的入海口,只要等到大家一踏上船舷就算是万事大吉了!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他们一路趱行,在紧赶了二三十里路来至在一个名叫“狼舵子”的村庄附近以后,又遇上了新的意外情况:透过深沉的夜幕,远远地就可以看到,前面沿着海边的大道边烧起了一堆堆的篝火,在篝火旁闪动着持枪的鬼子兵和伪军的身影。不用去问,这又是一路扫荡的敌人无疑!

见到这一未曾预料到的情况,秦二虎的脸上现出了一丝苦笑。他无可奈何地向雷振海等人感叹道:“他姥姥的,今天真是晦气,在潘家洼让小鬼子给搅和的弟兄们的午饭都没有吃好,赶在这里深更半夜的又遇上这么一档子拦路鬼!”马上命令部队停了下来。

雷振海也跟着苦笑道:“这又有什么办法!‘半夜里下馆子,也就得有什么算什么了’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自古以来都是有讲论的,也不能咱想有什么就有什么呀!”

说着,又轻轻地笑出了声来。等到笑过以后,他又心有不甘的叨咕着:“哎呀,眼时下要是有两条船就好了,下了海那就是咱弟兄的天下了,咱这几百号弟兄也好省省脚力呀!”

秦三虎在一旁俏道:“表哥这不是‘做梦娶媳妇,光想美事’吗,在这里前不着村,后不巴店的,到那里去找您要的船呀!”

秦二虎笑喝道:“这都到了磨起子压手的时候了,你怎么还有心跟表哥瞎逗嘴呀,!快,你赶快带上两个手脚利索的弟兄上前面去摸摸道路,看看村子周围还有些什么情况,咱们得想办法赶路呀!”

秦三虎本来还想逗上一两句,一听秦二虎有令,赶忙应道:“那好,我这就去!”就近招呼了两个弟兄就向前摸了下去。


秦二虎等人不知道,这次日伪军大扫荡来的部队不止这一股儿,分列出的包围圈也不止这一层。这些扫荡部队一出马就像是渔夫拉网似的,步步为营卷地而进,一网连着一网,一层裹着一层,既可独立成网,又可相互之间接成联网,只要是一不小心给撞在网里,不死也得给撞个发昏十三章。这些黑夜拦路的日伪军其实就是他们自己招来的。

秦二虎所部虽然在潘家洼冲出了犬养太郎所部的包围,但是一下午激战的枪炮声和大草洼里冲天而起的火光,都在向周围的日伪军扫荡部队展示着;这一带有大规模的抗日武装力量在同他们的部队对抗作战。

只要不是死傻瓜,这是任何一个会喘气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和分析得出来的。来在“狼舵子”村附近拦路的日伪军其实就是奔着他们来的,只是他们自己还没有想到这一层而已!


秦三虎带着两个战士蹑手蹑脚地凑近了篝火闪亮的地方探察了一会儿,见每个篝火堆旁都有三五个鬼子或伪军在放哨,在村子北面的大路上一共点有十多个篝火堆,散散落落拉开了有一二里地。不知道弄这些鬼名堂干什么?

秦三虎等三人看了狐疑,都觉得这有点不大合乎常规,哪儿有放哨用这么多人的道理?还要列成一字长蛇阵再点上篝火?随即又避着篝火闪亮的火光伸向两侧里仔细探察了起来。

这一看不大要紧,把三个人都给吓了一大跳:原来,在篝火东面不远的背阴处架起了一大片军用帐篷。秦三虎点手数了一下,大大小小竟有数十顶之多。

他们三人又避开篝火转到村子的西面往来查看,探察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查看出有任何可疑的迹象。可是,正当他们探身再向前察看的时候,就听得在南面的阴暗处传过来一声沉闷的吆喝声:“什么人?口令?”紧接着又响起了一阵拉枪栓的声音。听得有吆喝声响起,篝火旁的哨兵也都跟着吆喝起来。

秦三虎等三人都是绿林中夜行的大行家,这点突发的小小的状况又怎能够难得住他们。一听到黑暗中有吆喝声响起,秦三虎便顺手抓起了一个土块就向西边的茅草丛中滚了过去;其他两人也如法炮制,一个比一个更远地将抓到的土块向着同一个方向甩了过去。这声音让人听起来极像是一只狐狸或是一只獾,在受到惊吓之后迅速在草丛中窜越而逃的声音。

这一招并不新奇,实际上就是江湖绿林中常用的“投石问路”的招数,只不过是用在了状况出现之后而已。不过,就随机应变地这么一糊弄,便轻轻巧巧地把那些暗哨明岗的疑虑给打消了。

待两下里的哨兵都恢复了平静以后,又忍耐着稍等了一会儿,秦三虎这才领着两个战士悄悄地撤了下来。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彻底搞清,在这里扎营的日伪军不仅人数众多,而且防备森严,不是轻而易举就可以越得过去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不想另寻出路,那就只能够硬打硬冲了!这硬打硬冲成功的概率究竟有多高,那就得看这硬冲的招数灵验不灵验了?


秦三虎等三人回来把侦察到的情况一报告,又把在回来的路上分析磋商的意见讲了一遍,大家都觉得有些挠头。秦二虎沉吟了好一会儿,最后把心一横,斩钉截铁地说道:“照我来看,也只能够使用硬打硬冲这一招了!”

他又伸手向天上一指,继续说道,“你们大家来看,这天已交三更了,过了狼舵子咱们还有一二十里路要走,赶到大口河口也就该天亮了。现在小鬼子又在到处扫荡,要是咱们在天亮之前赶不到大口河口,那麻烦就大了,咱们已经没有时间再做其他选择了!”

雷振海、秦大虎、秦三虎见他决心已定,异口同声地应道:“你就说怎么打好了,不管怎么样,这个生死关今天晚上咱都是要闯的,你就发话吧!”

秦二虎用坚定的目光把大家都扫视了一遍,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也没有什么新的招法,眼下咱们弟兄就按照葫芦画瓢再烧他娘的一次好了!只要把这些狗日的给打晕了头,让他们一时半会儿找不着北,咱就大功告成了!”



——比着葫芦再画瓢,火攻硬闯把路讨!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