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人生 正文 第十二节名人

wanglong6410 收藏 0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URL] 元旦晚会后荣飞真的出名了。很多人渴望出名,因为出了名以后有很多好处,主要是经济上的。1982年的名人(不管大小)尚难以将名声转为实惠,他们更多的享受被骚扰,被人指指点点的心烦。因而会有一半的人为自己出名而苦恼,他们转而希望用某种温柔的方法消除自己的名声。再过十年,或许用不了十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元旦晚会后荣飞真的出名了。很多人渴望出名,因为出了名以后有很多好处,主要是经济上的。1982年的名人(不管大小)尚难以将名声转为实惠,他们更多的享受被骚扰,被人指指点点的心烦。因而会有一半的人为自己出名而苦恼,他们转而希望用某种温柔的方法消除自己的名声。再过十年,或许用不了十年,有这种想法的人就很少了,即使有,其中的90%在达到目的后立即感到后悔,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演艺界人士,隐居则意味着财富的剧烈缩水,所以只好图谋再次出名。

荣飞的出名绝对是因为晚会上的二首歌。等他跑出二食堂立即后悔的要死,但木已成舟,只能想想如何自圆其说了。回到宿舍他到水房洗漱一番就睡觉了,被人推醒时正做着一个梦,因而对弄醒他的人气势汹汹。

“你们还让不让人家休息------”他的话还没说完,耳朵便被人揪住了,“慢些,李建光你他妈的慢些,啊,揪下来了------”

“好你个小五,究竟还藏着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一并给我交待清楚。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顽抗到底,死路一条。”时值文革结束不久,大学生们多少会几句文革术语。

“好,你放开,我坦白就是。”他摸着被揪红的耳朵,“现在几点了?”同寝五人中只有李建光戴一块旧的上海表。

“12点半了。你小子行啊,不声不响的溜了,搞得大家四处找你。偏偏能回来睡得着。”

“继续唱?”

“唱个屁!你都那样了谁还敢再上台唱?我们跳舞来着。”李建光点上一支烟,是一种叫2000的黄盒烟,烟盒很像后世的555牌,这些民族品牌的东西,很早就被淘汰了啊。荣飞潜藏的梦境又出现了,他伸手将李建光的烟盒夺过来欣赏着。

“想抽就送你了,我领了个任务,想你索要歌词曲谱,起来,给我写出来。喂,歌子真是你写出来的?”

“这种破烟也请我?又苦又涩的,不抽。”他将烟盒丢还李建光,那个问题早想好了,只能说是自己写的,否则你去哪儿找作者去?“不是我写的,是你写的,行了吧?”荣飞向李建光翻白眼。

“大家都不信,可谁也没听过,真是怪了。既然是你写的,那就给我写出歌词和曲谱。”李建光心里不信,不依不饶地要求着。

“拜托。我还在长身体呢,睡眠很重要的,你懂不懂啊,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荣飞钻进被窝里,脸冲墙,不理李建光了。

“你让我怎么跟陈丽红交代?”李建光说了实话。晚会进入舞会阶段后,他邀请陈丽红跳第一曲,陈丽红欣然应允,交际舞刚刚兴起,普及者正是在校的大学生们。陈丽红提出看看荣飞刚才唱的二首歌的词曲,李建光自然一口答应,“荣飞是我小弟,这个小要求包在我身上。”

“有什么事天亮再说好不好?”荣飞嘟囔了一句。

熄灯后李建光久不成眠,他一会儿想陈丽红,一会儿想荣飞。从骨子里讲,李建光是个现实主义者,追求女生上就体现的非常明显。虽然时下很时髦追女,以有女朋友为荣,但具体的对象必须斟酌。除了外观和内在的性格,毕业分配是必须考虑的。班里的六个女生,长的最好的正是陈丽红,这给了李建光无限遐想。下铺的荣飞一点动静都没有,李建光不相信荣飞能够睡着,经历了这个晚上,换做他是睡不着的,于是他开了灯,从上铺伸出头盯着荣飞的眼睛看。装睡的人睫毛会不停的颤动,可是荣飞没有,他真的睡着了。这让李建光钦佩不已。之前他一直当荣飞是小弟,不仅因为他比荣飞大一岁,而且自认各方面比荣飞强。经历了这个神奇的晚上,荣飞不再是他的小弟了。

第二天早上先动手的不是李建光,而是早已按耐不住的秦武阳。他在妻子宋春歌和荣飞的班主任郑小英的陪同下找荣飞,荣飞刚起床,正准备去跑早操,而其他同学,包括折腾了半夜的李建光都在睡觉。刚出楼门就被堵了个正着。

“啊,真是巧极了。荣飞同学,今天是元旦,也要跑步吗?能不能为了我这个仰慕者破一回例?”秦武阳伸出手来和荣飞握手。

“宋书记,郑老师,这位是?”荣飞不记得昨晚客串了一段主持人的秦武阳了。

“他是秦老师,宋书记的爱人,我们从音乐学院请来的指导,你不记得了?昨晚是秦老师逼出你的第二首歌的,”郑小英笑着说,“你唱完就不见了,害得秦老师到处找你,还发动了几个同学找,只是说你出去了,找遍其他会场就是找不到。你去哪儿了?”

“我回寝室睡觉了。”

“睡觉了?”秦武阳一脸不信,“老宋,你这个学生可真有意思------”

宋春歌是机械系的支部书记,算是学院的中层,不觉的养成了官腔官气,“小荣同学,老秦是搞声乐的,对你昨晚唱的二首歌很感兴趣,你能不能跟老秦去趟音乐学院?”

“我待会儿要回家的------”荣飞知道,奶奶一定在等着他。现在的联系方式真是原始啊,除了写信似乎就是靠人传话了。

“休息三天呢,不着急嘛。这也不是什么保密的东西,是吧?”大学生们的入党基本掌握在系书记手里,包括毕业分配她这个支部书记也是有很大的发言权的。如果不是知道新任院长王林在研究处理荣飞和陆英寿打架事件上对荣飞有明显的袒护,宋春歌就直接下命令了。

郑小英了解宋书记的性格,“荣飞,你就跟秦老师去一趟吧。下午再回嘛。秦老师会请客的哟。”

“那个自然,尽我所能吧。”秦武阳说。

“那好吧,稍等,我去换件衣服。”

秦武阳望着荣飞离去的方向,“老宋,你这个学生怎么觉着不像个孩子啊,倒像跟我是同龄人。”

“我也有相同的感觉呢。”郑小英苦笑。她是荣飞的班主任,从荣飞入校就管着这个班,对荣飞自认很了解,“这个孩子原来可不这样,以前绝对不会上台唱歌的,刚入班的时候在班上做个自我介绍都扭扭捏捏。最近的变化真是大啊------”

“时代正在变啊。”秦武阳不知道最近发生在荣飞身上的事。

换了件绿军衣的荣飞跟秦武阳及宋春歌坐了秦武阳带来的212吉普去音乐学院。吉普车后座挤上了三个人,荣飞,秦武阳及他带来的两个弟子。212可不比后世的轿车,四处漏风,颠簸和噪音令他难受,正准备骂声破车,话到嘴边硬是憋住了,破车?县处级大部分都是这个待遇呢,好车在哪儿?

音乐学院和工业学院在北阳市的一南一北,从工业学院出来一路向北,几乎穿过了整个北阳市。虽然是省会,但整个城市在冬日的晨曦里毫无生机,灰蒙蒙的一片,楼房很少,最高的不过五六层楼,而且没有一点色彩。因为是新年,街上行人寥寥,车就更少了,最多的是拖着两根长辫子的无轨电车,车上也是空荡荡的。车过解放广场,荣飞清楚的记得,这儿后来成为一大片绿地,在九十年代所建的商业城在新一轮拆迁中全部消失了,为此引发了骚乱在荣飞的梦境中极为深刻,好像他直接参与了似的。

即使没有堵车,212 的速度也就四十迈,让荣飞感到跟牛车似的。到音乐学院已经上午九点半了。他们先来到秦武阳的家。

秦武阳招呼荣飞坐下,钻进厨房忙乎去了。荣飞打量着屋子,是一套二居室的格局,客厅很小,其实只是个过道,一张方桌就占据了小一半的地方,剩下的就是一张二人沙发了,连个茶几都没处摆。宋春歌给荣飞倒杯水后就进了卧室再没出来,只留秦武阳一人忙乎早饭,荣飞心说这个家伙绝对是个妻管严类的男人。倒是他们大约十二、三岁的女儿好奇地打量着他。昨晚就留孩子一人在家?荣飞疑虑间从卧室出来一个少女,女孩虽然素面朝天,不失青涩,但荣飞还是一眼认出了她,心中的震撼无以言述,因为她就是甄祖心,梦境中的天皇巨星,她的歌影响了歌坛足足二十年,在重大庆典现场几乎全有她的身影而且绝对是担纲重任,本人以艳丽的姿容,甜美的微笑成为无数男生心中的偶像,她也因无数扶危济困的善举获得媒体的高度称赞。这样的巨星级人物以青春版猛然出现在你的面前,任谁都要失态。

“你是甄祖心!”荣飞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啊,你认识我?”甄祖心吃了一惊,右手不自觉地抚上胸口。

甄祖心去年从四川老家考入北阳音乐学院,师从秦武阳学习民歌,昨晚秦老师去帮师母的忙,她便来家帮着照看正上小学五年级的小师妹。来北阳不过是半年时光,眼前的青年也从未见过,如何便脱口叫出自己的名字?

“你认识祖心?”端着二碗鸡蛋挂面的秦武阳也吃了一惊。

说完就后悔了,荣飞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