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又见柿子红

泰山之剑 收藏 7 344
导读:[B] 前几天送孩子上学,走到小区门口,看见一个摆地摊的老大爷,地上摆着一堆红彤彤的柿子,于是买了几个,放在阳台山,端详着红彤彤的柿子,心中油然升起一种蓬勃的思绪,一种昂扬的激情一瞬间也在心中喷发,记忆的闸门更是在成长的历程中缓缓游弋,那份感慨无时不冲刷着心中的每一个角落。 “七月核桃八月梨,九月柿子乱赶集”,阴历九月,是柿子丰收的季节。 柿子,红红的柿子,于我并不陌生,我生在农村,小时候,常随母亲去泰山东麓大津口山里的姥姥家摘柿子。 大津口周边环山,山上到处是郁郁葱葱的

前几天送孩子上学,走到小区门口,看见一个摆地摊的老大爷,地上摆着一堆红彤彤的柿子,于是买了几个,放在阳台山,端详着红彤彤的柿子,心中油然升起一种蓬勃的思绪,一种昂扬的激情一瞬间也在心中喷发,记忆的闸门更是在成长的历程中缓缓游弋,那份感慨无时不冲刷着心中的每一个角落。

“七月核桃八月梨,九月柿子乱赶集”,阴历九月,是柿子丰收的季节。

柿子,红红的柿子,于我并不陌生,我生在农村,小时候,常随母亲去泰山东麓大津口山里的姥姥家摘柿子。

大津口周边环山,山上到处是郁郁葱葱的松树、柏树,而柿子树虽多,却很少成片成林,总是东一株,西一棵,;普普通通,自由而散漫,而且都长在地角旮旯里。在平常的日子里,没有谁管它,甚至没有人多看它一眼,只有到了深秋,苹果、葡萄上了市,肥大的叶子萎黄飘落,柿子树才露出了它谦逊而羞涩的果实,密密麻麻挂满枝头,好像一个个红灯笼。

姥姥家的大门边曾长着一棵柿子树,长的高高大大,甚是魁梧,树干两人都无法合抱,上面的枝杈宽大得可以躺着睡觉,,树冠浓荫如盖如屏,树上凉爽而又清静。夏天的时候,我便经常拿着书爬到那棵柿子树上,在上面温习功课。

在百花争艳的春天,没有谁会注意到柿子树。春天的柿树,满树浓绿而有光泽的叶子间,开满金黄色的花朵,高雅而不失质朴,花朵只有指甲盖大小,而它的叶子却肥大如掌。远看,你只能看到一团绿,不仔细了,会以为柿子树不会开花呢。阵阵春风吹过,纷纷扬扬落下,花朵轻轻的落在树下做着针线活的姥姥的头发上,衣服上,针线筐里,她顺手拾起身边的花朵,用细线穿成一个花环戴在我的脖子上,我开心地大笑。

金风送爽,秋色宜人,当第一片秋叶飘落,满树的青色的柿子就已泛出诱人的橙红色。白露过后,满树的柿子那个红呀,它们笑,我也笑得脸儿通红,好似整个世界都红了。它们笑得裂开了皮,露出可爱的果肉,我无比兴奋,大声嚷嚷:“姥姥,姥姥,摘柿子了!”,柿子虽然看上去红彤彤的,但不像苹果,不能生吃。如果不急,就放着,过些天就成了蛋柿。还有一种吃法,就是把生柿子泡进温水里,家乡叫“暖”柿子,大约一个晚上,涩味去掉了,就可以吃了,。还可以把生柿子去皮、切片,晾晒装缸,冬天里过过霜,就做成了柿饼、柿片。在那个缺吃短用的年代,柿子树在家乡充任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当柿子摘尽、叶子落尽,柿子树才一身轻松,尽显本色。树皮黢黑粗砺,枝条坚硬如铁,在昏暗的暮冬,一棵棵柿子树挺立在原野上,或如狰狞的鬼怪,或如静寂的慈佛。

品尝柿子,感悟柿子,柿子树的精神是可贵的,它从不挑剔自己的生存环境。山路边,溪涧旁,荒野里,沟壑边,田间地头,房前屋后到处是它们生长立足的地方,它也不需要人们刻意地呵护,风雨侵蚀,干旱相向,一样动摇不了它们顽强生存的劲头和信心,它们在烈日下挺立,在暴雨中守候,不屈服,不低头,如期完成生命的飞跃而无怨无悔。

女儿第一次吃柿子,直说这“西红柿真甜”。看着她沾着柿汁的脸蛋儿,我想,这质朴的柿子,大概是眼下真正的“绿色水果”了吧。

我暗下决心,等明年,我要带女儿去山里,看柿子,摘柿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