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 正文 一、仲秋枪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8.html


一、 仲秋枪声

(1)、

1931年9月18日这天晚上,月亮悄悄悬挂在奉天城的上空,一点风丝儿都没有。火红火红的高粱穗子耷拉着脑袋静静的酣睡,男人们甜甜地搂着老婆、小孩啯着娘的奶头沉沉的睡着。唯独望春楼的女人们和往常一样在昏暗的街灯下打情骂俏地挥着手帕招揽着客人。

北大营的将士们操练了一天也都钻进被窝,回味着惬意的春梦……

谁都没想到,就在北大营外边,埋伏着日本骑兵和装甲兵。 一个个头戴钢盔,手握钢枪,蠕蠕欲动。他们身后的步兵挑着膏药旗,趾高气扬,一团杀气,就等着上峰的命令,好从这里撕开一条口子,血洗奉天城。

晚上十点多钟,从柳条湖附近的高梁棵里钻出几个神神秘秘的人,拖着几具支那人的尸体,摆在铁道上,搁置好炸药……不到半袋烟的工夫儿,“轰!”的一声打破奉天城的寂静,火光、硝烟四起,铁路被炸弯……

“哈哈哈!”埋伏在北大营外的日本指挥官岛本津六得意的狞笑着,猛地挥起指挥刀嚎叫着:“给我攻击!”


一顿小钢炮打得奉天城顿时震颤起来,把北大营的城墙轰开一条大大的豁口,小鬼子的骑兵,步兵、由装甲车开路,象饥饿的野兽,凶狠狠地扑向北大营,向东北军猛列进攻。

北大营里不知是谁大喊一声:“不好!小鬼子打进来了,快操家伙啊!”士兵们从甜睡梦中慌乱地爬起来,一边系裤腰带,一边操枪往外冲。

“不能打!不能打!上边有令,不要打,快撤。”一个长官摸样的人站在墙头上喝令士兵不要抵抗。正喊着,“飕!”的一声,子弹飞了过来,打个正着,话还没等喊完就一头栽到墙底下。小鬼子张牙舞爪地端着大枪闯进来,把东北兵当了活靶子,见人就杀。可怜的东北军将士,还没摸清是怎么回事,懵懵懂懂就被冲进来的日本鬼子用刺刀给活活给挑死。北大营里一时乱了套。

小鬼子追赶着东北军士兵猛烈扫射,一片一片的接二连三地倒下,侥幸活下来的士兵们痛哭流涕地挥起拳头向墙壁猛捶:“这叫他妈叫哪门子事!人家都尿到脖颈子上来了,还他妈不叫抵抗,这个兵当的窝囊!龟孙王八蛋!”

“当官的是个软柿子,可咱不能当缩头乌龟!这儿有咱的爹,有咱的娘,还有咱的老婆孩子。是站着撒尿的都给我站出来,打他娘狗日的!宁在刀下死,不做亡国奴。”

“头,你就领咱们干吧!”

王团长勉强压制的一腔怒火,终于迸发了,一声令下:“打!给我狠狠地打。”机枪向着小鬼子“哇哇!”扫射。

“你疯了!上边不叫咱们打,你这不是违抗军令嘛!照这样执拗着打下去,闹出什么外交事端来,我看你怎么向上边交待!”参谋长苦苦制止着王团长。

他们边打边撤。小鬼子在后边穷追不舍。子弹嗖嗖的从他们肩膀头飞过,密集的子弹又撩倒了好几个弟兄。眼看小鬼子黑压压地涌了过来,后面的几个士兵麻利地窜到树上,瞄准小鬼子猛烈还击。小鬼子架起小钢炮向躲在树后的士兵们打来。机枪‘哒哒哒’鸣叫着打得树皮都开了花,弟兄们一个一个从树上‘扑通通’栽下来,顿时成了冤魂野鬼。

王团长看战士们一个个被撩倒,赶忙从树叉上蹦下来,大声命令着:“弟兄们,快撤!”

弟兄们仗着对环境的熟悉,一边还枪一边向外撤。刚冲到北大营门口,对面又涌过来一群小鬼子,冲他们‘哇啦哇啦’乱叫,雨点似的子弹疯狂地射过来,几个弟兄又倒下了。他们被小鬼子层层围住,僵持在那里,无路可退,危在旦夕。

“团长,弟兄掩护你冲出去,我和小鬼子拼了。”

“都啥时候了还说这个,快闪开!”一颗子弹呼啸着飞过来,连长黑豹赶忙按倒一个弟兄,急忙轱辘到树后:“妈妈的,不叫抵抗,死等着挨揍啊,真他妈婊子养的。”

就在这紧急关头,突然从大营外边冲进来一路人马,呼啸着和小鬼子接了火,黑豹眼前一亮,心里有了主心骨:“打!给他来个前后夹击!”

这支小鬼子不大工夫就给消灭了。黑豹快步迎上前去:“老兄,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

“少废话,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到处是鬼子,快跟我走!”黑旋风催促着他。

黑豹带着剩下来的弟兄们闯出北大营。突的看见墙外拴着几匹大洋马,旁边站着小鬼子。黑豹一时来了主意,‘啪啪’撩倒几个小鬼子,迅速跨上大洋马急忙向小津桥跑去。身后响起激烈的枪声和追赶的马蹄声。

“小鬼子追上来了,怎么办?”

“甩掉马钻小胡同,兵分两路绕小道到警察分局汇合。”

“那可老远了。”士兵说。

“那也比等死强啊,别磨蹭了,快走。”黑豹急忙跳下马来。

他们甩掉坐骑,急速向胡同深处跑去。

追上来的小鬼子看见他们跑进胡同里,气急败坏的大叫:“巴嘎呀路,给我搜,挨家挨户地搜!”鬼子兵掰开刺刀,端着枪走进胡同,敲响了老百姓家的门。

黑豹他们走小路,跳院墙,看见有不少拉洋车的,反正昨天刚发了饷钱,就把这几个洋车全包了,飞快地跑着。

黑旋风带这弟兄们抵抗着小鬼子,见黑豹他们都撤走了,这才打马直奔小津桥。

(2)、

一路上,小鬼子穷追不舍,黑旋风费了几翻周折才赶回警察分局。到地方一看,黑豹他们还没赶上来,会不会出啥事?他一边晃着脑袋一边走进办公室。

弟兄们呼啦一下涌了过来:“队长……”

“还他妈傻楞着干什么!小鬼子已经打进了北大营,东北军都他妈被撩倒了,眼看就要打到我们这来了,准备操家伙吧!”

“队长,你给咱给讲讲,小鬼子是怎么打进北大营的?”

“讲个屁,都啥时候还有闲工夫讲这个,有啥话要交待给家人就赶快讲出来。”

“队长,你可别吓虎俺,俺,俺还没娶媳妇呢……”小胖子以为队长是在开玩笑,可瞅了瞅回来的几个人衣服都成条条了,话到嘴边儿又咽回去了。

“小胖子,俺可不是吓唬你,小鬼子已经占领了北大营,上边不叫东北军抵抗,奉天城里手里有武器的就剩咱们警察了。前两天黄局长就说小鬼子活动频繁,接二连三地演习和挑衅闹事,很可能要有大的举动,叫我们有个准备。还真叫黄局长给说中了,没想到会这么快,该轮到咱们效忠了。”黑旋风的好友小毛又啰嗦起来了。

“说个吊,东北军是干嘛吃的,他们当兵的不抵抗,倒叫我们警察抵抗。警察哪是上战场的料啊!就咱那破枪?还不如烧火棍呢,送死呀!”小胖子披上衣服往门外走。

“回来!谁他妈都不许撒丫子,是老爷们不?奉天是你家不?你不干,你能跑了爹还是能跑了娘!是条汉子就死在战场上,谁他妈当逃兵,我就毙了谁!”大队长黑旋风严厉的目光逼视着自己的弟兄,铿锵有力的说:“局座有令,就是提着脑袋也要保住奉天城!”

“我们!就我们几个,保住奉天城?该不是开玩笑吧!”小胖子梗梗着脖子。

“你少说那些孬种屁嗑嘎牙子话。”有人呛白他。

门外卡擦一响,一匹枣红大马狂奔而来,那人把马栓在院里的大树上,风风火火地闯进屋:“队长,局座有令,叫你们整装待命,随时准备投入战斗,小鬼子已经攻占北大营,还有两股部队正向奉天城里开来,叫你们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城里的老百姓。”

“知道了,你先坐下歇一会。”黑旋风早就打发手下人去局里打听情况,这会总算有了准信儿。弟兄们打着腿绑、擦着枪。

黑豹这时也赶到了,一进门就嚷嚷:“小鬼子真他妈狗杂种,竟敢进攻北大营!头还不他妈叫抵抗,可给我们坑惨了,连窝都他妈给端了。”他抽出枪来,把枪套狠狠地摔在桌子上:“不操他妈他不管你叫爹。”

提起黑豹,还是黑旋风的结拜兄弟呢。他俩打小一块儿就在一块儿玩耍,长大后黑豹当了兵,黑旋风当了警察。

九一八那天傍晚,东北军刚发了饷钱,黑豹请黑旋风吃饭,黑旋风哪好意思不来,黑豹也邀请了黑虎,可他事儿多,没脱开身。

黑豹与黑旋风边吃边唠:“听说,最近小鬼子经常搞什么军事演习,三天两头就来一回,会不会有什么举动?”

“这个我也吃不准,上哪能知道他肠子里有什么弯弯绕。”

“我们头已经请示了在北平协和医院疗养的张少帅,正等待他的命令呢。”

说话间,一个身穿肥衣大袖的和服,头上扎个发髻的男人走了进来。一看就知道他是个日本浪人。那人看见黑豹他们就趾高气扬地凑过去,挨着黑豹坐了下来,口无遮拦的说:“黑豹老兄,就没嗅到什么味道吗!你们奉军眼瞅着就要完蛋了,你还有心思喝酒?哈哈!”他得意洋洋的给自己倒一杯酒,一饮而尽。

黑豹目光锐利地蔑视着他,嘴角上流露一丝儿讥讽:“是嘛,就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黑豹猛地站了起来,拉着黑旋风就要走。

“等一等!听他把话说完,看看是什么意思。”倒是黑旋风能沉住气,拉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