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龙应台的书看解放军的“人民战争”

狼人国度 收藏 0 566
导读:以下转自旅徳华裔作家、香港大学教授龙应台女士的新作《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中的《一万多斤高粱》一文。该书在中国大陆被禁止出版,但从中我们可以看出60年前那场“解放战争”对整个中华民族的巨大悲剧——一方是曾经在华夏民族命悬一线、四万万炎黄子孙要沦为日本人奴隶的时候,出生入死、马革裹尸的国军,一方是利用暴力消灭地主、富农两个阶级解决中国农村问题以获得数亿贫下中农们支持的解放军。这段历史,如同文化大革命一样,留给当代中国人怎样的反思?我无力总结。因为对于已经被全盘否定的文革,也只有被海外学界誉为“中国知识分子良心”

以下转自旅徳华裔作家、香港大学教授龙应台女士的新作《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中的《一万多斤高粱》一文。该书在中国大陆被禁止出版,但从中我们可以看出60年前那场“解放战争”对整个中华民族的巨大悲剧——一方是曾经在华夏民族命悬一线、四万万炎黄子孙要沦为日本人奴隶的时候,出生入死、马革裹尸的国军,一方是利用暴力消灭地主、富农两个阶级解决中国农村问题以获得数亿贫下中农们支持的解放军。这段历史,如同文化大革命一样,留给当代中国人怎样的反思?我无力总结。因为对于已经被全盘否定的文革,也只有被海外学界誉为“中国知识分子良心”的巴金老人在晚年写的一部《随想录》,使未曾经历过的我们能够以管窥豹。那么,对前者呢?是不是应该有一部具有启蒙意义的作品可以拨开我们这个不幸民族的历史迷雾?继续耐心、无奈地等待吧。






“一整排的兵用力扔手榴弹的时候,彷佛漫天洒下大批糖果,然后战壕里的林精武看见对面“整片凹地像油锅一样的爆炸”,可是海浪般一波又一波的人,一直涌上来,正对着发烫的炮口。

前面的几波人,其实都是“民工”,国军用机关枪扫射,射到手发软;明知是老百姓,心中实在不忍,有时候就干脆闭起眼睛来硬打,不能不打,因为“你不杀他,他就要杀你”。机关枪暂停时,探头一看,一条壕沟里就横着好几百具尸体。他们开始清理战场,搬开机枪射口的尸体,用湿布冷却枪管。

林精武所“不忍”开枪的“民工”就是解放军口中的“支前”英雄。十大元帅之一的陈毅说,“淮海战役是用独轮车推出来的”,怎么听起来那么令人觉得心酸。淮海战役——徐蚌会战——打了两个月,征用了542万民工。民工基本上就是人形的骡马,把粮食弹药背在身上,把伤兵放在担架上,在枪林弹雨中抢设电线,跟着部队行军千里,还要上第一线冲锋。解放军士兵至今记得,攻打碾庄国军的支前民工一看就知道全是山东人,除了他们独特的口音之外,这些民工为解放军所准备的粮食是馒头切成的片,不是大米。

抗日名将黄百韬的国军部队在十米宽的河边构筑了强大的防御工事,每一个碉堡都布满了机关枪眼,对着河;民工就一波一波地冲向枪口,达达声中尸体逐渐填满了河,后面的解放军就踩着尸体过河。

仅只是淮海战役里,单单是山东解放区就有16.8万名农民青年被征进了解放军,其中8万人直接被送上前线。大多数的农民则变成了天罗地网的绵密“联勤”系统,做解放军的后勤补给。国军完全依赖铁路和公路来运输物资,解放军就让民工把公路挖断,把铁轨撬起,国军的弹药和粮食就断了线。解放军依靠百万民工,用肩膀挑,用手臂推,物资往前线运,伤兵往后方送,民工就在前后之间像蚂蚁雄兵一样地穿梭。徐蚌会战中,解放军的兵力与“支前民工”的比例是一比九,每一个士兵后面有9个人民在帮他张罗粮食、输送弹药、架设电线、清理战场、包扎伤口。

国军经过的村落,多半是空城,人民全部“快闪”,粮食也都被藏了起来。18军军长杨柏涛被俘虏后,在被押往后方的路上,看见一个不可思议的景象。同样的路,他曾经带领大军经过,那时家家户户门窗紧闭,路上空无一人,荒凉而肃杀。这时却见炊烟处处、人声鼎沸,大卡车呼啸而过,满载宰好的猪,显然是去慰劳前线共军的。他很震撼:

通过村庄看见共军和老百姓在一起,像一家人那样亲切,有的在一堆聊天说笑,有的围着一个锅台烧饭,有的同槽喂牲口,除了所穿的衣服,便衣和军服不同外,简直分不出军与民的界线。我们这些国民党将领,只有当了俘虏,才有机会看到这样的场面。

连长林精武在负伤逃亡的路上,看见几百辆独轮车,民工推着走,碰到河沟或结冰的路面、深陷的泥潭,二话不说就把推车扛在肩膀上,继续往前走,走到前线去给共军补给。老老少少成群的妇女碾面、纺纱、织布,蹲下来就为解放军的伤兵上药、包扎。穷人要翻身,解放军胜利了就可以分到田。很多农民带着对土地的渴望,加入战争。

被俘的军长和逃亡的连长,一路上看在眼里的是国军弟兄无人慰藉、无人收拾的尸体。两人心中有一样的绞心的疑问:失去了人民的支持,前线士兵再怎么英勇,仗,是不是都白打了?

那战败的一方,从此埋藏记忆,沉默不语;那战胜的一方,在以后的岁月里就建起很多纪念馆和纪念碑来荣耀他的死者、彰显自己的成就。纪念馆的解说员对观光客津津乐道这一类的数字:

郯城是鲁南地区一个普通县城,人口40万,县府存粮只有100万斤,但上级下达的缴粮任务是400万斤,郯城最终缴粮500万斤。几乎是勒紧了腰带去支前……在为淮海前线筹粮碾米活动中,豫西地区有200多万妇女参加了碾米、磨面和做军鞋等活动。

可是,怎么这种叙述看起来如此熟悉?让我想想……

我知道了。

你看看这个文件:

……理由:查西黑石关洛河桥被水冲毁,现架桥部队已到,急于征工修复。现本乡每日征用苦力木工300余名,一次派担小麦500公斤,维持费4万元,木材2万公斤,麦草2万斤,大麦2千公斤。孝义皇军每日征用木泥匠工苦力500名。

这里说的可不是解放军。这是一个1944年的会议记录,显示日军在战争中,对杜甫的故乡,小小的河南巩县,如何要求农民倾巢而出,全力支持前线军队。

被国家或军队的大机器洗脑、利诱或裹胁,出钱、出力、出粮、出丁,全部喂给战争这个无底的怪兽,农民的处境和任务内容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对日军的这种作为,中国人叙述的语言充满激愤:

日军征用苦力及一切物资数量巨大,可见日军对中国人的压榨是多么的残酷和无情。更让人不可理解的是,在成立伪政府组织的“维持会”中,当地的汉奸为伪政府组织服务,帮助日军对广大老百姓进行欺压,汉奸的奴才嘴脸在提案中看得清清楚楚。

报导的标题是,“洛阳发现大批日军侵华罪证,记载了日军罪行”。那么你又用什么语言来描述被解放军征用去攻打国军的农民呢?

莒南县担架队有2797名成员,1200人没有棉裤,1390人没有鞋子,但是却在寒冬腊月中奔走在前线。

其中,特等支前功臣朱正章腿生冻疮,肿胀难忍,仍拄着拐杖坚持送伤员,连续8趟,往返300余公里,他甚至用自己吃饭喝水的碗给伤员接大小便。

“人民的母亲”日照县范大娘,将3个儿子送去参加解放军,先后牺牲。她听到噩耗后,仍一如既往地纳底子赶制军鞋。

我怎会不知道,历史本来就要看是胜方还是败方在写,可是同样一件事情两个截然相反的解释方法,你不得不去思索这其中的含义。

在国军的历史文献里,共军把农民推上火线的“人海战术”常常被提到,同一时间,解放区藉“土改”杀人的风气也已经盛行了。1948年的调查显示,单是山西兴县一个县,被斗死的就有2024人,其中还有老人和25个小孩。康生亲自指导的晋绥首府临县,从1947到1948年的春天,因斗争而死的将近800人,多半被活埋或剖腹。后来成为共青团书记的冯文彬,1948年初时前往共产党的根据地山西一带,走在村落与村落之间,黄土地绵延不绝,沿路上都是吊在树上的尸体,怵目惊心。

可是,对于“敌人”,国军“仁慈”吗?

1947年7月,国军整编64师在山东沂蒙地区与陈毅的华东野战军激烈争夺领土的时候,曾经接到“上峰”的电令:“以东里店为中心,将纵横25公里内,造成‘绝地’,限5日完成任务,饬将该地区内所有农作物与建筑物,一律焚毁,所有居民,无论男女老幼,一律格杀。”

前线的军官看到最高统帅的命令,“面面相觑不知所从”。即使是共产党的根据地,要屠杀百姓还是下不了手。黄百韬以拖延了事。

激战两个月,徐蚌会战结束。抗日名将黄百韬邱清泉饮弹自尽,杜聿明、黄维被俘,胡琏、李弥仅以身免,32万国军被俘虏,6万多人“投诚”。17万人在战场上倒下。55万国军灰飞烟灭。

解放军也死伤惨重。华东野战军的第四纵队原来有1.8万人,开战40天已经战死了一半。

林精武腿部中了枪,在混乱中从路边尸体上撕下一只棉衣袖子,胡乱缠在腿上,开始一个人用单脚跳着走,从徐州的战场辗转跳到几百公里外的南京,最后跳到了浦口长江畔的伤兵医院。伤兵医院其实就是泥地上一片破烂的帐蓬群,四边全是杂草。医官剪开他黏着血肉的棉衣袖,林精武低头,这才看见,脚上的伤口已经腐烂,红糊糊的肉上有蛆在蠕动。

黑烟还在雪地里冒着,尸体在平原上垒垒迭迭、密密麻麻,看过去一望无际。地方政府开始征集老百姓清理尸体,需要挣粮食吗?埋一具人尸发5斤高粱,埋一具马尸发24斤高粱。仅仅在张围子一带,就发了1万多斤高粱。”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