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逍遥?乐逍遥!(5)

一介通天 收藏 266 416

逍遥?乐逍遥!(5)



爱爱急忙拔开人群,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天空还下着毛毛小雨,树上的几只小鸟闻风仓惶而逃,爱爱心里面的声音几次要喊出口,“住手,住手...”但在爱爱的嗓子口里却一直都未发出声来。


几名壮汉正拳打脚踢地踢着那中年男人,所有的人不认识那中年男人,只有爱爱知道,正是少祖,有一名壮汉爱爱认识,那就是封楼的大头,还有拉拉,斜佬、爱爱看了他们穿的制服,才确认是城管部门的,他们下手如此之狠,少祖被打倒在地就象猪一样的嚎着,左眼明显肿胀,右眼变紫变青,穿着那件名牌‘背靠背’在地上直打滚,他口里一直重复那句话:“哎哟喟...我没有,我没有!”爱爱怕大头认出来,就在人群缝里瞧着这一切,这个时候只能这样形容爱爱,她的心如刀在绞,流的是‘血’泪,不是少祖把面子看得太重,她早就冲上前去阻止这次暴行,毕竟曾经都是逍遥兄弟姐妹,这时的爱爱多么希望有人站出来帮他一把,不知是眼泪还是雨水,爱爱的衣服全被雨水淋湿了,正在这时两个清瘦女孩站了出来,“住手!住手!”两喊声,又一次把树上‘围观’的小鸟给吓跑了,树上还有几只在‘看着’热闹,城管停住了手,大家都看着这两位女孩儿,爱爱仔细瞧了瞧,不就是叶子还有丹丹吗?没想到自从在虎头那里见过一面后,还是那么的美丽动人,叶子水汪汪的大眼睛,修长的身段,还有如雪的肌肤,丹丹飘逸的长发,一双动人稚气的娃娃脸,都是绝美之人啊,爱爱虽漂亮还是有几分嫉妒的,女人嘛,不能见到比自己漂亮的女人,爱爱这下子就躲在了远处的人行道上的石椅下观察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既然有人出头了,就静观其变吧,这一次她控制得很好,她答应了通天的。

“大哥,你们干嘛打他?”叶子与丹丹齐声问。

“听群众举报,他抢了人家1000元,一个乞丐捡破烂的手里有1000块?你不觉得奇怪吗?”几个众人也跟着起哄,围观的人马屁也拍得有水平,此时的叶子是这么想的。

“你凭什么说一个乞丐不能有1000元钱?国家哪条规定上写着了,乞丐不得有钱?仅仅为了这个把人打成这样?你们是执法人员耶,有证据吗?”叶子的直觉告诉她这一次又是拿着执法的牌子做挡箭牌,此时远处的爱爱更是咬牙切齿,该死的大头,怎么就不动动脑筋就打人,正因为那1000元是她叫阿姨送给他的,还是上午的事?就闹的?爱爱马上离开了现场,去了菜市场。

“证人,有啊,你等等!”拉拉看了看人群,“那证人呢?大头,斜佬?”“没看到!”斜佬凭着多年的经验这次吃不完得‘扛’着走了,抓不了‘肥’鸡还得找把米。

“我去找找?”斜佬骑着执法的车,叶子看了看,斜佬骑的执法车是轻骑牌的,有一处脱胶了好象是102胶水粘的,这胶水还是挺出名的,虎头的生意做得好。大头、还有拉拉感觉到理亏,就没再打了,而那地上的少祖呢?正在找什么?丹丹还有叶子就问。

“长发长老?大...哥?你在找啥子哟?莫非是满地找牙?”

“我的天啊,我在...在找牙,找牙啊!”

“找牙?你的牙怎么了?”

“刚被打掉了。”少祖看到是两位妹妹,忍着痛抬起头来,猛地一想,好似是逍遥的丹丹、与叶子,不就是那几个天天嚷着要吃烧猪肉的两人吗?没想到今天还救了自己,他很担心怕两位认识了,忙着把前面的头发遮住面容,顺手捏了捏叶子与丹丹的玉手,这下可好,两双雪白的双手都留下了黑黑的‘五指山’还遗留着一股骚臭味,气味逼人,丹丹与叶子一下子闻到那股味儿没忍住,中午在虎头那儿吃的水饺一古老的全部吐了出来,全吐在了少祖的衣服还有脸上,全场的人都惊呆了,城管员拉拉就问:“两位妹妹,饿是色狼饿怕谁?要吐就往我这吐吧!”全场又是一片笑声,少祖呢?一把抓起酷似牙齿白色的东西就说:“我的牙,我的牙呀,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时叶子与丹丹拿着雪白的手绢擦了擦了嘴,“好诗,好句啊,文采真好!不愧是一代‘怪才’你是唐白虎再世?”腑下身去看少祖的脸,而少祖却把脸撇向一边,叶子还有丹丹并没有发现这个长发长老就是逍遥派的少祖,于是乎叶子与丹丹甩手绢出去,飘在空中,大头忙着来一个‘空中’抢物,马上装进口袋,“我收藏了!谁也不要抢!” 拉拉一巴掌过去,“真是气人,香娟一个人独吞,让我闻闻?”这下可好了,两名城管人员为了一个破手绢扭打起来,斜佬骑着车过来说:“找不到证人?你们这是干嘛?天啊。”“你有所不知,他抢了这两位姑娘的白手绢,那个香啊!”“真有此事?”三个人为了两手绢扭打起来。

“你们住手!想分散我们注意力?你们城管就这能力?只会动粗?把人打成这样?乞丐也是人,本姑娘远尽闻名拔刀相助之人,这事怎么办?公了还是私了?!”叶子高声大呼,”丹丹也跟着起哄:“公了还是私了?”两人做出了一个英雄姿势的Pas,引来雷鸣般的掌声。

仨人停止打斗,老练的斜佬说:“私了吧,医药费我们出,怎么样?两位英雄意下如何?”

“多少?!”

“我们仨人每人200元?”

“成交!”叶子和丹丹把钱收好放进了少祖那件外套的口袋里,口里还嘱咐:“装好了,乖,可怜的人,你怎么这么臭,跟臭皮蛋的味儿一样?”少祖说:“我的牙呀,牙!还我的牙!”众人大笑,众人一阵掌声后两人消失在人群中。这时爱爱拉着那菜市场的阿姨过来了,看见围观的人也渐渐散去,城管斜佬、拉拉、大头,摇摇头也离开了,剩下的只有那受伤的中年人趴在地上,一声不吭,爱爱眼圈再一次红了,都怪自己错过了时间,对丹丹还有叶子得以后刮目相看了,没想到两女子平时嘻嘻哈哈的,还有些正义感,爱爱站在远处就这样地看着寻思着......


“通...通太太,发生什么事?不是说要我作证的吗?”卖菜阿姨问。爱爱回过神来:“没事了,没...没事了,谢谢你阿姨,你回去卖菜吧!谢谢!”买菜阿姨走后,爱爱看见少祖拖着受伤的身体,走路一歪一歪的,还是拿着那‘蛇皮’袋摇着头口里念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窕窈淑女,君子好逑...”爱爱她万万没想到少祖还是那么有才,发生这么大的事还有心事在那淑什么女,好什么逑的?还有如此的雅兴?沦落街头乞丐了还这么豁达?这是所谓的境界?悲也,痛也,喜也?爱爱笑了,真的笑了,她看看手上的表,天都快黑了,打了一个喷涕,这时才感觉到身上的衣服全湿了,急匆匆地往家赶。

本文内容于 11/26/2009 3:54:36 PM 被一介通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